引子

毛澤東在回顧中國民族工業的發展過程時用他那濃重的湖南口音說,我國的實業界有四個人是不能忘記的。其中就有他——一代船王盧作孚。毛澤東惋惜地說:“如果盧作孚先生還在,他所要擔負的責任總比民生公司要大得多啊1

盧作孚這個名字對年輕的一代來說或許有些陌生。今天,許多人只知道有位船王叫包玉剛,殊不知中國近代民族工業發展史上的四個關鍵實業人物之一的船王盧作孚,和他所締造的民生公司曾何等顯要。

盧作孚先生出生在清朝末年。這是中國近代史上最悲哀的時期,也是最黑暗、最動蕩、最復雜的時期,國內外各種矛盾異常尖銳。一方面是帝國主義列強加緊對中國的強取豪奪,腐敗無能的清政府屈膝求和,導致一系列喪權辱國的不平等條約的簽訂,許多重要城市和港口被一個個辟為“通商口岸”,大片大片的“租界”在國土上林立,淪為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中國的廣大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另一方面,由于割地賠款,苛捐雜稅繁重,導致了民族矛盾的加深。正是在這種大背景下,一些愛國志士和新興的民族資產階級發出了“收回利權”的正義呼聲,圖謀救國之策。中國的民族工業開始興起。

盧作孚先生即是這一時期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始志“教育救國”,幾度沉浮,最終認識到“要發展教育,必須首先興辦實業;只有以實業作基礎,文化教育才有可靠的支柱”。由此,他立志“實業救國”。他從集股購買一條70噸的小船開始航運生涯,不斷發展壯大,短短10年間就發展到擁有自己的龐大船隊,暢游于川江、長江、大海……

正如徐盈先生在其著述《當代中國實業人物志》中所言:“一部川江航運史和民生公司的創業史是不可分的。”從這種意義上來說,盧作孚先生開創了中國近代川江航運史之先河,具有劃時代和里程碑意義。而一位外國人亨利·凱賽爾則稱:“世界上有史以來航運事業的發展,都是由海洋而江河,由下游而上游,唯獨民生公司是由江河的支流發動,由上游而下游,這是一個奇跡。”從這一點來說,盧作孚先生又開創了世界航運史上的奇跡。更為主要的是,盧作孚先生和他的民生公司在長江上的出現,徹底打破了英、美、日、德、意、瑞典、挪威、芬蘭等外國商船一統中國航業的局面,為中國民族工業的振興、崛起奠定了堅實的根基。

從世界航運史來看,還沒有哪位船王像盧作孚先生那樣經歷過大起大落的三個復雜的時代:清朝、民國、新中國,并立于不敗之地;更沒有哪位船王像他那樣經歷了無數的驚濤駭浪,其間有與大自然的抗爭,與兵匪的糾纏,與商業界的競爭,與政客包括四大家庭之間的明爭暗斗……面對如此復雜的社會背景,盧作孚先生和他的民生公司還能左右逢源,穩步發展,實屬不易。

大凡名人,都會有一些傳奇色彩的故事。盧作孚先生也不例外。當盧作孚先生率領民生公司龐大的長江船隊浩浩蕩蕩地駛入大海的時候,對這位中國船王的傳聞,比他的船隊濺起的浪花還要多。

盧作孚先生之子盧國紀在《我的父親盧作孚》一書中說:“關于我的父親,社會上就流傳著種種互不相同的傳說。這些傳說有的稍稍近于事實,有的離事實很遠,還有的非常荒謬可笑。所有這些傳說都像民間故事一般在社會上廣泛地流傳著。”

謊言說多了也會變成真話,尤其是那些善意的謊言。古今中外之所以有那么多的傳說留了下來,是因為那些傳說中蘊藏了或真或美或善的意愿。

盧國紀說:“比如,有一個故事說,我的父親幼年時本是重慶一只過江木船上推船的小船夫,為人勤快、忠厚。有一次,一位很有錢的富翁坐船過江,把一只貴重的箱子丟在船上了。我的父親發現了這只箱子,急忙追著給他送去。那個富翁感激萬分,送了一只小金船給他。從此以后,他就辦起了民生公司。

“還有一個故事說,我的父親幼年時原是重慶碼頭一個搬運行李的小力夫,聰敏、樸實、勤快。有一次,他給一個外國船主提行李,那外國船主看他很聰明,便將他雇到自己的輪船上當小工,慢慢地積攢了錢,自己買了船,辦起了民生公司。”

盧國紀說關于他的父親的“民間故事”太多了,“一個比一個荒唐,一個比一個離奇。但是,這些都完全不是事實……”

那么,盧作孚先生又是如何發跡,如何成為中國赫赫有名的一代船王的呢?

川江濤聲如訴。

------------------

使用搜索工具,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資料!

特別推薦

相關欄目

最新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