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美滿家庭

李澤鉅在商界的戰績可以說是有目共睹,而他的私人生活也同樣備受關注。據傳聞,李澤鉅在大學畢業回香港后曾與舊同學聚會,并追求過數位女同學,可惜未能開花結果。而李嘉誠的不少富紳朋友,也經常介紹出身名門的大家閨秀給李澤鉅認識,但他總是擔心別人只是喜歡他的錢,而不是他的人,因此婉拒了這些世叔伯的好意。情牽一線

李澤鉅的真命天后王富信,即今天的李澤鉅夫人,并非出身豪門,她與李澤鉅的相識可以說是千里姻緣一線牽。

王富信1969年生于香港,比李澤鉅小5歲,祖籍河北,父親王華瑞是結束生意閑居在家的紡織商。1990年,王富信正在加拿大溫哥華的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攻讀工商管理,這時的李澤鉅也身在加拿大處理地產業務。在一次燒烤聚會上,王富信與李澤鉅邂逅,雙方都留下了美好的印象,而李澤鉅則是在返港后才對其展開追求。

王富信曾回憶:“我對李澤鉅的第一個印象是他平易近人,人品不錯,但我完全不知道他就是李嘉誠的兒子。后來知道了,我說,哦,原來他是一個出名的人,但我一直沒有擔心過什么。”

論財富與門第,王家自然無法與李家相比,純真的王富信,既不以金錢取人,又沒有“一入豪門深似海”的憂慮,一切順其自然,倒是急煞了李大公子,此后窮追不舍。

王富信不像一般的女孩子,一生的最大愿望就是高攀上富豪子弟。正因為如此,愈顯出王富信的可愛。兩人拍拖也沒有什么浪漫曲折的經歷,雙方都是忙人,他們的拍拖,多是電話來往。

王富信的父親王華瑞起初頗為擔心,未來的女婿太富有了難免會有公子哥兒脾氣。李澤鉅拜見未來岳父,是在李家旗下的希爾頓酒店。李澤鉅第一句話便恭謙地問:“老伯,我能與您的女兒交個朋友嗎?”未來岳父的憂慮頓時煙消云散。

對兒子的婚事,李嘉誠表態道:‘我娶媳婦沒什么規矩要守,不講什么門當戶對,最重要的是兒子喜歡,出身正當家庭,最好是中國人啦1

1991年,王富信回港加入萬國寶通銀行工作。次年10月,銀行總部大廈落成,邀請香港名人參加典禮。李嘉誠帶兩個公子齊齊亮相。

王富信以助理經理的身份,周旋于政要富商之間,其用心,只有李氏父子知道。間隙之中,王富信還跑到李澤鉅跟前,兩人談笑風生。嗅覺靈敏的記者,這番卻掉以輕心了,僅以為王富信是出于工作的需要而如此這般。而且,李家公子出現在社交場合,常見有女孩湊過去套近乎。

3個月后,王富信以未來李家媳婦的身份,和李氏父子參加大嶼山觀音寺開光大典。李嘉誠夫人在月明生前喜來此寺參拜,李夫人過世之后,觀音寺重新修建,李嘉誠捐贈了巨款,是開光大典的嘉賓。

有記者發現若即若離的王富信。他不認識王富信,只是揣測此神秘女子,若非公司的職員,便是澤擔的女友。此事未起軒然大波,李澤鉅又高深莫測,害得香江得單相思痛的妙齡女子不知徒增多少傾慕之思。

1992年的一天,李嘉誠透露大公子將于第二年結婚。消息傳出,忙壞了記者,打聽之下,方知其未來妻子在外國銀行任職,芳名Cynthia Wong。在香港寫字樓,名為Cpthia 的人可是多不勝數,香港的外國銀行,光分行就有數千家之多,王姓又是中國的大姓,到哪去找Cynthia呢?于是“八卦”記者們張冠李戴的笑話鬧出不少。后來,在眾記者的合力“偵破”下,終于見到“白雪公主”Cynthia的“廬山真面目”。

天賜良緣

1993年5月16日,剛剛坐上長實集團副董事總經理寶座不久的李澤鉅新婚大喜。香港及外地的華文報刊均報道了這次豪門婚宴,多渲染豪門婚宴的豪華奢侈,“一席婚宴近4萬,一只鮑魚2000元”、“世界名車大博覽”等等。

這些報道本無惡意,但也引起李嘉誠的不安。其實李澤鉅也曾考慮旅行結婚。但親戚朋友太多,不請不好,所以最后還是決定采用最傳統的婚禮方式。

李嘉誠對參觀李宅的眾記者說:“有人說我點菜3.8萬元一席,我真的不知道多少錢!廚師最初寫給我的菜單是1萬多元一桌,我看了覺得不太好,改了幾個菜,最后多少錢一桌我真是不清楚。”

據說,那天婚宴的招牌菜有:椒鹽生蟹鉗等10道,未麻鮑選的是12頭鮑,每只2000港元以上;紅燒大鮑翅的又頂金山勾翅,每斤3000港元;兩斤多重的大蘇眉,每條近2000港元。

據說,李家的一些外地朋友知道李澤鉅娶妻,更專程搭飛機來道賀,送賀禮,送完之后就飛走。而李家收到的賀禮更超過了100份,其中不乏名貴的鉆石和翡翠,可以說,李家連搞婚禮也有錢賺。

婚禮定在天主教堂舉行,新娘一家是天主教徒。李氏家族更為此捐了300萬港元給教堂作慈善用途,一了王富信的心愿。

在李澤鉅去接新娘之際,李宅門口聚滿了前來采訪的記者。李嘉誠更破天荒允許記者參觀李家大宅的花園。這間已經轉名給李澤鉅所有的李宅,樓高三層,每層有200多平方米,李澤鉅與王富信的愛巢在二樓,父親李嘉誠則住在三樓,而李澤楷并沒有在此設自己的房間。

李澤鉅生命中最難忘的一天的安排是——

10時15分,迎親車隊去接新娘,李澤鉅坐上117號車牌的棗紅色勞斯萊斯。記者奇怪哥哥結婚,做弟弟的也沒趕回來同去接新娘。而事后李澤楷對此的解釋是:“已經有好多兄弟幫忙了……而且澤鉅早就叫我留在家里幫忙。”事實上,待11時多接新娘的車隊回到李宅,才見李澤楷姍姍來遲,將豐田車停在路旁。某文評論道:“大哥結婚,唯一的親兄弟無論如何都要一早趕來幫忙,由此可見這兩位公子性格差異的一面。”

下午4時半,婚禮在教堂舉行,雖然李家并未發請帖邀請親戚朋友觀禮,但仍有200多嘉賓不請自來祝賀,名人中包括鄭裕彤。榮智劍何善衡(恒生銀行前主席)。李君夏(當時任香港警務處處長)等。

名人多,名車必多,故傳媒稱李澤鉅的婚宴乃是一場真正的“世界名車博覽會”。

李家婚禮引來一路上數十萬人圍觀。其中不少外籍人士,他們是看到早前傳媒的預告而趕來一飽眼福的。

婚宴于晚上正式舉行,地點是李氏家族旗下的希爾頓酒店頂層的鷹巢廳。雖然宴會謝絕記者采訪,但香港的狗仔隊早就“挖”出菜單,炒得天花亂墜。

婚后,李澤鉅可謂家庭事業兩得意,婚后第三年,小女燕寧出世,1997年,他獲頒香港青年杰出領袖獎,1999年更成為李家商業帝國名正言順的掌舵者。這位由父親李嘉誠一手培養和造就的商壇才俊,雖然沒有做出像弟弟一樣的驚天動地的事業,但創業難守業更難,李澤鉅按著父親安排的道路一步一個腳印,走得并不輕松,但總算沒有辜負人們特別是父親的期望。

使用搜索工具,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資料!

特別推薦

相關欄目

最新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