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篇 親兄弟不露鋒芒

雖然李嘉誠過去總是說:“誰做接班人的問題,目前不考慮,他們兄弟倆,我一樣對待。”但按當時的情況來看,李澤鉅起步高,跑得快,而李澤楷的衛星電視還處于半紅不黑的階段,成敗還是未知數,按照香港人的說法,“李澤鉅明顯跑贏李澤楷半個馬位”。大太子接班已經呼之欲出,難道這就是親兄弟各走各路的主要原因?

第一章太子接班?

在香江,曾經有報道說,李澤楷雖然可以呼風喚雨,但卻有兩塊心玻一塊就是傳媒在報道他的時候,總少不了提一句‘李嘉誠的兒子”。對這個頗有天才又有實力的年輕人來說,這不難理解。而另一塊心病,則與其兄李澤鉅有關。

原來,李澤楷從小就不滿總是站在大哥后面,事事都要扯大哥“衫尾”。李澤楷勇于自己創業,不想長留父親的公司,據說也與不想總是被其兄‘騎妝有關。或者,沒有其兄的刺激,可能就沒有李澤楷的今天。

這個對李澤楷有著重大而深遠影響的人物究竟有何能耐呢?

李澤鉅出生于1964年8月,他是李嘉誠的第一個兒子,也是李嘉誠最信任的人之一。他現任長實集團董事總經理,很明顯,自從李澤楷自立門戶以后,李澤鉅就成為了李嘉誠商業帝國的接班人。

努力的孩子

李澤鉅與弟弟李澤楷一樣在香港名校圣保羅男女校讀書,由小學直升中學。李澤鉅與弟弟不同,或者是長子的緣故,在很小的時候,澤矩就表現出穩重。沉實的性格,據曾經教過李澤鉅中六化學的李偉棋老師回憶:‘他讀書好用功,與其他同學一樣,沒什么架子。”

與弟弟一樣,李澤鉅在校內也十分低調,最活躍的校內活動也就是參加學校的合唱團。不過,他與大部分的同齡人一樣,喜歡嘗試新玩意兒,他的一名同班男同學說:“他最喜歡玩水上活動,如滑水等。他也好喜歡嘗新,當walkman一推出市面,他就偷偷地買回來;任天堂卡片游戲機一出,他又帶給我玩,所以他在我們班挺受歡迎。”

李澤鉅與李澤楷兄弟倆雖然讀同一所學校,但或者是由于相差兩個年級的緣故,他們通常是各有各玩,甚至放學后都是各走各路。

李澤鉅的讀書成績比弟弟好得多,在1981年那年會考,他就曾考獲五個優(5A),其中包括英語和數學。李澤鉅的優秀和聽話很得父親的歡心和信任,因此在他中學畢業后,李嘉誠就常放心地讓他到美國留學,還讓他照顧當時還小的李澤楷。李澤鉅成為父親的重點培養對象,小李澤楷看在眼里,心里自然不是滋味。到美國后,李澤楷學會了獨立生活,與李澤鉅反而越發疏遠,這相信也是他的老父始料不及的。幸好李澤楷走的是正路,逆反心理造成今天李澤楷的自立門戶,但卻又給他帶來新的挑戰和榮耀。

太子初出茅廬

李澤鉅考入美國斯坦福大學后,遵照父親的意思,修讀土木工程系。他并沒像弟弟那樣到處兼職,接觸社會。按照他的說法,以后一輩子都要和社會打交道,那時就沒時間再讀書了。因此,李澤鉅很珍惜在大學的時間,埋頭自己的專業研究,在畢業時,他更考取了結構工程碩士學位。

1986年,李澤鉅畢業后即在父親的安排下加盟長實系。培養這位大公子的‘太傅”,是長實集團第二把手畢業于劍橋經濟系的董事局副主席麥里思。據麥里思說,李澤鉅是個謙虛好學的好孩子,一點也不像世界級富豪的公子。

1986年12月,長實系和黃及李氏家族投資32億港元,購入加拿大赫斯基石油公司52見股權。按照加國的法律,外國人不能收購“經營健全’拋能源公司。李澤鉅的加拿大籍成了交易成功的關鍵。其后,李澤鉅有大半時間坐鎮加國,管理家族在該國的業務。

赫斯基石油股權交易簽約之后,李嘉誠曾對大兒子說:“這里不比香港,沒有多少人認識我們,如果在香港,這可是大新聞,就算你躲在酒店的臥室,都會有電話追到來。’不知是李嘉誠嫌過于冷寂還是隨意說說,他說的確實是事實,香港傳媒都在顯著位置報道了這宗大型產權交易,而加拿大僅僅是輕描淡寫、一筆帶過,說是來自香港的某財團。

這話被在場的加方華籍雇員聽到,于是赫斯基石油公司主席布拉爾為李氏父子及麥里思、馬世民等舉行了盛大宴會,邀請加國的政界商界要員出席。加國商界由此而認識了李澤鉅。而真正使李澤鉅脫穎而出的,是他參與世界博覽會舊址發展項目。

1986年,世界博覽會在加拿大的溫哥華舉辦。落幕之后,各國的臨時展廳或拆卸或廢棄。舊址為靠海的長形地帶,發展前景良好,地皮為省政府的公產,可以用較優惠的價格購得。生活在溫哥華的李澤鉅,以他土木工程的專業眼光看好這幅地皮,認為將可發展綜合性商業住宅區。于是,他積極向父親建議,理由如下:

一、世博會舊址附近都已經開發,社區設施。交通等有良好的基礎;二。溫哥華這一區域和一般大都市不同,并沒有高架公路,市容美觀;三、舊址位于市區邊緣,有市郊的便利而無市區的弊端,無論往返市區和郊區,同樣便利;四。位置臨海,景色怡人,海景住宅當然緊俏;五。香港移民源源不斷開赴加拿大,對飽受市區嘈雜擁擠之苦而又嫌郊區偏遠冷寂的香港人來說,這樣的海景住宅有相當的吸引力。

李嘉誠同意了大兒子的“妄想”,他認為李澤鉅提出的最后一點尤顯商業眼光。

說這是“妄想”,一點也不夸張。整幅地皮,大約相當于港島的整個灣仔區外加銅鑼灣。至當時為止,香港也沒有哪個地產商在如此廣闊的地段發展浩大的綜合物業。這在加拿大的建筑史上,也將是開天辟地頭一遭。

由于投資額達到170億港元,投資過于龐大,非長實集團所能承擔,李家便拉攏其同業好友李兆基、鄭裕彤加盟,與加拿大帝國商業銀行旗下的太平協和公司(李嘉誠占10%股權)共同開發。決策為各大股東(李嘉誠個人及集團占50%股權,另50%為股東分占),具體操作為李澤鉅。

李澤鉅為了實現自己的處女作,費盡無數心血,親自策劃、設計。他開始學習面對公眾,在短短兩年間,他就出席了大大小小公聽會200多個,與各界人士逾2萬人見過面,解釋這個計劃。當然,他的背后,父親。太傅及其他人等,一直予以無限量支持。

1988年,新財團以32億港元巨款投得世博會舊址的發展權。

一切都如期進行。1989年3月,平整地盤的施工地段赫然出現了一張“告同胞書”,措辭強烈,充滿排外的極端情緒。這與加國政府為吸引華人資金和人才大開方便之門的國策背道而馳。

“他們似乎完全看不見我也是加拿大公民,他們反應太過激烈。’李澤鉅氣憤而又無奈地說。

據傳媒估計,當地人排外還與李澤鉅的另一宗生意有關。世博會舊址以太平協和的名義簽約之后,李澤鉅將另一間公司的Zto多個新公寓直接在香港發售。消息傳回溫哥華,當地傳媒大肆渲染,引起當地人的不滿,他們紛紛質問政府:將來世博會的農業,是否又賣給香港人,讓他們的家變成華人的天地?

省督林思齊博士:為平息民怨,要太平協和保證,在這塊極優惠的地皮上興建的牧業,不能只在海外發售,必須優先向當地人發售。這意味著,興建的物業,將不可先在香港賣個好價錢。

出現如此大的風波,李澤鉅的父親。太博等都沒有出面,而是全盤托付給這位李家大公子。這表明,父親考驗這個大太子真本事的時候到了。

李澤鉅立即從滑雪蘭地韋斯拉趕到溫哥華。當時他的身份,僅僅是太平協和的董事,而他的外表還像是個未出校門的學子。

李澤鉅求見省督林思齊,一見面即來了一個下馬威,他質問林思齊:“如果世博會的發展擱淺,你明白這意味著什么嗎?”

林思齊是1967年從香港移民加拿大的,對香港的事是再清楚不過的了。以李氏家族在香港的號召力,足以使流入加國的地產投資縮減三分之二!而且這更會使在香港移民潮中的受益者——卑詩省,落在其他省的后面!

省督說服省議會,對李澤鉅的要求作出讓步,準許世博會物業同時在香港和溫哥華發售——這實際上是以向港人發售為主。省議員透過當地傳媒,向人們說明利弊關系,并稱贊華人移民是溫哥華建設的和平使者,大家應該善待他們。

同時,李澤鉅也在積極配合,以爭取民心,他在溫哥華的一次記者招待會上說:“這幾年來我最大的收獲,就是加入了加拿大籍。”

風波終于平息,工程繼續上馬;這就是后來定名為“萬博豪園’懶龐大商業住宅群。‘他那時在美國。加拿大學到好多,但比其他同年紀的人也捱得辛苦好多。”李澤鉅的一位朋友說。努力終于有了回報,1990年,萬博豪園首度開售獲得成功。

香港某報于1990年11月28日刊出《李澤鉅設計萬博豪園一鳴驚人》一文,對這位李家大公子推崇備至。

“對李澤鉅來說,加拿大溫哥華的房屋計劃——萬博豪園,就是他事業上的試金石。因為這個被譽為加拿大有史以來最龐大的建設計劃,是由他一手策劃的,由看中地盤,以至買地發展。宣傳,他都參與其事,全身投入…但初挑大梁,無論如何,都會有一種無形的心理壓力。”

“幸好萬博豪園在香港刊登廣告之后,初步的反應甚佳。第一期嘉匯苑,平均每平方英尺230加元(約合1540港元),這個價格,比香港很多地區都便宜。加拿大增收香港移民,港人今后到加拿大居住者必比現時為多,因此,李澤鉅對萬博豪園的銷售前景非常樂觀……”“由投地到施工,這一段期間,他遇到的爭議、面對的意外和困難不計其數,如果換了一個性格懦弱。信心不足的人,早已知難而退了。但他并未如此,仍然一絲不茍地去做,笑罵由人,愈戰愈勇,終于卒底于成……”

“為了這個龐大計劃的早日完成,李澤鉅2年內在港加兩地穿梭來往,不辭舟車勞頓之苦。1989年全年,他來往港加兩地達26次之多,坐飛機如普通人坐出租車一樣。”萬博豪園總體規劃由李澤鉅一手設計,建筑群的最大特色,是保留了原有湖光山色的天然美,他辟出50英畝作為區間公園,是居家休閑的勝地。

李澤鉅說:“由于萬博豪園這個計劃實在太大,自己肩負重任,因此無時無刻不在想著計劃的發展。在飛機上,即使看書,都以城市規劃以及居住環境的書本為主。”

萬博豪園使李澤鉅名聲鵲起,他也乘勢大打外交牌,爭取機會與香港商界的世叔伯認識。在80年代末班年代初,李澤鉅頻頻出席各大社交場合。1990年,萬博豪園嘉匯苑公寓在港推出前,長實集團公關部精心安排,讓李澤鉅接受兩本雜志的采訪,連人帶房一并推向社會,反映甚佳。

這段時間其弟李澤楷專注在加拿大的事業,李澤鉅毫無疑問成為香江炙手可熱的人物。李澤鉅的處事能力得到父親的賞識,李嘉誠同意長實董事的一致要求,吸收李澤鉅任長實集團的董事。

接班人不易當

1992年4月,李嘉誠突然辭去匯豐銀行非執行副主席職務,正當眾說紛壇、風波未息之際,超人"順水推舟”,讓李澤鉅進入匯豐董事局。如此顯赫的位置,繼包玉剛之后,便是李嘉誠,本來說什么都輪不上后生晚輩李澤鉅——眾人自然明白,李澤鉅就是李嘉誠,大兒子接班,一步步變為事實。

雖然李嘉誠總是說:“誰做接班人的問題,目前不考慮,他們兄弟倆,我一樣對待。”但按當時的情況來看,李澤鉅起步高,跑得快,而李澤楷的衛星電視還處于半紅不黑的階段,成敗還是未知數,按照香港人的說法,‘李澤鉅明顯跑贏李澤楷半個馬河’。李嘉誠大概不再會懷疑兒子們的經營才能和氣魄,但他對兒子“好出風頭”總是耿耿于懷,不知罵過多少次。“樹大招風”、“凡事低調”、‘甘于秀林,風必摧之’……兩位李公子都不知聽了多少次了。

李澤鉅在勞斯萊斯房車里裝上當時最新推出的鐳射影碟機,立即成為報刊爭相報道評議的新聞。雖然其父后來為其解圍,說是他要李澤鉅裝的,因為勞斯萊斯是用于接客的,應該方便客人消遣。但偏偏又有記者見李澤鉅駕車兜風,是去接客還是自我消遣,就不得而知了。

其實,公眾輿論并非認為李家不能享用勞斯萊斯和鐳射影碟機,即使他們像香港另一富商楊受成那樣以3000萬元投得一個勞斯萊斯靚車牌,也不會有人橫加指責,如果保守的李嘉誠不是口口聲聲說勞斯萊斯是用于接客,而非自用的話,那就什么事都沒有了。

大概李澤鉅與父親走得近,也漸漸察覺“樹大招風”。‘人言可畏”,慢慢地他也盡可能保持低調,特別是弟弟李澤楷在衛視一役名聲大振,風頭日勁,李澤鉅在傳媒中的熱門地位也逐漸被弟弟代替了。不過,他的低調反而更得父親的認同,在其母在月明逝世后不久,深水灣79號李家大宅便轉到李澤鉅名下,而李澤楷在此時也自愿搬到外面住,越發顯出其另創天下之勢。

這點,也恰恰是李澤鉅要繼承父業的佐證。

李澤鉅多次說,他最忌諱的一詞就是“接班”;最不愿聽到的一詞,是“接班人”。

“父親正年富力強,精力智力旺盛,他不會這么快退休。他讓我們兄弟負一些責任,僅僅是分擔父親的部分擔子,使他更能集中精力處理大事,同時,這也是對我們兄弟的鍛煉,現在傳媒談接班問題,為時過早。”

李澤鉅又說:“一個人完成學業,就需要工作。請不要把我們兄弟在父親的公司里工作,與接父親的班混為一談。”作為香港首席華籍財團,繼承權問題八方矚目,李澤鉅所受的壓力,非局外人所能體會。

李澤鉅害怕接班,實屬真言。

輿論普遍認為,李澤鉅的害怕,并非懦夫心理,而是有自知之明。這也會成為他努力奮斗的動力。

1993年2月中旬,長實集團董事局宣布,擢升董事李澤鉅任長實副董事總經理,取代了長實老臣子周干和的位置,在長安集團的排名,除了李嘉誠之外,僅在師傅麥里思之下了。一年后,李澤鉅更晉升為長實集團副主席,坐上長安系的第二把交椅。而這一年,也是李澤楷自立門戶。創辦盈動之年。明顯,李澤鉅“上位”太快,李澤楷覺得再在父親的王國中發展也難以超越大哥,他寧愿出來自闖天下,也不愿呆在和黃永遠做哥哥的手下(因為長實集團控制和黃集團)。

有了萬博豪園的經驗,李澤鉅對于長實的項目亦躍躍欲試。這次他的太博是長實集團內第三號人物——主管土地發展的周年茂。

周年茂是長實集團開國元勛周干和的愛子,他們與李家份屬同鄉,大家都是潮州人,除了同聲同氣外,父子二人均甚獲李嘉誠信任。

然而由于周年茂是靠累積經驗而上位,屬于“紅褲子”的學徒派,而大太子李澤鉅則屬“學院派”,比較注重個人學歷及專業背景,加上李澤鉅積極進取,而周太傅又偏向木銷穩重,兩人關系并不好,反而李澤鉅與周的助手吳佳慶比較投契。

吳佳慶是美國哈佛大學城市規劃碩士畢業,在1987年加入長實集團時,便與周年茂搞土地發展事宜。李澤鉅在初期出席政府的土地拍賣會時,均由周年茂及吳佳慶左右相伴。

據說,周年茂輔助這位大太子的時間不長,李嘉誠已暗示他把手中處理的事放手給李澤鉅。而隨著李澤鉅的地位不斷上升,周年茂也漸感無趣,結果他在1997年3月正式辭去長實的高職,結束他與李家長達23年的賓主情誼。

周年茂的離開,對李澤鉅根本沒有影響,這時周年茂的徒弟吳佳慶早已逐步接手周的工作;而更重要的,是1993年李澤鉅晉升為長實董事副總經理時,李嘉誠已為他安排了另一位太傅——他的姨丈甘慶林。

甘慶林在沒有加入長實之前,已是香港銷售界的高手。他任職于著名的faVi’S牛仔褲公司。美國運通公司等跨國企業,并且曾任強生家庭健康部董事總經理,對零售業擁有豐富的經驗。甘慶林進入長實的頭炮,便是協助李澤鉅促銷長實在香港發展的大型樓盤嘉湖山莊,此次促銷由長實集團自組銷售隊,這在當時也成為發展商中的首創之舉。

1996年,對李澤鉅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一年,這一年,長實集團分拆旗下長江基建上市,這次行動更由李澤鉅掛帥,由甘慶林做軍師。結果這間資產達150億港元的中型企業,在上市時獲得25倍的超額認購額。這樣的戰績自然令李嘉誠非常滿意。

“加果他不是我的兒子,這個表現已經值100分,但他是我的兒子,我不會給100分,只會給90多分。”李嘉誠于長江基建上市后4個月,便宣布將于1998年淡出,集團管理權會逐步交給李澤鉅。

太子亦有失手

李澤鉅漸漸大權在握,很多決策都不用請示父親,可以自己拿主意。例如他注意到長實地產的一哥地位,漸漸受到對手新鴻基地產的威脅,而這全輸在樓盤的用料質素上。于是他極力提議在樓盤外形設計及用料上作出相應改善。后來在香港紅礎海逸豪園的外墻,便改以花崗石鋪砌,摒棄沿用已久的“紙皮石”,而單位內的窗戶更改用綠色玻璃,以營造豪宅的感覺。而這些改變到現在大部分的豪宅樓盤都還一直采用。

不過,地產業與金融業一樣,都必然受到世界經濟大氣候的影響,若對時局把握不準,必定吃虧。

李澤鉅畢竟是初出茅廬,又豈能是長勝將軍。他就曾經促成長實集團以60.6億港元的高價投得香港紅跡海逸酒店旁邊的一塊地皮,每英尺的地價高達8400港元,現在看來毫無疑問是“買貴貨”。

而李澤鉅犯的另一個失誤,就是因錯信經紀人而開錯價。長實開發的香港鹿茵山莊第一次開售,正值1997年10月股災之后,香港樓市停滯不前之時,但李澤鉅仍然執意認為自己樓盤的素質高,不肯降低售價,以每英尺接近12000港元的高價出售分層單位,而獨立洋房更開價16000港元每英尺。結果由于樓市市況轉壞,如此高價的單位乏人問津,鹿茵山莊內部認購慘淡收場,在開售前只能宣布推遲4天公開發售,最后更需減價兩成促銷,可惜銷量仍然停滯不叫。

人生有起有跌也是平常事,就算經驗豐富如其父李嘉誠,也并非沒試過失敗,何況年紀輕輕的李澤鉅要面對的大多是商場上打滾了幾十年的“老奸巨猾”。不過,經過近10年的培訓和鍛煉,李澤鉅已由初期凡事問父親,說話謹慎寡言,發展到父親不愿意多發言,而叫各大傳媒的記者問兒子。現在的李澤鉅,無論是面對商場上的勁敵還是傳媒的鏡頭,都顯得胸有成竹,意氣風發。

1999年,年屆70的李嘉誠,于1月起,正式將長實集團董事總經理一職,交棒給大兒子李澤鉅,自己則專注于小兒子李澤楷已無暇分身管理的和黃集團業務。而長實集團也可算是從此進入新紀元——李澤鉅時代。

據估計,李澤鉅的個人財富包括32萬股長實和61萬股和黃股份,總值達到1億港元。雖然李澤鉅的個人資產無法與弟弟日益膨脹的科技王國相比,但他手中掌握的是一個總市值達到4200億港元的商業帝國管治權,這種權力可以說是無價的。

使用搜索工具,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資料!

特別推薦

相關欄目

最新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