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鉆石王老五

以上有關李澤楷的軼事,雖是市民茶余飯后的話題,人人津津樂道,但還不及他的愛情動向那么惹人矚目,因為,他是個擁有過百億元身家的未婚青年,加上本身是香港首富李嘉誠的次子,自然成為城中的超級“鉆石王老五”。他吸引香港女孩子的程度更超過香港“四大天王”之一的黎明,成為女孩子心目中的頭號理想丈夫。

第一段感情

1992年,李澤楷傳出鮮聞,女主角是日籍NHK新聞報道員加留奈。話說在1992年底,李澤楷因為最先在亞洲搞衛星電視,被日本有關機構授予“東京創作大獎”。李澤楷是第一個獲此殊榮的外國人,日本NHK電視臺就派了一名叫加留奈的女記者采訪李澤楷。

這次采訪,雙方都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加留奈的父母是大學教授,她畢業于美國最著名的新聞學府——哥倫比亞大學新聞系,持有美國護照。畢業回日本后,加留奈考入NHKI作,認識李澤楷時,她才工作了年余。

據聞,李澤楷曾與同窗的一位女同學拍拖,后因性格不合,終于分手收常此際,衛視行政總裁陳慶祥在NHK的新聞節目中發現了加留奈,試圖挖角,欲讓她做專門采訪外國人的記者。加留奈來港工作了幾次,與李澤楷重逢,兩人關系更深了一層。

加留奈最終未加盟衛視,新加坡的ABN電視臺發現了這個具有古典氣質的女孩子,有意培養她做主持人,于是加留親去了獅城。

稍后,李澤楷將盈科轉到獅城發展,加留奈隨后趕到。或者是緣分的安排,兩人每周都能見上一面,感情越發如膠似漆。在新加坡總統王鼎昌舉行的國宴上,李澤楷帶著加留奈首次在獅城最豪華的萊佛上酒店亮相。加留奈成為李澤楷首次向傳媒正式確認的女朋友。

在加留奈的地位確認以后,李嘉誠曾對此事表態:“兒子交女友,是他的自由,當然最好是亞洲人,生活習慣都差不多,生下來的孩子是黃皮膚黑頭發。”李嘉誠對兒子交女朋友的事守口如瓶,但實際上是尊重李澤楷的選擇。

李澤楷與加留奈公開亮相后,香港及東南亞的報刊,充斥著“小超人與小美人”的照片。有人說加留奈活脫脫是斯文版的宮澤里惠,也有人說她極像日本皇太子妃小和田雅子。香港某周刊評價當時在新加坡獨闖天下的李澤楷時,說他“除了擁有一手打下的江山,還有一個心愛的美人”。

可惜,自李澤楷將事業發展的大本營從獅城移至香江后,兩人聚少離多,一個直奔自己的商業帝國,一個則依然醉心于傳媒事業。兩人的性格都屬于獨立而倔強,雙方都不肯為對方作出讓步。于是,兩人在1998年初正式分手。

李澤楷與加留奈的分手引起了傳媒的關注,據說,“小超人”也為此傷心了好一段日子,不過相信香江的眾多靚女在私下都暗暗歡喜:自己有沒有機會成為李澤楷的真命天后呢?

真命天后現身

1999年初,有周刊報導指香港名伶芳艷芬的女兒楊世芳暗戀李澤楷,不過,其后李澤楷與盈科市場經理KarenLam一同看電影而遭記者拍下照片,新感情曝了光,他與楊世芳的緋聞,都隨Karen的名份逐漸被確立而成為過去。

Karen Lam與李澤楷邂逅時約25歲,她是一位美麗文靜而且很有耐性的姑娘。據說她在1998年于澳洲大學畢業后回港工作,在盈科拓展做了一年多,便與李澤楷開始譜出戀曲。

1999年6月,這段感情剛有發展,一天,李澤楷與Karen一同到香港九龍塘“又一城”的AMC戲院看電影,怎料給記者撞個正著,拍了他們的照片。

當時,李澤楷表現得很憤怒,除拆了記者的菲林外,還教訓了記者一頓,說:“大家都是年輕人,有好多需要調查的新聞等著你們去調查,你們應該去做些對社會有建設的事……

“這段訓話一時還成為了城中的熱門“金句”。

由于李澤楷工作太忙,所以平日只能抽出很少時間與lhan拍拖。據說,他在1999年因為工作共乘了近160次飛機,而每天平均工作16小時。

好在兩人感情發展相當穩定,1999年12月16日,有市民目擊兩人到香港UA金鐘戲院看7點半場的《新鐵金剛之黑日危機》。開映前,由Karen去買了一包爆米花及一瓶礦泉水。

據“小超人”身邊的朋友形容,Karen溫婉大方,小鳥依人,不僅關心男友,連他身邊的朋友也會關心,非常體貼。Karen更不介意男友是一名工作狂,常默默等候,所以令李澤楷傾心相向。

1999年12月,李澤楷本要趕著為1999年的業務結算,但為了女友,他決定放下繁重的工作,放假3天,在23日與Karen到了泰國的度假勝地布吉歡度世紀末的最后一個圣誕。由此可見李澤楷對Karen何等重視。

據香港傳媒報道,兩人是乘坐港龍航空公司的KAZ12班機直飛布吉島的。一位當時坐在飛機頭等艙的乘客說,李澤楷在飛機上差不多全程都牽著Karen的手,還不時竊竊細語,表現得相當親密。李澤楷保持一貫低調的作風,并沒在機上要求得到特別的待遇,就算到了泰國要過海關時,也沒據其特殊身份要求走特別通道,而是與其他旅客一同排隊過關。

李澤楷始終是ban的老板,在同一機構工作總會引起尷尬,Karen于是辭去盈科的要職,但她沒有另外尋找新的工作,而是好學不倦,在香港大學攻讀新學位。

據說,Karen是在1999年9月辭去盈科工作,正式入讀香港大學的。她的日常生活與一般女大學生無異,每天淡掃蛾眉地搭公共汽車上學,閑來便與同學們打壁球或到圖書館溫習功課。每到考試在即,Karen便天天在港大圖書館復習,直到圖書館深夜關門才離開。就記者在港大連續12個小時的跟蹤所見,Karen確實是個很努力的學生。

在剛入讀港大的時候,Karen的清純美而立即吸引不少高年級的男同學追求,但自從她與李澤楷的戀情曝光,身邊曾追求她的男同學立即都被嚇跑了,不過性格溫文的Karen亦樂與女同學為伴,專心讀書。

與李澤楷不同,Ka。n行事喜歡低調,不喜歡男朋友到大學里找她,李澤楷只能在她上學及溫習以外的時間與她通電話。

在千禧年的第一日,李澤楷更公開與Karen出席由他作東。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的世紀舞會“烏托邦千禧盛宴”,進一步確立Karen的地位。

在與日本美人的戀情告一段落之后,李澤楷對自己的戀情都三緘其口,有關他戀情的消息,都是傳聞,但在新千年首天的盛宴中,他一反常態,帶同Karen出席記者齊集的場合,而當晚會場有秘密通道,安排名人出入,行政長官董建華正是由秘密通道進入會場,在場的記者一直沒有發覺,直至董建華離去時李澤楷相送,記者才知有秘密通道。

但到了凌晨3時許,李澤楷與Karen離開會展,他不走秘密通道,反而選擇在數十家傳媒云集的正門離開,更很有風度地親自為女友開車門,讓她上車。這不難看出,他刻意要讓女友正式曝光,等于向全世界公告了她的身份。

李澤楷送Karen回家后,已是凌晨5時,因派對還沒結束,而當晚出席的嘉賓共有3000多人,他對安全十分重視,故多次回到會場視察,看有沒有事發生。由此可見他身為老板,也事事親力親為的作風。

說到當晚由李澤楷作東的宴會,還有一則趣聞,就是李澤楷自掏腰包1200萬港元,邀請美國流行歌曲的天后——黑人女歌手云妮·休斯頓(Whitney HOllston),在晚會上獻唱1個多小時,盡顯其一擲千金的豪氣。

李澤楷與Karen的戀情備受關注,李澤楷被譽為香港的蓋茨,“八卦”的香港記者認為,這位“小超人’與蓋茨的情路還有那么一點“雷同”。記者發現,李澤楷無論在行事作風波著打扮,甚至談戀愛的方式上,都與同是“IT新人類”的全球首富、美國微軟公司董事長蓋茨相似。

李澤楷的平頭裝,穿恤衫不打領帶,或者T恤配襯西裝外套的打扮,都與蓋茨相似。湊巧的是女友ban曾任盈科的市場經理,而蓋茨的太太在嫁給蓋茨之前也在微軟任職市場經理,兩人同屬個性獨立。聰明而頗為低調的漂亮女性。

李澤楷不止一次稱贊Karen性格獨立,因為日理萬機的他,實在沒什么時間照顧女友,李澤楷只能與女友Karen靠電話傳情,而蓋茨與女友約會。傳情的形式也相似,他們會相約在同一時間,在不同城市看同一場電影,靠電話互相交流對電影的看法。

李澤楷實在太少時間陪伴女友了,而Karen所面對的壓力也不少。李澤楷與Karen之間的一段情能否開花結果,便要看李澤楷的努力了。

獨自去偷歡

當外界都以為李澤楷與Karen感情穩定之際,香港記者卻爆出了李澤楷獨自去偷歡的新聞。據目擊記者稱,在4月8日晚上10許,李澤楷親自駕駛他的奧迪A6,在香港中環蘭桂訪出現。只見他身穿寶藍色西裝,內穿白色恤衫,沒有打領帶,而在他身旁坐著一位穿著牛仔褲。披著一頭長發的少女。

李澤楷見到記者,露出了驚愕的表情。他馬上調校倒后鏡,意圖掩護自己,而身旁的女伴則側身閃避鏡頭,兩人表現得十分尷尬,似有“此地無銀三百兩”之嫌。當記者打算問他們為何出現時,李澤楷已絕塵而去。

不久,與李澤楷一起的神秘女子的背景終于曝光,此女子芳齡18歲,體態豐腴,相貌甜美,英文名叫Joanne,在倫敦讀大學,剛返港進入盈動實習,實習滿一年后就會回倫敦繼續學習。

被記者碰到的那天晚上,Joanne與另外兩個同是由外國返港實習的男同事在蘭桂坊飲酒,并致電其老板李澤楷,問他有否興趣參與,李澤楷因為要出席當夜恒生銀行一個晚餐會議,故等到散會后才到蘭桂訪接Joanne等人。但Joanne一上車,即被記者發現并拍照,李澤楷只好開車躲避,結果那兩個男孩子只好另外截車與他們匯合。

據香港傳媒的報道,與Joanne一起進入盈動實習的共有六七人,全是外國大學的學生。因為大家都是年輕人的緣故,李澤楷與他們分外投緣,下班以后,他經常會打電話約這群年輕同事去喝酒。

李澤楷獨自去偷歡的真相終于大白,不知道這樣的解釋能否讓Karen接受,也不知道這件事會否給李澤楷與Karen的戀情投下陰影。畢竟,李澤楷是一個風流倜儻的富家公子,或許,以后這樣的新聞還會層出不窮,這對情侶能否經得起考驗,現在還不得而知。

飛來的艷福

李澤楷既為超級“鉆石王老五”,自然有很多女子鐘情于他,但亦由此發生兩宗鬧劇。1998年年初,李澤楷被一名癡情女子苦纏。這女子姓郭,為了追求李澤楷,可謂無所不用其極。她每天到李澤楷的公司等候,又向該處的職員傾訴仰慕李澤楷之情;更發電子情書,希望打動他的“芳心”。

據悉,郭小姐洋名為vamela,相貌也算得上是清清秀秀,身材高挑,身高約1.65米,頭發長得頗長,膚色白皙。郭小姐能操流利英語,每次到盈科都打扮得很斯文,并向接待處要求見李澤楷。當然,因李澤楷不認識她,要求最后被拒絕。然而,她并沒因此而放棄,總是坐在接待處等了又等,希望“心上人”出現,而盈科的職員,亦沒有下逐客令。

通常,郭小姐會在下午到達,常借口有生意要談,接著又會為一些瑣碎問題與職員糾纏,希望多留一會兒,可以見到李澤楷。每次她都會換而不舍等上三四個小時。在等待期間,郭小姐有時會假扮打電話,又或拿起紙筆寫寫東西,等至無聊時,會向盈科的職員透露自己愛慕李澤楷的心事。

對于這位不速之客,盈科的接待員每次必定通知公司的行政經理,而李澤楷亦得悉此事,但他從沒和郭小姐見面。李澤楷認為要以和為貴,所以下令職員對郭小姐保持克制的態度,希望她知難而退,“大事化校小事化無”。如是者,郭小姐呆等了李澤楷半年。

在此期間,郭小姐曾透過互聯網傳送“愛的宣言”到盈科的電子郵箱給李澤楷。據曾看過這些“情書”的人說,她發出的電子信件全是英文,主要對李澤楷表白愛意,由于這個電子信箱是公司的,所以這些“情書”都會經職員過濾,李澤楷無緣‘訴讀”。

如此相安無事過了數月,到了1998年11月3日那天,郭小姐又再次到訪,但她一反常態,在平時極少出沒的上午出現。可是由于李澤楷于早上8時已經上班,才沒和她碰面。最后,郭小姐自行離去。

然而,到下午5時,郭小姐突然折返盈科的寫字樓,職員們都勸她離開,郭小姐亦安然離去。本以為事件已經解決,但到了晚上7時許,盈科的職員下班,卻在樓下大堂看到郭小姐,于是立即打電話回公司,通知尚未下班的同事叫李澤楷提防。豈料郭小姐突然跑上盈科的寫字樓大吵大鬧,盈科的職員只好通知大廈保安把她帶走。

不久,有一批警員來到盈科,表示接獲一名匿名女子的電話,報稱盈科內發生命案,寫字樓內有兩具尸體,并有傷者大量出血。警方得悉是李澤楷的公司發生事故,大為緊張,立即派出大批警員和救護車趕抵現常警員進入調查后,并沒有任何發現,于是懷疑有人報假案,而矛頭直指示愛不遂的郭小姐,并將她帶返警署協助調查。

此事經香港傳媒廣泛報導,更有電臺舉辦聽眾投票,看市民是否支持郭小姐追求李澤楷,結果有超過九成的投票者支持她,并形容這次為“郭亞女事件”。(郭亞女是一弱智女童,因為給家人鎖在家里,不得不由香港社會福利署破門救出,事件在香港轟動一時。)

雖然民意支持郭小姐,但“神女有心,襄王無意”,最后只成為一則趣聞。

然而,傾慕李澤楷而又付諸行動者,又豈止郭小姐一人!

1999年10月對日,一名對李澤楷情有獨鐘的28歲內地女子趙欣雪,為了認識李澤楷,竟千里迢迢來港。

趙欣雪連續數天都在盈科集團總部門外苦苦等候,最后她等得不耐煩,一度擬硬闖李澤楷的辦公室,最后被職員阻止及報警,到場警員勸服她離開。離去時,趙欣雪更聲言要見到李澤楷才甘心。

記者追訪趙欣雪,原來她是來自內地河南省,并說早已知道李澤楷的事跡,“他為人很有本事,處事的方法很有企業家風范,非常值得贊賞,我一直有寄信給他表示欽佩。”

趙欣雪談起李澤楷時,表現得含情脈脈,還說已愛上李澤楷,希望能夠結識他,故花了1萬多元申請商務護照來港,家人也知道她來港的目的,更對她此舉表示支持。

這兩段‘飛來艷福”可說是啼笑皆非,即使見慣大場面的李澤楷,也沒有辦法,只有避之則吉。

使用搜索工具,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資料!

特別推薦

相關欄目

最新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