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篇 私生活多姿多彩

近來,李澤楷出入公開場合,均以輕便的裝束出現,基本搭配是寶藍色恤衫、卡其色西褲,加上一對啡色的皮鞋,不打領帶,這種打扮被時裝界統稱為“preppy look”(雅皮一族),在歐美國家極為流行,配合他越剪越短的發型,不知不覺間成為香港中上層年輕人的打扮潮流。

第一章引領潮流

李澤楷一炮而紅,除成為新科技大亨外,也成了無數青年人的偶像。他的一舉一動,無論衣食住行,都是傳媒追訪的目標,而有關李澤楷私生活的報道,更是市民大眾關注的焦點。李澤楷的衣著,經常成為城中的話題,他一向沒有形象顧問,穿衣不喜歡隆重,以簡樸自然為主。以前,他主管衛星電視的時期,為了顯得成熟一點,常穿戴意大利名牌的孖襟金紐扣Zegna西裝及領帶。但近年晉身科技行列后,便改了個硅谷形象,常穿Timberland便服。

雅皮新一族

1995年5月,他穿上一雙親自前往香港“惠康”超市購買,售價只有15港元的白布鞋(香港人稱“白飯魚”),配襯一件平價的白恤衫及一條斜紋布褲,接受《Asiaweek》(《亞洲周刊》)的訪問及拍照。

在他出席《南華早報》與DHL舉辦的商業成就獎記者會時,也只是穿一件西服,并未打領帶,他說:‘我現在很少結領帶,不過以前就沒辦法了。”但在當晚頒獎禮上,他也穿上了黑色禮服。他解釋是為了尊重別人和尊重這個場合。

近來,李澤楷出席公開場合,均以輕便的裝束出現,基本搭配是寶藍色恤衫。卡其色西褲,加上一對啡色的皮鞋,不打領帶,這種打扮被時裝界統稱為“Preppy look”(雅皮一族),意指一般優質人士的休閑服飾,在歐美國家極為流行,配合他越剪越短的發型,不知不覺間成為香港中上層年輕人的打扮潮流。

關于他的發型更有一點小小的趣聞,話說1991年他在剛剛回港創辦衛視時期,剪過一個“斯文西裝頭”,明顯有扮成熟之感;到了爭辦數碼港時期,他已經把頭發剪成一個小平頭直至爭奪香港電訊前夕,李澤楷趁著在北京出席“卡德龍騰”活動的余暇,把頭發剪得更短了。于是,坊間議論紛紛,指李澤楷的頭發與他的股價成反比,頭發剪得越短,盈科數碼動力的股價升得越高,而他在回港后立即策動收購香港電訊的大型收購計劃,盈動股價果然不斷大幅飄升,令這個傳聞更添神秘。更有股壇發燒友說,自己也要去剪個‘李澤楷式”超短發。有時又到同事的兒子也剪這種發型,李澤楷便會摸摸小孩子的頭,開玩笑說:“看你的頭鏟得光,還是我的光?”可見李澤楷一點架子也沒有。

雖然這些說法并沒有什么科學道理,但據說,他在北京理的這個發只花了兩三百塊人民幣,比他平日在香港花費千元剪一個頭已經節省了六七百塊,小超人的“數口’確實精明。貫徹李澤楷Preppy look的,當然還少不了他多年戀戀不舍的塑料手表。李澤楷的父親李嘉誠,喜歡戴平價的塑料電子手表,李澤楷秉承“父志”,也不愛名貴手表,有時會戴不知名的平價表。據說,這位已擁有過百億身家的“小超人”,最愛戴的是Times及Swath的手表。他現在手上戴的是1999年SWath特別限量版Sun&Moon,售價僅是530港元。

最愛吃甜品

對于飲食,李澤楷的要求不算太高,口味亦屬于大眾化,早餐與午餐多在公司吃三文治,而且喜歡走到哪里吃到哪里,四處品嘗新口味。例如他聽人說,金鐘太古廣場新開了一間‘夜上海”飯店,水準不惜,他便馬上訂位,相約朋友去試試。

不過,地亦有心愛的“食堂”,那就是位于尖沙咀的杭州菜館‘天香樓”,他認為天香樓的中菜是全港最好的,他最愛吃那里的蟹粉撈面,差不多每次去都吃一份,并伴以紅酒。此外,他最愛吃魚,但小時候喉嚨曾經“啃”骨,因此他現在只吃魚骨較大的海水魚,所以天香樓的桂花魚,也是他常點的菜式。

他又喜愛在文華酒店Pieno餐廳進膳,每每選坐在近門口的位置。此外,李澤楷也喜歡吃糖水,香港西環的“源記”及西貢的“滿記”,都是他經常光顧的店鋪。據說,他最愛吃芝麻糊及杏仁稱。

家居的品味

說到李澤楷對居所的要求,可說是變化頗大。李澤楷一向喜愛獨居,1990年母親在月明去世,不久老家深水灣道的李家大宅轉到哥哥李澤鉅名下,李澤楷就以上班遠為理由,搬出家宅,在金鐘康域酒店租房住下。不久他便遷往太古城太古屋村,那里的單位,絕對稱不上豪華,大部分面積都在900平方英尺以下。

后來,李澤楷則租住香港山頂道半山裕景花園兩個合共約2000平方英尺的單位,該處保安嚴密,也稱得上是高尚居所,但亦未能反映他巨富的身份。

原來,山頂道的住宅閑置多年,李澤楷想買下,可惜業主是個華僑,不肯出售,李澤楷只有租下。山頂道的房租,為香港之最,李澤楷已花了一筆不菲的租金,又要再花一筆——將兩個單位打通建成復式單位,并建上一個豪華的日本浴室(想必是為其當時的日本女友專設的)。一時間,這間平靜多年的豪宅被折騰得天翻地覆,業主叫苦連天,不得不在科約上再添一條:退租之時,必須恢復建筑的原貌。

李澤楷也沒有請傭人的習慣,平日只有一名由深水灣老家前來的傭人替他打掃,其余的家務,都是他一手包辦。一有空他更會自己洗衣服。甚至有一回,一時大意,把留在袋內的護照也洗破了。

其實,李澤楷對家居的品味很特別,只是找不到完全合適的居所,才隨便一點算了,所以,他在1994年時,決定自建寓所,以1.2億港元購入香港石澳大浪灣道12號的一幅地皮,計劃興建一所木屋。

由于李澤楷特別喜愛原始自然的美國西部,因此希望新居也有這種感覺,所以要求設計師對全屋的設計均以木料為主,設計及建筑費總計達9000萬港元。毫無疑問,李澤楷的這所“木屋”,是全港最貴的木屋。

而負責為李澤楷設計新居的,是香港名家莊圣民,不少香港富豪及名人的家居,都是由他設計的。

據說,這間建成后的新居,占地2.2萬平方英尺,擁有正東南海景、花園,獨立車房2個,美中不足之處是沒有游泳池。

單看李澤楷的生活,人們會誤以為他只是個花花公子,甚至是敗家的二世祖,其實李澤楷會花錢,也會賺錢,這才是時尚新一代的本色。

喜用大眾化車

富豪最顯氣派的,當然就是用保鏢.駕名車,但李澤楷卻愛用大眾化的汽車代步,而且從來不聘保鏢,喜歡獨來獨往。從前他的座駕是Toyota carmy 3.0,后來才換了一部車價約50多萬元的德國奧迪揚。他不僅與女友外出時會親自駕駛房車,平日出席電臺節目時,他也是自己開車來,一點也不計較派頭。

據說,李澤楷的私家車車頭玻璃上貼滿各類會所的停車證,如馬會、深灣游艇會、皇家高爾夫球會……林林總總,不下10個。

在美國讀書時庫澤楷已考獲很多駕駛牌照,包括地上的、水上的及天上的。而他最大的嗜好,就是開快艇及駕飛機,還有潛水打魚,這些活動都具有危險性,所以父親李嘉誠常勸他少玩。在17歲那年,李澤楷潛水打魚,大有收獲,打了一條5英尺多長的鯊魚,并送給了父親,李嘉誠十分開心,更把鯊魚制成標本,妥善收藏。

李澤楷在香港也擁有一艘六七十英尺長的豪華快艇,平日只用來招待生意上的伙伴,方便出海商談,假日才留回自己使用。據說,他會帶著文件上船,邊看邊揚帆,藉此輕松一番。另外,他還有一架身價約100萬港元的滑翔機,現在停泊在新加坡,由于近年工作忙碌,這架飛機已經很少用了。

心靈的享受

李澤楷顯然是個懂得享受生活的人,而且這種享受更不僅是物質上的,他常常希望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幫助有需要的人,按照他的說法,看到別人快樂這才是心靈上的最佳享受!在衛視時代,他就曾經到一所自愿機構屬下的問題青年中心當義工。每到星期六,李澤楷就穿著普通的棉布上衣,為八九個曾離家出走的中學一、二年級的男孩子補習英語,中心里的孩子們都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李澤楷為這幫小朋友補習了好幾個月,一直到忙得實在抽不出時間才停止。每次補課后,如果小朋友的功課有進步,李澤楷就會送他一份小禮物,中心的孩子都特別喜歡這位李哥哥。這個問題青年中心的負責人李神父對李澤楷贊不絕口:“他真的很有心,他是真的想幫助這幫少年人。每次上完補習課后,他都會與他們談談心事,有時還會開著一輛大車,載他們去玩。”后來,李澤楷更出錢替中心添置了電腦設備,讓中心的青少年也有機會學電腦。

使用搜索工具,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資料!

特別推薦

相關欄目

最新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