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購電訊再創神話

爭拗了一個月的香港電訊收購戰塵埃落定。盈動與英國的大東電信局達成協議,盈動以現金力。股票方式,收購大東所有的54%香港電訊股票,涉及金額約359億美元,從此結束了這場亞洲歷史上最大的并購活動。

第一章烽煙又起

2000年2月,香港和新加坡發生了一場世紀大戰,香港盈動的主席李澤楷和新加坡電信主席李顯揚為爭奪香港電訊的控制權,展開了一場激戰。整場收購戰史無前例盛況空前,令李澤楷再創高峰。

盈動與新加坡電信兩虎對峙,令香港電訊并購戰烽煙四起,扣人心弦。持續一個多月的戰事既激烈又精彩,各路英雄備種關系都被卷入其中,不到最后一刻都不知道鹿死誰手。2000年2月29日是閏日,閏日四年才碰到一回。這一天香港電訊的母公司大東電報局正式表示,愿意轉讓香港電訊的控制權給李澤楷掌握的盈科數碼動力,整個收購過程涉及金額359億美元。小魚吞大魚,盈動收購香港電訊的消息一經傳出,引來了巨大的轟動。

香港電訊近來每年都有超過100億港元的收入;而李澤楷的盈動1999年才成立,當時還沒有實實在在地掙到錢——1999年中期報表顯示,盈動虧損了3970萬港元,這場以弱并強的收購戰注定要被寫進MBA教程。

以收購期間的股票價格計算,盈動與香港電訊的市值之和達6000億港元,這個數字僅次于在香港上市的中國電信和匯豐銀行,名列第三。而李澤楷的身家也隨著并購水漲船高,直逼其父李嘉誠。

事實上,香港人已經不滿足于拿李澤楷和他老爸比,在他們看來,李澤楷的身家超過李嘉誠只是一個時間問題。他們更愿意拿他跟世界首富蓋茨比,認為李澤楷的身家雖然不及蓋茨,但他致富的速度卻遠遠超過了蓋茨:微軟的股價在2000年2月以前的26個月里勁升了16倍,平均1個月升0.6倍;而盈動的股價在盈動借殼上市以來的9個月里上漲了50多倍。

在并購香港電訊之后,盈動的實力大大地增強,成為亞洲最大的互聯網企業已指日可待。你方唱罷我登場

大東:走為上策

香港電訊的大股東是英資公司大東電報局,大東是一家跨國公司,其員工超過4萬人,在全球70多個國家和地區都有自己的業務,它持有香港電訊54%的股票。

香港電訊是大東旗下最重要的公司之一,它的業務包括固定電話網和移動電話、國際電話。衛星通訊。互聯網接入服務以及電訊成套系統等。從財務報表來看,香港電訊的幣值2000億港元左右,盈利相當穩定健康,每股凈資產為3.18港元,這幾年每股盈利始終保持在亞港元左右。

在外人看來,香港電訊是一只能下金蛋的雞,大東怎么說不要就不要了呢?這還得用資本市場的語言來說明。在資本市場里,“想象力”似乎是比現實的盈利更重要的東西,香港電訊現實的盈利能力固然不差,但是它給資本市場所提供的“想象力”已經很有限了。事實上,香港電訊的股價長期徘徊在20港元左右,也就是說,它的市盈率(所謂市盈率就是股價與年盈利之比)長期是20信上下。

在以前,香港電訊在香港的地位相當于國內的中國電信,享受獨家經營權。這是能為資本市場提供“想象力”的東西,而今,這個權利已經被香港政府用贖買的方法給剝奪了。現在,香港地區有電信經營牌照的公司達9家之多,雖然香港電訊還是不可動搖的龍頭老大,但不可避免地要受到競爭的壓力,這樣,它在資本市場的魅力就要大打折扣。

更要命的是,香港畢竟只是個擁有有數百萬人口的彈丸之地,電信市場的發展潛力很有限。而發展國內的業務是一個能看得見的增長點。在這方面,香港電訊也做了不少努力:它先后給在香港上市的中信泰富和中國電信讓出股份——中國電信持有香港電訊10%左右的股份,是其第二大股東,以期換來他們的幫助,打開進入中國電信市場的大門。但中國電信管理部門的強硬態度沒有給香港電訊一個好的結果。沒有了獨家經營權,沒有了繼續發展的空間,香港電訊就失去了在資本市場上的吸引力。再加上大東畢竟是一家英國公司,在1997年之后,繼續呆在香港的理由也不太多了。1999年7月,大東高層換上了一個新的班子,考慮到經濟的。政治的因素,新班子決定兵退香港,集中力量在歐洲搞更受資本市場歡迎的互聯網。

盈動:賺錢最實際

李澤楷曾表示,香港電訊的現有人才。寬頻技術及移動電話業務是吸引他并購香港電訊的原因,這個說法應該不會是言不由衷,但是,它恐怕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因為香港電訊畢竟缺少市場想象力層不然大東也不會撤了。

李澤楷為什么花大價錢和別人搶購香港電訊,這要從盈動的發家過程去分析。在收購香港電訊前,盈動尚無業績,即使是最樂觀的估計,盈動當前每股凈資產也不超過0.7港元。“數碼港”本身沒有多少油水,而且該項目的效益得等到數年后才能看到。所以,盈動很可能在2000年還是虧損的,即使盈利,其市盈率也將高達數千倍。

對一個傳統企業來說,這樣的經營狀況根本不足以支持那么高的股價。要維持高股價,對盈動來說,只有兩條路:其一般續高高地扛著互聯網新經濟的大旗,維持一個“高科技”的形象;其二,迅速地產生一定的利潤,維持‘房成長’切形象。在第一條路上摩澤楷的財技可以說幾乎發展到了極致,不到一年時間,已令盈動的市值從3億港元飆升至1000多億港元。而且香港人炒股惟美國人馬首是瞻,美國的互聯網企業既有虧損的,也有高達數千倍市盈率的,這也給盈動幫了不少忙。

入主得信佳后,盈動不斷地和世界著名高科技企業換股,不斷地并購和成立互聯網公司,同時推廣其PCC業務,一次又一次地強化了自己“高科技”的形象。未來的盈動也許會類似于一個大型企業風險投資基金,不斷地投資和并購高科技企業,在條件成熟的時候,再把某些公司推到資本市場上去,就像軟件銀行投資難點一樣。

但是,這一切說得再好也都是‘概念”的成分多一些,要保持其股份,單靠“概念”不是一個長遠之計。而對偏好實在的人來說,吸引力就更少了,這也是大東為什么不大愿意全部接受盈動股票的原因(此是后話)。所以對盈動來說,迅速提高業績就顯得尤其重要。要提高業績,最現成的辦法就是購并盈利能力比較強的企業,香港電訊顯然是一個比較合適的并購對象。

首先因為電訊和互聯網的聯系本來就比較緊密,并購這樣一個企業不但不會對盈動“高科技’懶形象有很大的負面影g亢,反而增強了其ICP與ISP合作的實力;另一方面,香港電訊的盈利能力很強,如果能把其一部分業績注入盈動,至少在張面上看來,盈動的業績也就能得到迅速的改善。

一個20多倍市盈率的企業(香港電訊股份20多港元,每股盈利1港元左右)和一個數千倍市盈率的企業(如果盈動不再虧損,并因此而有了所謂的市盈率的話)的結合,勢必會大大改善后者的財務報表。這恐怕是盈動并購香港電訊的根本動因。稱霸亞洲燃戰火

李澤楷曾對傳媒表示過,要達成合并收購的“美滿婚姻”,最好是找“同文同種”的對象。打過幾次勝仗后,不用一年,盈動的版圖已擴大了不少,到了2000年1月,李澤楷這次所鎖定的目標,正是一個歷史悠久、實力強大的“同文同種”王國,它就是香港幣值最大的電訊公司——英國大東電報局旗下的香港電訊。

早在1999年6月,大東電報局已有出售香港電訊之意,到了2000年1月初,盈動慢慢受到消息的吸引,開始認真研究并購計劃。李澤楷一直都覬覦香港電訊的龐大規模,希望透過其發展完善的寬頻網絡,配合盈動的PCC業務,使其可在短期內超越日本軟件銀行及光通信,稱霸亞洲。

不過,盈動要收購成功,要具備相當數額的現金作餌,才能吸引正急需資金調動的英國大東電報局,所以首先需要解決的問題正是錢。可是盈動的市值雖過千億,但手頭可動用的現金只有240億港元,并不足以收購香港電訊這頭巨象。故李澤楷靜觀其變,以便找尋適當的時機。香港電訊固然是個靚女,畢竟事涉2000多億港元,能出得起嫁妝的集團也寥寥可數。大東明知肯定有香港公司有意收購香港電訊,但它并不希望順順利利地讓它們得到香港電訊。英國人首先將新加坡電信這只海外猛虎引來,目的就是要讓香港電訊被搶購,以便自己待價而沽。一位專業人士當時評論道:“把新加坡電信引到香港來,本來就是為了引起搶購。這是英國人慣用的一招,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間的克什米爾問題就是一個經典例子。”

大東招來的新加坡電信甚有來頭,它是新加坡國有電話公司,由新加坡內閣資政李光耀的次子李顯揚執管,市值2600多億港元,擁有四倍市盈率,手中可動用的資金達930億港元,比盈動多數倍,頗具實力。

同香港電訊一樣,新加坡電信也面臨著發展空間狹小的問題。在新加坡那一畝三分地上進行了精耕細作之后,它隨時都想發展一塊自己的“殖民地”。如果能并購香港電訊,新加坡電信便會成為世界第六大電信公司,這對急于擴展生存空間的新加坡電信來說,顯然有不少吸引力。2000年1月24日,新加坡電信跟香港電訊同時公開宣布它們已經發展至可以“山盟海誓”的階段,期望可盡快‘訂婚”,達成收購協議。

這個始料不及的消息,令李澤楷大感愕然。香港各界的反響也很強烈,香港人似乎不大愿意讓一個外國的國有企業控制他們的通訊業。

給新加坡電信搶先一步,李澤楷的如意算盤一時不能打響。他本想找新加坡電信合作,但遭到拒絕,于是,他急忙部署新的戰略。首先,他向香港電訊股東之一的中國電信‘請救兵”。作為第二大股東的中國電信,擁有香港電訊10%的股份,聞知大東倉促決定把香港電訊出售給新加坡電信,同樣大感不悅。基于“同仇敵愾”,中國電信逐暗示盈動可以隨時“進攻”。而盈動也得到香港電訊非執行董事李國寶從旁鼓勵,注射了一支強心針。機不可失,盈動決定冒險飾演“第三者”,“橫刀奪愛”。

資金是困擾盈動收購香港電訊的最大問題。英國人對盈動的股票不感興趣,他們更樂意接受鈔票。但盈動手頭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錢,為了解決資金問題,盈動展開了大規模的集資行動。市場傳出消息指,在中國電信穿針引線下,李澤楷在農歷新年期間飛往北京,親自拜會中國金融界權威人士,希望中國金融界予以財政協助。

李澤楷有意收購香港電訊的消息不知道是誰走漏了風聲。2月10日下午,這一消息在倫敦的股票市場廣泛流傳,經過香港數份報章在翌日大肆報道后,盈動。長和系及香港電訊的股價顯著上揚,恒生指數很快升上17400點。盡管長和系在11時宣布與收購無關,跟盈動‘劃清界線”,但盈動與香港電訊股價仍大升兩成,香港電訊更飆升至20港元,一洗以往備受冷落的頹風。由于升幅非比尋常,兩只股票遂于下午開市后雙雙停牌。

眼見騎虎難下,盈動唯有授命華寶德威及中國銀行國際部出任財務顧問,被迫在未有充分準備的情況下,向大東電報局正式提出收購計劃。2月12日,盈動的財務顧問首次與香港電訊會面商談,但經過連日的談判,雙方都是半推半就,未有具體意向。千鈞一發扭乾坤

為了增加收購香港電訊的本錢,盈動一方面進行配股,以每股23.50港元配售2.05億股,籌集10億美元。另一方面著手向銀行貸款。可能是得到了有關方面的指示,中國銀行積極配合盈動,2月14日,在證券商BNP百富勤。中銀國際的幫助下,這項配股在2個小時內就完成了。可見其效率之快。要是在國內,做一次配股,從申報材料算起,少說也得半年時間吧?貸款也沒有用多長時間,一個星期后的2月22日,由中國銀行、匯豐銀行。巴黎國民銀行以及巴克萊銀行等四家銀行組成的銀團答應向盈動貸款130億美元,折合港元1千多億。其中中國銀行占50億美元,匯豐占40億美元。盈動將以香港電訊股份作為這筆巨額貸款的抵押品,整項過渡期貸款分為6個月及一年期兩部分。

同時,盈動的兩家戰略性伙伴美國的CMGI及日本光通信各向盈動注資5億美元,其中CMGI的注資是留作為大東套現手上部分盈動新股之用。這兩家公司成了盈動與新加坡電信抗衡的另一股勢力。CMGI及光通信均為全球互聯網投資的龍頭公司,有網股“伯樂”之稱,在完成增持股權后,CMGI與光通信在盈動的持股比例增至3.5%及人5%。有這兩個戰略合作伙伴的注資,盈動如虎添翼。

大筆的融資增強了盈動收購的實力。

可是消息再次提早外泄,盈動不能在情人節2月14日復牌,而香港電訊在同一天恢復交易后,在搶購消息的刺激下,股價暴漲,從停牌前的17.65港元漲至對.65港元,并以26.4港元報收。到了下一個交易日,盈動復牌,股價升至26港元,市值也已超過200億港元。由于股價發生了變動,談判的基礎就不同了。

在“子彈”充裕的情況下,盈動提出了兩個收購方案,即分別為純股票方案和混合式方案。根據方案一,盈動將以l.1股盈動股份換取1股香港電訊股份。按此方案計算,香港電訊每股為雙.37港元,市值380億美元,約合2860億港元;根據方案二,每股香港電訊可換取0.7if6股盈動,另加7.23港元現金。按此方案計算,香港電訊每股為對.98港元,市值359億美元,約合2700億港元。后者的優點在于能夠有大量現金套現,比較符合急于賣掉香港電訊套取現金的大東的要求。而新加坡電信和大東談判時,股份在16港元上下,所以新加坡電信開出的價碼也就是16港元左右,按照新加坡電信的出價,香港電訊的總值不到300億美元。

盈動新方案的提出使其與新加坡電信爭購香港電訊的戰情變得峰回路轉,新加坡電信的如意算盤給打破了。本來新加坡電信希望利用收購香港電訊稱霸亞洲,其后進軍全球,集團也因此制定了一系列新的業務重組計劃,但沒料到盈動橫刀奪愛,還先發制人提出新的收購方案。

不過,處于劣勢的新加坡電信并沒有投降。就在盈動宣布將于三天后即2月29日就收購香港電訊作最后公布之際,新加坡電信為提高現金收購能力,爭取到傳媒大王默多克的新聞集團的注資,新聞集團以現金10億美元入股新加坡電信4%股權,雙方合作在新加坡開展互聯網、電視及移動電話業務。收購戰變得更具國際性。

有了這筆價值10億美元的籌碼和注資后更強大的業務作后盾,新加坡電信總裁李顯揚飛抵倫敦,親自向大東董事局提交新的收購方案,以求力挽狂瀾。新方案將現金部分的比例增加到8港元,而每股香港電訊可換取1股新加坡電信,按此計算,香港電訊每股為對.14港元,市值2562億港元。雖然在市值上不如盈動,但由于現金的比例較大,加上其業務比較穩定,再有新聞集團入股后的業務支持,對于作風一向保守的大東會有很大的吸引力。

默多克的突然殺入增添了并購戰的變數,新聞集團所發的新聞稿更不諱言協助新加坡電信競投香港電訊股權,其高調行動可見阻撓盈動奪魁的決心。

面臨新加坡電信和新聞集團的圍攻,李澤楷頗感壓力,他曾感慨地說:“默多克先生的建議給了我們一個12個小時的不眠夜。”

不過盈動也非等閑之輩,其部分高層早已在倫敦恭候多時,積極備戰。兩派勁敵云集倫敦,希望盡最后的努力。盈動與新加坡電信的爭奪戰進入了白熱化階段。

前面已經提到李澤楷在1993年在衛星電視買賣過程中與默多克交手,李澤楷曾就此事接受電臺采訪,坦言出售衛星電視為他帶來豐厚利潤,奠定了他發展個人事業的基礎,可見默多克與李澤楷有一定交情。那為什么默多克會在最關鍵時刻出錢助新加坡電信對抗盈動呢?背后動機的確耐人尋味。是否真如新聞集團所言,是為了與新加坡電信建立全球優質數碼傳輸網,還是另有玄機?

據說,默多克之所以插手,是因為他發覺買衛視其實是“買貴貨”后,一直都耿耿于懷,這次終于找到一個好機會,可以將李澤楷一軍。

另一方面,新加坡電信散布煙幕,說準備向香港法院提出訴訟,控告銀團之一的匯豐控股在為香港電訊的獨立董事擔任顧問期間,曾接觸新加坡電信尋求與香港電訊合并的機密資料,但又為盈動籌組銀團貸款,它認為匯豐的這種做法違反了利益沖突條款。

當上市公司涉及重大收購及合并項目時,一般都會聘請財務顧問。這次收購戰中,新加坡電信和盈動以及香港電訊的母公司大東電報局,都聘請了財務顧問,香港電訊額外聘請財務顧問。根據香港的收購及合并守則的規定:由于收購或合并牽涉股東利益,董事局為了小股東的利益著想,有權聘請獨立的財務顧問,在實際情況下,財務顧問的主要責任是為客戶與對方討價還價,爭取最大利益。匯豐在香港電訊爭奪戰中的角色,便是要為香港電訊獨立董事分析新加坡電信和盈動的收購建議。新加坡電信這一招,目的很明確,就是要破壞盈動的貸款計劃,使之知難而退。

盈動與新加坡電信斗得難分難解,為粉碎謠言,香港政府甚至中央政府均表明了不會出面干預的態度,畢竟香港的電信市場已經開放了。香港政府一再表示,并購是個純粹的商業問題,作為奉行“積極不干預政策”的香港政府來說,它所要做的是保障全體香港市民的利益。香港政務司陳方安生表示,對于香港電訊由哪一間公司收購,政府沒有意見,它關注的是保持整個電訊服務范圍內的公平競爭,以及有關持牌人能夠符合持牌條件,合并事宜沒有牽涉任何政治因素。

2月25日,盈動停牌。原因是香港證監會向盈動施壓,要求盈動交代收購香港電訊的最新進展,提高市場透明度,讓投資者了解情況,避免連日來因揣測而令該股股價持續上升,造成不公。

2月27日,大東召開董事局會議,商討盈動與新加坡電信提出的收購方案和條件,但直到2月28日,大東仍未公布最后決定,盈動恢復買賣。顯示雙方的協議還沒有達成。不過,撲朔迷離的收購戰終于在2月29日劃上了句號。當天盈動發出通告指出,大東董事局已選擇了盈動的“混合方案”,以出售其持有的香港電訊五成四股權。這樣,大東凈賺了400億港元。大東董事局還提出,如果股東選擇混合式方案,他們所收取的現金用于購買更多的盈動股份的話,可享有特殊優惠,盈動每股作價僅為18.62港元,遠低于22港元的市價。

當然撈了一大筆的大東也沒有過橋抽板,馬上將手中的盈動股票拋售套現。其行政總裁華萊仕表示,大東有可能繼續持有約15%至16%的盈動股權,并承諾不會在6個月內出售,即使6個月后,大東最多也只能出售其持有的一半盈動股權。華萊仕形容盈動和香港電訊的結合將為雙方創造新的商業機會。他說:“擴大后的盈動,核心業務焦點將是為亞洲消費者提供的寬頻互聯網服務,這存在巨大的潛力。我們認為大東電報局和擴大后的盈動有許多合作的機會,這項服務包括提供全球的互聯網際協議服務。”

香港電訊董事會審議盈動收購計劃期間,盈動與香港電訊的股價均上漲了3%,顯示市場對兩家公司的合并充滿信。0。在取得香港電訊董事會通過后,盈動會在7個半月內全面完成收購。李澤楷表示,如果全面收購香港電訊的計劃順利的話,只需2至3個月。屆時,香港電訊將被除牌,其資產變相并入盈動,盈動和香港電訊合二為一,組成新公司,以PCCW -HKT為新公司的名稱。

由于盈動向香港銀團貸款78OJ乙港元,假設年利率為7厘,一年就要支付54.5億港元,加上730億港元可換股債券的21.5億港元年利息,新公司將要背上逾100億港元的財政負擔,即使中國電信和香港政府外匯基金愿意選擇股份代替債券甚至現金,盈動可以減輕包袱,但每年支出的利息仍然超過80億港元。故此,新公司可能在短期內分拆香港電訊的業務出售,這樣對于四大銀行來說,承擔的風險就沒有想象中那么大,何況還有香港電訊的股票作抵押。中國銀行港澳管理處主任劉金寶表示,亞洲金融風暴之后,香港銀團貸款出現萎縮,很長一段時間內沒有組織大型的銀貸活動。盈動收購香港電訊過程中能成功組成金額龐大的盈動銀團貸款,對推動金融市場資本的發展是有益的。

新加坡電信未能成功收購香港電訊,大部分的傳媒和學者均認為新加坡電信是失敗者。但新加坡國立大學金融會計系汪康懋博士卻認為:新加坡電信退出收購是明智的決策,理由如下:

-。380億美元的收購價過高,香港電訊近年來傳統的電話業務下降,公司盈利也下降。寬頻業務剛起步,而且寬頻主要面對中國內地市場,與其花巨款收購香港電訊,不如直接和中國相關的寬頻業務公司建立策略聯盟。

二。香港電訊以往管理層曾下決心削減成本,擬對員工減薪一成,但造成全體員工罷工,港府出面干涉才使減薪動議作罷,在這種背景下,新加坡電信在收購成功后對香港電訊的管理將較難執行,如派員去處理或管理,可能遭當地雇員反對,如完全依靠當地管理層,有可能無法確保新加坡電信股東的利益。

三。因收購所需現金龐大,相當比例需用換股形式,但新加坡電信流通資金僅占20%,如大東方面要求現金,新加坡電信更難以承受。

四.香港電信業已開放,有電訊公司9家,香港電訊之壟斷地位已喪失,大東看到此才放棄。新加坡電信有實力。有管理經驗,將有許多機會可以用更低成本和方式進入中國的電信市常

通過汪康班博士的分析也可從一個局部了解盈動在收購香港電訊后要面對的問題。據分析,盈動在吞并香港電訊后,接下來要處理的是如何重整電訊業務。李澤楷表示,要待9至18個月后才考慮將低增長的流動通訊業務分拆上市或出售。而據證券界人士分析,盈動可能只保留重組后香港電訊中的互聯網業務,理由是互聯網業務有高增長的潛力,但這類業務必須有完整的配套服務,相信盈動可能出售流動通訊及固定網絡,只為其寬頻網絡保留一批配套服務。

正如分析家所言,4月12日,也就是盈動收購香港電訊的一個多月后,盈動即宣布與澳洲最大的電信集團TeLstra組成策略性聯盟,雙方協議合作成立兩間新公司,在亞太區拓展移動電話、互聯網及電訊服務。

Telstra將投資約30億美元(約合234億港元),其中包括:購買15億美元盈動可換股票據;分拆國際業務,以15億美元購買香港電訊移動電話業務的四成股權,與盈動合組新的移動電話公司,并會盡快將新公司上市。

有關協議在盈動正式入主香港電訊后即可生效,到時,盈動會與Telstra組成互聯網骨干公司(IPBackbone)及提供以澳洲為基地、面向全球的互動'TML內容服務,同時亦會利用Telstra的網絡,在澳洲發展推動盈動旗下的NOW內容。應用程式及寬頻。

香港電訊現有約100萬移動電話用戶,預計合并算入Telstra的客戶后,會有300萬客戶。這次盈動發行的可換股票據的作價,以簽訂意向書前30天的平均收市價厘定,作價為19.742港元,為6年期票據,首4年息率為3厘,后兩年的息率為5厘,Telstra可于任何時候行使該批票據,行使價為對.69港元,較作價有兩成溢價。如將所有認股權行使,約占盈動與香港電訊合并后的2%股權。

李澤楷在宣布這項消息時說:“與Telstra完成交易后,盈動負債將減至48億美元,約374.4億港元。”他否認這種做法是分拆香港電訊業務,并表示沒有出售海底光纖,只是將之成為一間網絡協議骨干公司,盈動并不是由互聯網公司淡化電訊公司,而是發展成為互聯網基建公司。他表示,因以后的業務發展,香港電訊不會裁員。

香港電訊行政總裁張永霖表示,盈動為電訊引入策略股東是件好事,過去受區域局限,但相信這次與Testra的合作可令集團的互聯網骨干及移動電話業務邁向國際,但他不同意盈動與Telsha合組新公司是將香港電訊“拆骨”,并稱即使盈動將來為合營公司引入其他策略性伙伴,香港電訊也會持有超過50%的控制性股權。

盈動副主席袁天凡表示,擬定在18個月內把骨干公司分拆上市,但他未透露上市地點。雖然李澤楷和香港電訊的高層都極力否認這項策略協議是分拆香港電訊業務,但從其發展計劃可知這無疑是分拆的一種作法。這對盈動是件好事,市場對盈動、香港電訊與Telstra的合作抱樂觀的態度。當天,香港電訊股價大升2.5港元,以對.8港元收市,升幅達13.6%。市場人士指出,透過Telsthe的通訊網絡,盈動的互聯網業務可進入澳洲市場,而澳洲市場有其潛力,引入Telsha可增大香港電信市場的占有率,同時也可解決盈動的財政問題。

盈動電訊成新貴

經過一個月的擾攘香港電訊購并案塵埃落定,市場上一顆懸著的心也終于落下來了。這場收購戰之所以爭持得這么激烈,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誰能夠成功收購香港電訊,就意味著誰能搶先一步占領亞洲的互聯網市場,特別是寬頻上網市常為什么在互聯網業務大部分虧本的狀態下,仍然有為數眾多的公司舍身犯險?就是因為互聯網是一個新興的市場,競爭異常激烈,誰先走一步占領市場,誰就有優勢,后來者要超越它,就要花更多的人力、物力和財力。試想一下,在同類網站中,有誰的名氣比Yahoo、Hotmail.Amazon大?香港電訊成為兵家必爭之地也就合情合理了。

這次合并對于盈動這類沒有實質業務的公司來講,可以說是如虎添翼,而對于香港電訊,則可以拓展發展的空間。李澤楷表示,香港電訊對盈動有三方面的吸引力:首先他看好香港電訊的管理層,其二是它具有覆蓋面較廣的固定網絡資產,其三是它目前與其他伙伴之間的合作項目。

另有消息靈通人士指出,盈動能成功收購香港電訊是結合了天時、地利、人和。所謂天時,是盈動本身正向互聯網業務發展,這是最有前景的一項業務,早前盈動為測試市場的認同程度,光透過BNP百富勤等在市場配售集資10億美元,反應熱烈,正說明該公司的業務發展順利;地利方面,香港及新加坡正競逐成為東京以外亞洲地區的資訊科技中心。盈動成功收購香港電訊可使香港保持這方面優勢,加上目前除了拉丁美洲區,全球沒有一個國家的主體電訊公司受國外控制,港人自然偏向由盈動收購香港電訊;人和方面,雖然新加坡政府曾派員到北京和香港為新加坡電信收購作政治游說,但未得中港支持。而盈動的建議則獲香港的廣泛支持,東亞銀行主席兼行政總裁李國寶和前行政會議召集人鐘士元等香港電訊獨立董事,一直支持盈動的建議。

通過此次收購行動,盈動搖身一變成為一家寬頻互聯網供應商,不但身兼互聯網內容供應商(ICP)及互聯網供應商(lSP)于一身,而且手上更擁有330萬個電話用戶。ito萬個移動電話用戶。40萬個互聯網用戶、9萬個互動電視用戶和2.2萬個寬頻用戶,成為區內舉足輕重的互聯網巨頭。通過香港電訊原有的網絡,盈動擁有了占全港八成家庭的龐大固定網絡,這在互聯網業務高速增長的今天,絕對是任何互聯網供應商所夢寐以求的。

因此,市場人士認為,合并后的新公司,資產將作幾何級數跳升,今年內市值便可超過lop億美元,直接挑戰中國電信的地位。另外,盈動除了占領香港寬頻互聯網市場外,亦可依賴香港電訊的海底光纖,全力發展跨海業務,尤其是進入華南沿海城市市常由此可見,盈動耗資3000億港元的收購行動的確物有所值。不少財經專家都認為,這只是起步,李澤楷將來還有更多出人意表的舉動呢!

果然,在盈動鯨吞香港電訊的1個月后,盈動便闖入英國廣播公司(BBC)的禁地,宣布將于今年夏天開始在網上播放溫布爾頓網球錦標賽的精彩片段,將來更可能直播全部賽事。李澤楷已與“英國草地網球會”達成原則性協議,與另一體育電視臺一起進行網上播放,IBM會提供技術上的支援。

李澤楷會在倫敦西部聘請超過150人負責這件事。雖然現在網上直播技術仍未完善,但李澤楷很有信心,到2003年播放質量則可與電視相比,更有互動功能,到時候預料全球很多人愿意花3英鎊(對港元)在網上收看,故其收入非常可觀。盈動的這種做法也將對其他運動賽事,包括極受歡迎的足球產生深遠影響,其他賽事必定會爭光效仿,在網上增加收入。

盈動這一舉措打破了BBC壟斷多年的溫布爾頓網球錦標賽播映權,因為溫布爾頓網球賽轉播權65年來一直是英國廣播公司的特權,它還剛與球會簽署了到2004年的5年電視轉播合約,轉播費高達5000萬英鎊,約6.15億港元,但它的獨家權利已受到李澤楷的挑戰。英國廣播公司在新總裁戴克的領導下,正野心勃勃地擴展其電視覆蓋面,同時亦正努力發展網站,希望可繼續取得轉播權,以免敗在李澤楷手上,但盈動現時顯然處于優勢。可見,李澤楷來勢洶洶,攻勢一浪接一浪。

使用搜索工具,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資料!

特別推薦

相關欄目

最新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