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盈動是泡沫嗎?

雖然盈動的股價刷新了香港股壇的兩個第一,但據美資高盛證券當時的研究報告,利用綜合營業額預測、貼現現金流量及網絡客戶估值三項股票價值評估方法(以未來5年營業表現作準),盈動的合理價值(fair value)只是每股9港元,當中PCC占7.5港元。CWV 占1港元,“數碼港”占其余0.5港元。而實際上,盈動的股價達到每股20港元,市值超過1700億港元,比起它應有的股價高出十幾元,許多人不禁要問:‘盈動是否存在泡沫?不僅盈動,事實上,現在,許多科技股都存在這個疑問,要分析它們,就要對整個網絡經濟作宏觀分析。

泡沫經濟

什么是泡沫經濟?衡量一種經濟是否是泡沫經濟的標準是什么?網絡經濟究竟是不是泡沫經濟?或者說有沒有“泡沫”和“虛火”的成分?目前圍繞這些話題進行的爭論頗為激烈。許多經濟學者嘗試從不同角度對此進行研究,從而得出了各種不同的結論。

1999年,世界經濟的前景在人們眼中顯得異常不明朗,這并不是由于世界經濟的歷史趨勢真的不明朗了,而是因為原來的規則已經不起作用,而新的規則正在形成之中,全球勝經濟結構轉折期特有的矛盾交錯,又適逢世紀之交,更使人們感到未來世界和經濟發展的撲朔迷離,于是一些經濟學家終于忍不住提出了質疑:今天炒得沸沸揚揚的科技和網絡經濟正在成為一種泡沫經濟嗎?

那么什么是泡沫經濟?

關于‘泡沫經濟”的定義,經濟學家幾種常見的解釋是:

——泡沫經濟是投機者出于高功利預期并形成社會群體熱潮所產生的其價格與利益超常規上漲的經濟現象和文化現象。

——高速發展帶來更高的價值期望,產生了泡沫經濟,泡沫經濟是經濟高速發展時期的一種難以避免的現象,這種現象是隨著經濟過熱而產生的,也是一種合乎規律的必然現象。

——泡沫經濟不是任何一個時期。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時代都可以創造出來的,泡沫經濟只能產生于經濟繁榮大發展時期,沒有相應的經濟發展作基礎,休想有‘泡沫”出現。也就是說,泡沫經濟的出現是整個社會對繁榮充滿信心的表現。

從上述幾種解釋可以看出,泡沫經濟是一個專門術語,它有特殊的內涵,是高速度。高消費帶來的高價值而產生的違反價值規律。超常規的一種經濟和文化現象,一般發生在經濟繁榮的大發展時期,經濟大失控人混亂的年代。

眾所周知,實現經濟持續、快速、健康發展必須以實物經濟和全社會勞動生產率的提高為最高準則。也就是說,盡管貨幣、資本、金融工具在經濟的發展特別是新經濟的發展中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但更為重要的仍然是實物經濟,實物經濟包括物質性經濟和服務性經濟,是經濟發展的基礎,它占整個國民經濟的比重應當很大,當泡沫資本從實物經濟中吸取大量的財富,超常規地掠奪榨干實物經濟的實際價值,導致實物經濟無法支撐整個經濟的實行,或者人們發現從“實物”到“紙上利潤”之間的轉化過程太長、差距太大,甚至根本不可能實現的時候,投資恐慌和金融體系崩潰就有可能隨時發生。結論是,判斷債務、股市、期貨及其衍生金融是否成為泡沫資本的標準,首先要判斷物質性經濟服務性經濟等實物經濟是否實現了真正的良性增長,是否真正依靠勞動生產率的提高。這就是說,網絡經濟是否是泡沫經濟,要看網絡經濟的增長是否有實物經濟支持,是否真正實現了勞動生產率的提高。

網絡時代到來

今天,推動互聯網經濟高速發展,特別是互聯網概念股持續倍增的內在動力,是信息技術快速發展,以及‘之所導致的生產與服務成本的下降和產品經濟向服務經濟的轉型。

關于互聯網絡的爆炸性增長,1998年4月15日美國商務部發表的研究報告《浮現中的數字經濟》中作出了現實的描述。

——全世界使用互聯網絡的人,1996年尚不足4000萬,到1997年底,超過了1億。一年多的時間中翻了一番。

—1996年12月時,大約有62.7萬個互聯網絡域名被登記注冊。到1997年底,被注冊的域名數量翻了一番,達到150萬個。

——目前互聯網絡的通信量每ito天增長一倍,互聯網上的交易量每100天增長一倍。

——1998年,互聯網至少有3.2億個網頁,到1999年底達到30多億個網頁,增長近10倍。

——1997年全球電子商務的交易額為250億美元,預計2002年將超過3000億美元。

互聯網這種近乎瘋狂的增長震驚了世界,以至于許多專家斷言人類新的文明時代已經到來。盡管還不能夠像半導體技術一樣,大致估計出互聯網絡的倍增極限和倍增周期,但是,無論是工業、流通業、金融業還是媒體傳播業,無論是政府、企業還是事業機為,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這場圍繞半導體和互聯網絡的出現所發生的變革。第三次浪潮掀起的信息化革命,有力地支撐了網絡經濟的高速增長。

對于信息技術的進步及其對經濟和社會發展的強大推動,是否會以現有的增長勢頭一如既往地保持下去,網絡經濟是否會實現持續增長,美國朗訊科技公司貝爾實驗室作出了精確的分析和預測:歷年以后,半導體和光通信的應用最終成為現實,信息技術產業發展達到高峰期,人類真正進入信息化社會。

從現在起到2012年,集成電路將還有6代技術和產品,最后達到0.1微米技術水平,并可在一個芯片上集成l%多億個元器件。波分復用技術(DWDM)和包交換技術(IP)的成熟并廣泛地投入商用,將使通信網的建設和經營成本成百上千倍地下降。在這個技術水平下,全球形成1萬億美元/年的集成電路市場,支撐6至8萬億美元/年的電子工業市場,進而支撐1萬億美元/年的信息服務市常傳統產業在整個國民經濟中的比重大大下降,信息技術產業壓倒一切傳統工業,成為21世紀經濟的主導產業,經濟增長的主要貢獻和就業的主要機會來源于信息技術產業,全球經濟一體化,將進入高增長。低通脹房就業的時代。

據美國商務都估計,1996年和1997年美國信息技術產業價格下降使整個經濟的價格指數整整下降了1個百分點。因此,信息技術產業對經濟增長的實際貢獻要比名義貢獻指標所表現出來的還要大得多。

據估計,近幾年來,實際經濟增長中信息技術產業的貢獻平均超過了25%。信息技術的廣泛應用還給一些傳統產業帶來了生機和活力,使這些傳統產業的效率倍增。這表明信息產業已經成為美國經濟的主導產業和支柱產業,數字經濟已經成為美國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正因為信息技術和產業的持續性影響和作用,從增長、就業、通貨膨脹和生產率各個方面考察,美國當前的經濟形勢都處在歷史的最好時期。1996年至1997年,美國經濟的實際增長為3.8%,新增就業崗位300萬個,通貨膨脹維持在2.3%的低水平上,經濟部門的生產率增長了1.9%。目前,美國的失業率和犯罪率是24年來最低的,通貨膨脹率是30年來最低,政府的福利性開支是27年來最低,30年來第一次實現了預算的收支平衡。

從美國商務部的研究報告和貝爾實驗室對未來產業的預測分析,不難看出,世界經濟結構正在進行由傳統工業經濟向現代信息經濟、由物質性經濟向服務性經濟的轉型。與此相對應的是,資本與財富由工業資本家向信息資本家進行轉移。傳統產業的每況愈下與網絡經濟的興起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傳統產業貨幣和財富的減少,正是網絡經濟貨幣和財富的增加。這意味著網絡經濟特別是互聯網概念股,已經持續獲得了實物經濟的支持。因此,從世界經濟的長期和總體發展趨勢來看,網絡經濟的強勢增長已經成為不可阻擋的必然。當然,這并不排除一些互聯網企業以及網絡經濟增長進程中出現的個別“泡沫”和‘虛火”成分。

信息資產膨脹

對于網絡經濟特別是互聯網概念股是否有泡沫成分,從傳統的工業貨幣價值觀看,收入是抬物質資產的實際收益,而股票價格應是前者的名義形式。從信息價值觀看,股票價格雖然是一種名義形式,但它代表的不是“物質資產”,而是“物質資產十信息資產”。信息資產包括品牌。預期市場占有率。用戶信息與規模。未來市場需求控制等無形資產。事實上,后者更加起著決定性的作用。

在工業文明向信息文明過渡的進程中,網絡經濟的新規則是:財富貨幣轉移方向,將是在信息資產支配物質資產中形成的名義價格對傳統財務收入保持較高比率的地方。

利用這樣一個觀點,我們可以解釋為什么互聯網股票會在增長過程中幾倍地超過其他財務收入。在互聯網股票價格中,不僅包含了工業財會標準衡量的物質資產的作用,更包含著信息資產的貢獻。顯然,這里的財務收入,只是一個工業價值的概念,是工業性質的財富,它并不能對應整個財富。人們看好盈動的股票,不光是看好它的工業市場能力,更是在肯定它的信息市場能力,“數碼港”。PCC。CWV都是這種能力的反映。許多人都不能確知靠信息概念到底怎么能實現財富的轉移,盈動的案例提供了證據。

另外,通過巴菲特與蓋茨這兩個代表工業經濟與網絡經濟的人物也可以證實這一結論。巴菲特先生是世界股票大王,但是聲稱從不關心股票的蓋茨憑微軟股票,輕松摘走巴菲特多年世界首富的桂冠,令一生兢兢業業研究股票的巴菲特黯然失色。可以認為,巴菲特和蓋茨實際上代表了目前世界上正在轉型之中的兩種經濟規則,蓋茨代表互聯網高科技股,遵循信息法則。今天,互聯網公司股票攪亂了整個華爾街的傳統秩序,也就是說信息法則正在取代貨幣法則。結果,經過100多年工業社會財富積累的工業資本家,正在不知不覺中將自己的財富轉移給信息社會的新寵兒們。

工業資本家驚恐這個無法控制的財富轉移進程,而人們對于財富轉移背后新規則的認識也尚未取得一致意見。1998年7月12日的《華盛頓郵報》刊登了一篇題為《低估互聯網寵兒》的文章,認為當前的互聯網股票狂漲現象是“泡沫網絡”。文中強調,股票價格建立在收入基礎上,股票產生向股東的現金流,或者是馬上作為股息,或者是在利潤被再投資于公司時最終作為資本增值,因此,離開利潤,股票是難以確定價格的。作者認為,買一家受歡迎的互聯網公司股票就是簡單地猜謎或打賭。

對于盈動等網絡股高于財務收入的部分,傳統經濟學家認為這是“虛火上升”,有泡沫經濟成分,這部分價值不應歸于他們,而且早晚要掉下來;而新經濟的觀點則認為,盈動等網絡股高于財務收入的部分,是信息價值創造的收入,這部分價值應穩定地歸于他們,而且還會越來越大。這正是傳統經濟與新經濟的根本分歧與分水嶺。當新經濟取代舊經濟時,傳統觀點總認為新經濟只是在分配舊經濟的財富,而不是在創造新的財富。事實上,對于網絡經濟是否是泡沫經濟的爭論,是對信息技術產業是否將實質性地改變世界經濟結構的爭論,是對人類社會是否將從工業文明進人信息文明,從而對現實的政治。經濟。文化、體制進行變革和重組的爭論。

網絡經濟是浪潮本身還是浪潮中浮出的泡沫,答案已經不言自明。在走向未來的信息化變革中,網絡經濟的新法則正在接受檢驗。歷史將證明,互聯網股市上發生的財富轉移,從短期看不排除“虛火”和‘泡沫”的成分,但從長期的發展過程看,由于信息資產日益加深對貨幣資產的支配,信息資產將按照自己的邏輯,形成自己的市場,創造自己的財富,貨幣資本將無可避免地交出自己的財富。這才是問題的實質。

因此,盈動現在的股價是有它的信息市場能力作為支撐的。不過,由于互聯網市場競爭激烈,34歲的李澤楷,當不斷為集團開發新業務時,能否與六大天王全面地管理好盈動?此外,一旦人們對新經濟的認識越來越透徹,對待科技股的態度趨于理智和冷靜,導致科技股出現調整,盈動以至李澤楷均將遇到重大考驗,面對從商以來的新挑戰,他又能否成功跨越,這些都有待時間去證明。正如格林斯潘所說:“歷史會作出定斷。”

李澤楷對高科技行業的見解是:‘高科技是個高風險和涉及大投資的領域,高科技公司需要不斷尋求進步,發展新項目,適應資訊時代的轉變,才能在市場上立足。”他的話語不難讓人感受到他面對未來挑戰的信心。他正用一個個行動將理想付諸實現。

使用搜索工具,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資料!

特別推薦

相關欄目

最新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