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延續未了的夢

盈動短時間內的驚人升幅,一定程度上與香港股民受到美國納斯達克創業板指數不斷創出新高的影響而瘋狂追捧科技股不無關系,但要維持股價的增長,不能光靠炒作,盈動必須要有實質性的、高增長的盈利支持。

盈動1999至2000年處于投資階段,收益并不明顯。據證券界估計,盈動2000年年度營業額,估計約僅3100萬港元,到2001年有2.01億港元,2002年為8.23億港元。若以現今歐美投資界常用的幣值對營業額比率(Price-Revenue RatiO)作為股價高或低的指針,顯動未來三個年度的PRR分別為1800借、229信及68倍。

李澤楷為盈動設計了一個宏偉的藍圖,將其主要業務分為三部分:第一是物業投資及發展項目“數碼港”發展計劃,第二是投資互聯網的基金公司CWh(Cyberworks Ven-ttl。),第三,也是最重要一個,是與英特爾合作的PCC(Pa-cific Conve侶nce Co叮)omtion)亞洲互動資訊服務。按照李澤楷的意思,盈動要像美國CMGI一樣,發展為一間Vopera一non,并購與營運并行。Voperation是Venture(企業)及Oper-ation(營運)的合寫。盈動用CWV專責并購,而“數碼港”及PCC寬頻服務則是營運部分。盈動數碼動力是盈動拓展集團屬下的一間互聯網公司,也是最重要的一間公司。除盈動外,盈動還繼續活躍于新加坡的股票市場,投資當地的大型物業及公用電力等,市值共520億港元。而規模較小市值只得四億港元的盈動保險,就經營有別于信息科技的保險業務。電視為媒,寬頻上網

在商場競爭中,維護領先優勢的策略可以有很多種,比如美國經濟學家邁克爾·波特曾經提出有三大維持領先優勢的策略:價格策略顧客服務領先策略以及特定服務領先策略。

三種策略的采取可以根據各個公司的具體情況以及競爭對手的特點來決定。比如價格領先策略,選用這種策略的公司必須要有極大的把握,確定自己能在價格定位上長期領先,以低價來提供給顧客同樣品質的商品或服務,但這項策略具有很大的局限性。它實際上是一種壓低成本然后與顧客分享的手段,這種壓低成本主要依靠采用高新科技以提高效率、降低勞動成本與物質資源成本來獲得,它的局限性就是,成本不可能無止境地壓低,到一定程度之后,價格降低不下來了,所謂價格領先策略也就不攻自破,所以它畢竟不是長久之計。

至于特定服務領先策略,是指專注于某一特定市場,服務于某一特定顧客群,它的獨特之處在于,運用其他兩種策略,專注于提供極佳的服務給某一特殊對象。波特認為,如果公司自信能夠提供比其他任何公司都好的服務,那么就可以選擇此項策略。它的關鍵在于提供優質產品專業服務。這對于充滿野心。希望把網上世界改造得更寬更廣更深入的李澤楷來說,是較好的選擇。

李澤楷把這種策略發展成為一個完整的系統。一種企業文化。利用先進的技術,為顧客提供寬頻上網服務,即PCC,就是他的特定服務領先策略。

PCC是李澤楷10年前衛星電視夢想的延伸,李澤楷曾表示雖然出售衛視給他帶來了可觀的利潤,但如果當時沒有那么做,又是另一番景象,可能在電視網絡技術上,他會走得更快。因此,李澤楷想借助PCC了結自己那個未竟的電視夢。

與衛視理念一樣,李澤楷希望將西方已有的資訊帶給亞洲區。早在1999年盈動就已經與英特爾簽署協議,共同開發阿C亞洲互動資訊服務。由盈動與英特爾六四分成。其發展理念不僅要向亞太區53個國家。1.l記有線電視用戶提供互動電視節目,而且希望透過電視發展寬頻上網服務。盈動成立后,該項計劃便注入盈動。盈動現在的策略,是在建立網站時,與大型有線電視臺結盟,為對方提供寬頻接線(broadhand connectiVity)服務,而電視臺則為網站供應節目。

PCC具有無限的發展空間,因為據統計資料顯示,大部分亞太地區國家經濟發展較慢,電腦及移動電話的使用并不普及。亞洲區(不計日本在內)的網民數目只有約1200萬戶,互聯網的普及程度遠低于歐美地區,相反有七成家庭擁有電視。以印度為例,全國目前只有1500萬部電腦,而電視機則有6350萬部;中國有7op多萬有線電視用戶,覆蓋率比美國還高。所以,李澤楷決定以電視作為媒體上網,開發亞洲互聯網市場,是有一定的事實根據的。PCC計劃以印度。中國。日本為重點攻克對象。

按照李澤楷的構想,PCC先與各地有線電視網絡商合作,在有線電視用戶的電視機上,加裝一個由PCC與英特爾研制而成的機頂盒(set-top box),令用戶將來可透過人造衛星及有線光纖寬頻系統,在接收電視節目之余,同時又可寬頻上網,進行各項電子商貿活動,包括網上購物、銀行理財、買賣股票,以及公司之間的商業往來。

硅谷著名科技專欄作家Dan Gillmor對李澤楷及其PCC項目的評價是:“他非常聰明,只會透露他想披露的事情。他確實是科技界一個很重要的人物,如果PCC成功,將會是互聯網及電訊世界里最重要的實體。作為西方人,我最感興趣的是他作為富豪的次子,如何能做大今日的成就。”

1999年12月,PCC終于就經營互聯網生意踏出第一步,分別與英國電視體育制作及廣播公司Trans WOrld Inter-national Ltd.及香港的軟件方案商Netcel Ltd.合作,發展網站內容及“企業對企業”Busin,ss toB。。me。s)的電子商貿業務,盈動在兩個項目的初期投資額逾300萬美元。

接著,在2000年3月2日,盈動與聯想結成技術聯盟,聯想將設計和制造新一代內置調制解調器的個人電腦,并在電腦上領先安裝應用服務軟件,使用戶能夠高速連接互聯網。NOW正是盈動在2000年分階段推出的首項真正綜合互動數碼視像及互聯網的服務。協議中,這種新款電腦將以雙方聯合品牌命名。此外,盈動和聯想還將合作發展專門針對國內用戶而設的互聯網內容及定頒互聯網服務。

聯想集團主席柳傳志表示,寬頻網絡服務。產品及內容在國內擁有龐大的市場需求及發展潛力,聯想集團將其作為業務重點之一。李澤楷也說,這項協議使兩家科技領先公司親密合作,憑借雙方的優勢,可為國內提供最優質的電腦。機頂盒和寬頻服務。

盈動與聯想的合作配合了PCC的發展,增強了盈動實質性的業務能力。

至2000年1月,PCC已與28間亞洲有線網絡商簽訂協議,并不斷向外購買節目和與更多的有線網絡商簽約,預計PCC將于2001年正式投入服務。PCC的目標不僅僅是收取廣告費及與有線網絡商攤分用戶月費,其最終目標是要搶先成為亞太區第一個提供電視上網的服務商,主宰亞洲的互聯網市常風險投資基金

除PCC外,盈動的另一重頭戲是投資互聯網業務的CWV。CWV是一群專門負責到處尋寶,入股或收購有潛質的互聯網公司的隊伍。自盈動上市以來,CWV大大小小共入股了17間互聯網公司,投資約6.08億美元(約合港幣47.4億元)。這些公司如成功分拆上市,或CW’V將升值的上市公司股份出售,均會為盈動帶來盈利。而且,這些公司也可以為盈動帶來非常可貴的技術保證和服務更新能力。所以說,風險投資是一種非常方便的快速成長的實現規模化的手段。

在入股互聯網公司時,盈動吸取了當年孫正義的日本軟件銀行投資雅虎(Yahoo!)的成功經驗,領悟到“分散投資”是致勝的法寶。因此,盈動的風險投資不僅包括香港的一些互聯網公司,如東方魅力.時富等,而且它還與CMGI。outblaze。SOftNet等外國龍頭大公司達成互換股份或合作的計劃。

以CMGI為例,盈動于1999年9月與CMGI互換股份,發行市值3.5億美元的盈動新股,換回3.4%的CMGI股份。3個月后,CMGI的股價升了三倍多,盈動所得的CMGI股份市值也就升至12億美元。而且與這些大型跨國集團合作,進一步提高了盈動的聲望,加上“滾雪球效應”,盈動的財力與日俱增。很多區內的互聯網公司,從印度到中國大陸,以至南半球的澳洲,都紛紛向盈動招手。在選擇投資機會方面,盈動可謂占盡天時地利。

也許盈動在所有的風險投資項目中有50%完全失敗。40%打平,只有10%盈利,但就是這10%完全可以彌補50%失敗的損失,并能再大賺一筆。事實上CWV最終目的是發掘到一間或幾間像雅虎這樣的有巨大潛力的互聯網公司,有朝一日可以出售股份獲利。李澤楷認為,上市是其中一個目標,另一個目標就是被收購。即使像盈動這樣具有一流的機制和企業文化的公司,也要以收購行為,達到順利地走向規模化道路的目的。風險投資為盈動開辟了新的世界。

Outblaze的創辦人肖逸稱贊李澤楷說:“他非常聰明友善,但(談生意時)卻是一個好辣的談判對手。雖然他不算工程師,但他對互聯網有很深的認識,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是一個很出色的商人,懂得何時及如何推銷(產品),達到最好的成績。”李澤楷口口聲聲說要盈動超越孫正義的軟件銀行,成為全亞洲第一大互聯網公司。那么孫正義到底是何許人也?

一比高下

孫正義是網絡世界最具影響的人物之一,有“日本蓋茨”之稱。他因為投資雅虎而聲名大噪。整個投資過程充滿傳奇色彩,不禁讓人拍案叫絕。

1995年,當孫正義找上雅虎的時候,雅虎的股價還沒有開始飆升。雅虎的執行官庫格回想當時的情景還覺得很有意思。當時雅虎和軟件銀行的人坐下來吃了一頓比薩晚餐,兩個小時就達成了一筆價值超過1.01億美元的投資協議。

1995至1996年,雖然許多投資家都看到網絡的燦爛前景,但是投資卻極其謹慎,全世界那么多投資家里,只有孫正義愿意拿出1億美元投資在單一個網絡公司身上,其他的創業投資公司都只以20(萬美元作為投資的上限。對于當時只有55名員工的雅虎,孫正義僅商討了幾個小時,竟二話木說就丟下1.01億美元,人們都認為他瘋了。不想當年的一番豪賭,竟令今天的他富甲一方,成為唯一可以威脅蓋茨世界首富地位的人。孫正義向推虎兩次加起來3.的億美元的投資,在短短不到3年內就暴漲到90億美元。可以說,孫正義是20世紀末網絡股票狂熟的最大收益者。現在,他的公司——軟件銀行及4個創業基金擁有約70家互聯網公司的股份,市值大約合7000億港元。

可見,李澤楷要趕超孫正義談何容易,但要取代他的亞洲老大的地位也不是白日做夢,因為對世紀是一個充滿奇跡的時代,所以,沒有一件事情是不可能的,而且李澤楷還有他最大的優勢,就是年輕,這個世界不會虧待有才能的年輕人。

踏進2000年的1月初,盈動順利跟亞洲第二大的日本光通信聯姻,攜手收購金力國際,隨后改名為光通信亞洲,專門投資亞太區互聯網業務。光通信及盈動都是亞洲主要的互聯網企業,當被問及它們互相間是否存在競爭時,李澤楷回應說,互聯網是無邊際的世界,發展空間及市場都很大,對于對手,盈動會采用結盟形式,而不是競爭形式,這對雙方都有利。

雖然盈動只是持股兩成的小股東,但光通信與盈動的結盟決非只此一招。不久,位列世界富豪榜第五位的日本光通信主席重田康光正式宣布,光通信將會在‘數碼港”“落腳”,建立發展亞洲及中國市場的總部,并以盈動為合作伙伴,積極參與“數碼港”項目的發展。能夠招來亞太區互聯網其中一艘重要旗艦的合作,已為盈動超越亞洲最大廟值7000多億港元的日本軟件銀行邁出了重要的一步。

李澤楷不愧為一位出色的魔術師,將盈動幻變得出神入化。不僅CMGI、光通信,不少看好亞洲區互聯網業務前景的外資基金,都不斷向盈動招手,讓盈動加入成為它們投資組合中的一分子,這種千金難買的國際信譽促使盈動的股價繼續攀高。另一方面,強勁的股價也令盈動輕易取得充裕的資金,盈動再利用這些資金到處融資收購互聯網公司,反過來又刺激股價上揚從而形成一個有利于盈動的投資循環。

使用搜索工具,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資料!

特別推薦

相關欄目

最新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