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章 八路進城了

……萬山叢中抗日英雄真不少,

青紗帳里游擊健兒逞英豪!

縣大隊高唱著勝利的凱歌,在全縣人民的支援下,在青紗帳期間一連打了許多勝仗。敵人控制根據地的陰謀破產了,深感到兵力分散的苦頭;在我軍嚴重打擊下,又象王八似的,把剛剛伸出來被剁得殘缺不全的爪子縮了回去,把兵力仍集中在肖家鎮、吉祥鎮……這些交通線上的主要據點。

秋收時節到了。敵人各據點都準備了汽車、馬車、麻袋、葦席,四出搶掠。鬼子實行“以戰養戰”的政策,不發給偽軍給養,迫使其出來搶掠,對根據地的莊稼,有時搶掠不及,便趁禾苗干熟之時放火焚燒。凡放火之處,一片焦土,哭聲震天。

全縣軍民立即展開保衛秋收的斗爭,男女老少一齊動員起來,采取“零割零打”、“分曬分藏”的方法,讓鬼子燒也連不起來,搶也不能全搶走。縣大隊兩百多人和各個區隊全部投入戰斗,可是仍覺得不夠使用;各據點的漢奸要出動就一起出動,這使馬英很傷腦筋。

忽然鄭敬之來了一信,馬英看罷,自言自語地拍案叫好。原來信中說:偽軍付官王洪建有意反正,他們準備在城內組織一次戰斗,擾亂敵人,以配合保衛秋收的斗爭,請求馬英的指示,……他不禁想起杜平模范地執行黨的敵偽政策,要不是他堅持把王洪建放回去,也不會有今天。就在這時,小陳家店的王大成來了,說:“吉祥鎮維持會長吉官起報告敵人陳寶義通八路,鬼子當天就把陳寶義抓到城里去了。”馬英聽罷,決定立刻到東關去一趟,親自和鄭敬之聯系一下,一來研究組織城內戰斗問題,二來讓他們把陳寶義搶救出來。當夜,馬英便帶著小董來到侯老奎的饃饃房,侯老奎一見,著急地說:“怎么,你自己也來了?”

“我就來不得么?”馬英笑著說。

“太險!”

“怎么,敵人注意你了?”

“沒有。”

“那怕什么?”馬英爽朗地笑道,“離敵人越近越保險,你忘記我在城里那些時了?”

“快別說了,”侯老奎用手指了指屋頂,“都因為你撞了馬蜂窩,弄得大家提心吊膽的,老鄭前天來的時候還提起這事呢,他說你吃了豹子膽啦。”

馬英笑了笑說:“他說我吃了豹子膽,我看他倒是吃了狐貍心了,把鬼子捉弄的昏三倒四。”

二人說笑著,來到后院的磨房,侯老奎雙手扶著那面柜說:“邦邦忙。”

馬英和小董一齊端住面柜用勁抬起一看,下邊是一個洞,小董不由高興地說:“這個旅館不錯。”

“只此一家,別無分店。”侯老奎補充道。

馬英和小董跳下去,侯老奎又把面柜移上。因為這洞矮了一點,馬英直不起腰來,忙劃了根洋火一照,原來是個六尺寬一丈長的地下室,里邊擺著一張桌子,桌上放著一架油印機,張著咀,蠟紙還沒有取下來,地下散著一些傳單,看樣子是剛剛有人在這里工作過。他伸手揀起兩張紙片一看,一張是縣大隊戰斗捷報,一張是“告漢奸家屬書”,他把它好生疊起來夾在小本子里,想起這些地下同志工作的情景,不禁贊嘆道:“不容易啊!”

黎明,馬英聽到上邊有兩個人說話:

“我們好幾年沒有見面了!”

“馬上就叫你看見。來,邦邦忙。”

上邊一亮,面柜移開了。噗嗵一聲,鄭敬之跳下來,二人沒有說話,互相對視了一番,似乎都有些驚奇。鄭敬之還是那樣白胖,只是額上添了幾道皺紋;馬英呢,好象變得比以前高大和結實了。一陣沉默之后,兩個人的手便緊緊地握在一起。

“信收到了嗎?”

“我就是為那封信才來的。”

“你看呢?”

“很好。只是王洪建靠得住嗎?蘇金榮、楊大王八詭計多端。”

“靠得祝王洪建和楊大王八的矛盾很尖銳,楊大王八曾布置過肖陽監視他,這一來倒使他們拉上線了。”

“好吧,今夜你把王洪建叫來。”馬英忽然想起另一件事,“陳寶義叫鬼子捉了,你知道嗎?”

“早知道了,案子在小野那里,聽說中村還審過一次,不好辦。”

“想辦法把案子弄到你手里就好了。”

“我盡量辦吧。”

晚上,鄭敬之把王洪建領了來。他有些局促不安,眼睛露出慚愧和驚疑的光來,想說什么,可是又不知說什么才好。馬英上前一步,抓住他的雙手說:“你愿意投誠反正,我們歡迎你。”

王洪建一時覺得心里熱呼呼的,回想起當漢奸時那些日子,這時就象一腳踏進自己的家門似的,激動地說:“大隊長,我本來是個沒出息的人,大家這樣對待我,實在過意不去,我愿奪敵人一挺機關槍,作為我反正的禮物。”

“你的心意我們已經知道了,以后立功的機會還多,奪一挺機關槍可不是容易的事。”馬英這話是故意激他的。王洪建因為大受感動,又急于立功,便說:“我王洪建雖無能耐,可是對付這邦漢奸,還有些辦法……”接著便把城里兵力布置情況講了一遍。

馬英聽了很高興,和鄭敬之商量了一下,決定打掉敵人的南門樓,接著研究了具體戰斗方案,并決定在明天行動。馬英當夜便派小董去通知王二虎,把一中隊開到城東七里營隱蔽,并讓他帶幾個機智勇敢的戰士,攜帶手槍立即到東關來。第二天,正是東關逢集,亍上的人來來往往十分擁擠,趕牲口的,賣東西的,還有吵架的,嚷成一片。王二虎帶著七個戰士,化裝成趕集的,一個個擔著一擔子青菜,腰里插著手槍,便混進了侯老奎的饃饃房。王洪建早已來了,馬英向他們作了介紹,又宣布了戰斗計劃,最后問王洪建:“你可有槍嗎?”

“沒有。”

“好,把我的拿去。”馬英說著就把自己的槍取下來。王洪建顫抖著雙手接過手槍,半晌才說道:“大隊長,我要不拿下南門樓,我不回來見你!”

“好,祝你們成功。”馬英和大家一一握了手,便由王洪建推著自行車帶著他們朝東門走去。

“王付官,買菜啊!”城樓下的漢奸問道。

“特務長不在,我邦邦忙。”王洪建說罷,穿門而過,王二虎他們緊跟著走進去,又拐過兩道亍,便到了王洪建家里。下午,全城突然戒嚴,鬼子為了防止八路軍混進城來,常常這樣進行大搜查。全城的警察、皇協軍一齊出動,頓時全城出現了恐怖、緊張的空氣,家家戶戶男女老少都聚在一起,屏住呼吸,等待著災難突然降臨。亍上響起了令人心跳的腳步聲、口令聲、哨子聲,有時傳來被抓走者的申辯聲,接著就是幾聲咒罵或是打人的鞭子聲,這時坐在屋里的人便不免互相對望一眼,嘆息道:“這是抓走誰家的人了。”

王洪建正和王二虎他們坐在屋里商量夜間的行動,忽聽亍上戒了嚴,大吃一驚;王洪建說:“敵人是不是有目標啊?”“不管有目標沒有,我們得爭取主動,不能讓敵人堵在屋里。”王二虎說著,哧的一聲把手槍拔出來,那七個戰士也跟著拔出手槍。就在這時,院里響起了一陣腳步聲,王二虎忽的沖了出去,王洪建想拉也沒拉祝王二虎沖到院里卻楞住了,眼前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小姑娘,她開始有些驚訝,但立刻又鎮靜下來。這一來倒弄得二虎不知所措,心想,這閨女好膽大埃這時王洪建和戰士們已經走出來,他一看,認得是荷花,便一手把她拉進來。

“這是干啥的?”荷花機警地問道。

“八路軍同志。”王洪建忙問:“有信嗎?”

“有。”荷花從衣縫里取出個小紙條。這時二虎和戰士們又進來了,荷花呆呆地瞅著他們,心想,他們就是和漢奸們不同,比那些漢奸精神多了。王洪建看罷,便對二虎說:“你們就躲在這里不要動,我到門口招呼一下。”

二虎接過紙條一看,上面寫著兩行小字:

虎:

敵人這次行動,并無目的,千萬記住:冷靜應付一切,不可盲動!之

二虎這時已經明白了一切,上去拉住荷花的手說:“小鬼,你真行。”

荷花不懂“小鬼”兩個字的意思,正在出神,忽然亍上響起一陣腳步聲,她抽開手便跑到院里去了。

一個警長端著個大肚子,帶著兩個警察走到王洪建家的大門口。王洪建賠著笑說道:“查戶口嗎?請進來吧。”兩個警察端著槍進了大門。

“回來!”警長喊道,“真混旦,王付官的家還查什么?”兩個警察趕緊退出來。王洪建又笑嘻嘻地接著說:“還是進來查查好,彼此都放心。”

“這是哪里話,一家人還有什么差錯,對不起。”胖警長說罷便領著那兩個警察進了隔壁的院子。

王洪建暗里捏了一把汗,荷花高高興興地跑到屋里對二虎說:“查戶口的走了。”

二虎感激地上去握住她的小手,不想握得她尖聲地叫了起來。

黃昏時分,王洪建的老婆抱著孩子出了東門,在東門外的破廟前邊早有一輛馬車等著她,侯老奎邦她上了車,便由王大成趕著車往小陳家店去了。馬英從王洪建老婆手里接過一張紙條,知道一切都準備好了,便到七里營帶上一中隊朝南門外開去。

深夜,王二虎和七個戰士也都換上偽軍軍裝,由王洪建領著向南門走去。

這時,月亮已從亍東房脊上爬出來,照著這坐小城,灰蒙蒙的,更顯得冷森、凄涼,各亍盡是一些當兵的口令聲,和偶爾從那些高大的門樓里傳出幾句女人的說笑。

大家都緊張地、急促地走著,王洪建在前邊不時地回答著敵人的口令。走到南城邊,忽然城上一個站崗的喝道:“干什么的?”

“叫喊啥,我。來查崗的。”

“王付官啊!”

“城門上鎖了嗎?”

“早鎖好了。”

“我檢查一下,要是馬馬虎虎叫八路進來了可不是玩的。”王洪建說著便進了城門洞,拿早已準備好了的鑰匙把鎖打開,留下一個戰士守著,立即帶了兩個戰士上了城墻,王二虎帶著四個戰士走向衛兵所的門口。

城樓上的四個站崗的,分散地站著。王洪建說:“今天晚上情況緊急,口令改了,我來告訴你們。”

四個站崗的一聽有情況,都嚇得急忙圍過來。

“不要動!”三支匣槍逼住他們,“我們是八路軍,把槍放下來!”

四個人乖乖地把槍放下來了。就在這時真查崗的小隊長和一個通訊兵從城墻那邊走過來,只聽那小隊長嚷道:“他媽的,都擠在一塊干什么?”

“我找他們有事。”

“王付官啊……”那小隊長一句話還沒說完,已經有一支槍對住他的胸口,他趕緊把雙手舉起來。一個戰士上去把他和通訊兵的槍一齊下了,王洪建接著輕輕地拍了三下手。王二虎聽到信號,知道城樓上站崗的已經被解決了,立即帶著三個戰士沖進衛兵室。屋里點著個馬燈,機關槍架在八仙桌上,小炮蹲在桌子底下,二十幾個皇協軍還在呼呼地睡覺。

“不要動!”王二虎上去抱住機關槍喝道:“誰動一動,馬上叫你們吃炒料豆子!”

偽軍們一個個睜開眼睛,都嚇傻了。兩個戰士上去“呼哩嘩啦”把墻上掛的步槍槍栓都卸了,然后命令道:“背上槍,一個跟著一個走。”

偽軍們光著腿,披著被單,夾著空槍筒子排著隊走出來了,這時王洪建也把城上的俘虜們一齊押下來,匯合在一起,出了南門。

馬英早帶著隊伍在南關等著,準備打接應。這時見他們安然地出來了,便高興地迎上去說:“祝你們勝利。”

“機關槍弄來了。”王洪建興奮地說。王二虎接著道:“還有門小炮呢!”

“給他們送個信,”馬英命令道。

王二虎端住機關槍嘎嘎地照空城門就是一梭子。王洪建接過小炮,轟轟地一連往城里打了三炮。馬英立即帶著隊伍離開南關,向城北轉移了。

這一來,城里亂了營,四城上的偽軍瞎打起槍,亍上的漢奸也來回亂跑,都吆喝著:“八路進城了!”“八路進城了!”有的漢奸已經換上便衣。老百姓們也都從夢中驚醒,站在院里或躲在門后看動靜。

劉中正聽得槍響,立刻爬起來披上衣裳,蹬上皮靴,向城南門衛兵所打起電話,可是只聽得電鈴響,沒有人接,他知道不妙。正在這時,另一架電話響了,護兵把耳機遞給劉中正:“紅部來的。”

劉中正慌忙接過電話。只聽中村怒吼道:“什么的干活?快快的!快快的!”

“是,是。太君放心,只要有我劉中正頭在,就有縣城在。”他放下耳機,兩步走到院里,翻身躍上馬,雙腿一夾,皮鞭子一甩,那馬便躥出了大門。這時正逢蘇金榮牽著他的小老婆跌跌撞撞走來,驚慌失色地說道:“八路進城了!”

“請縣太爺里邊歇著吧。”劉中正冷笑了一聲,便打著馬朝南走了,他的警衛部隊第五中隊,扛著三挺機關槍緊跟在后邊。走進南大亍,一群散兵迎面跑過來,劉中正大怒,叭地朝天打了一槍,罵道:“滾回去!我養活你們干什么的?”散兵們嚇的又往回跑。劉中正走到城下,一看城門大開,再一看衛兵所,槍和人全沒有了,是兵變了呢?還是八路摸進來了?一時弄不清原因。他讓五中隊留守在這里,便到四城去巡察。

天明,老百姓忽然發現滿亍標語:

“打倒日本帝國主義!”

“把日本鬼子趕出中國去!”

“投誠反正是漢奸的唯一出路!”

“堅持抗日的八路軍萬歲!”

“中國共產黨萬歲!”

頓時,人們有了希望,覺得這苦日月就要熬出來了。

使用搜索工具,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資料!

特別推薦
最新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