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節

老蔣的行跡和關于他的風傳,引起村中很多人懷疑。有人猜是那漢奸女婿給他捎來的款子,不知道有多少。嚷嚷的厲害了,村治安員也來找老蔣談了兩次話。

起初,老蔣對于那些傳聞,暗暗得意,還不斷造作一些新的材料,促使那傳說更為有聲有色。可是一到治安員要和他談話,他就恐慌起來,甚至想消聲斂跡,也覺得來不及了。

在這些村干部里面,老蔣最怕的是治安員。老常雖是主要干部,那原是個老實人,嘴頭上不行,心地更良善。春兒雖說兼著小區委員,嘴頭上也不讓人,可到底是個女孩兒家,好臉熱害羞,老蔣也不大怕她。唯獨這個治安員,他覺得最難對付。說起來,治安員也是個莊稼人,小的時候在外面學過幾天手藝,見了人也不好說話,可是那眼睛總好像是在打量著。每逢遇到他,老蔣不知道為什么,總不期然而然的,對他表示十二分的客氣,從心里又愿意遠遠離開。

治安員頭一次來了,沒說什么,屋里院里轉轉。老蔣說:

“治安員,找我有事嗎?”

“沒事,閑轉轉。”治安員說著走了。

第二次又來了,坐在炕沿上抽了好幾鍋煙。老蔣覺得他那眼把山墻立柜都看穿了。又問:

“治安員,有事嗎?”

“聽說你要了幾畝地。”治安員說。

“是要了幾畝。”老蔣對答這個問題,早有幾分準備。“我從心里是贊成抗日的,八路軍給了我很大教育。這年月,閑人懶人吃不開,誰也得抗日生產。你知道,過去我游手好閑,幫財主家,吃眼角食,現在我要改邪歸正,就要了幾畝當契地。”

“你哪來的這些錢?”治安員問。

“這幾年我省吃儉用,積攢了些。另外,那天在集上,賣了俗兒幾件衣服。”

治安員沒說什么就又走了。老蔣雖然對答如流,沒有漏洞,可也總覺得這是塊心玻他很后悔和田大瞎子訂立的盟約。他想來想去,總得在這幾畝地里找些便宜,不能完全按照田大瞎子那如意算盤去做,干擔嫌疑。他決定在這三畝地里栽瓜,為的一來可以零賣些錢混點賬,另外這一夏天,可以鬧他個“西瓜飽”。

可是說起栽瓜來,他更是外行。他只知道什么瓜種好吃,究竟瓜籽怎樣安法,尖朝上還是朝下就把不定。另外,想到整天蹲在瓜園里松土壓蔓,也實在腰痛。他想搭個伙計,自己當個不大不小的東家。想了半天,他想起春兒的爹吳大櫻這老頭子年上從關外回來,呆在家里沒事做,是百里不挑一的種地的好手,為人又忠厚讓人。老蔣就找他去商量。非常順利,吳大印一口答應了。

春兒不大贊成,她說:

“你和誰搭不了伙計,單招惹他?那地是怎么來的,和田家有什么干涉,你弄的清嗎?”

吳大印說:

“咱管不了那么多。咱憑力氣吃飯,按收成批錢,他攪賴不了我。咱家里地少,又添了你后娘一口人,你經常出去工作,不能紡織,生計上也有些困難。咱家這么點地,夠我種的?我閑著就難受。”

“那你還是和老常叔商議商議去。”春兒說。

找到老常,老常說:

“可以辦。這地的事,反正有鬼,慢慢咱會看出來。可是和老蔣搭伙,收成了,他不能讓咱吃虧。現在政權在咱們手里,不怕他。”

吳大印就到地里栽瓜去了。大印是內行,甜瓜籽凈找的謝花甜、鐵皮沙、蛤蟆酥、白大碗。西瓜也是找的黑皮、黃瓤、紅子兒、又甜又耐旱的好種兒。養出了水芽,班排齊整的種到地里去。

吳大印在瓜園里工作。他種的瓜,像叫著號令一樣,一齊生長。它們先鉆出土來,迎著陽光張開兩片嬌嫩的牙瓣兒,像初生的嬰兒,閉著眼睛尋找母親剛剛突起的乳頭。然后突然在一個夜晚,展開了頭一個葉子。接著,幾個葉子,成長著,圓全著,綠團團的罩在發散熱氣的地面上。又在一個夜晚,瓜秧一同伸出蔓兒,向一個方向舒展,長短是一個尺寸。

吳大印在每一棵瓜的前面,一天不知道要轉幾個遭兒。

子午鎮的人們,都把這瓜園叫做吳大印的瓜園,似乎忘記了它的東家。老蔣成了一個甩手掌柜,就是想幫幫忙,吳大印怕他弄壞園子,也就把他支使開了。春天天旱,吳大印澆水勤,瓜秧長得還是很好。四月里謝花坐瓜,那一排排的小西瓜,像站好隊形的小學生一樣。

他們在瓜園中間,搭起一座高腳的窩棚。五月里,因為地里活兒多,吳大印和老蔣輪流著看園,一個人一晚上。在鄉下,瓜園的窩棚里,曾經發生過多少動人的有趣的故事埃

現在,他們的窩棚,卻成了子午鎮兩個對立的政治中心。

每逢吳大印值班的時候,窩棚上就出現了老常和村里別的干部,春兒和那些進步的婦女們。老蔣值班的時候,圍在窩棚上的就是他那些朋友相好,田大瞎子有時也在座。

有一天晚上,月亮圓了。田大瞎子喝了幾盅酒,到窩棚里來,他忽然想做幾句詩,對老蔣說:

“咱兩個做詩吧。”

“我哪里會做詩呢?”老蔣說,“平常話我還說不通順哩。”“瞎編就行。一人兩句。”田大瞎子說,“我先來:長工去開會,水干沒人挑。你來。”

“你成心憋我。”老蔣說,“我就來兩句:小伙子唱歌喊劈嗓,小媳婦跳秧歌扭斷腰。”

“意思不錯,就是句子不齊整,”田大瞎子說,“你這叫大鼓詞,不叫詩。我接下去吧:提倡三八制,草苗一般高。”

兩個人正做詩,有人站在地頭上喊:

“今日個誰值班?”

老蔣一聽是個村干部,就說:

“今天是我;明天你再來吧。”

那人就不言語,走了。

“你家姑爺有信來嗎?”田大瞎子靠近老蔣小聲說。“沒有哩,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老蔣嘆氣說,“要有他在近處,我會受這個洋罪?”

“不遠。”田大瞎子說,“你知道嗎?中央軍的勢力,現在可大多了。除去張蔭梧總指揮,還有石友三司令,聽說過吧,過去和你家姑爺是一道。還有龐炳勛、朱懷冰,還有丁樹本、侯汝鏞,還有趙云祥。現在這些隊伍都集中到一條線上,就要開始了。是這么個陣勢:中央軍從南往北,日本人從北往南,把八路夾在中間,用力一擠,完蛋。”

“這是準信?”老蔣問。

“耀武打發人來報的信。”田大瞎子興致很好的回家睡覺去了。

上一篇:第八十一節
下一篇:第八十三節

使用搜索工具,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資料!

特別推薦
最新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