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虎嘯莽原>第6章:徹夜長談 (二)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6章:徹夜長談 (二)

                  小說:虎嘯莽原 作者:大頭喇嘛 更新時間:2018/12/28 2:40:20

                  “你我暢談,就不用繞圈子了!”劉瀛凡站起身,語調激昂地對王金銘說,“現在那個朝廷已經走到了歷史的盡頭。帝國主義國家依靠船堅炮利敲開了中國的大門,屢次發動對華侵略戰爭,強迫清廷簽訂了數十個不平等條約,大肆搶我土地、掠奪國家資財;侵略已由沿海漸入內地。他們燒殺掠搶,無惡不作。華夏眾多有識之士如坐針氈。一批批進步知識分子,先后東渡日本,尋求革命真理。他們在日本成立了‘光復會’‘華興會’,還有‘同盟會’等進步組織。孫中山先生就是帶頭人。他奔走革命幾十年,鼓吹共和,不遺余力,提出了‘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建立合眾政府’這樣的口號。革命思想已經傳播各地,革命力量逐步壯大。這一切,王幫帶不是沒有看見或者沒有聽到吧?”

                  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在房頂上偷聽的秦嘯天聽到這句話,覺得怎么如此耳熟。對了,師父留下來的那塊鹿皮上不是寫著“驅逐胡虜,恢復中華”么?它們二者相差一個字。是這個劉瀛凡說錯了,還是師父弄錯了?

                  屋子里面的王金銘說了話:“我當兵十余載,略有耳聞。不過,從劉先生話語間,我猜出你就是革命黨!”

                  劉瀛凡沒有正面回答,他說:“王幫帶十余年的軍旅生涯,由山東而至東北,廣泛接觸社會生活,早就了解封建上層腐朽內幕。加之,外強凌辱,更顯朝廷無能。”劉瀛凡向前探了探頭,“王幫帶曾寫過一篇文章,您在文章里說,不革除弊政,國家就不能圖強、圖存、圖富。這種民族革命的思想可是被清廷所嫉恨,也是要被殺頭的!”

                  聽罷,王金銘嚇出了一身冷汗:“劉先生,你怎么知道這篇文章的?”

                  “不知道,我還敢來嗎?”

                  “劉先生是在威脅我?”

                  劉瀛凡哈哈大笑:“實不相瞞,我就是革命黨。我們一批革命黨人如孫諫聲、戴錫九、劉一清等從日本留學歸來,打入你們二十鎮(師)充任軍官。為的就是擴充革命力量。吳祿貞也幾次到你們二十鎮來宣傳革命思想。我們可是人多得很呢!”

                  “啊?!”王金銘站了起來,頗為震驚,“劉一清總參謀官、孫諫聲參謀和第六鎮的吳祿貞統制也是革命黨?”

                  “你以為呢?”

                  “司令部的孫諫聲和我是摯友,怎沒聽他說過?”

                  “我們同盟會有組織、有紀律,是不會輕易暴露的。”劉瀛凡又說,“不僅僅是這幾個人,在二十鎮里的革命黨還有很多,我就不一一給你介紹了。我這次來到你們二十鎮主要是向你們這樣的、具有革命思想的年輕軍官大力宣傳孫中山先生的民主革命思想,為我們民族的將來多打下一些基礎。所以,孫先生才讓我送給你這兩本書啊。”

                  王金銘上前握住劉瀛凡的手,激動地說:“孫先生如此看重我,真令人感動。劉先生,不是我不相信你們。是因為朝廷抓革命黨抓得太厲害啊”

                  “我們革命黨人拋頭顱灑熱血都不怕,還害怕那些人?”

                  “佩服!我這些年在痛苦中摸索,真是不得門道啊。”

                  “王幫帶,您坐下吧。推翻清廷這一目標還不夠遠大。我們還必須變革政治,建立新型的民主共和國。非此不能使民主強盛、民權伸張、民生富裕,不能將孫中山的三民主義思想浸潤于廣大年輕軍官的心田啊。”

                  王金銘聽完劉瀛凡的話,感慨地說:“為了這種理想,我們第二十鎮志同道合的軍官們成立了‘武學研究會’,名為武學,實為宣傳革命理想的。”

                  劉瀛凡說:“我們早就知道了。你們雖說成立了‘武學研究會’,宣傳和了解各地革命動態。但你們一無行動綱領;二無奮斗目標,如同一盤散沙。僅僅以匹夫之勇是成不了大事的。你們應該用三民主義來武裝自己,建立組織,明確自己的斗爭方向。”

                  王金銘說:“三民主義我也聽說過。但具體是什么意思,我們還不清楚。”

                  劉瀛凡解釋道:“三民主義是民族主義、民權主義、民生主義的簡稱。按照孫先生解釋,民族主義是指反對列強侵略,打倒與帝國主義相勾結的軍閥,求得國內各民族之平等,承認民族自決權;民權主義是指實行為一般平民所共有的民主政治,其核心概念強調直接民權與權能區分,亦即政府擁有治權,人民擁有政權;民生主義是指實行耕者有其田,私人不能操縱國計民生……”

                  房子頂上的秦嘯天聽得一塌糊涂,但房間內的王金銘卻聽得津津有味。王金銘說:“劉先生,從哪里能弄到《三民主義》這本書呢?”

                  “我會給你們送來的。保證都看得到。”

                  王金銘又道:“實不相瞞,我們之所以成立‘武學研究會’,就是要團結和發展廣大愛國官兵。我們一俟時機成熟,就會舉行武裝暴動,奪取第二十鎮的軍權,然后進攻北京,迫使清政府下臺!”

                  “當然很好,這也是我們同盟會的目標。但你們要學會上下聯動、左右溝通,將你們的組織像滾雪球一般越滾越大,才能成功。我回去把你們的想法報告給孫先生,希望孫先生能給你們提供幫助。”

                  “如果孫先生能夠幫致我們,我們一定會成功。我代表我們第二十鎮‘武學研究會’的官兵們謝謝啦!”王金銘道,“劉先生一席話,如同撥云見日一般,使在下茅塞頓開,心中豁然開朗。以后有什么用得著我的地方,盡可開口。”

                  劉瀛凡拱拳道:“王幫帶,言重了,言重了。”

                  “以后,劉先生要常來指導我們啊。不過聲明一點,我們可沒有銀子付您的講課費用。”

                  劉瀛凡拍了拍王金銘的胸脯,說:“用這個支付!”

                  “用這個?”

                  “不用你那句‘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了?”

                  二人爽朗地笑了起來。

                  劉瀛凡又道:“不過,你們不要太大意了。不要引起清狗子的注意。也要叮囑好身邊的人,不要說出去,要秘密行動。當年,我們有過教訓的,都犧牲了。”

                  “我們一定會注意。”

                  聽到二人的談話,在房頂上的秦嘯天也是心驚肉跳。他雖不懂什么大道理,但也知道這可是謀反,是會被誅滅九族的啊!他轉眼一想,師父這些年的教誨不是和這個劉瀛凡說的相似么?他在房頂想了很久,回首往下一看,劉瀛凡和王金銘已經走向了門口。

                  劉瀛凡從掛鉤上取下帽子,又叮囑道:“據我們所知,省城派了一個從南屏山來的人潛入到你們身邊。所以,你們的活動一定要仔細了。”

                  “那人是誰,您知道嗎?”

                  “暫時還不清楚。等我們內線的人查清楚,自然會告訴你們的。”

                  “那好,我們一定注意!”

                  二人出了房門,連同那些警衛走遠了。趁著沒有警衛,秦嘯天縱身一躍,回到了地面。他三兩下便繞過巡邏的士兵,鉆進了新兵的營房里。

                  新兵們都已經睡下了,馬燈也早已經熄滅,負責值班的士兵抱著槍坐在門口睡的正香。秦嘯天摸到了墻角,挨著燕衛躺下。何大可一直沒睡,顯然是等待著他。大師兄轉過身來,悄悄問:“情況怎么樣?”

                  秦嘯天囫圇吞棗地回答:“沒什么情況,都是營房。”

                  靳遂良卻也醒著:“去了這么久?”

                  “有士兵在門口,沒法進來。”

                  “士兵警衛的嚴不嚴?”何大可雖說已經四十多歲,但在深山中練了這么多年的武,師父的“入睡之前一定要勘察好周圍的情況”的教誨還是銘記不忘。

                  但潘子凡適應的很快,他睜開惺忪的睡眼說:“大師兄,這可是軍營,警戒自然嚴密得很。你看,連我們睡覺都有人看著。要是天天入睡之前都要出去勘察,豈不累死?”說完,他翻過身去又睡著了。

                  何大可一聽,覺得有道理,便入睡了。

                  燕衛在從被窩子里湊過來悄悄說:“師父,明天出去帶上我。上房爬墻,我可是高手……”

                  “閉嘴,給我睡覺!”秦嘯天命令著。

                  很快,幾個人都打起了呼嚕。秦嘯天卻怎么也睡不著。出山只有一天,這一天發生了好幾件新鮮事。師父的教誨又縈繞在心頭。有識之士?難道剛才在房頂上看到的王金銘和劉瀛凡,以及他們所談到的孫諫聲、劉一清都是師父所說的有識之士?可不能把劉瀛凡和王金銘談話的內容說出去,他們會被誅九族的……他在想,怎么也難以進入夢鄉。突然,他想到了那個叫夢琪的女學生。于是,他偷偷取出那塊手絹放到鼻子上聞了聞,一股女性特有的清香沁入心田。秦嘯天這才迷迷糊糊地要入睡了。

                  “南屏山!”突然,他猛地坐了起來。剛才,劉瀛凡提到了那個夜思夢想的南屏山!這個南屏山是師父所說的那個南屏山嗎?

                  4

                  第6章:徹夜長談 (二)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