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父親的征程>十七、巧取育嬰堂(上)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十七、巧取育嬰堂(上)

                  小說:父親的征程 作者:木燃 更新時間:2018/12/24 16:22:45

                  如果說水圍村鋤奸是以強擊弱,畢竟老漢奸擁有的只是二、三十人的保安隊而已,武器也不怎么樣,勝利是必然的;那消滅駐布吉墟天主教育嬰堂的偽軍中隊(連)則是一場對等的、實實在在的勝利。

                  布吉老墟天主教育嬰堂占地足有七、八畝,由禮拜大廳、育嬰室和宿舍等數幢房屋組成,太平洋戰爭爆發后教堂里的神父、修女被日軍趕走,房屋也就被日軍霸占了。后來布吉車站的炮樓修好了,鬼子就都搬到車站的據點里去了,育嬰堂便成了偽軍的營地。這支偽軍裝備有ZB26輕機槍六挺,其他長短槍足有一百多支,這些裝備當然比不上日軍,但跟游擊隊比起來那可是闊綽多了。加上育嬰堂離布吉車站日軍據點也很近,如果強攻的話,游擊隊一點兒贏的機會都沒有,弄不好還會被車站增援的日軍前后夾擊,鷹未打著反被啄了眼。

                  正是因為如此這伙偽軍很是猖獗,配合車站據點里的日軍四處掃蕩,襲擊我抗日游擊隊,抓捕抗日人士,替日軍搜刮搶掠糧食充作軍糧,無惡不作,是抗日游擊隊和這一帶村民的眼中釘,無不欲除之而后快。強攻不行只能巧取,為此游擊隊籌劃了大半年時間。

                  育嬰堂敵軍的事務官每天早晨都會到育嬰堂旁邊的老墟集市上采購肉菜食品,雖然給的價錢很低,有時甚至不給錢,但鑒于這幫偽軍的淫威商店老板和小販們都不敢吭聲。偽軍的事務長每次都會讓小販們把他相中的蔬菜禽蛋等拿到肉店里,等他翹著二朗腿喝足了肉店老板專門給他沏的上好香片茶,這才吆喝店老板找人把采購的果菜、雜品和店里事先切好的肉一塊兒匯總裝在兩個大籮筐里,尾隨他一起送到育嬰堂里去。

                  摸清情況后大隊領導決定由此入手,于是在地下黨的安排下父親成為了布吉老墟豬肉店的小伙計,時間一久事務長對這個聽話、乖巧的小伙計十分的滿意,每天送貨的工作自然而然地由父親來做。經過了兩、三個月的臥底工作,父親基本把育嬰堂里敵人的人員、武器配備和活動規律等情況摸熟了。

                  綜合掌握的各方面情況,游擊隊領導決定把行動的時間定在冬至的那天晚上。在廣東地區向來有“冬至大過年(春節)”的說法,冬至是個很重要的節日,甚至乎比過年都重要。而育嬰堂里的敵人每逢大的節日都會舉行會餐,為此大隊領導制定了詳盡的計劃。

                  冬至那天恰巧從北方吹來一股寒流,陰森森的天空上飄起毛毛細雨,天氣十分寒冷。

                  一大早,父親就看見偽事務長縮著脖子打著把油紙傘走到墟鎮。

                  店老板趕緊上前打招呼:“老總,今天怎么那么早呀?進來坐一會兒,我這就給你沏壺香片來暖暖身子。”

                  “不了,回頭再說,今天事情比較多。”偽事務長摸著紅紅的酒糟鼻回答說。

                  偽事務長在街上轉了好一會兒才回到店里,陸續搬來的家禽魚肉蔬菜和煙酒足足裝滿了四個大籮筐。偽事務長點齊了東西便叫老板找人隨他挑回去,老板指了指一旁坐著的老鬼說:

                  “叫我大舅佬和凌仔一起給你送去?”

                  老鬼現在的身份是老板鄉下的表親,不時會來墟鎮趕集,因路途較遠一般都會在老板店里住上一宿。偽事務長扭頭看了看老鬼,在這之前也碰見過好幾回,也算是認識老板的這個“大舅佬”吧,就點頭同意了。

                  “你這懶鬼,還不快去。一會兒老總高興了說不定還會打賞你呢!”老板一面向偽事務長賠著笑,一面催促蹲坐在一旁卷煙的老鬼。老鬼把剛卷好的喇叭筒夾在耳后,很不情愿地站起來。

                  偽事務長打著油紙傘走在前面,老鬼和父親戴著斗笠挑著貨物一路跟在后面,經過大門口的崗哨走進育嬰堂里。

                  老鬼和父親把東西都放好,挑著空的籮筐正準備走,聽見廚房外面偽事務長沖偽炊事班長在嚷:

                  “他媽的,他姓陳的什么東西,把我的人都調走了,今天還吃個X呀!”火頭上的偽事務長一腳把面前一只想偷魚吃的貓踢得大叫一聲竄上墻頭,好久都不敢下來。

                  原來姓陳的副官把他手下的兩個兵臨時不知道調去干什么去了,剩下他自己和炊事班長兩人既要做一百多人的午飯還要準備晚上的會餐,難怪他如此生氣。

                  偽事務長叫住正準備出門的父親和老鬼,說:

                  “你想去那兒呀?你老板沒告訴你嗎?回去,趕緊把雞呀、鵝呀和魚給我宰了收拾干凈,然后把豬皮上的毛都拔光切好。”

                  父親一副為難的樣子,回答說:“老板說是說了,但今天是冬至,店里生意特別好,老板一個人忙不過來。”

                  “廢話,今天要不是過節的話我也不會叫你來幫廚了。對了,還有你……”他同時指著旁邊的老鬼說:“你也別走了,今天就一塊兒在這兒幫忙了。”

                  “不行呀,老總,我要早些趕回家過節的。”老鬼一面說著,一面挑著一副空擔子欲往大門方向去。

                  “行了,別羅嗦了,你倆今天那兒也別想去,就在這兒幫忙,沒干完誰也不許走。”偽事務長滿臉的不高興,一把拽住老鬼,不耐煩地命令倆人。

                  偽事務長對偽炊事班長交待了一番后,末了丟下一句“好好干,弄好了我給你倆賞錢”就離開廚房不知道到那兒鬼混去了。

                  “他媽的,這幫撲街(粗口)可真他媽的奢侈。”父親心里暗暗地罵道。

                  自打鬼子來后外面的老百姓缺衣少穿,食不果腹,偽軍的廚房里卻堆滿了各種餐料果蔬,光豬肉就有上百斤那么多,還有院子里那幾籠家禽,成桶的鮮魚,父親和老鬼兩人足足忙碌了整整一天。

                  午后趁育嬰堂里偽軍午休的時機,父親借口上廁所在院子里轉了一圈,和平時相比沒見到什么異常。他轉悠到后院的廁所,看四下無人就爬到隔墻上透過外墻上的窗子往外看,隔著一片水塘看見外面有幾個放牛的小孩在嬉戲。父親對騎在樹丫上的那個少年揮了揮手,然后做了個手勢,那個少年望見后也回了個手勢,就飛快地溜下樹干,一溜煙地跑遠了。

                  父親上完廁所,懶洋洋地往回走,半道上被偽副官叫住。

                  “嗨,你,過來。是誰叫你進來的?還到處亂轉。”副官雙手叉腰一板正經地問道。

                  “不是你們硬要留我在這里幫廚的嗎?”父親表現得有些不憤。“連廁所也不讓上,早知道我就不干了。”

                  正在這時偽事務長刁著根煙走了過來,對父親吼道:

                  “去一下廁所那么長時間,想偷懶呀你!還不趕緊回去干你的活。”

                  副官回頭看了看身后的偽事務長,想想這小孩也確實天天來送貨,就對事務長說:

                  “把活干完就趕緊讓他走,不能再在營區里逗留。”

                  然后就不再說什么,走開了。

                  0

                  十七、巧取育嬰堂(上)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