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軍統之黑白之間>一、天津除奸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一、天津除奸

                  小說:軍統之黑白之間 作者:悟凈的世界 更新時間:2018/12/14 14:36:44

                  故事得從天津淪陷說起,那是李成峰人生道路的轉折點,也是他一切痛苦和離奇生涯的根源。

                  李成峰的同學陳耀祖經常自豪地說命運掌握在每個人自已的手上。

                  李成峰聽了,只能苦笑著搖搖頭,他本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卻在一夜之間一無所有。成了名副其實的孤兒。

                  他本是南開大學的學生,卻鬼使神差地成了軍統特務。

                  不管他同不同意,贊不贊成,愿不愿意。他就像水中的浮萍,不由自主地被亂世洪流裹挾著流向了未知的神秘世界。

                  他明白,這一切的不幸都來源于7月30日突然飛來的炮火。

                  他恨日本人,他恨日本人奪走了他的親人,他恨日本人,他恨日本人讓他成了自已都討厭的特務。

                  1937年7月30日。那是一個刻骨銘心的日子。李成峰和同學們一起正在學校教室里上課,突然聽到了振耳欲聾的炮火聲,誰都知道城外的日軍開始攻打天津了,只見窗外泥石翻起,濃煙彌漫,高樓瞬間成了平地,老師立刻停了課,帶著他們跑到了最近的防空洞,就在李成峰和同學一起在防空洞里心驚膽顫的時候,外面涌進來一群市民,人們擠在狹窄的涌道中,誰也感覺不到擁擠,每個人的呼吸都隨著外面的炮聲顫抖。在令人窒息的環境里,李成峰的心里還有一絲擔憂。他的父母此刻在哪里呢?還有他讀中學的妹妹。他緊張而焦慮地在人群中搜尋著目標。

                  在一群難民當中李成峰發現了不遠處有一位熟人、鄰居老張,他急忙拼命擠過去,在水泄不通、比肩接踵的人群里,也顧不上別人的白眼,上去打聽自已的父母,老張驚魂未定地說:你父母想把店里的面粉搬到地窖里,沒有跟大伙一起逃跑。

                  李成峰慌了,他無法相信自已的耳朵,老張的話比外面的炮火更讓他恐懼,他像瘋了一樣沖出了防空洞,冒著密集的炮火、滾滾濃煙向家跑去,李成峰的父母開了一家米店,離南開大學不遠。李成峰很快就看到了自已的家。

                  他那還有家,展現在眼前的是一堆殘磚斷瓦和冒著清煙的橫梁。他像瘋子一樣扒開磚瓦、石塊和木梁。他終于看到了自已的父母,可惜就算他拼了命地喊,父母也不能微笑著應答了。他發現,父親的手還死死抱著一袋面粉,這袋面粉可以換4元錢,為了供他和妹妹讀書,父母可以舍棄一切。他想哭,可是他哭不出來,他想大聲地吼,可是他根本吼不出來,他只能用顫抖的嘴唇干嚎,他已經聽不到任何聲音,感受不到任何味道。

                  他現在沒有力氣,也沒有辦法埋葬父母,他只能把自已的父母抱出來,放在斷墻房邊,他發現了一家人的合影照片,這是他們家唯一的一張合影,那是去年他考上南開大學的時候,母親堅持照的。照片上父親表情嚴肅,母親笑得很開心,生性活波的妹妹開心地用手勾著母親的脖子。他小心地拿起照片,輕輕地擦去上面的灰塵,然后揣到懷里,本已絕望的心里生出一絲念想,他必須去找自已的妹妹,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也阻擋不了他的決心,父母不在了,他要肩負起照顧妹妹的責任,現在他只有這一個親人。而且他有義務讓妹妹看到父母最后一眼。

                  他的妹妹在天津女子中學讀書。

                  李成峰趕到女子中學的時候,只看到一片死寂的寧靜,日本人已經不開炮了,中學里除了幾個尋找運氣的流浪漢外,他沒有看到一個老師和學生。

                  李成峰快崩潰了,他一定要找到妹妹,他想妹妹肯定躲在就近的防空洞里,他一個一個防空洞尋找,每個防空洞里都擠滿了人,臉上都是恐懼和不安,他艱難地擠進去,又失望地擠出來,每碰到像學生模樣的女生就問是不是天津女子中學的?認不認識一個叫李霞的?但沒有一個人知道他妹妹的下落。

                  當走完方圓五里的所有防空洞后,他徹底絕望了,此時才感覺到疲憊,一屁股坐在倒塌的墻腳邊,稍歇了片刻,腦子反而清醒了許多,收斂心神,現在距日軍開炮不到五個小時,日軍開炮時,老師一定會帶著學生逃離學校,最好的去處就是防空洞,但防空洞里沒有女子中學的學生,在日軍開炮的時候,老師不可能帶著學生離開防空洞,這說明,在日軍開炮之前老師已經帶領學生離開,看來妹妹應該還活著。想到此,他稍稍放了心。現在最要緊地是把父母埋了,他知道,隔不了多久,就有人清理尸體,那時他又在那里去找?

                  他心里還有一個奢望,也許妹妹正抱著父母的尸體哭泣,于是他又折返到那已經不能稱為家的地方,這次他連自已父母的尸體都沒有看到。目之所及,一片荒涼。有零星的難民在周圍尋找著什么。

                  李成峰痛苦得想自殺,沒想到幾個小時的時間里,父母的尸體會被移走,現在下落不明,就算以后有機會寄托哀思都不知道到哪里祭奠。

                  日本人只用一天的時間就攻破了天津,李成峰恨日本人,他要報仇,天津是肯定不能呆了,他最要好的同學周希勝邀他一起到鄭州參加一個軍事培訓班,原來周希勝一個朋友的親戚在鄭州辦了一個軍事培訓班,正在招生,于是他毫不猶豫地和周希勝一起跑到了鄭州,參加了軍統鄭州辦事處主任梁干喬主辦的培訓班,當然他根本不知道這個培訓班是培訓特務的,他以為這個培訓班是訓練軍官的。

                  學習了幾天,培訓班的學員都知道培訓班的性質了,此次又接到命令全部學員要到湖南受訓,很多不愿當特務的河南籍的同學就趁轉移的機會偷偷跑了,李成峰不想跑,他雖然不想當特務,但他孤家寡人一個,離開培訓班他都不知道到哪里去,另外,梁干喬也經常教育他們,秘密戰線也是抗日。就這樣,李成峰輾轉到了臨澧,成為了臨澧特訓班的學員。

                  臨澧特訓班是軍統在抗戰時期臨時建立的特務培訓班,最初的名稱是”軍事委員會特別訓練班”,在籌備和剛開學時都是用的這個名稱,但軍委會辦公廳根本不承認,戴笠沒有辦法,為了爭奪全國警察領導權,便將這個訓練班正式定名為“中國警官學校特種警察人員訓練班”。其實就是軍統的特務訓練班。

                  0

                  一、天津除奸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