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中國有我>第二十章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二十章

                  小說:中國有我 作者:多情的李公子 更新時間:2018/12/17 22:49:44

                  李龍朔殺了日向曹長后,手提著武士刀走向了上等兵木下。日向曹長死了后,上等兵木下有些不知所措了。現在就剩下他一個日本兵,而他要面對的是殺死了日向曹長的李龍朔。上等兵木下咬了咬牙,既然今天非死不可,那就拼個魚死網破吧。

                  “你是木下君吧?”

                  “李龍朔,你還認得我。”

                  “我當然認識你。木下君,日向曹長已經死了,難道你也想死嗎?”

                  “我……”

                  “我記得你曾經跟我提過,你有一個喜歡的女孩叫雅美,對吧?”

                  “李龍朔,你還記得。”

                  “木下君,你還年輕,死了不值得。”

                  “我不想死,但是今天我恐怕非死不可了。”

                  “你不用死,你把人放了,我就放你走。”

                  “放我走?”

                  “木下君,你想想在第七聯隊的時候我什么時候騙過人。”

                  木下想了想,李龍朔的確沒有騙過人。單論個人品德,李龍朔比日向曹長強多了。

                  “我以軍人的榮譽擔保,只要你放了那個女孩,我就放了你。木下君,沒必要為了侵略戰爭送命,你的雅美還等著你回去娶她呢。”

                  “李龍朔,你說話算數?”

                  “軍中無戲言!木下君,你不用怕,這個醫院里都是傷員,你從這里離開也不會有人追殺你,至于你能不能回到第七聯隊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你要是再不做決定,周圍的部隊聽到槍聲趕過來,包圍了這里你想走也走不了。”

                  “我可以放了這個女孩,不過我得先出這個醫院。”

                  “沒問題。”

                  上等兵木下帶著徐莉退出了野戰醫院,李龍朔攔住了其他人,只有自己一個人跟了上去,不過他和上等兵木下保持著一百米的距離,既不能刺激到了木下,又不能讓他跑了。

                  “木下君,可以放人了吧?”

                  “你慢慢的走過去。”

                  “徐莉,慢慢的朝我走,記住千萬不要跑,你跑的話他會開槍的。聽到我說的話,就回我一聲。”

                  “我知道了。”

                  徐莉努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然后按照李龍朔的要求,慢慢的向李龍朔走了過來。

                  上等兵木下警惕的看著李龍朔,生怕李龍朔有什么異動。雖然李龍朔手里只有一把武士刀,而木下手里有一支步槍,他還是感到害怕。一對一打起來,他可不是李龍朔的對手。

                  上等兵木下緊盯著李龍朔,一旦李龍朔有什么異動,他就會開槍打死徐莉。

                  李龍朔沒敢輕舉妄動,自己能躲開木下打過來的子彈,徐莉可不行,為了徐莉的安全,他決定放走上等兵木下。

                  上等兵木下轉身跑進了樹林里,李龍朔沒有去追。

                  他想殺木下也不是什么難事,不過他沒有趕盡殺絕,能不能跑回去就看木下他自己的造化了。

                  李龍朔快步上前,擋在了徐莉的身前。看著上等兵木下頭也不回的跑遠了,李龍朔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不由的長出了一口氣。

                  徐莉哇的一聲哭了起來,剛才確實把她給嚇壞了。

                  一個花樣年華的小姑娘突然面對生死,說不害怕那是假的。

                  李龍朔上前把徐莉抱在懷里安慰道:“徐莉,別怕,沒事了。”

                  徐莉的老師同學們也從野戰醫院里跑了出來,圍住了李龍朔和徐莉。

                  “李龍朔,我代表我們慰問團謝謝你。”

                  “多虧了你,不然徐莉就危險了。”

                  “是啊,要不是你殺了那幾個小鬼子,還會有更多的人被殺。”

                  “你一個人打死了四個小鬼子,真是太厲害了!”

                  “得給李龍朔請功!”

                  “對,李龍朔算頭功!”

                  現在大家都放松下來,圍著李龍朔七嘴八舌的說著。

                  過了大約十分鐘,徐祖輝帶著七連趕來了。

                  徐祖輝見野戰醫院里遍地都是尸體不由的一驚,李龍朔見徐祖輝來了就上前打招呼,兩個人見面后把各自的情況簡單的說了一遍。

                  三營在和神兵隊交戰的過程中不少人也受了傷,徐祖輝安排傷員們去治療,又安排其他人打掃戰場,把被日本人打死的醫護人員傷兵和被打死的日本人分別掩埋。

                  完成善后事宜,徐祖輝又指揮七連在野戰醫院布防,過去沒有專門的部隊來防守野戰醫院,現在七連專門負責野戰醫院的守衛。

                  處理完善后的事宜,徐祖輝和李龍朔再次碰頭。

                  “龍朔,今天的事情多虧了你,要不是你,空閑升就叫小鬼子給救回去了。”

                  “不光是我一個人的功勞,要不是你看到了梁志飛進行確認,我也不能確定他們就是小鬼子。對了,梁志飛呢?”

                  “抓回來了。”

                  “人呢,我怎么沒看見他?”

                  “被營長帶回營部了。”

                  “你打算怎么處置他?”

                  “槍斃。”

                  “先別急著槍斃他,有些事咱們要問明白,比如這支鬼子部隊的指揮官。”

                  “我知道,我跟營長打過招呼了,等我回去找個時間審訊完再槍斃他。”

                  “祖輝,這件事倒是給我們提了一個醒啊,小鬼子比我們想的要狡猾,我真是沒想到他們敢化裝成我們的人,而且是深入到我們的腹地來救人。這次幸好是我看到了認識的人,如果換成了另外一支部隊,里面有我不認識的人,恐怕連我都沒意識到他們是日軍裝扮的。”

                  “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想出便衣營救的計劃并且組建完成一支特別部隊,這個人的謀劃和執行能力都是出眾的。想出并執行這個計劃的人是一個出色的軍人,我們一定要查出來他是誰。”

                  “我猜這個計劃的制定以及執行者應該是神木申一。”

                  “神木申一是什么人?”

                  “是我在第七聯隊當兵的時候聽說過的一個日本人,他是第九師團的作戰參謀,被認為是第九師團最優秀的一個青年才俊。”

                  “我會上報總指揮部,讓總指揮部調查這個神木申一。”

                  神木申一帶著精兵隊的殘兵敗將穿越了戰線逃回了第九師團,雖然沒有救回空閑升少佐,但是因為這件事本來成功率就不高,所以也沒有受到任何的責難。

                  “功虧一簣啊。”

                  “是啊,我們只差一步就能成功了。結果不但沒有救出空閑升少佐,還搭上了幾十人的性命。”

                  “是我大意了,我當時應該把一切意外情況都想到作戰計劃中的。”

                  “神木,不要自責,我們沒有要責怪你的意思,這件事成功的幾率本來就不高。神谷,你在想什么?”

                  “我到現在都沒有想明白咱們是怎么暴露的。”

                  “我想問題應該出在李龍朔或者徐祖輝身上,李龍朔認識日向曹長,徐祖輝認識梁志飛,他們看到了認識的人,從而發現了異常。”

                  “神木,既然救不出空閑升,那你為什么不給他一顆手雷?”

                  “給空閑升手雷?”

                  “既然逃不出來就用手雷自殺,避免第二次被俘虜的恥辱。”

                  “你覺得空閑升會自殺嗎?”

                  “難道不會嗎?”

                  “空閑升想自殺的話早就自殺了,到現在都沒有自殺說明他根本就不想死。”

                  “神木說的對,從被被俘到現在有兩個星期了,空閑升想自殺的話早就死了。空閑升不自殺,難不成是預料到了我們會去救他,所以才不自殺嗎?”

                  “神田的遺體還在支那人那里,他是為了掩護我們而死的,我們要想辦法把他的遺體要回來帶回國好好安葬。”

                  “神木,你有什么辦法能弄回神田的遺體?”

                  “我想寫一封信給徐祖輝,用被俘的十九路軍的士兵換回神田他們的遺體。”

                  “這恐怕需要得到師團長的同意才行。”

                  “師團長會同意的。”

                  神木申一從戰俘營里找來了一個十九路軍的戰俘,然后讓這個戰俘給徐祖輝帶去一封信。

                  徐祖輝在安排妥當野戰醫院的防務后就返回了三營營部,去審訊梁志飛,他想從梁志飛嘴里得到神木申一和那支日軍便衣部隊的情報,梁志飛為了活命就把知道的事情說了一遍。梁志飛雖然說了很多消息,但是有價值的情報不多。神木申一在收買梁志飛的過程中,就預先做了防備,沒有泄露什么有價值的情報。

                  徐祖輝和李龍朔正討論著,劉顯德過來報告:“祖輝,我們在巡邏的時候抓住了一個鬼鬼祟祟的人,他說是他是七十八師的,在閘北被小鬼子俘虜,在戰俘營里一個小鬼子給了他一封信,指名道姓的讓他把信交給你。”

                  “小鬼子給我的信?”

                  “會不會是神木申一?”

                  “把那個七十八師的人帶過來。”

                  “是!”

                  劉顯德出了營部,不一會兒帶了一個十九路軍打扮的人來到了營部。

                  “你是哪個部隊的?”

                  “報告長官,我是七十八師一五六旅第六團第一營的。”

                  “是誰把信給你的?”

                  “是一個小鬼子。”

                  “那個小鬼子長什么樣子?”

                  那個七十八師的士兵就把給自己的日軍的長相描述了一番,徐祖輝看了一眼李龍朔,李龍朔搖了搖頭,表示他描述的人不是神木申一。

                  “把信給我吧。”

                  徐祖輝接過信封,上面寫著徐祖輝親啟。徐祖輝打開了信封,里面是用日語寫的一封信。

                  “祖輝,信上寫的什么內容?”

                  “信是第九師團司令部寫來的,說是希望咱們交還陣亡日軍的遺體,作為感謝他們會釋放我們十九路軍的俘虜。”

                  “拿活人換死人,看來死的這些人都是第九師團的精銳。”

                  “拿著死人換活人當然劃算了,咱們現在跟小鬼子談判,一旦談判失敗還得繼續開戰,這些俘虜兵可是能直接用來打仗的。”

                  “我覺得這件事沒有我們想的那么簡單。”

                  “龍朔,你的意思是?”

                  “不能直接把小鬼子的尸體交給他們,必須由這支前來營救空閑升的日軍部隊的指揮官親自前來,我們才交還。”

                  “你是想借機見一見那支部隊的指揮官,乘機確認他的身份?”

                  “是的。”

                  “很好,就按照你說的辦。”

                  “小鬼子會不會派一個假的指揮官來?”

                  “我們可以準備幾個問題問問他,是不是真的指揮官我們一問便知。”

                  “我想他會來的,他恐怕也有很多問題想問我們,比如我們是如何發現他們的身份的。”

                  “那就把必須是營救空閑升的這支部隊的指揮官親自前來才能交還列為交換的條件。”

                  徐祖輝寫了一封回信,李龍朔主動請纓,要求去送信。李龍朔懂日語,行動起來可以省些麻煩。

                  徐祖輝略加思索后就答應了,李龍朔拿著徐祖輝的回信來到了第九師團的司令部,李龍朔想親眼看看接信的人是誰。

                  進了第九師團的司令部,李龍朔見到了師團長植田謙吉和參謀神木申一,神木申一見到李龍朔很驚訝,他沒想到李龍朔會來。

                  “李龍朔,好久不見啊。”

                  “是啊,好久不見,神木參謀。”

                  李龍朔在第七聯隊的時候師團長植田謙吉到第七聯隊來視察,神木申一陪著植田謙吉,李龍朔聽其他人說起過神木申一,也見過神木申一。神木申一因為李龍朔要求更換床頭木牌所以格外關注李龍朔,在來第七聯隊的時候特意暗中觀察過李龍朔,他也認識李龍朔,只不過兩個人沒說過什么話。

                  “李龍朔,聽說日向曹長被你殺了?”

                  “你怎么知道的?”

                  “是木下告訴我的。”

                  “這么說木下活著逃回來了。”

                  “是的。”

                  “是我殺的。”

                  李龍朔把信交給了神木申一,神木申一沒有當面拆開信封。直到李龍朔離開后,神木申一才打開了信封,看起了內容。

                  “神木,信里寫了些什么內容?”

                  “徐祖輝答應返還神田他們的遺體,但是前提是作為營救部隊的指揮官必須親自前去,不然他們就不交還神田他們的遺體。”

                  “營救部隊的指揮官,那不就是讓你去嗎?”

                  “神木,你有什么打算?”

                  “按照十九路軍提出的要求,以營救部隊指揮官的身份前去。”

                  “非去不可嗎?”

                  “神田是為了掩護我們才犧牲的,我必須把他的遺體帶回日本安葬。”

                  “十九路軍會不會有什么陰謀?”

                  “已經停戰談判了,中國人不會怎么樣,另外我也想去見見那個徐祖輝。”

                  在約定的地點徐祖輝他們和神木申一他們見面了,雖然雙方政府正在談判,但是軍隊之前還在廝殺,所以雙方都是如臨大敵。

                  “請問貴軍的徐祖輝在嗎?”

                  “我就是徐祖輝,請問你是哪位?”

                  “我是第九師團司令部的作戰參謀神木申一。”

                  “我們要求來交接的人是營救空閑升那支便衣隊的指揮官。”

                  “我就是你們要求的那支便衣隊的指揮官。”

                  “那我有幾個問題想問你。”

                  “我也有幾個問題想問你。”

                  “看來我們是想到一起去了。”

                  “是英雄所見略同。”

                  兩支部隊間隔了兩百米的距離,徐祖輝帶著李龍朔,神木申一帶著神山賢二,四個人在中間見面了。

                  徐祖輝問了神木申一幾個問題,神木申一同樣問了徐祖輝幾個問題,徐祖輝想知道營救空閑升的部隊的指揮官是誰,神木申一想知道自己是如何暴露身份的,他們兩個人都回答了對方的問題,他們都知道對方是聰明人,假話是騙不了對方的,所以他們說的都是真話。

                  交談結束,徐祖輝把帶來的日軍的尸體都交還給了神木申一,神木申一則把一些十九路軍的戰俘返還給徐祖輝。

                  交還結束后,雙方各自返回。

                  在徐祖輝和神木申一心里,他們都把對方當成了心中的勁敵。

                  0

                  第二十章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