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最后一個軍禮>第十二章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十二章

                  小說:最后一個軍禮 作者:三連最后一個兵 更新時間:2018/12/4 19:02:44

                  北方的冬天來得很快,其實冬天真的沒有那么冷,可能跟我們一直都在活動有一定的關系吧!風很大,很多時候,我都感覺風像無數只強兒有勁的手在推我,而那個時候,我就希望自己是片葉子,那么我想感受一下隨風飄揚的感覺,可是我不是。我還是幻想著回家,不管以什么方式回到家鄉,我都會把軍靴擦的反光,然后把自己收拾的整整齊齊一路狂奔回家,我想我家人看到我會激動,我想遠方的那個姑娘也會驚訝。可是我只能想,我和很多新兵一樣,帶著天真幻想,設計回家的路,可是我身邊卻沒有一個聽我說故事的新兵。

                  我開始不在懷疑自己適不適合當兵,因為這個問題我找不到答案,適合嗎?我想也還是不適合的,不適合嗎?我想我已經習慣這里。師傅告訴我從來就沒有人適合當兵,因為沒有人適合部隊的條條令令,可是就是有人要服役,而我們就是那些服役的人,總要有人為這片徒弟奉獻,你不來,別人也會來,而我自己來了,我就覺得驕傲,這是我第一次和他聊天,在他語氣里,聽到一種自豪,一種我當兵,我自豪的口氣。

                  我還是纏著老大,就這樣我和老大混熟,那時候他還只是個剛提著褲子干上去的排長,我纏著他學飛刀,他說要學就必須和刀培養感情,說的跟真的一樣。我信了,晚上我帶著刀睡,被師傅罵了,師傅說我太實在了,然后也把排長訓了,排長說沒想到我真的這么傻,既然真的把刀帶刀床上。

                  冬天是個讓所有人瘋狂的季節,而本來就很瘋狂的我,更瘋狂了。有人說我和老郭兩個人都是活寶,其實在我看來當兵的都是長不大的孩子,我們一起打雪仗,我們連在連長的帶領下是最瘋狂的,每個人打每個人,操場上笑成了一片,而我的專業就是偷襲,我打完就跑,用師傅的話說要智取,不要強攻。開始我們很多人打連長,后來連長都被我們打跑了,沒有任何領導,在那樣的游戲中,只有敵人。我們每個人相互攻擊,后來師傅也走了,可是我繼續和老兵玩著,我永遠都忘不了那一年雪戰,我們都像一群孩子一樣快樂的奔跑,笑著。可是快樂并不長久,不知道誰的雪球打到了,一連連長身上,他沒有打老兵,他走過來就給我一巴掌,還說了什么,我忘了,反正很難聽。師傅只教我被打和服從,從來沒有教我反抗。而我也不知道那個雪球是不是我打的,不過我沒有了眼淚,我只是感覺臉好燙,總是這樣在一群人面前出丑,我已經習慣了,沒有尊嚴的活法,面對這種事,我早就不把自己當人看了,而我們連的人后來全部跟著遭殃了,我永遠都忘不了接下來的一切。

                  回家之后,因為剛才不快,所有人都在抱怨,而我對于挨打,就像吃飯,沒有什么不正常的。連里一個武裝緊急集合,我們全到了樓下,我們都不知道什么情況,那天好像星期天,我們原本因該自理的時間,卻緊急集合,我們都很郁悶,連長站在我們面前很嚴肅的發號施令,全部都有,全部都有,拳臥撐開始,沒有準備,直接開始,一群人彎著腰,開始趴著做拳臥撐,我也是一樣的。連長在站在樓梯上喊著,今天參與打雪仗的出列,我們都出來了。只有我以為連長要報復剛才我們對他進行的攻擊,很快他又說看著小家伙被打的出列。還是好多人站出來了,然后讓那些人撐到前面,連長開始罵人了。他問老兵,你們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他說這就是你們的兄弟,看著被人打,連長說我們都是廢物,只敢叫,不敢動,他說你們的感情都被你們塞在自己肛門一毫米的地方,順勢拉出,他說我們全是婊子養的,他說,老子不需要你們這樣的兄弟,老子的兄弟,那都是有血有肉,敢為對方擋子彈的,今天你們可以站在那里看著小家伙被打,明天老子就要擔心,從后面開槍的是不是你們。

                  他罵完他們,開始罵我,他說你小你就可以被別人打?你他媽是個男人,你他媽不是個婊子,你是老子的兵,除了老子誰也不能動你,哪怕是團長來了,他把我也罵的狗血淋頭,可是我幸運,我是站著的,所有老兵都不停的在和大地做活塞運動,下去上來,下去,上來。這是我第一次被人罵,罵的這么痛苦,一點都不委屈,甚至覺得開心。我不是一個做大事的人,我一直都跟對了人,所以我很少走錯。那一天我們都過得很慘,連長說我們是群沒出息的家伙,就敢在家里耍狠,在外面就是軟蛋。或許他的話刺激到了我們,但是他改變了我,服從和反抗,并不是一味的。男人必須能忍,可是也不能讓別人騎在頭上撒尿。我們還是打雪仗,這次我是故意的,因為我后面有人撐著,我無所顧忌,可是并不是肆無忌憚。當他那一巴掌定格的時候,就注定了他要倒霉,我們好多人打他,我看見被染紅的雪,我聽見了喊痛的聲音,我跑回了連里,躲在廁所里不敢出去,第一次打人,嚇得全身發抖。

                  如果只是普通打一頓沒什么,可是一連連長手骨折了。頭上還破了個洞,鼻青臉腫嗎,也難怪我們那么多人打他,老大聽說后,要我什么都別管,蹲到連長辦公室門口去。開始我不敢從廁所出來,然后一群人把廁所圍的水泄不通開始做工作,最后我還是出來了,因為這是躲不過去的。連長看見我說,你他媽這唱哪一出?然后我把事情經過告訴了他,他只是淡淡的說沒事,該干嘛干嘛去。后來他又把全連拉出來了,還是拳臥撐。不過,他讓所有人放松,他跟我說,等下參謀長來了,我給你一巴掌,你就把你的看家本領拿出來。我說我的看家本領是啥?他說哭啊!你都哭了那么久,不在乎這一次,聲音越大越好,哭聲越慘越好。

                  參謀長和政治處主任真的來了,帶著一連連長。連長聽到消息之后,讓所有人都嚴肅點,可是誰也嚴肅不起來。連長就站在門口指著我鼻子罵,你是不是要造反啊?一連連長都敢打,一連連長多好的人啊?你打完他是不是要打我啊?……參謀長來了,問了下情況說給個處分,連長說參謀長不行啊,他還只是個孩子,不能背那玩意啊,背了的話,他以后就毀了,他以后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然后一連連長說我怎么叼,怎么叼,那個王八蛋老說我壞話。其實世界很公平,有人喜歡我,就有人不喜歡我。連長指著一連連長說你他媽好意思說,一個15歲的孩子一個雪球打到你身上,你就給人家一巴掌,你這也是黨員的作風,今天打你還是輕的,我當時不在場,我要在場,我一定讓你躺到309去。最后一連連長是被老兵們轟走的,連長一句,三連。所有人爬起來答到,送客。而參謀長那,連長說這都是雞毛蒜皮的事。我問連長怎么不給我一巴掌,他說舍不得,很平淡的說舍不得打。我突然被感動了,感動的說不出話來。

                  每一個季度都有一次強化訓練,而時間,一般是15-30天。沒有人知道那是每個季度的哪個月,所有的老兵把那個月稱為黑色強化月。而我只是聽說很痛苦,聽別人說的,永遠是別人說的。我們班除了我和師傅任何人都要參加,而團里戰斗單位,除了值班的單位,任何連隊都要參加,我們就4個連。而我屬于特三連,不是很好,也不是很差的那個,但是在我眼里那個時候,它卻是最好的,特三連是全團第一大連。

                  其實當兵挺好,比如修個電燈泡啊,門鎖啊,風扇啊!下水道啊!每次師傅都讓我去搞,我說不會。師傅說那你會什么。我都會傻笑著說我會吃。那你除了會吃,還會什么?我還會睡。其實在特大,我也除了吃和睡,比他們強點,任何東西都不如他們,沒有任何牛逼的資本。后來師傅說我和許三多一樣,就會傻笑。其實不一樣的,我不如許三多,許三多也沒我長的帥。師傅說以后不要在說你不會,說也行,但是要在后面加一句,我可以學的。

                  慢慢的退伍了,退伍的廣播圍繞著整個營區,我想說那些寫歌的都是王八蛋,什么今年退伍的老兵,什么老班長,……很多,很多剛好適合這個季節,悲傷,本來就不好過,還放些悲傷歌,而且還是24小時的,不過也只有那么幾天,還有就總是那么兩首歌,李玉走了,退伍是要會餐的,很多節日都要會餐的,可是我敢說,誰都沒有見過那么滂沱的氣勢,開倉放酒,直升飛機運酒,我們有專門放酒的倉庫,里面的啤酒堆積成山。我是喜歡喝酒的,可是師傅不喜歡,我偷偷和老郭喝過幾次,其實師傅都知道,一個不喝酒的人旁邊睡著一個喝酒的人。就算傻子都明白,可是只要沒醉,師傅都不會說。

                  有一次他們兩個的戰爭爆發了,而我就是禍根,因為我喝多了,晚上回來吐了。聽說如果不是一群人勸著,那晚老郭就去閻王殿報道了。我不知道什么情況,我也只是聽說,但是我知道我在師傅的世界很重要,但是我不知道是多么重要而已。退伍那天,全連上下圍在俱樂部,我們就像小數民族,好多好多吃的,放在中間,有小菜,有零食,有啤酒,有紅酒,甚至洋酒,茅臺,而我就喜歡這種時候因為我是個吃貨。老大輕點人數之后,連長開始提酒,第一個,他說第一個,我們敬天上的兄弟,我們永遠同在。第二個,我們敬正在外面執行任務的兄弟,我們永遠同在。第三個敬我們遠在家鄉的父母。我們永遠同在,這是每次會餐都會說的一句話,我已經習慣,只是不明白,為什么要說這些話。提完酒后,就輪到我大顯身手了,我什么都忘了,就知道吃,因為好吃的太多了。然后師傅靠在我耳邊對我說,去給每個老兵敬酒,我去了。我給我們連每個退伍老兵都敬酒了,他們還是那樣的微笑,似乎沒有一點傷感,李玉說航航好好干,你非常適合這里,而我只是傻笑,因為我不知道說什么。他們一起唱歌,我就在旁邊吃,他們一起喝酒,我就在旁邊吃,他們回憶過去,我還是在旁邊,我從來沒有發現,我這么顯得格格不入,我覺得又不是去死,以后還有見面的機會,何必這么悲觀?我真的太年輕了,年輕到什么都不懂,對不起解放軍三個字!

                  那一晚,我不知道喝了多少,我知道師傅醉了,我也醉了。第二天李玉走了,除了師傅,我們班所有人都哭了,包括我。他是微笑著離開的,登上直升機。我不明白,為什么別人那么痛苦,他卻那么快樂。退伍的放松只是一時的風波,沒有多么悲傷,每個人還是笑著生活,我也笑著訓練,沒有任何可怕的,因為我覺得一切都挺好。我終于可以打靶了,北方的冬天打靶并不是個好活,我的槍也換了,換成了81杠,我問師傅為什么不是95,他說95只是擺設,81才是參戰的槍,95還不夠穩定。班里還是有人出差,這是我唯一不能問的大忌,我不知道為什么,其實問了也沒有人告訴我他們出什么差,因為保密,我開始發現其實這里每個人都有秘密,而那些秘密有可能會一直爛死在他們生命里,而我以為我總有一天會向外面的世界透露,可是當我親自走過之后,我就什么都不愿意說了,每一次回憶就像一場噩夢。就像我執行的特密415。

                  老郭在我的世界是個神話,至少他喝酒很厲害,從來沒見他醉過,他也喜歡和我吹牛逼,而我打靶,是隨意打的,子彈,在靶場就像擺地攤的菜市場,箱子里堆積成山的子彈。而且我可以挑任意槍打,開始我還很歡喜,可是后來我感覺不是好活。因為到年底要消子彈,其實每個季度都要銷毀一批子彈,而我只有現在才有資格銷毀,可是一個連的子彈都要我一個人銷毀,當然也不是那么無情,連長組織他們打靶,誰在十分鐘內,子彈打的最多,就誰去開飯,而這一切都與我無關,但是餓不著我,因為我是他們最疼的那個人,因為我小,所以我被很多人寵愛。

                  1

                  第十二章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