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灰色>火力第一(5)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火力第一(5)

                  小說:灰色 作者:situhan 更新時間:2018/12/27 10:25:54

                  站在全團的隊伍面前,易云龍的確有種難受的感覺,全團一共才4個連,2連還不在這里,現在的三個連湊到一起說是一個營都有些勉強。就這么點部隊還要去打鬼子,難度可想而知,可是易云龍很快把心頭上的陰霾驅趕開。

                  “鬼子來了,我們怎么辦?只有一個字,打!”缺德團長現在搖身一變成為了剽悍團長了,“現在我命令,全體都有,出發!”

                  輕裝的獨立團一、三、四連按照循序快步的離開了操場,向通往五里牌的山路上走去,彪悍團長讓通訊員把幾個連長叫到自己這里,他要在路上跟他們布置一下,邊走邊開會還是紅軍時期留下來的傳統。

                  “今天下午在大操場上發生了一件事情,我想大家都已經知道了。在這里我宣布一個事情,七班是團部直屬部隊,直接接受我指揮,我已經把七班派出去做全團的尖兵。我們有許多同志都是來自各個階層,比如我,當年就是張輝瓚手下的一個大頭兵,后來戰場反正起義當了紅軍,這個含義你們自己理解!”

                  沒想到彪悍團長第一句說的是這個,一連長郝三喜倒是無所謂,在無名村的時候就見識過李久的能力,當時,錢屸都犯毛病了,他一個被雇傭的保鏢卻能冷靜的想出那一套來,回來后郝三喜仔細一想,還真是佩服。四連長趙二順本身就是個“聽話”的干部,自己連的戰斗力不行,那就在宣傳、軍容軍紀、搞好老百姓關系上做文章,是獨立團的紅旗模范連隊。只有三連長魏大刀心里不是個滋味,很明顯,團長這句話是沖著他來的,而他的那點心思也被團長看的一清二楚。

                  魏大刀這次是丟人又丟臉,論起功夫,他知道自己不是李久的對手,論起對獨立團的貢獻,李久沒來之前也就是郝三喜比自己強點有限,可李久這一來……真是沒法說了,人家的那幾下子自己還真是比不上,頭一腳沒當班長就給團里搞了幾十條槍,二一腳出去執行個臨時任務又幫團里弄了幾支駁殼槍,就連自己背的這把都是,看來不服氣不行。可這個李久到底是怎么打的呢?有學問,得去學。

                  李久帶著七班一溜小跑,終于在天已經完全黑下來的時候到了五里牌。李久低頭看了看手表,時間是晚上八點多。

                  “小賈,去周邊偵查一下,看看政委他們在哪兒,有了消息到五里牌對面山上等我們,我們要占領那個制高點。”李久指了指月光下模糊的山影。

                  “是!”小賈應聲轉身離開。

                  “銅鑼、小紅旗和哈喇子,你們三個現在就向那里移動,不要管我,我會去找你們的,我不在的時候銅鑼指揮。”李久放下背上的小紅旗。

                  “啥……我指揮?姥姥地,我指揮個啥?”銅鑼結結巴巴的說道。

                  “班長,你又要單獨行動?”哈喇子也是不滿的問道。

                  “你懂個屁,靠前偵查,摸清鬼子的規模和裝備,這個活你能干嗎?”

                  “可那也不應該是銅鑼留下來指揮啊?我不服!”哈喇子又犯毛病了。

                  “你不服個屁!就是你這一根筋的毛病,七班才不能讓你指揮,如果你指揮,七班在一個月內指定完蛋!銅鑼這小子是膽小,惜命,可這個時候就需要他這樣的才能把七班保存下來,你特么的自己想死別老拉上別人好不好?小紅旗才多大?你讓他也跟著你去拼命?你臊不臊?長點心好不好!”李久就差用腳踹哈喇子了。

                  “銅鑼,要是我沒能回去,你把小紅旗安全帶回部隊就成,就算你這輩子沒白活,明白我的意思嗎?不過,打仗的時候多聽聽小紅旗的參謀,他的見識比你多,點子也比你多,你得好好的學習打仗,要不,光憑著小伎倆和小心思是活不長久的,該出手的時候還得出手,你明白嗎?”李久又叮囑了一下銅鑼。

                  “駱駝,你別老拿我說事,不帶你這樣當班長的!我成啥了?”小紅旗不開心了,“我不就是沒你們跑的快嘛……”

                  “行了行了,您是老紅軍,是革命的火種,咱得把您這顆火種好好的保留,再說了,要是遇到了政委,你比我熟悉是不是?你的任務就是給銅鑼當好參謀,別讓那小子一聽到槍響就向后撒丫子!,沒有你這個大神,哈喇子能鎮得住銅鑼嗎?所以說啊,秤砣雖小壓千斤,您還是走馬上任吧!我任命為七班臨時參謀!”

                  也不知道是怎么得,李久跟缺德孩子在一起那就是一個字“貧”,兩個字“都貧”。這兩人在一起,沒大沒小的,來不來就是市井油滑的那一套,可是管用,小紅旗就吃這個,李久好像也吃這個。

                  小紅旗眨巴眨巴眼睛,覺得這個班參謀的位置很重要,于是拍怕銅鑼的肚皮,“走吧班代,咱們都對面山上去等著他們。”

                  哈喇子被他們這真真假假的話語弄了個大窩脖,也沒話好說,墊吧墊吧的跟著去了。而李久則是閃身消失在夜色中。

                  彪悍團長帶著三個連趕到五里牌的時候已經是午夜12點,等在路邊的是小賈,此時,李久已經摸清了敵情把具體的敵人分布圖畫在了一張黃紙上,用的是木炭畫的,細微之處都做了說明。

                  彪悍團長一看那張圖就明白了李久的意思,“好小子,這是教我打仗呢!”隨即問小賈,“政委找到了沒有?還有沒有其他情況?”

                  “報告團長,政委現在和七班在一起,警衛班減員2個,小崔又回團部報信,他身邊只有4個警衛員了。”小賈立正報告,隨即小聲的又說道,“警衛班不能老是配短槍,應該有長槍才行,遇到敵人,光挨打無法還手。”

                  “我不知道嗎?可是我到哪兒給他們找長槍?一線部隊還不夠用呢!”

                  小賈不吭聲了,說啥也是白說。

                  “你回去告訴李久,七班這次的任務就是負責政委的安全!出了問題我就找他!其他的事情我會考慮!”彪悍團長打手一揮,把小賈像趕蒼蠅一樣的轟走。

                  小賈是在附近的山頭找到的政委,說來也巧了,政委他們就藏身在李久看好的那座山頭上,對地形的判斷可謂是“英雄所見略同”了。所以,李久在摸清敵情后找到七班的時候也就找到了政委。

                  政委有些狼狽,渾身的衣服都弄的臟兮兮的,帽子上還給流彈穿了一個槍眼,懸的厲害。身邊的警衛班少了2個,剩下的幾個也多少掛了點彩,有一個還崴了腳。小賈找到他們的時候,他們正在向山頂上爬,打算越過山梁從另一面走。

                  看了李久畫的敵情分布圖,易團長就知道晚上該怎么打了。他下令部隊先休息2小時,吃點干糧喝點水。然后把三個連長叫了過來。

                  “郝三喜,你們連的火力最猛,鬼子這個中隊就由你們來打頭陣,記住,一定要打排槍,不許自由射擊,我們的子彈不多,打完三輪之后就給我沖!三連緊跟上,魏大刀,是你耍大刀片子的時候了,黑燈瞎火的由著你砍。我給你們十五分鐘的時間,時間一到,聽到我這邊吹沖鋒號就撤退!鬼子人多,我們一口吃不下,不著急,慢慢的吃!”彪悍團長現在有向狐貍團長轉化的意思,他又對四連長趙二順說道,“你們連負責沖擊兩個偽軍連,能沖成什么樣就沖成什么樣。要想刮風一樣從他們的駐地橫掃過去,然后到五里牌西邊的路口集結,你們兩個連也是,然后我們帶著這伙鬼子在大山里轉悠,老子要拖死他們!”

                  夜襲,是八路軍慣用的戰術,雖然由于營養不良造成了一些戰士有雞眼病(夜盲),可還是多次發起夜襲,只有夜襲才能充分發揮八路軍的優勢。

                  獨立團武器彈藥都不行,只能是趁夜突襲,打了就走,能撈多少算多少。李久在圖上故意畫出了幾條路線,意思就是讓獨立團可以沿著這條線打。

                  比李久更狠的團長把夜襲的時間定在了凌晨2點,這簡直就是最要命的時間。在這個時間里,睡覺的剛剛睡的沉,站崗的,迷迷糊糊最犯困。突如其來的襲擊能讓這些鬼子猝不及防的干挨打,無法還手。

                  戰斗果然如預期的那樣展開了,鬼子被打得找不著東西南北,盡管鬼子訓練有素,可還是被一連和三連的連番沖擊弄的丟盔棄甲,相反那邊的偽軍倒是穩住陣腳,見到八路來了就迅速的向中心收縮,形成了一個“鐵疙瘩”,以四連的那點攻擊力是啃不動的,好在團長本身并沒有要求四連要有多大的戰果,目的是把鬼子與偽軍隔開。

                  這伙鬼子進入華北之后就沒有遇到過強敵,逐步養成了驕橫和麻痹的情緒,更重要的一點,他們這次進山的目的是為了報復而不是為了進剿。他們原打算住一晚就收兵了,在五里牌,他們幾乎把這里的房子全都燒了,燒完了才發現燒的早了,應該在走的時候燒,那樣晚上還可以在這些房子里住,偏偏他們遇到了政委喬一得帶的人,雙方一交火,政委這邊固然少了2個,可鬼子那邊的一名曹長也被打死,于是惱火的鬼子追出幾里地后回來就把全村的房子點著了。到了晚上,最好的一塊開闊地被鬼子占住,拉起了帳篷宿營。在與喬一得交火的時候鬼子就判斷出這是一股很小很小的土八路,要是連夜跟著往山里追就太辛苦了。對于“大日本皇軍”來說價值太低了。反正該炫耀的武力已經炫耀,該燒的也燒了,就算是報復行動成功了。鬼子中隊長山田上尉壓根就沒想到獨立團就在附近,還會半夜跟他來這一手,當八路軍像風一樣的刮過之后,整個中隊傷亡了四分之一,還被八路軍順走了不少東西,放在外面的幾箱罐頭都被八路軍拿走,氣的山田中隊長火冒三丈,可是沒辦法,通過槍聲和對方沖擊的力量上看,至少是一個營,在夜晚黑燈瞎火的情況下,山田沒有把握可以跟土八路對著打,連人都看不見怎么打?只好等到天亮再說。

                  獨立團這場夜襲,傷亡不到10人,順手搶過來的東西可是不少,就在村西頭集結準備撤離的時候,小賈飛奔而來。

                  “團長,我們班長有個建議,他說在凌晨5點的時候還可以打一次,到時候我們七班用火力支援,他建議你考慮吃掉這股鬼子。”

                  “什么?呵呵,這個李久的胃口不小啊!說說看,你們用什么火力支援我們?就是那挺機關槍嗎?那可是還有120多鬼子200多偽軍呢。”缺德團長問道。

                  “我們班有一個擲彈筒,上次跟新一團九連打鬼子小隊繳獲的,同時還繳獲了鬼子20多顆榴彈,班長說他已經看清楚了鬼子扎堆的地方,到時候由我們先發射榴彈,他說就發射15顆,要你們計數,等到14顆炸響后,全團就可以發起沖擊了,只要消滅了鬼子,偽軍就好打了!”小賈把李久的作戰構思說了一遍,然后補充說,“這個想法也跟政委說了,政委讓我對你說,可以試一試,如果鬼子不亂,也可以再撤退的……”

                  到底是老搭檔,老紅軍,這種折中的暗示都可以通過小賈的嘴轉達給缺德團長。易云龍用手摸著胡子拉碴的下巴,琢磨了一會后死盯著小賈。

                  “你們班長會使擲彈筒?團部倉庫里還有幾支呢,怎么不見他來的時候要?”

                  “報告團長,班長一開始不會用,打不準,后來是胡大叔教了班長一些竅門,我們班長又到深山里練了幾天,差不多打了十來發榴彈才有了點譜,一把手倉庫里的擲彈筒我們沒要,可那些榴彈都被我們弄出來了……”小賈說道最后低下頭。

                  “回去告訴你們班長,他要是打不準,回去我處分他,關他緊閉!”

                  “凌晨五點,這個李久選的時間可真是夠缺德的,就是出來找食的野貓這個時間也是困頓了,媽的干這一次!”缺德團長下定了作戰決心。

                  11

                  火力第一(5)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