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月牙寨狼兵>第三十章 秘密警察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三十章 秘密警察

                  小說:月牙寨狼兵 作者:西江木子 更新時間:2018/12/27 22:26:42

                  胡志誠進攻民防團長老丈人家兩個時辰,卻始終沒有攻入大院去。

                  后半夜,他們依計撤出七里村,望那坡村退去。

                  雞鳴時分,胡志誠帶領的十人小隊出現在那坡村后山的山口。

                  民防團長黃沅朗一陣驚喜:“李先生的計策果然不錯,這幫可惡的土匪終于來了。今天,你們這些該殺的赤匪誰也別想逃。”

                  可是,黃沅朗似乎高興得太早了,他忘了一句古語叫“螳螂捕蟬,黃雀在后”,此刻,由牙錦昌和趙寶祥帶領的一支隊伍已經對民防團形成了反包圍。胡志誠還交代叫人準備了眾多燈籠,火把。等雙方交火,遠處就掛起燈籠,然后讓人舉著火把往近處走來,作為疑兵之陣。

                  胡志誠所帶的十人小隊來到山口,稍事停頓,便依計各自行動,悄悄摸進山谷中。突然,夜空里傳來一聲斷喝:“打!”緊接著便傳來乒乒叭叭的槍聲。

                  夜幕中,胡志誠所帶的十人小隊各自迅速找到了事先勘察好的掩體,然后開槍還擊。

                  黃沅朗大喝道:“弟兄們,給我狠狠地打,一個土匪也不許放過。”

                  突然,民防團的身后也響起了乒乒叭叭的槍聲。三十多支槍圍著民防團開火,其陣勢足以壓倒了民防團的氣焰。不過,包圍圈外都是一些剛剛學會放槍的農民子弟,他們只是不停地放槍,卻沒個準頭。

                  這時,山谷里被圍的人大喊:“我們的大部隊上來了,大家狠狠打!”

                  外圍的人則大聲喊叫:“趕快投降,紅軍不殺俘虜!”

                  民防團士兵們抬眼望去,周圍燃起了上百支火把,遠外還有隱隱約約的火光,以為紅軍大部突然從天而降,早已驚得魂不附體,只待紅軍沖到眼前便舉槍投降。胡志誠趁亂沖到民防團長黃沅朗面前,拿槍逼迫他說:“我們紅軍部隊只是路過高山縣,你真的要跟中國工農紅軍作對嗎?要是我們紅軍團長生氣,一口氣打進縣城,你就后悔了。你只要叫弟兄們放下武器,我們紅軍隊伍有紀侓,不殺俘虜,讓你們回城里,只是武器要留下,當作資助紅軍。”

                  黃沅朗看到漫山遍野都是紅軍,以為今晚就要把小命交代在這里了,聽到胡志誠說不傷害他們性命,急忙下令放下槍投降。

                  牙錦昌和趙寶祥帶眾工友圍上來,不過三十人,且都是普通農民穿著,顯然不像打過仗的正規紅軍。

                  黃沅朗后悔不已,但槍已在別人手上,只得乖乖聽命。

                  此役,再次繳槍三十一支。

                  韋桂忠帶著馬瑞文一行人來到蓮花洞附近,馬瑞文馬上就想沖進去把女匪抓到手,立個大功。

                  韋桂忠急忙制止他,“你這樣冒冒失失,能成什么事。上次你就是只顧頭不顧腚,才被人暗算了。”

                  馬瑞文卻很不以為然:“那女匪就在里,我沖進去,保證手到擒來。抓她一個小丫頭片子,還不是老鷹抓小雞一樣。”

                  “那你知道她有沒有同伙?她的同伙現在在哪里?”

                  “她還有同伙?”

                  “蠢豬!”

                  “對對對,上次我就是被她的同伙暗算的。”馬瑞文 傻笑著。

                  韋桂忠低聲命令:“大家先在周圍蹲守,觀察了解情況。”

                  “是。”眾人低聲應道。

                  “注意,誰也不許出聲,不許冒頭,不許弄出任何動靜,就算拉屎也要拉在褲襠里!”

                  “是,隊長。” 眾人又低聲應道。

                  “行動!”韋桂忠做了個手勢,七個人分成三組各自分開,沒入雜草叢中。

                  蹲守,對警察來說,是一項經常性工作。但是,野外蹲守,卻是一種實實在在的折磨。蹲守了一天一夜,韋桂忠用手一摸臉,瘦了一圈,面皮上沾著一層厚厚的灰塵,胡子竄出老高,毛刷一樣,都有些扎手了。

                  他們每兩人為一組分三個地方蹲守,輪流睡覺。韋桂忠那個小組三個人,他本可以多睡一些的,但他為了給隊員做榜樣,堅持不睡。第二天傍晚時分,在太陽的微光里,韋桂忠也禁不住打了一會兒盹。醒來后,似睜未睜的眼睛還不太適應周圍一切,恍惚中,只見夜幕下影影綽綽的荒草、樹木和溝壑,如同陰間里的場景。疲乏讓人產生幻覺,困頓使人陷入冥想。

                  夜里,借著星月的微光,他看到一同蹲守的同事在遠處輕輕活動著手腳,向洞口望去,卻沒有發現任動靜,韋桂忠這才決定派馬瑞文悄悄摸進洞中。

                  很快,馬瑞文便出來報告:“隊長,里面沒人。”

                  韋桂忠便帶馬瑞文再次進洞仔細查看,兩人打著手電筒四處照照,發現了很多散亂的腳印,根據多年辦案的以驗,韋桂忠認出,這些腳印有男人的大腳印,也有女人的小腳印。

                  “陸振寧那小子沒有說謊,那女匪確實回來過。”他自言自語。

                  “隊長,你怎么看出來的?”

                  “腳印,地上的腳印告訴了我。”

                  “隊長真高明。”

                  “可惜,又讓她跑了。”

                  “哼,她躲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對吧,隊長?”

                  “你說,這回她能跑哪兒去?”

                  “肯定是換另一個山洞躲起來唄。”馬瑞文 不假思索就答道。

                  “不。如果是我,我絕不會再躲在山上。”

                  “那她能躲到哪兒去?”

                  “縣城。”

                  “啊?不會吧,那她不是找死嗎?”

                  “瑞文,你帶一個兄弟繼續留在山上,就留在附近繼續守株待兔。我馬上帶人回縣城去,此刻,那女匪說不定已經在縣城某個地方偷著樂呢。”

                  韋桂忠回到縣城,好好表揚了陸振寧一番。

                  “隊長,我沒能抓到女匪,你為什么還表揚我啊。我都羞死了。”

                  “你發現了重要線索,證明了我的判斷一直沒錯,我們離抓到她只差半步之遙了。”

                  “現在她又逃脫了,怎么抓她啊?”

                  “我估計,她此刻就在城里。”

                  陸振寧眼睛一亮:“對,我也這么認為,隊長,我們這是不是叫做英雄所見略同呀?”

                  “你有什么好辦法能夠再次找到她?”

                  “隊長,我有一個想法,不知當講不當講。”陸振寧做出欲言又止的神態。

                  “快講!”

                  “我想,在沒有抓到女匪之前,我就不用穿警服了。”

                  “這是為何?”

                  “你看啊,我曾經和女匪在山洞里打過照面了,我認得她,她也認得我。當然,我只說是城里人,她并不知道我是警察。如果我穿上警服,萬一哪天在街上走被她看到,就暴露了我的身份。不如我繼續扮作老百姓,暗暗地在城里四處查訪。這樣,你們在明里,我在暗里,咱們明里暗里同時進行,我就不信找不到她。你說呢,隊長?”

                  “你這小子!”韋桂忠拍了一下陸振寧的頭,歡喜地說:“腦瓜子還不賴,這主意不錯。我批準了,在抓到女匪之前,你不用穿警服,也不用到局里來上班,你就是個秘密警察。”

                  陸振寧歡喜得不得了。其實,他是有私心的,她怕羅元元認出他,知道他是警察,一定不會放過他。同時,他又希望能比隊長他們早一點找到羅元元,然后勸她逃走。不知為何,他總是不相信羅元元是壞人,他不希望警察局抓到她。

                  韋保寧知道讓陸振寧做了秘密警察,還特地秘密召見了他。

                  “你真的見過那女匪的面?”韋縣長問。

                  “是的。可惜我武藝不精,沒能親手逮住她,對不住了,縣長,我是個不稱職的警察,你不會撤了我的職吧。”

                  “不會。我怎么會撤了你的職呢,我不但不撤你的職,還準備給你升官,等抓到了女匪,我就升你做小隊長,怎么樣?”

                  陸振寧受寵若驚:“感謝縣長栽培,今后,我愿意肝腦涂地報答縣長的大恩大德。”

                  “你這么想就對了。跟著你的隊長好好干,我們不會虧待你的。”

                  “是,縣長。”

                  “我問你,你看見女匪手里的那把玉如意了嗎?”

                  “縣長,我雖然沒有親眼看見那把玉如意,但我可以擔保,那把玉如意就在那兩個土匪手上。”

                  “何以見得?”

                  “我拿話套她,她透露出來了,那玉如意,翠綠色的,有一個盒子裝著,里面還有一個紙條。”

                  “紙條?”韋保寧心頭一緊,“紙條上面寫了什么?”

                  “那女匪一看就知道是窮棒子,沒讀過書的。”

                  “她不識字?”

                  “對,她說她不識字。”

                  韋保寧暗暗舒了一口氣:“那些窮鬼有幾個識字的!這么說,他們拿到了玉如意,也不明白這玉如意有什么奧妙,這樣看來,我的寶物還是安全的。”

                  “那玉如意現在應該在那個男的土匪手上。”

                  “那個男的是女匪的幫手是吧,把這么寶貴的東西隨隨便便交給幫手,說明她沒有參透其中的秘密。要是她知道那把玉如意牽扯到的財富可以買下半個高山縣城,只怕她連睡覺都要抱著它呢。哈哈哈”韋保寧竟笑得很開心,他好久沒這么開心了。

                  “小陸,你趕快給我查訪到女匪的下落,奪回玉如意,到時候我一定重重賞你。”

                  “我一定盡力,縣長。”

                  “我們已經很接近目標了,只要她還在高山縣境內,早早晚晚,我一定將她抓捕歸案。”縣長對此信心十足。

                  5

                  第三十章 秘密警察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