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呼嘯的軍刀>煉獄八(4)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煉獄八(4)

                  小說:呼嘯的軍刀 作者:螞蚱 更新時間:2018/12/27 12:49:44

                  寂的防御圈中我都能聽見汗珠滴在草叢中的輕微摩擦聲。我也一樣的緊張,耳機圈蠱在頭上就像緊箍咒一樣,我緩慢的旋轉著微調開關,希望“黃二隊”那邊能有反映,但依然一片死寂。

                  從我們的視野中出現了兩個身影,從步態上看是“蟈蟈”和“蜈蚣”,相處久了,對每個人的形體和步態都有了明顯的記憶,這對我們在以后的執行任務中有莫大的幫助,也是讓我們對對方相互了解的一部分。

                  從這兩個人大大咧咧的走路步態上看,我們長出了一口氣,不加隱蔽的行走路線表明了應該沒有什么對我們不利的事情發生,不然他們也不敢這樣馬步牛蹄的回來。

                  我們繼續保持著防御陣型,不過已經不那么緊張了,都松松垮垮的趴在地上,“甲殼蟲”欺身上前,為他們打開了一個缺口,放他們兩個進來。

                  “什么情況”?“蟈蟈”焦急的問道。

                  “沒事,哨兵槍走火”。“蝎子”一臉輕松的說道。

                  “吁”大家長出了一口氣,紛紛從地上爬了起來,撣落身上的塵土。

                  “什么情況啊,講具體點......”大家圍到“蝎子”身邊,七嘴八舌的詢問著。

                  “哈哈哈.......”,我們的話音剛落,“蝎子”突然爆發出一陣大笑,笑的前仰后合,旁邊的“蜈蚣”也把剛喝到嘴的一口水噴了出來,“嘿嘿”的笑個不停,這更讓我們一頭的霧水。哨兵槍走火的事件時有發生,聽老兵們講過各個部隊的不少,但也不至于讓他們兩個樂成這個樣子吧?我們一臉的納悶?

                  “蝎子”直起腰來,擦了擦口水說道:“你們猜怎么著了......”?他故弄虛玄的賣弄著,一臉的神秘感。

                  “蟈蟈”一腳蹬在“蝎子”的屁股上:“有話說有屁放,賣什么關子,大家都等著聽呢”

                  “蝎子”這才把事情的原委告訴了我們。

                  原來,“黃二隊”的一個哨兵上哨時,突然,在前方的河邊發現了一個亮閃閃的東西,在河面一片波光粼粼的反射下,這個東西發著光,在四處游蕩,當時關于“UFO”的說法有很多,這個兵也是個老兵了,也在部隊聽說了一些,看到眼前的一幕也是不知所以然,大聲的喝問口令,但那個東西依然四處游蕩,絲毫不理會他的嚴詞厲語,這個兵就慌亂了,在沒有報告的情況下,驚慌失措的扣動了扳機,也就是我們聽到的那一聲槍響。那個閃光的家伙“悠”的就消失了,這更讓他手足無措。

                  他的那一聲槍響,把“黃二隊”的人都驚動,“牦牛”帶人趕到哨位,用耳光把哨兵從迷茫中扇醒,聽那個哨兵的講述,再查看現場,什么也沒有發現,讓“黃二隊”的所有人都陷入了迷茫中,他們也都傻眼了,直到“蝎子”他們過去打探情況,他們只好說是哨兵走火,但隨即發現的情況又讓這些人更加傻眼。

                  “蜈蚣”在聽完他們的敘述后,往河對岸趟過去,在他上岸后,發現了在一片小樹林里有團閃閃發光的東西,跟“黃二隊”那個哨兵描述的一樣,星光下也看不清是什么東西,把他也嚇的趴在地上半天不敢動,只是拿槍瞄著這個東西。

                  后來“蜈蚣”壯著膽子抵近觀察,才發現——那是一匹馬。

                  原來這條河的附近有一個小村莊,只有五戶人家,就是個自然村,在1:50000的地圖上根本顯示不出來,有戶人家養的一匹馬不知怎么晚上跑了出來,到河邊飲水洗澡,馬的身上一沾水,在月光下就反光,遠看就是亮閃閃的一團,這牲口怎么能聽得懂哨兵問的口令呢?哨兵問他的,它游玩它的,結果就造成了誤會,讓“黃二隊”的哨兵以為是外星球的入侵者,那一槍也就能理解了。

                  我們聽完也都“哈哈”大笑,一個大活人讓一匹馬給嚇住了,說出去就是笑話了。

                  這就是后來部隊流傳很久的“亮馬河白馬故事”。

                  第二天,“黃二隊”的通訊兵“狐貍”來找我,問我昨天晚上電臺不能溝通的事?我也無言以對,只好當面和他操作。我倆拉開20米的距離,我們小隊人都在旁邊觀看,看我們的操作有沒有什么錯誤,但20米的距離我倆就是溝通不上,雙方的喊話聲都能聽到,但電臺就是保持沉默,耳機里一片的“沙沙”聲,但我們跟大隊的溝通都很好,就我們兩個溝通不上,大家都大眼瞪小眼,一臉的無奈。半小時后我們才溝通聯暢。

                  回去后我們把這個故障報了上去,軍工部門馬上把我們的15瓦電臺收走了,這個是新裝備,下放到部隊沒用多久,改進后又下放過來,比以前的好用多了,天線也從星狀天線改為了階梯狀天線,我們操作者的使用反而麻煩了。

                  0

                  煉獄八(4)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