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最后一名將軍:起源>第九章 慘不忍睹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九章 慘不忍睹

                  小說:最后一名將軍:起源 作者:貪吃橘貓 更新時間:2018/12/2 6:00:41

                  “你...”鄭航話還沒說完,就失去了意識。

                  當孫茜用剪刀剪開鄭航那已經和傷口粘連在一起的褲子之后,趕忙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沐梓過來,把他身上所有衣服都給剪開,我去給他找身衣服。”孫茜說完,就像逃荒一般逃出了手術室。

                  看著身上散發著惡臭的鄭航,沐梓的眉頭緊皺著,手上的動作卻并沒有絲毫的停歇。

                  在看到鄭航身上那密密麻麻的傷痕后,沐梓卻是呆立在了原地。

                  一時不備,手中的剪刀滑落在了地上。

                  “你這是遭遇了什么。”看著那些早已愈合的傷口,沐梓喃喃自語的說到。

                  在看到那幾塊已經快要和鄭航腿上肌膚融為一體的布料后,沐梓卻犯了難。

                  若要是繼續留在那里,定然會導致傷口感染。

                  猶豫片刻后,正當沐梓用手術刀十分小心的將那塊和褲子粘連在一起的皮膚給切了下來時,才剛劃開一個口子,一股腐臭的味道就傳了出來。

                  而沐梓仿若是沒有聞到一般,手上的動作沒有絲毫的停歇。

                  ........

                  將那一塊布料給成功切除下來后,沐梓趕忙跑到了外面的水池干嘔了起來。、

                  “處理的怎么樣了。”看到沐梓在外面將自己的白大褂都脫下扔在了一旁,才剛趕回來的孫茜開口問到。

                  “孫老師,你趕緊去操作吧,我只把他身上衣服給剪開就出來了。”當沐梓打算去跟孫茜解釋什么的時候,卻是再度干嘔了起來。

                  看到沐梓這樣的狀態,孫茜便大步向著手術室當中走了過去。

                  還沒走到門口,孫茜就再也無法忍受那一股腐臭的味道。

                  “去找蔣營長要幾個防毒面具去。”看到身旁的那個助手也一副難以忍受的樣子,孫茜說到。

                  聽到孫茜的說法,那個護士像是如獲大赦一般小跑著離開了。

                  而孫茜卻是顧不得那一股讓他難以忍受的惡臭,徑直走到了手術室中。

                  在看到那裸露在外還沒有清理干凈的傷口,孫茜從一旁的托盤上拿起紗布不斷地清理著。

                  “這腿不一定能保住。”看到鄭航腿上這實屬慘烈的傷痕后,孫茜輕聲說道。

                  來到戰地醫院之后,孫茜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嚴重的創傷。

                  “老師,有什么我能幫上忙的地方嗎?”在扣上防毒面具后,沐梓才又走回了手術室當中。

                  “幫我搭個手就行。”顧不得防毒面具會阻礙自己的視線,孫茜十分利索的就帶在了自己的臉上。

                  簡單剝離了那些腐肉之后,孫茜才看到那些已經長到肉里的那些彈片。

                  “止血鉗。”在看到彈片已經跟鄭航的肌肉組織融為一體后,孫茜用手術刀剜開了彈片周圍的那些肌肉。

                  在將彈片拔出以后,孫茜依舊眉頭緊皺。

                  “縫合吧。”在將所有碎彈片都給取出來之后,孫茜身體一軟,直接癱倒在了地上。

                  把孫茜給扶到一旁的椅子上后,沐梓十分迅速的將鄭航腿上的傷口給縫合在了一起。

                  “來人把他給轉移到外面病床上去。”看到還沒有清醒過來的鄭航,沐梓只好開口說到。

                  當鄭航被拖出手術室當中后,沐梓也直接癱軟在了地上。

                  將臉上的防毒面具給摘下來后,沐梓才發現,自己身上的白大褂已經被汗水給浸濕。

                  .....

                  “處理的怎么樣了?”在清醒過來后,孫茜開口問到。

                  聽到孫茜的詢問,沐梓無力地把先前自己整理出來的檢查報告送到了孫茜的面前。

                  “先把他轉移到單獨的病房中吧,要是被其他病人知道了他的身份,怕是等不到他恢復過來的那一天了。”想到鄭航的身份后,孫茜開口說道。

                  孫茜這樣的指示讓沐梓興奮了起來。

                  “那就這樣說好了。”沐梓說完,直接小跑著出去了。

                  注意到沐梓反常的樣子以后,孫茜舒展沒多久的眉頭又擠成了一團。

                  “可不要出什么事情。”想到先前孫茜父親的囑咐,孫茜十分的為難。

                  “孫醫生,蔣營長找你。”正在孫茜思考該怎樣去跟沐梓去講的時候,勤務兵突然闖了進來。

                  “我馬上就過去。”孫茜說完,把身上的白大褂給掛到衣架上面后,跟著勤務兵便去了蔣俊的辦公室中。

                  站在辦公室門前,孫茜卻是犯了難。

                  猶豫過后,孫茜還是直接推門而入。

                  “聽說你要讓一個戰俘去用我們軍官專用的病房里面?”聽到開門聲,蔣俊頭也不抬的開口問到,似乎這樣的事情還沒有地圖重要。

                  “他傷的太重了,而且他可能會被其他的傷員給打死。”孫茜這樣的解釋讓蔣俊感到十分的不滿。

                  發現蔣俊毫無反應,孫茜小步走到了蔣俊的身后,摟住了早已發福的蔣俊。

                  “我知道你還在為從兵團司令被降職到這個集中營營長很煩,我已經跟家里說了,過些日子等奧丁斯十三世再召開國會的時候,我這一脈的肯定都會站在你這一側。”孫茜這樣的說法讓蔣俊停下了自己手上的動作。

                  “你說的是真的?”放下了手中的指揮棒后,蔣俊抓住了孫茜的手腕。

                  “我什么時候騙過你。”孫茜說著,便解開了蔣俊軍裝上的扣子。

                  感受到孫茜的小動作,蔣俊卻并沒有制止。

                  孫茜的手扶到蔣俊襯衣上時,蔣俊才有所動作。

                  “你就不怕傳出去壞了你的名聲?”蔣俊的話語讓孫茜為之一愣,但動作卻沒有停歇。

                  “整個集中營當中還有幾個人不知道我們的事?”孫茜話音剛落,蔣俊就一把把孫茜給推到了一旁。

                  看著坐在自己凳子上的孫茜,蔣俊整理好自己身上的衣服后,起身就走了出去。

                  注意到蔣俊扶在欄桿上點著香煙后,孫茜靜靜的走到了蔣俊的身旁,沒有任何的言語。

                  心中有些念想的蔣俊一根接一根的抽著煙,煙頭很快就落了一地。

                  “你先回去吧。”看到自己兜中空蕩蕩的煙盒,蔣俊說到。

                  當孫茜打算說點什么的時候,蔣俊卻是頭也不回的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當中。

                  “要是有人對于你的意見有什么非議的話你讓他直接過來找我。”站在門口一直沒有動作的孫茜聽到蔣俊如此的說法,才離開了這里。

                  走出小樓的時候,孫茜很明顯的能感受到哨兵徘徊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這樣的情況讓她又惱又怒,可在想到自己跟學生在沒有被調離之前只能夠寄人籬下,任由這些人擺布后,孫茜長長的嘆了口氣。

                  “病房給你爭取來了,把那小子轉移進去吧,沐梓你最好.......”當孫茜打算說教一番的時候,沐梓已經跑到了被安置在角落當中的鄭航床旁。

                  沐梓如此的反應讓孫茜長長的嘆了口氣。

                  “看來真的要找沐梓好好談談了。”當孫茜打算去跟沐梓講些什么的時候,突然間聽到了屋外急剎車的聲音。

                  “孫醫生,又有傷員被送過來了。”外面吵鬧的聲音讓孫茜心中十分煩躁,可還是及時的換好了衣服跑了出去。

                  看到滿滿一車傷員,孫茜意味深長的看了身旁的曹燦一眼。

                  “趕緊卸車,還有很多傷員還沒來得及轉移呢。”聽到司機這樣的說法,原本懶散的一幫人很快就忙活了起來。

                  將鄭航在病房當中安置好之后,沐梓整好撞見了外面這如此繁忙的景象。

                  “有啥我能幫忙的嗎?”看到出來透氣的孫茜,沐梓詢問道。

                  “你好好看好那個病號就行。”或許是忙昏了頭的緣故,孫茜并沒有意識到不對勁的地方。

                  回到病房中后,沐梓坐在了鄭航床前,靜靜的看著在熟睡中的鄭航。

                  自從來到戰地醫院中后,沐梓第一次見到能夠在麻醉過后忍著疼痛睡過去的人。

                  將被角全部掖好后,沐梓一個人站在病房窗前,看著下面不斷被運送過來的傷員,心情十分復雜。

                  沐梓明白,如果沒有先前皇帝冒然發動的戰爭,這些青年應該還在享受著自己的生活。

                  “我這是在哪里?”正在沐梓還在為這些事情感慨的時候,突然聽到了鄭航的聲音。

                  原本憂國憂民的沐梓聽到鄭航的聲音后,突然臉紅了起來。

                  “有什么事情的話記得叫我,我叫沐....”沐梓說著,便低頭小跑跑了出去。

                  鄭航一臉懵逼的躺在床上,完全想不明白為什么護士會直接拋下自己 。

                  在想到自己現在這樣一個戰俘的身份后,鄭航嘆了口氣。

                  不過腿上打石膏所帶來的異樣感讓鄭航感到十分難受。

                  掀開被子后,看到自己腿上那整齊的包扎,讓鄭航嚇了一跳。

                  “這醫生倒是有意思。”看到繃帶上面的那個蝴蝶結,鄭航笑了出來。

                  感受到那一股寒意之后,鄭航趕忙用被子把自己給包裹了起來。

                  掃視一圈過后,鄭航心中卻感到非常的好奇。

                  鄭航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為何會被單獨的安置到一個病房當中。

                  聯想到先前聽說的,宇巖帝國喜歡用戰俘去做各種醫藥實驗后,鄭航感受到從自己脊梁當中傳出了一股寒意。

                  0

                  第九章 慘不忍睹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