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絕影戰兵>第53章 特殊關系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53章 特殊關系

                  小說:絕影戰兵 作者:最后一名 更新時間:2018/12/27 8:55:01

                  沈科只覺得自己好像經歷了一場奇恥大辱,成了被有錢女人玩弄的男優。

                  被云若嫻抓住了衣服,他差一點兒就要回手給她一個巴掌,忽然意識到這只是一個女人,自己并沒有打女人的習慣,只得強忍著憤怒,瞪視著她。

                  云若嫻從來也沒有見過沈科如此得看著自己,那通紅的眼睛,分明不是因為昨天晚上沒有睡好,更像是要與人拼命一樣。

                  她連忙松開了手。

                  沈科強壓著自己的火氣,令自己平靜下來,淡淡地道:“云總,我……我明天就辦理辭職手續!”

                  云若嫻愣住了,不解地問:“好好的,辭什么職呀?”

                  沈科把頭轉向了一邊,望著窗外。

                  云若嫻的家是一處別墅,她的臥室位于二樓,外面正有一棵高大的云松,上面落著幾只麻雀。

                  “云總,你看錯人了,我……我并不是一個隨便的男人!”沈科沉聲道:“如今我和你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并……并非是我愿意的,只怕以后再相處也是尷尬,我還是走得好!”

                  云若嫻的心情一下子涼透了頂,忽然想到自己的年紀的確大了沈科十幾歲,也難怪這個年青人不愿意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她能夠猜到此時此刻沈科的心情,這個男人的確與眾不同。在男女之間的事情上來說,往往男人們總是覺得占著便宜,喜歡吹噓自己辦了多少個女人!可是在這件事來說,沈科卻覺得他是吃了虧的,也就難怪他這般得生氣了。

                  這個時候的沈科,也許覺得自己是上了當受了騙的童男!

                  她笑了一下,道:“我都不在乎,你還在乎什么?”

                  沈科卻嚴肅地道:“你不在乎,并……并不代表我不在乎!”

                  云若嫻真心不希望沈科離開,她的確喜歡上了這個年青人,想了一下,還是道:“好吧!我向你賠禮道歉!不應該在你沒有意識的時候,和你發生關系!”

                  聽到云若嫻服了軟,沈科也不好再說什么,只得道:“算了!我……我不應該喝醉的!”

                  “你不要辭職了,卡迪亞大酒店還是需要你這個保安隊長的!”云若嫻挽留著他。

                  沈科沉默了,一時間有些猶豫,他分明覺得不是卡迪亞大酒店需要他,而是云若嫻需要他。

                  見到沈科不說話,云若嫻發出一聲苦笑來,老實地道:“我也是一個正常的女人,也有要放縱的時候,但是身處在這種身份上,當然不可能亂來,那樣對我們酒店的名聲也不好!”

                  “你……你原來的老公呢?”沈科經不住地問道,他對這個女人的過去很是好奇。

                  “死了!”云若嫻如實相告著。

                  “得病?還是……”

                  “被槍斃了!”云若嫻并沒有隱瞞,說著,她看了沈科一眼,輕描淡寫般地解釋著:“制毒販毒!”

                  沈科怔了片刻,隨即“哦”了一聲,并沒有表現出太大的驚訝。

                  云若嫻凝視著他,臉上掛著平靜的笑容,也不知道她在說起自己的前夫之時,心里到底有沒有想念過。

                  稍作停頓,她又接著道:“那個時候,我的孩子還小,為了換一個環境,就帶著他來到了槐城!”

                  “你后來沒……沒再結婚嗎?”

                  云若嫻搖了搖頭,道:“人都是很現實的,誰愿意娶一個帶著孩子的女人呢?而且我也不能再生育了。”

                  “那肯定是很苦的!”  

                  “是!”云若嫻點著頭:“我剛到槐城的時候,什么都做過,為了賺錢,當過小姐,賣過血,攤過煎餅,還給人當保姆!”

                  聽著她的話,沈科剛才對她的厭惡漸漸地平復了,這個女人的確不簡單,無依無靠、孤兒寡母地熬到現在成為卡迪亞大酒店的總經理,所經歷的艱辛,自是普通人無法想象的。

                  他不由得又對這個女人有些佩服起來。

                  “外面的人都傳言,說……說你是……”沈科的話說到這里,又停住了,覺得他這問有些唐突。

                  哪知道云若嫻并不以為然,接著他的話道:“他們都說我是溫國慶的情婦,是吧?”

                  沈科只得點了點頭。

                  “是,我的確曾當過他的情婦!”云若嫻并不隱瞞,道:“那時他還沒有發達,只是一家房地產公司的小老板,光貸款就有好幾千萬!我在他家里當保姆,他老婆扛不住壓力,精神分裂,所以我白天給他做家務,晚上給他當老婆,陪他熬過了那段難捱的日子,只不過后來,他老婆的病有了好轉,我們就分開了!”

                  “溫國慶還找你嗎?”沈科好奇地問道。

                  云若嫻看了他一眼,發出一聲苦笑來:“男人都是這樣,沒錢的時候甜言蜜語,騙這騙那;一有了錢就到處沾花惹草,喜新厭舊。我是人老珠黃了,他的身邊不知道有多少的年青的美女圍著呢,哪還會想起我來?再說,他的年歲也大了,想要再展雄風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其實云總并沒有老,看……看上去也就是三十出頭的樣子!”沈科恭維地道,他說得卻也是事實,如今的云若嫻雖然四十好幾了,但是保養得很好。

                  “老不老的,別人不知道,但是我自己卻騙不了自己,馬上奔五的人了,還能裝嫩嗎?”

                  沈科還是轉移著話題,道:“溫國慶還是建起了卡迪亞大酒店,讓你來當……當總經理!也算是對你有情誼了!”

                  云若嫻冷哼了一聲,道:“這是他欠我的,他心里十分清楚!”

                  沈科沉默了,這些有錢人的錢財最早來的時候,都不是正路,是有原罪的,想來,無論是溫國慶,還是云若嫻,也都是一丘之貉而已。

                  見到沈科不說話,云若嫻用商量的語氣道:“小沈呀,我和你之間還是很有緣份的,從第一眼見到你,就覺得你這個人不錯,我希望咱們可以保持這種特殊關系,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賴上你,也會看你的心情!更不會阻攔你去跟別的女孩子談情說愛,結婚成家!”

                  沈科剛剛對她的一絲好感,又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云若嫻一直在觀察著沈科的表情,看到他的面色又變得難看起來,馬上又道:“我不會白讓你付出的,我在槐城名下有二十套房產,你要是愿意,我馬上就可以轉一套給你,怎么樣?”

                  這是赤裸裸的收買呀,是要讓自己吃軟飯。

                  沈科越發得討厭起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后又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這才平靜地告訴著她:“云總,你的好意我領了,但是你……你看錯了人。”

                  他說著,再一次起身,向門外走去。

                  “等一下!”云若嫻有些不舍,還是叫住了他:“好吧,我收回剛才說的話,以后我也不會再對你有非份的要求了!”

                  “好,那就當昨天晚上的事情從……從來沒有發生過,我還是愿意在卡迪亞酒店工作的!”沈科也見好就收,他忽然對顧可軍求他辦的事情感起了興趣來。

                  也許,云若嫻和卡迪亞大酒店,真得就像顧可軍說的那樣,隱藏著許多罪惡呢?

                  云若嫻笑了笑,再一次提議道:“這樣好了,我跟你結個干姐弟吧,以后在工作上相處的時候也隨意一點兒!”

                  沈科又是一怔,馬上又想到了顧可軍的話。

                  顧可軍說云若嫻有很多的干弟弟,而且那些干弟弟還有很多都是犯罪嫌疑人,槐城的黑社會老大就是這個女人,當時他還覺得顧可軍是危言聳聽,如今想來,可能還真得其事。

                  也許,云若嫻的那些干弟弟,跟她都曾有過肌膚相親!

                  “你是不是還不放心,怕我吃了你不成嗎?”見到沈科不說話,云若嫻開著玩笑一樣地問道。

                  “好吧!”沈科也變得爽快了起來,他并不想讓云若嫻對他有所懷疑,覺得他是警方的臥底。

                  從云若嫻的家里出來,沈科馬上給顧可軍打了一個電話,顧可軍告訴他,明天他就會回來,有什么事情明天見了面再說,他現在正在開會。

                  沈科只得掛掉了電話,可是心里頭卻還是有些別扭,總想找個人說一說話。

                  他沒有去酒店上班,打了一輛出租車來到了第三大街的優學教育培訓學校,丁彩儀在年后還有一周的課,馬上就要開學了,以后她的時間也不會太多。

                  在外面等了一個多小時,丁彩儀才下了課。見到丁彩儀的那時候,沈科忽然有些心慌,這是一種做了虧心事怕被發現的感覺。

                  想一想,自己和丁彩儀并沒有結婚,到現在為止,丁彩儀也不承認他們兩個人之間的關系,便是這樣,他和別的女人就算是發生了關系,又有什么見不得人的呢?

                  沈科很快調整了心情,迎著丁彩儀走了過去。

                  “沈科,你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怎么打你電話也不接呀?”還沒有等到沈科開口,丁彩儀馬上問了起來。

                  沈科的心頭一陣猛跳,只得道:“沒……沒干什么呀?手機沒電了,充電器落在單位了,所以就沒充!”

                  “這樣呀!”丁彩儀放下心來,又問道:“你今天怎么這么早下班了?”

                  “出來辦事,懶得回去了,就過來找你了!”

                  “呵呵,你們酒店管理這么隨便嗎?”丁彩儀不解地問。

                  “也不是!”沈科道:“我的頂頭上司就是云總,沒人管我,所以我才……才隨便。今天云總不在!”

                  “這樣不好!做事就是做人,不能領導在是一個樣,領導不在又是一個樣!”

                  “知道了!”沈科隨口說著。

                  “你來得正好!”丁彩儀告訴著他:“我還想上完了課去找你呢!”

                  “有什么事嗎?”

                  “你不是要我幫你查幽靈團嗎?”

                  沈科一怔,馬上來了興趣:“你查到了?”

                  丁彩儀微微點了點頭。

                  7

                  第53章 特殊關系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