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越戰穿越錄>第二十九章 九連的“毛文龍”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二十九章 九連的“毛文龍”

                  小說:越戰穿越錄 作者:玉璣子 更新時間:2018/12/26 7:04:37

                  韓徹是個“博學多才”的人。

                  他學習過的知識多而龐雜,除了為成為科學家的夢想而學習的理科知識以外,他更對文史一類的學科感興趣。

                  因為韓徹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借古比今,他發現,炎黃上下五千年,一些歷史事件總是有著驚人的巧合。

                  比如說,明朝末年,有個遼東的將領叫做毛文龍,他打仗很厲害,讓當時的建州奴屢戰屢敗,可是有一次他手下的士兵們鬧餉,于是崇禎皇帝便問他,老子每年大幾百萬的銀子往遼東那兒送,你狗日的怎么還會搞出麾下鬧餉的事件?說!是不是你想養寇自重?于是毛文龍只好羞答答地回了一句“每年津運十萬,所至止滿六七萬,余俱報以‘漂沒’。”用現在的話說就是,老板,文書上標明了,每年只有十萬兩餉銀,而且到了遼東那兒只剩下六七成了,你讓我怎么跟士兵們交代?

                  于是乎,大大明人民的好兒子朱由檢同志就表演了一下什么叫做“天子之怒”,將相關系統的東林黨官員殺了個人頭滾滾。終于,這一年的遼東餉銀能夠足額發放到將士們的手中了。

                  但是,東林黨們很快就記恨上了毛文龍,于是便讓袁崇煥拿了一個“五年平遼計劃”將朱由檢忽悠得心花怒放,然后帶著尚方寶劍跑到遼東將毛文龍給砍了。

                  毛文龍的死,立即打破了他生前好不容易才在遼東打出來的平衡局勢,導致威名赫赫的遼東鐵騎的戰斗力一落千丈,終于在十幾年后,建州奴趁著李自成攻入北京時打開了山海關,被吳三桂這個地主士紳階級的代言人帶到了北京,竊居中華三百余年。

                  即使后來朱由檢這個傻子明白過來,將袁崇煥給剮了,袁崇煥臨死之前還臭不要臉地大呼:“陛下,您這是自毀萬里長城啊!”——它們將自己都忽悠瘸了。

                  這幫文官將整個國家給禍害成這樣,掌握了輿論主導權的它們仍然在《明史》里將毛文龍給泯然眾人矣,只在袁崇煥列傳里稍作提及,反而將東林一系描寫成了救國救民的大英雄……

                  而韓徹,即將面對的就是類似于東林黨這一派別的干事們。

                  眼下,韓徹就好比向朱由檢打了小報告的毛文龍,而那些名義上是帶著他倒不如說是在押送他的營部干事們就好比東林黨成員,他們此行的目的地就是全軍“東林黨”的大本營——團部。

                  “得想個挖絕戶墳的毒計了……”韓徹坐在不斷晃動的卡車上,摸了摸藏在挎包里的卡式隨身聽,心里默默思索,這次團部把他弄過去肯定不敢來硬的,只會下軟刀子,他準備將計就計,打算把這些混蛋連鍋端,一起整倒算逑。

                  作為后來人,韓徹太清楚“東林黨”們打擊異己的方式了,按照目前的態勢推斷,團部會將他帶過去“問話”,但到了團部以后,那些人絕不會立即召見他,因為這些營部的隨行人員會在到達團部以后第一時間將他在路上的表現匯報上去,如果他顯得有備而來,鋒芒畢露,由內到外就表露處一副“老子就是來找茬兒打架的”的表情,那么團部一定會綿里藏針,處處抵賴,反而還會反咬韓徹一口,隨后威脅韓徹,平息此次事件。可韓徹要是顯得畏畏縮縮,表露出一副“哎呀媽呀我去軍部打小報告被領導發現了我該怎么辦我好害怕”的表情,那么團部一定會對他惡語相向,嚴詞喝斥,甚至會逼著他按照團部的意思寫一份檢討,然后報到雷軍長那兒,依然會將此次事件平息下去。所以,韓徹目前要做的很簡單,那就是裝作很害怕的樣子,讓團部的人自己跳出來,然后突然逆轉形式,絕地反擊,只要自己能用隨身聽將團部的人說了什么都偷錄下來,然后在全軍大比武以后講這些話播放出去,自己就徹底贏了。

                  因此,打定主意了的韓徹立刻裝出了一副惴惴不安的模樣,這副表情立即就落在了隨行的營部干事們眼中。

                  一個戴著黑框眼鏡的干事看到韓徹這副表情,立即不著痕跡地做出了一個手勢,卡車的車速陡然加快,這一切都被韓徹瞧了個清清楚楚。

                  加速行駛的卡車很快就到了團部,不出所料,營部的趙干事將韓徹帶到團部以后安排他坐在走廊的長椅上之后說了一句:“你在這兒等候命令!”隨后就進了一間辦公室。

                  韓徹看了看四周,發現時不時有人探頭出來瞄他一下,然后抱著一摞文件往營部干事們扎堆的那件辦公室里走去,就知道這會兒團部對他的“觀察期”還沒過去,于是便繼續裝作惴惴不安的樣子弓起腰,將兩腿并攏,雙手放在膝蓋上坐著,整個人看起來就像個進了鎮政府大院的老農,老實得誰看見都想上去踢他一腳。

                  終于,在等了許久之后,趙干事終于從辦公室推門出來,沖著韓徹一招手,面無表情卻語氣嚴肅道:“你進來。”

                  韓徹立即站起來手忙腳亂地整理衣服,表情上顯露出“我要給審問我的領導留下好印象”的樣子悄悄打開了隨身聽的錄音鍵,這才在趙干事孺子可教的目光中走進辦公室。

                  辦公室里的氣氛很嚴肅。

                  團部首長坐在一個木制辦公桌后,正襟危坐,兩旁的各級干部排版肅列,猶如古時衙門口里縣太爺升堂問案一般,就差手里拄著一根水火無情棍了,所有人都是大氣不出,仿佛打算用這種嚴肅的氣氛壓死韓徹一樣。

                  韓徹走到辦公桌前五米左右的一張孤零零的椅子前,彎著腰對各個干部們諂媚地笑了笑,這才看著團部首長慢慢往下坐,就在他屁股即將貼到椅子面時,首長身邊的一名干事猛地彎腰一拍桌子:“誰讓你坐下的?站起來!”

                  韓徹立即像個受驚的兔子一般彈了起來,忙不迭道:“哎、哎……我站著,站著……”

                  “哈哈哈……”首長們爆發出一陣暢意地輕笑。

                  韓徹干咽了好幾口唾沫,這才小心翼翼地問道:“那個……首長們,你們把我叫來是干啥呀?”

                  團部首長一抬頭,不怒自威:“為什么叫你來你心里還沒點兒數嗎?自己說吧,這兩天你都干了什么?”

                  韓徹立即茫然道:“沒干啥啊?就是帶著戰士們訓練,向戰士們普及紀律條令……指導員該干的我都干了啊?”

                  團部首長一皺眉:“趙蒙生同志!你最好不要抵賴,前兩天你去軍部干了什么,就不用我們告訴你了吧?”

                  韓徹好像松了一口氣一樣笑道:“嗨——!我當你們問的是啥,感情是這個呀!這不嘛,我們九連的靳開來同志符合晉升標準,所以我才去軍部替他要官來著——靳開來排長可是個好同志!他的專業技術一流,帶兵水平也是一流,在咱們全團都是數得上號的骨干標兵,這樣的人才,就應該讓他多擔點兒擔子——能者多勞嘛!”

                  ………………分割線………………

                  毫不夸張地說,這一章我碼了四天!整整四天!

                  0

                  第二十九章 九連的“毛文龍”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