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匍匐刀>第1章 來時的路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1章 來時的路

                  小說:匍匐刀 作者:巨海國門 更新時間:2018/11/15 7:45:41

                  北國戰區征兵,羅愛國一開始覺得會很難。但是在招兵報名,到驗兵體檢,一直到政審結束,他都是迷迷糊糊的。

                  招兵的是一名中士,看上去一臉的嚴肅。但是在羅愛國最擔心華偉叔提點的那個,小時候被燙到的傷疤。

                  似乎在羅愛國顫巍巍的把一包好煙掏出來的時候,中士冷冷的瞪了他一眼。自此他就知道,這是個歪門邪道之舉。

                  后來這名中士說:“你那個疤,并不是特別明顯。資料表格里你說,除了保家衛國,你什么都沒想。所以我決定給你這個機會了。”

                  家訪的時候羅愛國一語不發,中士和另一名少尉軍官被家里的人團團圍住,問東問西的。最后搞得像是家人家訪招兵的軍人,而不是軍人家訪有關羅愛國的個人情況了。

                  幾天后,鎮里武裝部集合準備去部隊拉練的日子到了。

                  父親沒有來,只有母親來的,她眼含熱淚擁抱兒子。使勁在羅愛國的臉上親了一口:“死小子,去了部隊好好混,別像你爹是的整天不著家,出去打工有什么出息。你看你二叔,當兵給退回來丟死人了,你可不能叫部隊給退回來了,這好不容易當上的。”

                  “媽,我知道了,你回去吧!這里那么多送自己孩子的家長,你就別跟著摻和了,丟死人了。”羅愛國在臉上猛的擦了一把。

                  母親撇嘴的在兒子肩頭打了一巴掌:“好好混啊!要是給退回來了,娘了個腚的,別出去說你是我鄭秀的兒子。”

                  “哎喲媽~~你走吧走吧!我上車了。”

                  爬上了運兵車,一車人就像是要被拉去屠宰場的牲口。雖然沒有韁繩,但是沒一個覺得舒服,坐在車廂里邊,挪來挪去的,仿佛屁股上長瘡了似的。

                  羅愛國剛爬上來,車外的一名軍官叫著:“哎哎,那小子!下來下來!喊你名字了嗎?往里鉆什么?”

                  羅愛國尷尬的從車上跳了下來,遠遠的看著人群外圍的母親,正掂著腳往這邊瞄呢。

                  一個大巴掌伸過來,在羅愛國的臉上輕輕的撥了一下:“人家都急著跟父母多聊一會呢,你怎么回事啊?不想看見媽媽啊?”

                  問話的是那名中士,比之前嚴肅的樣子溫和了許多,像個大哥哥。

                  羅愛國搖了搖頭,突然抬頭問道:“首長,你給我句實話,我是不是關系戶被招進來的?我二叔還有我家小二叔,他倆都是被開了軍籍的,這檔案一輩子抹不掉。可我知道我大堂叔他是我們省里軍區的一個團長啊!該不會是……”

                  “別廢話了,你以為你是誰啊,還關系戶!不都告訴你了嗎?我覺得你行,你就是行!真要不行,新兵連照樣給你發回原籍。隊伍里別胡說八道的,去后邊五號車。”

                  不行還是會被送回來的!這話,羅愛國當成了告誡,預防針。總之,母親是最討厭當了兵,又被開除趕回來的。二叔如此,小二叔羅華偉也是這幅德行。雖說大堂叔羅華東是個軍官,可通訊團…有點瞧不上呢。

                  起初前兩年的時候,華東叔就問過愛國,想不想去他的部隊混兩年。羅愛國說你那部隊都是混的話,那不去了。

                  這當然是句口頭的閑聊,在羅愛國心里,保家衛國才是軍人的標志。混?真要是打仗了,還有那個狗屎運去混嗎?

                  運兵車發動的時候,羅愛國擠在最后尾的車廂角落里。他還能遠遠的看見沒有離開的母親,正沖著車隊不住的揮著手。

                  媽……羅愛國心里叫了一聲,也暗自感謝那名中士,如果是在前車,興許最后一眼就不那么容易看到母親了吧。

                  “哎,聽說新兵去部隊之前,都有一幫老兵退伍的!咱們要是去了的話,可別跟那些老兵胡扯啊!萬一說錯了話,人家戰友好幾年的感情,跟咱們新來的不一樣,搞不好會挨揍的。”

                  羅愛國身邊的一個瘦子,嘻嘻哈哈的一路閑聊著。可他沒心思跟人搭話,也許是內向的緣故吧,總之,感覺部隊不是那個樣子的,華東叔說了,早幾年前就沒有老兵打新兵了。

                  重要的是,去部隊的前幾個月是在新兵連,哪有那么多老兵讓你碰面。

                  斜對面車上的一個幾乎剃成光頭的家伙,眼睛大大的,厚嘴唇。他一開口就是滿嘴潔白的牙齒,一臉出風頭的樣子說:“哎,我能不能把這帽子的顏色染成別的啊?這…綠帽子!我靠~~”

                  他對面的一個黑胖的矮個子一臉不屑的回答:“有種你就染,染成紅色,血染的風采嘛!你不染我都瞧不起你,裝B…”

                  說完,黑胖的矮個子翻白眼的看向車廂外面。

                  那個假光頭聽到了最后兩個字,十分不爽的吼道:“你他媽哪個村兒的?我跟你說要不是去當兵,你完蛋了知道嗎?”

                  “是是是,關鍵是我當兵了啊!有種你揍我啊,你不揍我你是我兒子!”

                  靠前面的新兵握著拳頭砸了幾下駕駛室的后板,車里副駕駛的一名軍官掀開布簾罵了一句:“敲什么敲?開車才幾分鐘啊?撒尿憋著!臭毛病玩意!”

                  羅愛國聽到這話,“噗”的一下就笑了。怕人看見,還捂住了嘴。

                  那個黑胖的家伙探著腦袋看了一眼羅愛國,咧嘴道:“怎么跟個娘們似的,笑就笑了,捂嘴干嘛?你牙黃啊!”

                  而黑胖對面的厚嘴唇假光頭,倒是指著前面一些的幾個新兵,低吼著:“你們真是不團結啊!咱們怎么說也是一個地方的,這就開始玩陰的啦?”

                  前面的人沒搭理他們,倒是那個羅愛國身旁的瘦子,嘀嘀咕咕的說:“剛才不還耀武揚威的說,要是不當兵咋地咋地的嗎?這會兒知道團結了,假惺惺。”

                  假光頭是沒聽見,要是聽見了,估計又是一通口水仗。

                  運兵車到了轄區的城市里,所有人下了車,簡單列隊之后,被軍官和那些老兵帶著去了火車站。運兵車掉頭走了,似乎去了就近的部隊駐地。

                  假光頭摸著自己拿香腸嘴,自以為是的說:“嗯,看來咱們市的周圍,也是有部隊的。嘖嘖,為什么就不讓咱們近水樓臺呢?非要趕火車,浪費時間。”

                  “就近有好處,可對軍隊管理沒好處。萬一你想家了,請個假打個車就回去了。成何體統。”列隊前面的一名新兵頭也不回的說著。

                  假光頭用膝蓋頂了他屁股一下,算是示威。

                  隊伍一側的軍官看到了,大叫著:“那個大嘴巴的!你腿是不是不舒坦啊?出來我陪你舒坦舒坦?”

                  他看了一眼軍官,吐了吐舌頭。

                  上了火車,從其他縣城和各處的鎮上來的,與羅愛國這幫子人,一共有近千人的大批新兵隊伍。

                  整列火車,都是當兵的,上車前看見了始發站和終點站的點子屏顯沒有寫地名,每個火車車廂中間的電子屏顯混動顯示著“軍列”的字樣。

                  這種感覺,莫名的有點霸氣!看,當兵去,都是專用火車!

                  這么想著,羅愛國的心里油然一股激動和興奮。

                  火車速度很快,雖然不是磁懸浮,但也是動車組了。車里寬敞亮堂,座椅都比小時候見過的綠皮車要舒服的多。

                  車上沒有乘警,也沒有穿超短裙的乘務員,有的只是每節車廂跟隨的軍官。他們大吼大叫著讓新兵們把自己的行囊都放入車座椅上方的行李密封艙中,而軍被和其他小物件,要自己在懷里抱著。

                  從早晨在鎮上集合,到上了運兵車來到市里邊的火車站,直到動車組發動啟程,距離中午十二點還有一個多小時。

                  沒過多久,就有穿軍裝的士官長推著列車上的小車,來一一的給新兵派發午飯。

                  午飯十分簡單,一人兩包小超市里就能買到的那種壓縮餅干,沒有水,要喝自己拿杯子去車廂接頭的飲水處自己去打。

                  有新兵發牢騷的說著:“連瓶礦泉水都不給啊?喝白開水啊?”

                  士官長嘿嘿笑著回答:“沒讓你跑著去連隊算是優待了,你廢話真多,也就是我,要是你們領隊的軍官來了,你沖他說,說給我聽沒用。”

                  士官長說完,笑嘻嘻的推著車子往前去了。

                  羅愛國現在還不餓,就把壓縮餅干裝進了上衣的拉練口袋里。也沒有去打水,他臉色很差,感覺要暈厥了似的。

                  坐在一旁的厚嘴唇看到他這副模樣,臉色蒼白,眉頭緊鎖,感覺是要死似的。就起身沖送餐的士官長招手著:“首長,這個戰友…”

                  羅愛國一把將他拽回了座位:“沒事,謝謝,我就是暈車。”

                  厚嘴唇笑的嘴里的餅干渣都噴出來了,他看了一眼車外,又湊近了對羅愛國說:“兄弟,你不是真的吧?這火車多穩啊,你怎么還暈車呢?老家三蹦子你暈不暈?”

                  羅愛國搖了搖頭。

                  “那你還真奇葩!三蹦子就咱那里的那種破路,顛不死你啊!這么穩的動車組,你暈的跟要咽氣兒似的,可以啊兄弟。向你學習啊!來讓讓,我去打點水,哎,你要不要打一點。”

                  羅愛國擺一擺手,沒心思開口說話了。

                  0

                  第1章 來時的路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