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盤馬斗英雄>53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53

                  小說:盤馬斗英雄 作者:我愛孟小魚 更新時間:2018/12/27 9:33:14

                  悲壯的日子終于來到。城外老護城河邊,早已經干涸的護城河,還有些許水洼,水洼里全是黑黑的粘稠的爛泥,在陽光的照射下,散發著一股難聞的臭氣,那是一種腐敗的氣味。爛泥上還有陷落的幾只鳥兒的尸首,也已經腐爛了。李指導員被雙手緊綁,嘴里堵著一團臭布,赤著腳露著膀子。被鬼子一把推下車來,站都站不穩,但頭還勉強挺著。渾身瘦的皮包著骨頭,碩大的身子現在只剩下了瘦瘦的一把把。下身褲子滿是血痕和汗漬。臉色烏黑,滿是黑色的血斑,像是深秋時節趴在枯葉上黑黑的蟲子。五官都有點變了模樣,嘴巴腫的老高,鼻子腫的老高,臉頰一邊也腫得老高,眼睛也腫的像是胖金魚,眼皮都被粘稠的血污糊住了,勉強能微微睜開一道縫隙,都看不到里面眼珠子的轉動,看不到里面的眼神是炯炯有神還是茫然。兩個鬼子兵把他架到一處滿是沙礫碎石的空場上。聽不清日本鬼子官說了些什么,也沒人去聽那漢奸頭子的西哩哇啦的聒噪。太陽曬著頭頂,曬得人頭皮發炸。昂頭看,鬼子的刺刀舉得高高,映著日光,刀刃上刺眼的白光晃來晃去,晃得人們都滿身冷汗,眼前不斷金星亂冒,心驚肉跳的。李指導員艱難的張了幾次嘴巴,只能發出一些含含糊糊的咿咿呀呀的音調,腦袋只能勉強昂起來撐住。一個日本人揮了一下手掌,幾個日本兵上來將李指導員的衣服幾把就撕扯的全身光光的,陽光下,就像那刨出土來歪倒在路旁露著樹茬子的老白楊樹,或者說是像山上的折斷后擰成一束的龍骨草,瘦的骨架子凸出,就那么仰躺在地上,胸前那一團稀疏的黑毛,肋骨根根鮮明凸出。鬼子兵先是用繩子把他的手腳纏緊,死死地勒住,像是捆一只粽子。捆完后,又極有耐心的用手捧著河泥在他身上慢慢的細細的涂抹,全身都涂得滿滿,包括那亂蓬蓬的頭發,滿身涂滿爛泥的指導員像是山上的黑烏鴉,蜷縮著身子,只露出眼睛、鼻子、嘴巴幾個窟窿眼,然后把他放置于太陽下暴曬。太陽如火,正午時分,抬一下頭眼睛都被刺得痛,熾熱的大地仿佛都能融化,爛泥緊貼在皮膚上,水分被蒸發后,泥巴收縮;收縮的泥巴就如同萬千蟲子在傷口里擰著頭硬鉆,又像許多狼爪子抓住傷疤縱橫的皮膚狠狠撕扯,爛泥干的一塊一塊的板結凝固,扯裂著皮膚,那滋味痛苦異常,人們看不到泥巴里面撕扯的樣子,但仿佛能聽到李指導員骨縫破裂的低低呻吟。太陽西移,毒舌不減。泥巴一點一點干裂,慢慢一大塊一大塊開撕,爛泥原有的腐臭味一點一點彌漫開來,干裂的泥土有的開始往下剝落,沾著血,沾著皮帶著肉,硬生生扯下來,黑黑的泥白白的皮紅紅的肉凝固的血,瘆的周圍人的眼睛要爆炸,緊張的喘不過氣來。周圍的群眾耳廓里分明能清清楚楚聽到皮肉撕裂的刺耳聲音。泥巴縫里的血干的黑黑的一團一團,淤滿了一條條縫隙。雖經如此折磨,但李指導員始終不屈服,鬼子撕出堵在他嘴里的碎布,但他硬是沒吐半個軟字,見此情景,日軍一位少佐慢慢走到李指導員身邊,猛地舉起了手中的指揮刀,晃了幾下,然后,狠狠的劈下,鮮血飛濺,染紅了半面天空......這位少佐站在那兒得意的獰笑著,臉上沾著血污。可嘆李指導員這位響當當的中國漢子,竟如此慘烈的死在日軍手里。

                  李指導員被抓之后,游擊隊想了很多辦法想要解救他,但是日軍戒備森嚴,游擊隊員幾次出手,始終沒能成功。不久之后,他犧牲的消息傳來,游擊隊員傷心欲絕。特別是一直跟隨李指導員身邊而又藝高膽大的小九待不住了,他不聽勸阻,誰也攔不住,只身一人偷偷離開隊伍,前去濰縣城里欲為指導員親手報仇,宰了那個殺人的鬼子官。

                  幾天后,在城里百盛米行和雞鴨行之間的一條小土溝邊,一聲槍響,倒下了一個臉型稍瘦、眼睛細小、頭戴黃色軍帽、身穿黑色衣服的男子,他是一位日本頭子——也是砍死李指導員的日軍少佐的翻譯官,更是一名大漢奸。此人姓孫,原來的身份據說是一家綢布店的老板。這位翻譯官在日軍眼皮子底下被處死,神不知鬼不覺的,鬼子震驚。幾天后,又有幾名鬼子兵在大街上被殺,光天化日被人暗殺,令鬼子部隊大為震怒。鬼子知道城里來了游擊隊的鋤奸團。

                  這件事情誰干的?當然是小九。小九一人所為。小九自己一個人,一把槍,一身武藝,一身是膽,把濰縣城里攪了個底朝天。小九此行的目的是為報仇,終極目標是殺死那位砍死李指導員的少佐。

                  但此后一段時間內,只見到鬼子的汽車頻繁出動,滿載著大隊的鬼子兵,四處搜查,卻不見鬼子官們獨自出現的身影。更是不見鬼子官們在公眾場合出現。鬼子軍官出入都是坐著小汽車。

                  這天,小九冒險埋伏在路邊,從街道旁邊的房頂上向一輛鬼子官的小汽車開了幾槍。由于汽車速度太快,再加上看不清汽車后座人員的情況,所以只是打死了鬼子官的司機,沒有打中鬼子官。槍擊之后,鬼子兵傾巢出動滿城搜捕。小九在一口廢水井里躲了幾日,大搜捕過后又出來活動。他耐住自己的性子,慢慢尋找機會。一天,終于發現那名少佐帶著一個衛兵及一個漢奸前去理發,小九喬裝換面,扮成一名腳夫,用一根扁擔挑著兩捆木柴,悄悄尾隨跟上,準備找個合適機會動手。

                  理發店中,鬼子衛兵和那個漢奸隨從坐在一邊,品著茶水。鬼子少佐在寬大的座椅上半躺著,閉著眼睛,理發師正在給他修面,正修到一半,鬼子少佐忽然心驚,一睜眼,恰好從鏡子中看到有人正要一腳邁進房門,自己一驚,看到來人槍已拔起,這名鬼子官也已經從面前的鏡子中發現這一情況,他立即把理發師一推,自己隨即從椅子上向旁邊一滾,滾落地上,閃在一旁,同時伸手出槍。槍聲響起,小九一槍未中,欲再開槍,鬼子官槍聲已響,自己左肩中彈,險些疼的喊出聲來,急忙撤退。店里的那個鬼子衛兵和漢奸也已跑出來開槍追著自己射擊,小九撒腿就跑,城里附近巡邏的鬼子兵們已經從四下里向這里包圍。

                  2

                  53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