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千里不留行>十七、打回去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十七、打回去

                  小說:千里不留行 作者:寡歡 更新時間:2018/11/25 21:14:56

                  “小子,國破了根本談不上什么祖宗什么基業,一夜之間我家花園擠滿了來不及逃出城的工人和家眷,他們指望我父親的地位能保全一家老小的性命。”

                  “院墻外每分鐘都能聽見槍聲和慘叫聲,為了不讓日軍沖進來殺人、搶劫、強暴婦女,父親把地窖的酒全搬到大門口給那些狗崽子喝。”軍醫的眼睛里流出淚來,呂鳳山知道那不是傷心而是仇恨,跟他在那個無人村流的淚水同樣。

                  “小子,你知道嗎?”他突然走上來抱著呂鳳山的腰滑跪在地上:“父親有多少次被槍頂著胸脯,多少次被那些混蛋踹翻在地,血流滿面。但是父親必須站起來,強忍著仇恨站起來保護一家老小,保護依賴他生存的工人。”

                  呂鳳山明白了,明白他為什么總不能跟大伙兒混在一起,如此深刻的疼痛,但凡一個有血性的男人都無法忘懷。他笑不出來,叫他如何笑得出來。

                  “你母親呢?”脫口而問,問出來就后悔了。呂鳳山想起軍醫幾乎不提母親,這樣的歷史背景下,若不是有苦難言,那就是已經身故。

                  “醫院被日軍征用了,因為這樣我們得到了暫時的安寧,母親的想盡一切辦法才將我送出北平。”軍醫的聲音沙啞了:“之后就再沒了他們的消息……小子,我想回去,想知道母親到底怎樣了。還有父親,他性情剛直卻委屈求全,會不會……”

                  躬下身體拍著軍醫的背,呂鳳山嘆息著說:“一定沒事的,別擔心。”其實很想對他說那么多人都沒有及時逃出來,都還在北平堅強的活著。但是他沒有說,醫院被征用后軍醫才被送出北平,意味著什么呂鳳山心里實在太清楚,那話說出來只會被當成嘲諷。

                  軍醫放開手席地而坐:“如果我早一點從軍。”他慢慢的仰起臉看向漫天的星星,它們那么閃亮那么美麗,絲毫不知人間疾苦:“或許能早一點知道些消息,那么,他們就該在后方而不是淪陷區里。”

                  呂鳳山突然站起身開始脫衣服,深冬的山澗僅剩一股清泉沒有上凍,他走過去開始洗刷自己:“來嗎?一起洗洗?”他需要刺骨的寒冷,否則無法將戚松齡所謂軍隊的謊言隱瞞下去。

                  呂鳳山看不清楚軍醫的表情,甚至看不見他的臉有沒有對著自己,軍醫不再說話,呂鳳山只能繼續用雪水潑自己,一下接著一下。

                  那一夜他們一前一后的回去,軍醫走前面,呂鳳山走在后面,一直跟著走到診室門口,然后就站住了。軍醫撩著簾子不解的看著他,仿佛在問:要進來坐嗎?

                  這才猛然醒悟,趕上去幾步一把抓著他的雙肩,低啞著嗓子說:“還是讓大哥照顧你吧,我這人丟三拉四的,不會照顧人。”呂鳳山沒想明白,自己為什么要做出這種提前訣別的舉動,但是這一瞬間,他真的有種感覺,自己恐怕不能護著軍醫了。

                  軍醫何其聰明,一下就聽出弦外之音,他整個身子猛然竄了一下,仿佛長高了幾厘米,然后放下了手中的簾子:“你們六個都對我很照顧。”

                  墓室里有一種長明燈,能燃很久很久,但為了節省著用,所以一個甬道只燃一盞。盡管是這樣,呂鳳山仍舊看見軍醫的眼睛里突然有種光,亮得讓人發暈,他知道那是淚水。

                  松開手,呂鳳山后退幾步,嘲諷的露出個傻笑。他在取笑自己,取笑自己想讓這個世界上有這么一個人,真心的為自己可能的傷逝提前難過。

                  軍醫的手死死捏著衣服的一角,站得直直的,盯著他,眼淚硬是沒流一滴出來;“不會的,小子,以后別再說這樣的話。”

                  “天冷了,早些休息。”呂鳳山幾乎是逃跑一般離開了診室向狗窩奔去。路過戚松齡住的地方,看見他歪著身子靠在石墻上,借著油燈的光在他的小本子上寫著什么。

                  “大哥——”喊了一聲,也僅僅是喊一聲,然后將臉一埋走過去了。

                  戚松齡沒有叫住他,他或許根本沒聽見有人在喊他,他或許還沉浸在他書寫的文字中。

                  壓抑,鋪天蓋地的壓抑砸得呂鳳山喘不過氣來。從住進死人墓那一天起到今天,頭一次,醒悟到這個的駐地是一座墳墓,而他們,是活著被埋葬的人。

                  其余四個都睡了,寒冬夜長無事可為,除了睡覺還能做什么?

                  他也想睡,也想把鼾聲打得震天響,可是他撈心撈肺的全是軍醫立在門前直挺挺的身影,連閉眼睛的勇氣都沒有。

                  情圣又說夢話了,他回回說夢話一定是喊小寡婦,喊得脆生生的非常討打。可是這一回他居然喊的大哥,他在夢里說:“大哥,咱們什么時候打回去?大哥,咱們打回去,大哥……打回去……大哥——”

                  受不了了,呂鳳山翻滾著從床板上滾到地上,塌著鞋直沖出死人墓,站在漫天漫地的雪夜里大叫:“爹——娘——我想回家。”

                  我想回家,我想回家!他抱著頭蹲在地上,瘋狂的想念母親溫柔的笑容和父親嚴苛的責罵,甚至是拿著家法揍自己,如今都那么的親切和美好。

                  成都,我的家鄉,它還能支撐多久呢?呂鳳山突然好害怕……

                  戚松齡徹底倒了,他死心的認為再也等不到企盼的救兵,整日拽在手中的名冊成了讓他愧疚源頭。他們成了孤軍、哀兵、潰軍,總之一切最傷感的形容詞輪番出現在他的小本子上。這些是呂鳳山趁著他到林子里發呆時,悄悄偷看到的。

                  老二是個沒主意的,老三木頭一塊,情圣一門心思想著從自己手里丟失的北平,長沙伢擔憂長沙會不會也幾個月之內淪陷。而呂鳳山,成了唯一還有點主意的。

                  兩天之后,他打算帶著幾個人喬裝了一下混進了平谷,想用搶來的日本國煙卷跟那里的商家換些口罩和酒精,還有火柴鹽巴什么的小物件。新歷一月三十號是除夕,馬上就要過年了,總不能連咸菜都吃光了吧,好歹得包一頓葷腥餃子。

                  0

                  十七、打回去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