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將軍從新兵開始>085 弄不死就行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085 弄不死就行

                  小說:將軍從新兵開始 作者:槍在手跟哥走 更新時間:2018/12/11 13:28:47

                  葉紹洪和都季誠心里都憋了一股火,真想動手,把那位鐘澤一拳放倒,然后,弄他個半死。

                  這要是上高中那會兒,葉紹洪肯定不假思索,直接干趴,管他娘的你是干什么吃地。

                  現在,不行,糾察隊這個特殊的機構,所起的作用太不一樣,沒有哪一家單位可以替代。一肚子火憋著,就是為了戰區那邊能收回成命,讓糾察隊繼續存在下去。

                  那位鐘某人,看到了葉紹洪眼里的怒火,閉嘴了。

                  鐘某人看出來了,只要這個黑炭頭下個令,不用黑炭頭自己動手,里面的這四個老兵分分鐘能把自己大卸八塊。

                  “你小心著點兒,話不要亂說,我能憋住火,不保證所有看著你的人都能憋住火。”葉紹洪的話就跟從牙縫里擠出來似地,說幾個字就咬咬牙,看著鐘某人的眼神兒,就跟獅子盯著獵物一樣。

                  “你們特么別說認識我,我特么就是個二百五,我就二百五了。”曲班長一身酒氣地來了,二話不說,直接進了房間,指著鐘某人的鼻子,“你叫什么吊玩意兒,認不認識我?”

                  鐘某人還沒等說話,曲班長的拳頭就上去了。

                  劈頭蓋臉,一通亂拳。

                  鐘某人倒地上了,曲班長就直接用腳跺,好象曲班長沒醉啊,出腳很有章法。

                  一向求穩的曲班長琢磨了好幾天,整個糾察隊能出手教訓一下那位牛B哄哄的鐘某人的,除了自己以外別無他人。

                  靠!老子志愿兵也轉了,老婆孩子都吃上公家糧了,怕個逑,給一個處分杠著,給兩個處分挑著,老子就往死了弄你。

                  曲班長早就琢磨好了算計,酒沒喝多少,故意弄了一身酒氣,拳腳上的力道卻是出奇得大。

                  這一番算計不是只逞匹夫之勇。

                  五槐市有不少人都指望著鐘某人出來以后,重整旗鼓呢。

                  只要人在,不怕沒柴燒啊。

                  曲班長嘴里直哼哼,“弄你老小子一個半殘,中不中?你知不道俺們那窮山溝有句老話,老虎吃人有法躲,人要吃人躲不過,你知不道,你弄死的那些人,都等著扒你的皮!”

                  直屬四連的老兵伸手捋胳膊的往外拉曲班長,卻拉得有些偏了,曲班長那腳直接跺在那位鐘某人的臉上了,左一拉橫一拉地,連直屬四連的老兵的腳也跺上去了。

                  葉紹洪和都季誠視而不見。

                  弄不死就行,陸超是這么說地,陶處長也是這么說地。雖然,陶處長隔不幾天就要去軍務部那邊報情況,小不然地作個檢討什么地,可是對那位鐘某人,陶處長也是氣得咬牙。

                  人不能太過分了,自古就有老理兒,生財有道,連人的底線都不要了,發財有個屁用。

                  人一定要有底線,部隊更要有底線,底線是永遠恒定的底線,堅決不能破。

                  謝參謀認準了這個死理,又整理了一大卷材料,報給了戰區軍務部。

                  咱人微言輕,面對面講不管用,就用材料說話。

                  鐘某人的罪大到什么程度,到了私養武裝的程度,他在冒斗山的射擊俱樂部,竟然私藏了三挺機槍,要是照這個勢頭發展下去,他可以養一支私人武裝對抗組織了。

                  這樣的人,值得那么多有頭有臉的人下死力保他?

                  軍隊是咱人民的軍隊,不姓鐘!

                  謝參謀第二次上報的材料,最后的一句話,語氣已經出離憤怒了,這牽扯到部隊最頂層的方向性問題了。

                  部隊的山頭和派系問題本來就特別嚴重,是時候敲敲警鐘了。一直不出聲的戰區的兩位頭兒終于發話了,五槐警備區守土有責,做得很好,對參與走私的違法亂紀者一定要嚴懲,絕不姑息!

                  那位被揍得半殘的鐘某人聽到軍務部那位主張嚴懲走私的副部長親口傳達的訓令,一口氣沒上來,暈過去了。

                  這當頭一棒,特別猛特別爽。

                  葉紹洪松了一大口氣,上頭的頭頭們吵架吵了這么長時間,總算是有了一個準話。

                  等到那位鐘某人緩過氣來,一直擔負看守之責的葉紹洪給他倒了一杯水,還跟曲班長要了一根煙,給當年的鐘首長點上了。

                  “鐘首長,我不知道你當年是怎么帶兵地,我覺著,咱們部隊,不能本末倒置,部隊是保家衛國的,不是為了賺錢,你可能,覺得,很有本事,很有經商頭腦,就想干點兒大事兒,召集了那么多人,搞那么大陣仗,打著部隊的旗號,公開地逃稅漏稅,販運違禁物品,甚至,你把那么多還沒長成人的姑娘,送到日本賺黑心錢,你這么干,有沒有想過,要是有點兒背景的人都這么干,我們這個國家會成什么樣子?都拿著槍走私,這跟土匪搶錢有什么區別?一個人連良心都不要了,還算不算人?”

                  葉紹洪的話也算不上什么大道理,這些話,但凡是正常的人,都會這么想。

                  從鐘某人的身上,葉紹洪琢磨了很多平時忽略了的東西。

                  人和人的想法差別太大。葉紹洪現在的想法,又有新高度了,如果還象以前一樣,只是想著提高提高個人能力,要想在戰區這么個大盤子里干成點兒事兒,幾乎不可能。各個層面,各種想象不到的復雜,一個人的力量太有限了,太多的非形而上的東西,根本沒法抗衡,那位鐘某人拿著槍跟糾察隊對壘的時候,葉紹洪心里邊就開始想了,這部隊,有不少人,尤其是那些肩上有杠有星的人,腦子里出問題了。

                  錢,有錢能使鬼推磨,時間就是金錢,一切都要圍著錢賺,這個苗頭,是心里邊越燒燒旺的苗頭,在某些人的心里已經根深蒂固了。

                  所謂的開放,人性的各種開放,伴隨而來的,還有那種男女之間的不該開放的開放。

                  就象那位李副主任,很開很放,一掉腚,就把那位范家的二姐弄到了床上,這位接盤的老手,自然知道,范家二姐給葉紹洪搞的那一檔事兒,是某位幕后人物的套路,他欣欣然而沆瀣一氣,還要再接再勵,把那位鐘某人和鐘某人后面的那些人未完成的套路繼續發揚光大。

                  一邊爽著,一邊就繼續陰險地打黑槍。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葉紹洪沒想著非要跟李副主任怎么怎么樣,可是李副放任卻一心想著要把葉紹洪怎么怎么樣?別的不說,就只是要給姓蕭的添堵,也得把葉紹洪給搞臭了。

                  想提干,那就給你整點兒作風問題,這一次,不是小打小鬧,要弄得你徹底抬不起頭來。

                  0

                  085 弄不死就行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