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一九七九的那一年春季>十九、殺敵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十九、殺敵

                  小說:一九七九的那一年春季 作者:木燃 更新時間:2018/12/24 16:22:45

                  我坦克上的高射機槍和滯留在公路上的我步兵輕重武器一起向山上的敵人射擊,以猛烈火力掩護我步兵分兩路對敵人實施反擊。與此同時,我軍坦克把炮塔轉向車后,開足馬力向被擊毀的我軍坦克和路障撞去,準備用坦克厚重的軀體硬生生撞出一條通道,引領車隊突出狹谷。

                  我緊貼著魯連長伏在一塊可以觀察到山上越軍火力點的大石后面。出發前我已經把一切與戰斗無關的雜物全部甩掉,渾身上下只保留裝著四個備用彈匣的武裝帶、手榴彈袋、水壺和一個裝有防毒面具、急救包的挎包,身上唯一比普通步兵戰士多的就是一個防水的文件袋,里面裝有高比例軍用地圖、比例尺、指南針和計算尺等。

                  魯連長回頭小聲地交待我:

                  “一會兒沖鋒的時候你跟在我后面。”

                  “沒事的,我第一次參加實彈演習的時候緊張得差點兒尿了!你比我那會兒強多了。相信俺,等你開了第一槍就啥事兒都沒有了。”

                  在公路上我裝甲部隊和步兵的輕重火力的壓制下,山上的越軍火力明顯減弱了。

                  伏在大石后一直在探頭觀察敵情的魯連長,左手一揮,發出了沖鋒的信號。

                  “上!”

                  話音未落,他自己已猶如利箭出膛般沖了出去。

                  我營警衛排的戰士兩到三人組成一個戰斗小組,按先前的分工分幾路直插越軍控制的山坡。

                  我緊緊地跟在魯連長身后,手上的56式沖鋒槍子彈已經上膛,保險也已經打開,只是我的手指沒有扣住扳機,而是搭在扳機護圈上。這是魯連長他們教我的,這樣的據槍姿勢既可以迅速轉換實施射擊,又可以避免因緊張或激烈奔跑觸動扳機造成誤射。在高速突擊的過程走火或胡亂射擊,有的時候甚至比當面敵人的火力更危險。

                  各種槍彈“乒呤乓啷”地在耳邊鳴響,已經分不清那些是自己人的,那些是敵人的槍聲;子彈“嗖嗖”地從身邊掠過,擊落的樹枝、樹葉和地上激起的泥土沙石“撲簌簌”地落在我的身上、臉龐。已經顧不了那么多了,我緊緊地跟在魯連長身后,飛快地向敵人沖去。

                  警衛排的戰士們使用戰前反復演練的戰術,以小股多路的分散隊型對付敵人的分散多點。魯連長和戰士們一邊沖鋒一邊射擊,每一個敵人的火力點都有我軍戰士兩到三路的進攻,正面抑制和側面迂回相結合。很快,幾個敵人的火力點就被我們攻占,沒死的敵人飛快地竄進了身后的叢林里。沒有片刻的停留,我們緊追著敵人的屁股向上沖去。

                  我緊隨魯連長攻下一個敵人火力點。這是一個依托身后巨石匆忙構筑的機槍掩體,兩個敵人,一個被魯連長的手榴彈給報銷了,那挺蘇制RPD輕機槍也被炸翻在地不能使用;另一個則趁著爆炸的硝煙溜掉了。

                  正當我們檢查敵掩體時,頭上“撲簌簌”地掉下些泥土石塊,一名越軍突然從上面的山坡沖到我們頭頂巨石上,猛地看見我們,顯然大出他的意料。

                  他,怔了一下。

                  就在這一剎那間,我抬手連瞄都來不及瞄,“突突突”地就沖他掃了一梭子。

                  看著那名越軍干瘦的肢體在56式7.62步槍彈傾瀉出的彈雨中痛苦地抽動著,然后一頭翻下巨石,栽倒在我面前,一動也不動。暗紅色的血液從他的鼻孔、發白軍裝上的多個彈孔里不斷地流淌出來,滲透到我腳下的新土里。

                  生平第一次開槍殺敵,沒有想像中的興奮,甚至連些許欣喜的念頭也沒有,只是感覺有些惡心,想吐。

                  魯連長回過身來,瞄了一眼地上的敵人尸體,對我投來嘉許的目光。

                  還沒等我從開槍斃敵的復雜情緒中反應過來,頭頂山坡上又是一陣騷動,茂密的灌木叢里沖出兩個人來。我趕緊又端起槍。

                  定睛一看,原來是小武這個小鬼頭和另一名戰士。

                  小武順著巨石邊的茅草、碎石滑了下來,踢了一腳地上的越軍尸體,大口喘著氣說:

                  “陳參謀,是你擊斃的?你好棒喔!這家伙鬼著呢,竄得比老鼠還快,害得我和小李追了老遠。”

                  我們和小武他們匯合在一塊兒,繼續順著槍聲向山坡上的敵人進攻。

                  這伙伏擊的敵人人數不是很多,也就二、三十人的樣子,在我們和兄弟步兵連的夾擊下,很快就頂不住,節節后退。當我們攻上山頂的時候,殘存的敵人都已經潰入山林,逃得無影無蹤了。

                  在我們進攻山上敵人的同時,山下道路上的我軍坦克趁機打開通道,引導車隊開始沖出敵人的伏擊圈。車隊繞過翻落谷底的我軍坦克、中彈燃燒的車輛,陸續沖出了狹窄的山谷。山谷恢復了原有的平靜,我站在坡上回頭望去,公路上一灘灘的血跡,陽光下閃閃發光的子彈殼,以及散落四處被打爛的武器裝備,這些惡戰后殘留的痕跡與崖壁上白練一般飄散下來的溪水,路旁燦爛的野花,形成強烈對比,格格不入。

                  我們兩支部隊會合在一起,簡單打掃戰場和清點人數后,抄小路趕往既定地點與車隊會合。

                  0

                  十九、殺敵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