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青龍>第十三章 在平靜邊緣徘徊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十三章 在平靜邊緣徘徊

                  小說:青龍 作者:九荒火 更新時間:2018/11/19 15:02:41

                    “青鋒……”

                    “青鋒、青鋒、青鋒。”

                    “青鋒!”

                    “啊!”猛然睜眼青鋒手中已經將枕頭下的格斗刀緊緊握住,全身上下灼熱而濕潮,被子和床單甚至快能夠將汗液擰出。重新站起身,現在才是凌晨四點半。光著腳踩在冰冷的地板上讓自己快速冷靜,可是噩夢仿若實質般追尋他的身形,讓心臟還處在瘋狂跳動的狀態久久無法平靜。仿佛來自于地獄的哭號聲回蕩在耳畔,端起水杯一飲而盡才算徹底回歸正常。

                    雙手反復揉搓整張臉,現在睡個回籠覺是沒可能,干脆赤裸著拿了一條長毛巾快步走出屋子去往能比澡堂不逞多讓的浴室洗個熱水澡。并不刻意掩飾自己的腳步聲,啪嗒啪嗒回蕩在空曠的大廳內反倒有一種能夠令人放松的節奏感。這已經住了一段時間的大廳基本上不會變換任何陳設,所以青鋒道也是非常快速地將地形記憶清晰。閉著眼睛走來走去根本不會碰到什么棱角。

                    “你醒了?”安德烈的聲音從廚房傳來。

                    “準確地說是睡不著了。”

                    “噩夢?”

                    “嗯。”青鋒點頭。“你呢?”

                    “一天到晚都在睡,現在正是活力四射的時候。”朝青鋒舉起歐陽逸的科研團隊給他設計連接神經的義肢,雖然不向曾經自己的手掌那般如臂揮使不過倒也不影響活動。這只手的強度比曾經的手掌不知強了多少倍,安德烈不介意在今后的生活中不斷嘗試這個玩意兒的上限。當然同樣舉起來的還有兩瓶子啤酒。“不來一口嗎?”

                    “不,謝謝我一會還要訓練。”青鋒朝歐陽逸給自己重新規劃好的訓練室指道。“今晚如果有閑情逸致倒是可以奉陪。”

                    “那就等你到今天晚上。”替青鋒將通往浴室的燈打開他拿著兩瓶冰燕京坐回沙發上。電視也不開,報紙也不看,書也不讀就那樣一口口緩慢地將冰冷的液體灌入肚中。偌大的房間碰上兩個不喜歡多說話的悶蛋自然也就一如既往地安靜。

                    “呼!”一頭扎進冰水中的青鋒結結實實打了個激靈,躺在冰水池中不斷讓冰冷侵襲自己身體的每一處,閉上眼睛反復壓抑著想要趕快跳出去的想法強迫自己在冰水中維持堅定直到手表上的計時器滴滴響起才長長地吐出一口濁氣趕忙蹦出去抖動身上僵硬的肌肉。

                    “呼呼呼!”快速喘氣做一些熱身運動讓體溫盡可能快速回到正常水平后將所有的水珠盡數擦去走回屋子,掏出歐陽逸給自己準備的一套很厚但是并不沉重的適應服,穿好配套來的減壓鞋后還不到清晨五點鐘。現在已經經常回來的岳霏和會固定起床的納蘭雪兩人七點半絕對要主動喊餓,青鋒只有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去進行一早上的晨練。

                    走進改造過后的訓練倉打開大燈他才發現周邊的玻璃和承重墻已經全部被替換成為原形一體化的新型強化玻璃。厚重的壁圍在手指敲上去后傳來堅實的回饋感。全部的身形進入到已經可以稱之為訓練艙地方后艙門自動關閉并且嗤啦啦地發出排放氣體進行密封的聲音。

                    “HI!我是正常逸。現在來為你解釋一下新型重力調整訓練室的實際用途和操作方法。”穿著整齊的歐陽逸出現在透明的壁圍上,栩栩如生且還能夠伴隨青鋒行動進而跟隨調整自己的位置始終讓正面面對青鋒。

                    “如你所見現在艙門閉合的狀態已經是重力調整訓練艙預啟動模式。在這個模式下你每一口所吸入的氧氣含量與排出體外的各種諸如二氧化碳、氨氣等等氣體都會受到嚴格的控制以保證你在高強度的訓練中血氧濃度充足。”歐陽逸的電子影像道。

                    “訓練艙有三種調整模式,主動式調整、被動式調整和緊急調整。主動式調整狀態中你可以通過聲控與使用裝有控制面板的手表進行自主調整場內的重力變化。被動式調整是時刻伴隨主動式調整與智能監控所獲取的身體信息進行權衡訓練強度而進行的調整。你可以在被動調整中給自己加入預先設定好或者自定義的訓練計劃和訓練強度,中央控制系統將會根據你身體的身體檢測結果和時刻的身體情況變化而進行調整。緊急調整則是在你的身體發聲危險的時候才會啟動的緊急措施。其中包括急停措施,立刻降壓措施與其他輔助急救措施。具體可以根據發放給你的電子郵件中詳細說明書來進行參考。”

                    “不愧是歐陽逸,真的很難想象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你是怎么做到的。”青鋒由衷道。

                    “操作面板通俗易懂,根據使用向導會更加方便上手。另外前十次啟動訓練艙不提供聲控調整服務。本訓練艙智能輔助系統將會竭力為您的科學訓練保駕護航。”說完歐陽逸的影響便消失不見。

                    “您好,訓練者0001號青鋒先生。我是您的訓練助手,也是這套訓練艙的只能輔助系統。我的工作范圍包括更合理地幫助您提高身體強度、更安全地進行加壓訓練、更有明確地提供相應訓練目標與指定更加高效率的訓練計劃。我將會在您踏入這套訓練艙之后進行輔助性跟隨和時刻的語音提示。”混合機械的虛擬男性語音響起。

                    “好的。”青鋒道。“順便一提你叫什么?”

                    “您可以稱呼我輔助者N1。或者N1。”

                    “好吧N1。和我講講歐陽逸是怎么讓這么個地方能夠進行重力變化的。”青鋒問出自己最想知道的問題。這個原形不足百平米的地方竟然能夠進行重力調整?老天那那些航天員還不應該趁早享受這種方式的訓練?在青鋒記憶中對航天員的訓練還都是那種碩大的旋轉式加速離心機。就這么個小地方真不知道歐陽逸是怎么設計出來的。

                    “您所穿著的是經過特殊制作能夠感應磁場變化并時刻將吸引力維持向下的特殊流體訓練服。在這個訓練室的上下設置了超大功率磁場發生器。簡而言之就是講您化作一顆只會永遠產生垂直地面重力的恒定磁場,將上下變成巨大的正負極,從而通過這種向下作用的方式為訓練加壓從而模擬重力加壓。為了保證加壓的真實感,特殊訓練服內部還設置有磁場感應收縮裝置。外部磁場效應越發明顯,向內收縮的作用力便會越發明顯。同時訓練艙也會根據相應壓力強度通過改變大氣壓力來進行更為逼真的模擬。”

                    “哦,你這么說我就懂了。見鬼!歐陽逸你真的是天才!”想想自己的身體強度并不弱于任何現役的飛行員,可是和航天員比起來自己的身體強度可能就要略遜一籌。尋常的訓練方式實在是太過傳統以至于訓練強度再強也就那個樣。青鋒現在需要更加有效地提升訓練強度增加身體的綜合素質。之前‘刑天單兵系統’的開發歐陽逸就敏銳地捕捉到了青鋒在身體強度上和他們期待的差距。

                    可以說那套單兵系統絕對會在短時間內提升駕駛者的作戰能力,但是越發強大的機械外骨骼就越發需要更強的身體去接受。而歐陽逸又是個片面的完美主義者,他并不認為制造更強的單兵作戰骨骼需要降低駕駛者所承受的極限負荷。這個世界上還沒有那種能讓他們撿便宜的事情。相比降低承受負荷,不如加強單兵身體素質來得實在。戰爭一旦爆發,打到最后本質上還是人與人的廝殺。能源有耗盡的那一刻,子彈有打完的那一天,但是唯有堅強的意志和強悍的身體才是士兵的本錢,這也將是中國未來戰士的最大倚仗。

                    所以追求極端的歐陽逸干脆也設計出這么一個能夠通過模擬重力加壓強度的訓練艙。

                    “說到底我還是變成歐陽逸的小白鼠了。”青鋒搖搖頭。“既然有這么好的東西都優先給我用,那我也不好意思浪費啊。”青鋒心道。“N1,幫我檢測一下目前我能夠承受的訓練重量。”

                    “請輸入您的訓練時長。”

                    “六千秒。”由于沒有關于小時和分的單位,青鋒只能輸入六千秒。

                    “接下來會對您的身體進行立體掃描,請張開雙臂雙腳開立放松肌肉進行三次深呼吸。”

                    “呼……呼……呼。”青鋒張開雙腳雙臂放松地進行了三次深呼吸。在他還以為需要分析一段時間的時候N1的聲音再次響起。。

                    “根據現階段對您身體情況的掃描,建議承受1.2倍重量維持常態訓練。請您嚴格根據提示攝入電解質,水分,蛋白質與營養。如果沒有固定的訓練習慣系統將會根據您的身體反饋信息進行成長訓練計劃的規定。是否接受?”

                    “好的好的。我訓練交給你了。幫我好好規劃就行。”青鋒道。

                    “收到。那么請您進行不同姿勢和進程的力量訓練與速度訓練,系統將會捕捉到您的身體信息與動作信息進行系統指導。”

                    “好的。”青鋒倒也是聽話,老老實實地開始了一天的訓練。說來也是奇怪,這套看似厚重的訓練服非但不重,好像連他滲出來的汗液都一并分析了。

                    于是青鋒便在愉快和各種被虐的不行的訓練中開始了自己的一天。

                    噹噹噹,岳霏下樓總是非常習慣踩的很重。并不是她本身體重有多么龐大,而是單純喜歡后腳跟著地。動靜影響了在外面客廳休息的安德烈的注意,說到底兩瓶子啤酒也不過是沒入黑洞,沒對他產生任何哪怕一丁點兒的影響。

                    “岳霏小姐,早。”

                    “呃……小姐這個就不要加了。叫我岳霏就好。加個小姐我挺不自在的。”岳霏道。

                    “好吧。”安德烈點頭。“這么多天來感謝您對納蘭雪的照顧。”

                    “哪里的話,我可是好不容易多了個好朋友,開心還來不及。”

                    “是嗎?”安德烈倒是有些驚訝。那個兩天說話絕不超過三句的納蘭雪竟然能交到這種好朋友,他這個冒牌老父親倒是真的感動。“那么今后也請拜托您多照顧納蘭雪。和她做好朋友。”

                    “這您就放心吧,安德烈叔叔。”

                    “叔叔?”

                    “對啊?您不是蘭雪類似父親的人嗎?”

                    “哈哈,是她這樣和你說的?”安德烈有些高興。

                    “怎么說呢,憑感覺?哈哈哈我這個人總是喜歡有什么就說什么,您別介意才好。”岳霏撓撓頭發笑道。倒是不好意思再改口叫雪,她總覺得如果叫納蘭雪納蘭倆字太生分,叫雪又顯得奇怪的親近。干脆叫蘭雪才讓自己感覺沒那么奇怪。當然這也就變成了只會在岳霏個人口中叫出的昵稱。

                    “那真巧,我也喜歡直言直語。”

                    兩個人就納蘭雪更多寒暄了一些時間,直到納蘭雪在七點鐘也睜開眼睛緩慢地走下樓梯。此刻青鋒也已經滿身是汗如同死尸一般艱難地爬出了訓練艙。

                    “請謹記今天的食物攝入量與成分分部。由于您增加了強度,未來二十四小時內請勿再次使用本訓練艙。”N1道。

                    “你、不說、我也會、這樣做。”青鋒這次可是玩兒大了,他怎么會想到加到一點五倍重力后在糾正訓練動作與幅度等細節之后完成同樣六千秒的訓練差別會這么大!見了鬼的現在他感覺自己就是被卡車碾過去渾身上下稀碎如泥一般。

                    “青鋒?你這是在干什么?”岳霏小跑過去問道。

                    “尋、尋、訓練啊。有點玩大了。”青鋒勉強抬起頭道。“剛才還讓N1幫我用磁力加壓和稀釋擴張的方式做了肌肉放松,拜它所賜我現在我都站不起來了啊。”青鋒艱難道。

                    “呃,好吧。那我們早飯怎么辦?”岳霏問道。

                    “能擺脫您們外面解決一頓嗎?怎么說我這也拿不了刀了啊。”青鋒道。

                    “唉!不要嘛。”岳霏有些不樂意了。青鋒別的不上心,唯獨做飯是一招鮮啊。這家伙似乎不應該做士兵而是轉職變成個廚子,說不定混個幾年也能在國際上叫出名聲。因為實在是太過期待每天早上青鋒準備的精美飯食以至于岳霏根本不想再在外面吃那些油炸膨化食品。要不是自己科研緊張說不定中午飯都要回來吃。

                    “用戶身份確認,岳霏。智能輔助系統N1為您服務。請將本訓練艙內的訓練手表佩戴在青鋒手臂上。”N1的聲音傳來。

                    “什么?干什么!我可真動不了了!還要對我做什么!”青鋒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倒是岳霏幸災樂禍的笑容開始不停地蔓延。

                    “通過特定頻率的電流輸入身體能夠加快新陳代謝和乳酸分解促進肌理調整刺,進而刺激肌肉活力。”

                    “說我能聽得懂的!”青鋒無奈道。

                    “通過手表磁場形成的體內電流刺激不會對身體造成額外負擔。能夠緩解您現在的窘境。”N1被歐陽逸設計出來還是十分善解人意。“另外,樓上屬于創造者的房間中放置有為您特別準備的能量補充液,內部飽含絕大部分運動計劃中需要補充的營養以及礦物質。”

                    “好吧好吧,岳霏大人。麻煩您幫我把手表帶上成嗎?我立刻給您們準備早餐。”

                    “這還差不多。”踏著雪白的腳丫從青鋒身上越過走進訓練室內找到監測表再回到青鋒身邊沒花一分鐘,手表戴在他手上的一瞬間青鋒整個人都被電流穿過身體每一個毛孔,當然也包括小青鋒。帶來的感覺那叫一個酸爽淋漓,直接將他變成了最后掙扎幾下的皮皮蝦撲騰幾下后徹底老實下來。

                    “爽!”猛然站起身,N1說得倒是真管用。力量感雖說不上澎湃,但還是比剛才好的太多。剛才那個瞬間還在思考著下次怎么搞一次歐陽逸,現在倒是對他充滿感激。

                    “做飯交給我,大家到餐桌前集合。給我二十分鐘!”充滿力量的人說話就是不一樣。手表帶著青鋒此刻的詳細數據跟著他的身體一起向廚房移動。邁開前腿好似還是有些不適應,凌空抽搐一下子后踩在地上又恢復正常。

                    “我想剛才的電流會不會把他的腦子燒壞了啊。”岳霏問道。

                    “否定。電流設置在安全范圍內,不會對人體有所損傷。推測是微電流在腦皮層的刺激反應讓青鋒產生了興奮感,效果不會持續半小時以上。如有超出,請立刻就醫。”

                    “哦,但愿青鋒沒聽見剛才的后半句話。”岳霏內心祈禱。“下次絕對不能讓歐陽逸這么折騰青鋒了。”她暗下決心后立刻跟了出去一同到廚房打下手。納蘭雪已經將新鮮的食材洗干凈現在失去全部力氣躺倒在餐桌上翻白眼。安德烈沒著急裝上自己腿部的義肢,坐著輪椅也聚到餐桌前,雙手合并開始進行飯前禱告。據說這樣吃飯的時候就不用浪費寶貴的時間讓飯餐變涼。真不知道他這人是虔誠還是在褻瀆神靈。

                    “哈哈哈!這群人真是。”遠在CCC總部的歐陽逸得知N1啟動后便開啟別墅內的攝像功能觀察所有人都在干什么。當看到青鋒大蝦一般的動作時雖然也笑出聲來,但他內心明白之所以青鋒會有這樣的反應絕對是自己在瞬間輸入人體磁場電流這方面做得還不夠導致瞬間的電流超過肌肉淺層感應的臨界才會出現這種情況。雖然同樣不會影響青鋒的身體狀況,但追求完美的他是絕對不允許下次再發生這種情況。趕快用現有的程序對N1的細節調整系統進行改進,嘗試在不改變硬件輸出條件的情況下讓電流的瞬間輸出穩定下來。

                    天才不可怕,可怕的是天才比任何人都要努力。這樣的人才是真正的BUG。很顯然科研逸雖然對自己的外形從來不拘小節,但對他自己設計的產品工具那絕對是盡心盡力十足敬業地進行反復改造調整與提升。這才是他最可怕的地方。

                    “歐陽逸,核心控制系統什么時候可以重新開啟?”岳立勛的視訊插了進來。

                    “需要時間。等青鋒休息幾天吧。順便我也讓團隊休息幾天。”他道。“畢竟這都是納米級的剝離操作,需要非常集中的精神和非常穩的手藝。他現在需要休息,調整精神狀態。一周內吧。我會把這事兒完成。”

                    “行。人員安排這塊你自己定的好那我也樂得清閑。這次的事情對外你是怎么說的?”

                    “主動防御與被動防護系統模板的檢查改進工作。”

                    “雖然聽不太懂不過沒把壞事兒抖摟出去就沒問題。交給你了。等回來需要施工的時候再叫我過去。快開學了我也得準備準備開學典禮的事情。”岳立勛雖然身居高位但也始終沒忘記自己還是個高校校長的職位。只要是他的工作范疇他都會盡心盡力的完成。

                    “辛苦您了。”

                    “哈哈哈哈,給一群年輕人上第一節課還不是什么累的事情。忙你的吧。”

                    “嗯。”說完立刻關閉了和岳立勛的視訊然后緊鑼密鼓地開始了工作。而正在這時,噹噹噹噹的敲門聲響起。

                    “門沒鎖。進。”迫不得已他將自己的視線從電子屏幕上搬開。他在思考這陣短暫急促的敲門聲的始作俑者會是誰。要知道還真的沒有誰敢輕易來打攪正在辦公室做自己事情的歐陽逸。

                    咔嚓,門扉打開露出現在歐陽逸最不期待見到也是最想見到的人臉。孫璐璐淚汪汪的大眼珠子正緊張地盯著從門縫里傳過來歐陽逸凌厲的眼神。可能是歐陽逸透過眼神傳遞的信息并不是很友好,所以她只敢將手放在門把上保持將頭顱探進來的姿勢而不敢繼續深入。

                    “孫璐璐?我倒是想去找你。”歐陽逸已經是在強行地壓制自己的怒火保持這種相對平靜的聲音用類似于商業化的微笑來讓自己表現的和諧一些。“既然你誠惶誠恐地來了,那我們不妨開門見山一點。”他道。

                    “我,我我我,我有錯。”孫璐璐從來沒見過如此惡狠態勢的歐陽逸,平時作為她的上司歐陽逸可能一直嬉皮笑臉猥瑣習慣了,所以在其他人的認知中他可能并沒有那么多的威脅感。平易近人的科研逸除了為人實在是不知道該怎么形容以外,大家對他更多的只有尊敬。可現在不一樣,這個時候她所面對的歐陽逸簡直判若兩人。畢竟現在是裝逼逸的時間,面對內憂外患這個問題頗有原則的他絕對不會給背叛者什么好臉色。

                    “進來把門帶上。”從話語中都能夠清晰地聽到壓制怒火的聲音。可能是自己臉面上表現的態度真實且過于明顯,孫璐璐一直不敢繼續深入一步。兩個人在這個問題上僵持著得有五分鐘,最后還是以孫璐璐的失敗而告終。

                    “十分抱歉、十分抱歉、我知道我做了不可饒恕的事情、我知道我可能這輩子都完了、十分抱歉、十分抱歉……”現在的她可能已經失了智,除了嘴里面機械性地重復道歉和對自己前途的絕望以外沒有更多的話語。

                    而歐陽逸則是一言不發將身子靠向椅子背就這樣靜靜跟地觀察著她的表現。歐陽逸愈是平靜,在孫璐璐眼中越顯得暴風雨醞釀猛烈。天知道他什么時候會以什么樣的方式徹底爆發。孫璐璐自己也明白她所做的事情的惡劣程度。那是相當于將所有人辛勤努力的成果白白地拱手讓人的惡劣事情啊。如果這要是歐陽逸自己的一些研究成果他倒是絕對不會怎么放在心上,大不了和孫璐璐這個人絕交這輩子不再有一點點交談。但現在是因為她的緣故致使他和他的團隊辛辛苦苦一手弄起來的CCC全部的研究成果差點都拱手讓人去。這個結是絕對沒辦法解開了。無論是任何理由都不可能在歐陽逸這里獲得饒恕。

                    “我想你自己應該明白光是這樣低頭朝我道歉一點屁用都沒有。”歐陽逸一句話震得她收掉所有聲音。

                    “我倒是奇怪了。難道是我給你創造的條件不好嗎?還是給你的待遇不比其他人給你的好?還是讓你進到A大來致使您覺得自己屈才?”歐陽逸反問。每一條都深刻地撞擊在孫璐璐內心深處產生巨大的震蕩。是啊,要不是當年歐陽逸的賞識估計現在的自己還不過是農村里面的一個留守兒童。在茫茫大山中混吃等死到該出嫁的年紀隨隨便便找一個好人家嫁了。可以說現在她所擁有的一切知識,見識,資本和成就都離不開,絕對離不開歐陽逸的資助和鼓勵。而就是這樣一個對自己恩重如山的人,自己卻背叛了他的信任還差一點將他所有為之努力的東西毀于一旦。

                    現在的孫璐璐,只有默默地流眼淚保持沉默的份兒。

                    “算了,我都懶得說你。”沒好脾氣的歐陽逸開始有些覺得自己懶得說話。敏銳的他知道這絕對不是一個好兆頭。因為被人背叛的緣故導致曾經的種種回憶漸漸浮現,內心中一股莫名的戾氣開始逐漸攀升。好在情況還能夠壓制。打開塑料盒子掏出兩片含有鎮定作用的藥物吞下肚,已經有多少年自己沒再打開這個盒子了。

                    可惜就算是不停地逼迫自己轉移注意力,當孫璐璐將自己的手機里面保存的幾張照片和剪短的視訊內容放給歐陽逸自己過目的時候,那股狂躁且肆無忌憚的戾氣如同干柴火遇上滿是火星的龍卷漩渦還剛巧遇到天上下汽油一般,心中的怒火仿佛實質性地燃燒起來一瞬間蔓延到整個肺部,點燃的火藥順著心臟有力地跳動開始逐漸蔓延全身上下的每一根血管。

                    視訊的內容非常簡單粗暴。孫璐璐遠在家鄉的媽媽和妹妹被人掠去,照片更多的是她們被虐待后的罪證,而視頻……

                    視頻中年僅十四歲還正處在青春年少時期孫璐璐的妹妹正在被一群帶著黑頭套的大漢強暴!

                    啪嘰!將手中孫璐璐的手機摔在桌上,立刻掏出自己的手機猛然起身的歐陽逸強硬地拽著孫璐璐的衣領將她從座椅上拉開,健步如飛三步便將她拎到辦公室門前。

                    “我手機里面有個叫青鋒的人,馬上聯系他。你在外面看著我,找東西把門堵上。記住!一定要堵上!”說完,咔嚓將門打開歐陽逸直接將孫璐璐扔出辦公室然后猛然再將快要散架的門扉重重地撞上并反鎖,在自己還能夠保持理智的情況下將門鑰匙反扔出來。

                    “嗷嗷嗷嗷!”瘋狂的打砸叫罵聲穿透層層隔音障傳遞到整個樓層中。甚至隔著上下兩層都能夠聽見他的怒號。

                    辦公室里尚未完全離去的其他科研人員一并湊上來想要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可當歐陽逸的瘋狂吼叫再次傳出狹小的辦公室并且門扉被瘋狂捶打以致變形后,所有人的第一反應都是立即尋找一起能夠阻止他出來的方法。有些人合力拆了書柜將門窗堵死,有些人找到那些座椅開始往門口堆砌,直到可憐的小辦公室被各種重物堆得見不到影子后大家還能夠清晰地聽到從里面傳來的怒號。

                    孫璐璐不知道為什么歐陽逸會變成這個樣子,在所有人行動之前就已經開始翻找歐陽逸手機里面有關青鋒的號碼。

                    “喂,歐陽逸?找我什么事兒?”對CCC科研中心的事情一無所知的青鋒一腔人畜無害的聲音可是沒辦法讓事情平息下來。

                    “求求你立刻到CCC研發中心第十八層歐陽逸的辦公室來!緊急情況!”電話那頭傳來急促的哭泣聲。

                    “嗷嗷嗷嗷嗷!”令人熟悉卻又陌生的歐陽逸仍然在不知疲憊的發狂。

                    “壞了!你等著!”青鋒馬上掛斷電話,難道這就是歐陽逸的第三人格?見了鬼的不是說沒那么容易爆發嗎?難道歐陽逸也這么不靠譜?頓時青鋒的腦海中劃過無數想法,拎上衣服顧不得身體是不是良好的狀態他趕忙要沖出去。

                    “抱歉我馬上要出去一下,你們先吃吧。”

                    “怎么了?出什么事兒了?這么急匆匆的。”

                    “歐陽逸……不。沒事兒,歐陽逸找我有些急事兒而已。”

                    “搞得這么神秘,快去快回。早飯沒有你一起吃可沒有平時那樣美味。”岳霏道。

                    “去去就回。”青鋒倒是想說,可惜歐陽逸的情況可能不允許他很快回來啊。

                    “我要和你一起去。”反倒是察覺到什么的納蘭雪站起了身。和自己出國之前相比,她倒是產生了很大的改變。雖不清楚在那短暫的幾天中岳霏給納蘭雪上過什么樣的人生課,產生改變沒有原地踏步就是好事情。

                    “我也要去!”岳霏立刻跟風道。

                    “好了好了,這件事情是關于我的一些特殊裝備的事兒。我很快就回來。外面太冷,難得今天假日你們趁此機會好好休息,如果有空幫我把晚上的食材買回來,根據貢獻程度今天晚上會有大餐。”為了平息兩人的疑心,青鋒只能夠刨除糖衣炮彈。

                    “這么好嗎!”不光是岳霏,連幾乎很少有表情的納蘭雪眼睛都放出精光來。看起來食物的誘惑果然大啊。青鋒發自內心感慨。

                    “多買點肉,今晚上一定有驚喜。”青鋒道。時不時瞟一眼安德烈,他真希望現在安德烈能用自己的辦法幫青鋒解圍,沒成想老哥竟然又拿出一瓶子啤酒咋嘛嘴攤開一早岳霏拿回來的報紙仔細看起來。也不知道這老哥倒地看的什么地方,他不是會說中文但不認識中國字嗎?

                    最終青鋒還是花了三分鐘的時間才趕出家門跳上汽車趕忙開向不遠處的CCC研發中心。

                    “什么情況!”聞訊岳立勛也趕忙從最高層下降下來檢查情況,雖然不是頭一次見到歐陽逸這樣,從孫璐璐那里得知事情的簡要來龍去脈后他嘆了口氣。

                    “現在就只能等青鋒來解決問題了。照這樣下去他可能對自己身體造成很多損害。唉,計劃要耽誤許多了。”岳立勛道。但是他的內心卻產生了驚濤駭浪。如果說生物病毒是黑劍幫忙植入尋找系統漏洞的,那么現在這個內鬼又是誰安插的?安插內鬼的幕后黑手顯然十分了解如何將歐陽逸的第三人格激發出來作亂,如果這是對方想要的結果,那么現在已經百分之百達到預期。岳立勛無法推測出對方到底在執著什么。破壞星塵計劃有那么重要嗎?那些有的沒的項目最起碼五年才能拿出像樣子的初步成果,距離真正能夠將這個計劃投入現實最保守估計還要十五年甚至無限延期,就算高瞻遠矚也沒有這么變態吧。

                    敵人就是這樣,往往主動進攻高侵略的敵人殺了就好沒那么多說得。也并不可怕。就是這種根本想不清對方所求和目的,緊緊縮在暗處放冷槍搞滲透的敵人最難纏也最恐怖。因為不知道什么時候他們就出浮出水面帶著毒牙要上一口,或者從各種可能泄露情報的地方想盡辦法搞到他們需要的情報讓國內的諸多發展無法完全站到先機。無論從什么方面來說,帶給中國和他們本人的都是很大的損失。

                    “岳老!我錯了!我該怎么辦啊!”孫璐璐面對這種情況更是不知所措。她一個小小的女孩兒怎么可能處理的過來這么多事情,更別提家里人遭受那種……待遇。如果能夠將施暴的那些人揪出來,岳立勛一定會掏出自己的九二式手槍將他們一個個擊斃。

                    叮!電梯達到十八層的聲音響起,合金封閉門打開青鋒立刻沖了出來。

                    “來得正好!快去幫忙!”岳立勛大叫。正在這時,可憐的門扉再也禁不住狂暴的歐陽逸,連同外面的椅子和阻擋物一起被打穿打碎。

                    “只能硬頭皮上了。對不住歐陽!”青鋒擼起袖子立刻沖上前去。“所有人退開!找鎮定劑!安眠藥!任何能讓人消停下來的東西!”他大聲疾呼。

                    

                  0

                  第十三章 在平靜邊緣徘徊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