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中短篇集>封鎖>第三章老師和學生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三章老師和學生

                  小說:封鎖 作者:狼血 更新時間:2018/10/26 10:27:07

                    走廊很長,很窄,很靜。青灰色的、沒有任何粉飾的墻壁給了黑暗最好的寄宿。衛兵隱在陰影里,花白耀眼的頂燈只照亮了那白色的衣角。幾個小時的靜立不動,讓人以為他們只是一尊石膏雕塑。

                    踏——踏——

                    腳步聲在這個幽閉的空間里被無限放大,墻角的監控探頭的紅外線燈宛如暗夜里的鬼眼,腥紅刺眼。

                    “哦!該死!我都快得幽閉恐懼癥了!”西裝男子聳聳肩,抱怨道。他身旁的兩名士兵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無奈。

                    “首長,這個基地是按照上面的要求建造的!很抱歉給您帶來不便!”其中一名士兵說道。他的回答滴水不漏,令西裝男找不到一絲一毫的破綻;他可不敢像平常在局里一樣,對這里的衛兵肆意辱罵,除非他覺得自己活得不耐煩了——這個基地是二級機密,衛兵有權限射殺任何靠近這里五百米范圍的人;無論那人是什么身份,拿不出通行證,格殺勿論!

                    秦鐘海端坐在寬大厚實的會議桌前,青綠折皺的迷彩服與暗紅平滑的桌面很是不搭。空氣很平緩,但卻讓人隱隱感到不安;似是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寧靜。他偷偷瞟了一眼安靜的坐在首位的老者,然后雙手不安得交扣著。秦鐘海忽然覺得很熱,同時內心深處涌起一股躁動與不安。秦鐘海伸手抹了一把臉,想將面頰上的汗珠擦掉,但是卻被自己那已經好些天都沒有修理過的、堅硬的胡茬扎了一下。

                    “鐘海啊……”終于,老者發話了。他的聲音干枯卻又不失威嚴。整潔挺拔的軍便服套在他身上令其威勢猶在!

                    鐘海啊……秦鐘海的大腦里空空如也,只余下老者的聲音回蕩其間。他明白老者的這一句稱呼的分量有多大,恐怕,這一次任務過后,連隊里又要缺幾個位子了……

                    “……鐘海啊……”老者又喊了一句,他的臉上有一道長長的疤痕,這是他在三十多年前的一次殘酷的戰爭中留下的,那時,他所在的步兵班為了在山頂插上宣誓主權的國旗,幾乎犧牲殆盡。之后,旗是插上了,可是整個班,就只剩下了他一個人。

                    “……鐘海,這個任務……”老者的聲音有一絲絲被壓制的蒼老“你有拒絕的權利……”

                    秦鐘海幾乎是條件反射般站起來的,他立正敬禮,大聲說道:“我是個軍人,無論國家給我下達什么命令,我都在所不辭!”

                    老者看著面前高大挺拔的身影,渾濁的眼眸中似有點點亮光。

                    “……鐘海啊,你是我一手帶大的兵,你應該知道,我挑選任務的性格……”老者拿起桌上的白瓷茶杯,喝了口茶繼續說道:“這次的任務,很難……”

                    秦鐘海看著眼前面容干枯的長官,沉默許久,再次立正敬禮:“首長,保證完成任務!”

                    西裝男被士兵帶到了一間隔離室前,室內的文員立即起身敬禮。

                    “這是什么鬼地方?”他向身旁的士兵問道。

                    “抱歉,首長,我們的任務只是把您帶到這兒!”士兵敬禮道。

                    西裝男雖然內心不甘,但他還是老實的坐在一個轉椅上,這是他的第一個任務,但他卻非常不樂意,他更喜歡的是詹姆斯·邦德的那種裝13泡妞的任務。要不是老爸非得要我來,我才不到這個鬼地方來呢!西裝男在心里腹誹道。

                    “首長,這是長生-11號的數據資料。”一名戴著圓眼鏡的年輕研究員向他遞過來一份文件夾。

                    “什么東西!”西裝男只翻了幾頁就把文件夾丟還給了那位研究員。

                    研究員有些尷尬的笑了笑,他一只手環抱文件夾一只手摸了摸鼻子:“首長,這個您還是看看吧!這對于您之后的工作會有幫助的。”

                    西裝男忽然感到脊背發涼,就好像在冬日里有人從后面往他的衣領口扔了塊冰進去。他回過頭,正巧對上防爆門前警戒的衛兵的如利刃般犀利的目光。

                    他打了個激靈。

                    然后又重新往圓眼鏡研究員的手上奪過文件夾——

                    404基地-超級士兵計劃(S·S·P)-實驗體列表-11

                    20--年--月--日

                    實驗體代號:長生-11號

                    真實姓名:--

                    性別:女

                    年齡:23周歲

                    軍銜:上士

                    健康狀況:良

                    實驗體介紹:原--戰區--師團第--野戰團女子特戰隊士兵,于20--年--月--日自愿加入“超級士兵計劃”,現已與家屬斷絕聯系。

                    ——

                    西裝男完全看不進去,他把文件夾還給了圓眼鏡研究員——這次比較客氣。

                    “為什么她的名字、所屬師團和列表上的日期都被抹除了?”西裝男抓住了一個破綻。他覺得自己有機會駁回剛剛被衛兵拉下的面子了。

                    圓眼鏡研究員有些欲言又止,但他又立刻想到了首長的怪脾氣,只能如實解釋道:“首長,您的……權限不夠。”

                    西裝男想大聲呵斥,但是他又想到了這里那位殺氣畢露的衛兵,只好忍氣作罷。

                    “還是先帶我去看看11號吧!”西裝男說道,他現在很懷念家里的席夢思彈簧床和VR訓練場,他可以躺在大床上穿戴著VR設備在虛擬世界里大殺四方,在那里,他就是無敵的存在!但是在這里連凳子坐著都咯人。

                    圓眼鏡研究員應該是這里的負責人,他將西裝男領到了一間換衣室:“首長,為了安全起見,請先換上防化服。”

                    “真麻煩!”西裝男小聲嘀咕著,他想立刻打電話給父親,讓他換個人來執行這個任務。他還是覺得待在局里好一些。

                    秦鐘海全副武裝的站在演武場上,他的面前是一整個連隊的特種部隊隊員。他爬上了勇士裝甲車的車頂,手里拿著個高音喇叭向那些還有點稚氣未脫的士兵們喊著虛偽的戰前動員的話語。

                    聽著演武場上震耳欲聾的呼喊聲,秦鐘海覺得心有些痛。這次的任務很艱巨,雖然只是“封鎖”,但是從老者的表情和話語中還是表達出了一絲絲不同以往的味道。

                    “隊長!”來人“啪”地敬了個軍禮。

                    秦鐘海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但是還是示意他坐下。

                    “隊長,這是國安那邊發來的文件。”來人脫下軍帽放在桌上,從身上的一個挎包里掏出一份深藍色的文件夾。

                    “長生生物集團……”秦鐘海翻開文件夾,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一個奇怪的集團名稱和一個防化標志。在扉頁的一個不起眼的角落里還有一個國營企業的標志。

                    “隊長,上面想讓你去404那里一趟……”來人有些喘喘不安的抓住軍帽,因為太過用力,軍帽已經有些變形了。

                    “小寶,他們還說了什么?”秦鐘海的感覺何其敏銳,他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已經超出了他的預期。

                    “隊……隊長,上面說……說……”小寶仍然抓著軍帽不放,他的身體已經有了些許顫抖“這次任務……很重要,也很危險……是……是一級機密……”

                    “還有呢?”秦鐘海深吸了一口氣,他明白一級機密意味著什么,但他還是抱有一絲僥幸。

                    “還……還有,這次任務過后,所……所有參與任務的兄弟都要……要……退……退伍……”小寶低著頭,他不敢看秦鐘海的臉,他害怕隊長發怒。從新兵開始,他就一直很怕隊長“并且,我們都要簽署保密協議,然……然后,隱居各地,終身不得再進入正斧工作……”

                    秦鐘海揮了揮手,小寶如釋大赦,慌忙跑回了宿舍。

                    寂靜……

                    衛兵們也不敢打擾秦鐘海,但他已經坐在椅子上一個多小時了,滴水未進,片語不發,如同一座蠟像。很多時候衛兵都想進來查看秦鐘海的情況,但一想到這位大隊長的命令,最終都只是在辦公室大門處往里面看一眼。

                    “老K,找輛車,我們去404。”屋內傳出的聲音有些蒼白無力,似乎,隊長衰老了許多……

                    西裝男穿上了厚重的A級氣密型防化服,他越發討厭這個任務了!沉重的氧氣瓶令他的雙肩腫脹疼痛,無法排出的體熱積聚在防化服里,不一會兒就將他的襯衫汗濕。

                    “抱歉,首長,接下來的近一個小時您都要穿著它!”圓眼鏡研究員的話差點讓他暈厥。

                    “這東西,就不能不穿嗎?”西裝男說道,防毒面具阻隔了聲音的傳播,經過無線電波重組的聲音夾雜著滋滋的電流音。

                    “不行的,首長!為了安全起見,我們必須穿防化服!”圓眼鏡研究員說道。西裝男低聲罵了句臟話,跟在圓眼鏡研究員后面走進了過渡室。

                    嘶——

                    霧化的消毒液通過天花板上的噴口迅速充滿這間小小的密閉房間。西裝男有些驚慌,他身旁的士兵架住他并通過耳麥安慰道:“這只是普通的消毒液,不必擔心,首長。”西裝男稍稍穩定了下情緒,他也覺得自己這樣有些丟臉了。

                    消毒持續了約十分鐘,過渡室另一邊厚重的密封門才緩緩打開。西裝男如蒙大赦,不等面前的人踏出,他就已經奔向了隔離室。

                    面前是一塊巨大的落地窗,四周黑漆漆的,唯有那扇落地窗透著明亮的白光。西裝男有些錯愕和心悸,他覺得自己真的快患上幽閉恐懼癥了!

                    “首長!”一聲叫喊把西裝男拉回了現實。他才發現原來這里面還有人。

                    “首長,就是這是‘長生-11號’的隔離中控室……”圓眼鏡研究員走到他身后說道“通過那扇單反鏡面我們就能夠隨時觀察‘長生-11號’的情況。”

                    西裝男慢慢走過去,伸出手摸了摸眼前的“落地窗”,然后看向窗內躺在床上的11號實驗體。整間隔離室潔白無瑕,連室內的健身器材都是純白色的。“長生-11號”靜靜地躺在實驗床上,呼吸平穩,似乎睡著了。但是她的眼睛卻是睜開的!她的側顏很好看,西裝男發現自己已經無法再將視線從“長生-11號”的身上移開!他感覺此刻的中控室就只剩下了他一個人,不,應該是兩個人——處于黑暗中的他和處于光明中的她!

                    似乎感覺到什么,“長生-11號”轉過了頭,看向隔離窗。西裝男至此看到了令自己崩潰的畫面——“長生-11號”的眼眸,竟全是黑色的!宛如一顆黑珍珠般鑲嵌在那病態白的臉上,并且這顆黑珍珠居然還反射著隔離室內雪白的燈光!

                    西裝男條件反射的后退了一步,他身后的衛兵趕緊扶住他。

                    “抱歉,首長,嚇到您了!不過請您放心,她從里面看是看不到我們的!”圓眼鏡研究員說道,他生怕西裝男被嚇到,又趕緊加了一句:“……她只能看到她自己!”

                    秦鐘海來到會議桌前坐定,盡管現在這間會議室里只有他一個人,但是多年來養成的軍事習慣還是令他不由自主的端坐在紅木椅子上。

                    “秦教官,久等了!”西裝男姍姍來遲,他在圓眼鏡研究員的宿舍里沖了個澡,又換上了一套嶄新的西服。本來他還想噴點發蠟做個發型,但是發蠟及一切化妝品都屬于違禁物品,他只好作罷。

                    秦鐘海起身敬禮,他看著眼前這位自己曾經的學生,現在的保密局特派員,神色疑惑。上面居然會委派這么一個年輕人來做此次任務的聯絡員?但是他還是有分寸的,并沒有直接提出心中的疑慮。

                    西裝男也有些意外,他居然還能與曾經的教官共事!

                    “你不適合干這行!”他依稀記得當年從軍隊指揮學院畢業時秦鐘海對他說的話。

                    “那我應該干哪行?”他追問道。

                    “干你自己認為適合自己的那一行!”

                    “我覺得我自己就適合干這行!”

                    ……

                    最終他還是考去保密局工作,秦鐘海也回到了自己原本的部隊,兩個人,粗略算來,已經有五年多未見了吧!

                    “肖懷,你,真的不適合這里……”秦鐘海看著曾經的學生,而他也看著曾經的教官。

                    “為什么?”西裝男問道。

                    “你沒有魄力。”

                    回應他的聲音,很淡。

                    ……

                    “可是我有一個高官老爹,這就足夠了,不是嗎?”西裝男聳聳肩,輕笑道。

                    秦鐘海的眼眸很深,沒有人能看懂。

                  0

                  第三章老師和學生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