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崢嶸>第六章:白天鵝智送情報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六章:白天鵝智送情報

                  小說:崢嶸 作者:疏梅淡影 更新時間:2018/10/26 10:49:08

                  筱葉飛紅著臉看看肖劍白,肖劍白拿出一只雪茄扔給冷嘯塵,冷嘯塵拿起來看了看道:“稀罕物啊!這可是地道的哈瓦那雪茄,怎么,你改口味了?”

                  “改了,昨天我家老爺子給我上了一課,讓我突然間醍醐灌頂,幡然夢醒,從今天起,改抽雪茄了!”肖劍白說著從口袋了掏出一個雪茄剪在手上把玩著,冷不丁的一把抓起筱葉飛的手看了看說:“這可真是一雙堪比蔥白的纖纖玉手啊!”肖劍白說著把筱葉飛的右手食指塞進了雪茄剪的空里看著她說:“讓你說,你就乖乖的說,另外,記住了,以后沒有我的允許,你再敢到這里來找我,我就把你這一根根手指全給你剪斷了”

                  晏雨橋看著肖劍白喊了一聲:“姓肖的,你干什么?”說著走過來,一把拉過筱葉飛。

                  冷嘯塵看看肖劍白說:“劍白,這是何必呢?人家來找你就是想見見你,你何必動怒呢?”

                  筱葉飛看著怒氣沖沖的肖劍白低聲道:“我知道了,以后我不來了!我是來給你送還你落在我那的東西的”筱葉飛說著從挎包里拿出一個精致的煙盒放在桌上。

                  冷嘯塵拿起煙盒看了看笑著說:“肖家大少爺就是與眾不同啊,這可是地道的英國貨,你看著這上面還嵌著象牙呢,這東西可不便宜哦!”

                  “你喜歡送你了”肖劍白看著冷嘯塵說。冷嘯塵哈哈一笑說:“那我就不客氣了,你抽得起雪茄,我可抽不起,所以只能抽煙卷了,正好,我用它裝煙”冷嘯塵說完看著筱葉飛問:“劍白在你那經常過夜吧,每次都落下點東西,你就成富婆了,哈哈!”

                  筱葉飛臉上一紅看著冷嘯塵說:“要是冷先生愿意,我倒是希望也能給我落下點什么!”

                  冷嘯塵聽筱葉飛這么說,看看肖劍白尷尬地笑笑說:“筱葉飛,這話可不能亂講哦,你是劍白的人,我怎么能胡來呢?好了,既然東西都送回來了,沒什么事,那你就請回吧,我們還有公務在身,不能請你多留了,抱歉!”

                  筱葉飛看看肖劍白,肖劍白看著她說:“走吧,冷先生不是讓你走嗎?”轉而對著冷嘯塵問:“你不再問什么了?”

                  冷嘯塵哼了一聲小聲說:“你以為我愿意聽你們那些床笫之事啊?”

                  肖劍白笑笑說:“那我把她送出去!”

                  冷嘯塵低聲說:“告訴她,號以后不要到這里找你,你不嫌丟人,我還嫌丟人呢,堂堂哈爾濱軍統戰,讓一個…….”

                  “行啦,我知道了!”肖劍白說著走過去拉著筱葉飛說:“走,我送你出去,以后沒有我的允許不要隨便來這里找我!”

                  筱葉飛諾諾的點著頭,看看冷嘯塵低聲說:“冷先生打擾了”然后她握了一下晏雨橋的手,看著肖劍白說:“肖少爺您留步吧,我自己出去就行!”

                  肖劍白有些不耐煩地說:“那你就自己走吧,趕緊的!”

                  筱葉飛點點頭邁步走出會議室。冷嘯塵看著一臉氣呼呼的肖劍白說:“你呀,怎么說人家也是女人,你就不能溫柔一點,客氣一點嗎?你們這些有錢人家的少爺就是這樣,玩膩了就像扔一張廢紙一樣,隨手一丟,唉!”

                  肖劍白沒有理會冷嘯塵,抬頭看了一眼晏雨橋,晏雨橋看看冷嘯塵說:“站長,那我回去寫你說的那個東西了!”

                  “寫什么寫,你就免了,劍白也不用寫了,等著看看其他人的再說吧!”冷嘯塵說著站起身看著肖劍白說:“你和雨橋一會再陪我去一趟圣瑪麗醫院,看看那位柳大小姐”

                  肖劍白說:“那我先回辦公室了,一會你給我電話,我下去找你!”

                  肖劍白說著對晏雨橋說:“雨橋,你跟我來辦公室,上次那份情報的原稿還在我那,你過去拿走存檔吧”

                  冷嘯塵揮揮手:“你們先忙吧,我回辦公室,這破會議室太他媽冷了,這個喬三省也不找人看看,我說過幾次了,真他媽行,一天不干正事!”

                  “你先回去吧,一會我跟老喬說一下,讓他今天就找人來看看,是不是暖氣管子的問題!”肖劍白說著起身拉著晏雨橋往外走。

                  二人一齊來到肖劍白的辦公室,晏雨橋關上門貼在門上聽了聽,肖劍白看著她低聲問:“有緊急情況?”

                  晏雨橋慢慢展開手掌,手掌中是一個小紙團,肖劍白拿起展開,二人看見紙條上面寫道:“午夜接站,轉送白無常!接頭暗號是先生是去齊齊哈爾嗎?對方回答說,我坐凌晨兩點二十二的車去佳木斯,再問,佳木斯現在很冷,您要這件貂絨大衣嗎?回答說:我只要狐貍皮的,不要貂絨的!”

                  肖劍白看完紙條上的內容看看晏雨橋問:“是我們的那位特派員,今天午夜十二點四十從沈陽到哈爾濱,然后轉乘凌晨兩點二十二的列車離開,這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里就需要我們來負責他的安全了!”

                  “這一定是大姐那邊著急才讓白天鵝送來的情報,我知道大姐那邊沒有人手,現在哈爾濱除了你我,再就是筱葉飛了,大姐那邊不能露面,你看這事情怎么辦,筱葉飛一個人肯定也不行!”晏雨橋看著肖劍白有些著急的說。

                  肖劍白想了想說:“我倒是有可以幫忙的人,但是,他們不是我們組織上人,不知道組織上會不會同意我們這么做,還是你先跟大姐那邊匯報一下呢?”

                  “我記得大姐說過,突發事情,無需請示,讓我們依據實際情況機動處里解決,我覺得只要你認為沒有問題,非常把握,那就可以用!你先告訴我是什么人?”晏雨橋看著肖劍白問。

                  肖劍白想了想說:“你還記得那個追風狐嗎?”

                  晏雨橋看著肖劍白瞪起眼睛低聲吼道:“肖劍白,你可真行啊,這個時候,這么重要的事情,你想起她來了?”

                  “你看你,你急什么呀?她怎么了,絕對是一等一的高手,身手敏捷,有講義氣,手下還有一號人馬,隨時都可以聽用,最關鍵是她聽我的!”肖劍白說著豎起大拇指指了指自己。

                  晏雨橋看著他說:“聽你的?怕是喜歡上你了吧?要不她憑什么聽你的呀?你是她什么人啊?”

                  肖劍白看著她說:“你小聲點,小心隔墻有耳,我告訴你吧,這個追風狐她欠我們肖家的,所以,我覺得她一定會幫這個忙!”

                  “那你說說,具體怎么做?我要是覺得可行,我就同意,要是覺得不行,那就直接反對,你別忘了,在哈爾濱除了大姐,我是你的直接上級,你得聽我的!”晏雨橋說著坐在了肖劍白的對面,肖劍白笑笑說:“你等著,我給你到點喝的!”

                  “嗯,給我一杯格瓦斯就行!我要純俄羅斯的,別拿假的糊弄我哦!”晏雨橋說。

                  肖劍白倒了一杯格瓦斯遞給晏雨橋說:“絕對地道,你嘗嘗!”

                  晏雨橋看著他說:“你繼續說,我聽著呢!”

                  “我是想這樣,我…….”肖劍白剛說了一句,桌上電話就響了,肖劍白看著晏雨橋說:“沒準是那個姓冷的!”說著接起電話:“我是肖劍白!”

                  “劍白,雨橋還在你那么?要是在的話,你倆一起來我這一趟,有個緊急情況!”電話果然是冷嘯塵打過來的。

                  肖劍白放下電話看看晏雨橋說:“過去吧,冷嘯塵叫我們兩個呢!”

                  晏雨橋放下手中的杯子不情愿地站起來說:“真煩人,我恨不得……”晏雨橋說著做了一個砍殺的動作,肖劍白伸手拉住她的胳膊把她攬進懷里,在她唇上吻了一下,晏雨橋小聲說:“你討厭”

                  “這里上上下下誰不知道我肖劍白在追求你啊?所以我得做出個樣子來,是吧?”肖劍白說著松開手,拉開門,晏雨橋昂首挺胸的走出去,肖劍白跟在后面笑著。

                  二人來到冷嘯塵的辦公室外喊道:“報告!”

                  冷嘯塵在房間里喊了一聲:“進來吧!”

                  肖劍白推門閃在一邊彎腰沖著晏雨橋說:“女士優先!”

                  晏雨橋笑笑邁步走進去,冷嘯塵看著肖劍白的樣子笑著說:“真是一物降一物,一人降一人啊,肖家大少爺就怕晏家大小姐,哈哈”

                  晏雨橋輕蔑的看看肖劍白說:“他就是賤皮子,讓一個筱葉飛給纏的魂不守舍!”

                  “嗨,你堂堂晏家大小姐還跟一個舞女計較什么?吃這種醋?沒意思!”冷嘯塵說。

                  肖劍白進門后關上房門看看在座的譚智涵還有梅曉婷問冷嘯塵:“站長,什么事?把我們找來?”

                  “過來坐下說!”冷嘯塵指了指他面前的空座位對肖劍白說。

                  肖劍白坐在冷嘯塵對面看著他,冷嘯塵拿起一張照片扔給他說:“看看這個人,這是共黨的一個特派員,今天晚上到哈市,上峰剛剛來電,讓我們務必在哈市抓到此人!”

                  肖劍白拿起照片看了看問:“干什么的?”

                  “共黨高級特派員代號白無常,途經哈爾濱轉道佳木斯,他身上帶有共黨佳木斯地區的所有地下活動人員名單,我們剛剛截獲了共黨的密電,這個人今天晚午夜十二點四十到哈爾濱,然后轉乘凌晨兩點二十二的列車離開前往佳木斯”梅曉婷看著肖劍白說。

                  肖劍白轉頭看看梅曉婷說:“看來梅科長又要立大功了,截獲了這么重要的共黨情報!”

                  梅曉婷笑了笑說:“肖副站長過獎了,要是真能抓到此人,可不僅僅是我梅曉婷的功勞,這可是我們全站的功勞呀!”

                  “先別說功勞了,先說說怎么抓吧,共產黨一個個都他媽像泥鰍似的,哪那么容易叫你抓到啊!我想聽聽你們幾位的想法?”冷嘯塵看著他們說。

                  晏雨橋看看譚智涵說:“譚隊長是行動隊長,譚隊長說說你的意見?”

                  “我,我,我……”

                  “你別我我我的了,聽聽劍白的意思吧?”冷嘯塵看著譚智涵說。

                  “封鎖車站,全面布控,還得請梁柏歡幫個忙,再派些人手來,我們全部換裝進到車站,裝成候車和下車的旅客,只要發現目標立刻圍上去摁住再說!”肖劍白未加思索的說。

                  冷嘯塵看看他,再看看梅曉婷,梅曉婷想了想說:“這個人是從沈陽過來的,列車臨近哈爾濱時的最后一站是香坊,我們應該在香坊上車,在車上就開始尋找這個人,然后盯死他,列車到站后即可動手拿下!”

                  冷嘯塵聽罷立刻投去一種認可而又贊許的目光看著梅曉婷。肖劍白看了一眼她笑著說:“想不到梅科長還有這般縝密想法,我看這主意很好,就這么定吧!”

                  “我這也都是跟著你學的啊!”梅曉婷瞟了一眼肖劍白,眼神中帶著一種敬佩和一絲絲的曖昧的輕佻。

                  晏雨橋看看她問:“那依著你的方法,你覺得誰上車最合適呢?”

                  “這個嗎,這個,我還真沒想過!”梅曉婷回答說。

                  “這樣吧,劍白,你和曉婷上車,車站這邊我安排老譚還有雨橋包括我們站里的人和梁柏歡的警察,把車站圍了,專等你們!你帶幾個身手不錯的兄弟上去,曉婷和你假扮成夫妻,畢竟曉婷也有過這方面的經驗,雨橋就別涉險了,一旦有什么意外,我可跟晏市長不好交代,你看這樣安排可以嗎?”冷嘯塵的話絲毫不容肖劍白反駁。

                  肖劍白點點頭笑著說:“沒問題,你怎么安排我怎么做,前提是,人要是抓不到或者死了,可不是我不出力啊!這種事情本就是沒有百分百把握的事情,我知道誰都不愿意出這個頭,誰讓我是副站長呢,總不能讓你這個站長親自出馬吧?”

                  “嗨,這還沒行動呢,就說喪氣話,你肖家大少爺親自出馬沒有做不成的事情!”冷嘯塵笑著說。

                  “少來,別給我戴高帽,我只能說盡力而為,全力以赴,但是意料之外的事情我可不敢打包票!”肖劍白說著站起身看看梅曉婷道:“到時打扮的漂亮點,做我肖劍白的女人可不能水襠尿褲的,丟不起人!”

                  梅曉婷也跟著站起身走到肖劍白面前把臉湊過去問:“到時候用不用假戲真做,親你一個呀?”

                  “我怕什么?我一向是來者不拒的!更何況是你梅科長呢,這么漂亮的女人,親一個就夠啦?完事之后,我們還可以去酒店開個房間,繼續快活一下呢!哈哈!”

                  梅曉婷臉色一紅看了一眼肖劍白說:“那我等著啦!”

                  譚智涵咽了一口口水看著梅曉婷說:“要不,要不,我,我,我跟肖副站長換,換一下吧?”

                  梅曉婷扭頭看看他道:“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3

                  第六章:白天鵝智送情報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