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都市>破夜>四十五、懲罰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四十五、懲罰

                  小說:破夜 作者:二月悠然 更新時間:2018/10/26 11:45:43

                  只聽“啪”地一聲,一把大刀砍在李太遠身旁的桌子上,瞬間把桌子劈成了兩半。銅板從桌上掉落下來,滾到他的腳邊。周圍的酒客全都安靜了下來。他錯愕地向后倒退兩步,發現自己原本站立的地方站著另一個人。

                  或者說,他們原本是重疊地站在同一個位置上的!那人是誰?李太遠盯著那個背影覺得熟悉極了。就在這時,那人沖著周圍呆愣的酒客大聲說道:“不想死的,都給我趕緊跑!”

                  回過神的酒客們驚慌地從座位上起來,紛紛跑向涌向門口。他們迎面跑來時,他避閃不及,沒想到酒客們竟然從他的身體上穿了過去。這些都是幻影嗎?李太遠疑惑地回頭去看地魄,酒客們同樣從地魄的身體中穿了過去。

                  拿刀的人扭頭瞥了一下逃離的人們,雙眼中帶著不屑與輕狂。李太遠盯著那張側臉頓時瞠目結舌。一張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臉,只是更加年輕一些,歲月還未從他的臉上抹掉輕狂和飛揚,染上冷酷和無情。

                  他馬上意識到,那是二十多歲的他自己,一個初出茅廬的降妖人,滿腔的熱血和激情,誓要為了正義斬妖除魔,維護世間的安寧。那次,是他第一次獨自降妖,受命到蘇州城外的一家酒肆,捉拿躲藏在這里的一只兔子妖。

                  “降妖人!”兔子妖驚慌失措地倒退一步,碰到了身后的酒壇,一咬牙,他連忙釋放出妖力,飛起臺上的酒壇,一個個砸向年輕的降妖人。

                  降妖人早有準備,利落地揮舞起刀子,接連打碎飛來的壇子,同時釋放出靈力,擊向柜臺,頓時擊爆了堆在柜臺里的所有酒壇。碎壇子和酒水紛紛飛濺,砸在躲在柜臺下的兔子妖身上,把他壓倒在地。

                  “兔子妖,還不快出來束手就擒!”年輕的降妖人站在一地的酒水和壇子的碎片中,吹了一個響亮的口哨,上揚的嘴角透著傲然的自信和興奮。兔子妖被砸的七葷八素,從地上爬起來,又慌忙鉆進柜臺下的儲物柜里,害怕的不敢出來了。

                  降妖人收回靈力,臉上的笑容揚得更大了。他一步步走向柜臺,腳踩在木板上的聲音更響亮了。握在手中的刀子故意將刀尖拖在地上,一路劃出一條又長又囂張的痕跡,聲音刺耳極了。

                  突然,身旁砸過來一個酒壇子,冷不防地砸在降妖人的腦袋上,砸得他腦袋一偏,酒水灑了他滿身。一笑容瞬間從他的臉上褪去了,轉過臉,一名中年婦女躲在一張桌子旁,正要舉著下一個酒壇向他砸來。

                  年輕的降妖人怒了,一個閃身,毫不猶豫地舉起刀子,刺進了中年婦女的胸口!

                  “啊!”后方的李太遠猝不及防地發出一聲慘叫,地魄手握著一把和年輕的降妖人一模一樣的刀子刺入了他的胸口!

                  怎么……

                  為什么?

                  痛,非常痛!胸口像是被刀刃撕開皮肉,擦過骨頭,刺進心肺里。鮮血噴涌而出,刀子又被抽了回去,和年輕的降妖人抽回刀子的時間和力度一樣。“啊!”李太遠和中年婦人同時向后倒去,姿勢也和她的一模一樣。

                  身子沉沉地倒在地上時,他的記憶猛然間回來了,和面前的情景重合在了一起。中年婦女倒在地上,悲痛的兔子妖從柜臺后沖了出來,沖著中年婦女呼喊著什么?好像是在叫她的名字,又像是在呼喚愛人。但兔子妖沒來跑出兩步,被一道靈力擊倒在地上。

                  兔子妖掙扎著想爬起來,又一道靈力擊來,他再度被擊倒在地,接著再一道靈力,又一道靈力……終于,他起不來了,仍不死心地向中年婦女爬去。驟然,一把刀穿過了他的腦袋,直接扎進地板里。

                  兔子妖保留著爬行的姿勢不動了,伸出去的那只手距離婦女還有半米,卻永遠也碰不到她了。兩人淌在地上的鮮血慢慢地蔓延著,沿著地板的縫隙流向了彼此,終于在兔子妖變回兔子的時候,匯合在了一起。

                  年輕的降妖人瞥了地上的尸體一眼,面無表情。他從柜臺上拿了一壇完好的酒,撕開封口的紙,往里嗅了嗅,咕嚕咕嚕地灌下了滿滿一整壇,然后一把砸碎了酒壇。當他離開時,酒肆燃起了熊熊的大火。

                  李太遠躺在地上,無力地合上了眼睛。

                  不知道過了多久,李太遠再度睜開了眼睛。降妖人沒有了,燃燒的酒肆也沒了,地上的尸體也消失了,周圍又恢復了十九層地獄一貫的空曠。他坐起身,摸了摸身子,胸口上的傷口復原了,疼痛消散,原本沾滿的鮮血也徹底干凈了。

                  他捂著胸口站起身,那原本被刀子刺穿的位置似乎還在隱隱作痛。為什么?痛苦和死亡的感覺那樣清晰,像是真真正正地死了一回。

                  “那是十九層地獄的幻象,也是你曾經的記憶。”地魄來到李太遠的面前,“你還記得當時發生的事情嗎?那時候你第一次殺人,十九層地獄的懲罰就從你舉刀殺人的一刻開始。”

                  什么?李太遠驚得退了一步。他清楚地記得獨自殺死的第一只妖怪——兔子妖死時的慘狀。他盯著兔子妖的尸體,直到他變回了一只兔子,才敢真正確認他死了。可至于那天晚上還發生了什么事,哪名凡人受到了牽連死去了?他一點也不記得了。何況那名死在他刀下的婦女站在妖怪的一邊,幫著妖怪,阻礙降妖人降妖。她該死,即使她是一名凡人!

                  “鬼仙,你到底要怎么樣?直截了當地告訴我,不要再拐彎抹角!我不想聽你再說半句廢話!”李太遠沖著地魄說,帶著幾分惱羞成怒。

                  地魄沉默了一會兒,再次開口:“你殺了多少人?”

                  “什么?”

                  “十九層地獄的懲罰就是讓你一一經歷你曾經殺害的人——他們死前所經歷的痛苦,還有他們的死亡。你殺了幾個人,就要經歷幾次的疼痛和死亡。直到一切終結,你將帶著所有的痛苦和記憶永恒地死去。”

                  “你說什么?”李太遠又驚又怒,“我要在這里一次又一次地死去,以我之前殺死的人同樣的方式!”所以,剛才在年輕的他用刀子刺穿女子胸口的時候,他也同時遭受到同樣的創傷,同樣的疼痛,同樣的死亡?

                  “你害怕了?”地魄忽然反問道,目光變得犀利無比,“你要是害怕了,有沒有想起你曾經殺死的人,和給他們帶來的苦痛?李太遠,你犯下滔天殺戮大罪,打下十九層地獄,受極刑之痛,以告慰死者的魂靈,平息他們的怨怒之氣!”

                  地魄的話語猶如轟頂五雷,在李太遠的腦袋上炸開了。不!他震驚得一頓,周圍的空曠又在此時開始了變換。

                  一條五米寬的青石板路在李太遠的腳下鋪展開了。地面上濕漉漉的,像是剛下過一場雨。道路兩旁陸陸續續地出現了連片的青磚瓦房。房子緊緊地挨著,矮小破舊。夜已深,路上沒有行人,偶有屋子泛出微弱的燈光。

                  李太遠詫異地望著四周,看到了路旁的一塊牌子,刻著“太原”字樣。這里是太原城嗎?巷子深處飄來一股濃烈的殺氣,似乎準備要發生什么?他下意識地捂住了胸口。鬼仙所謂的懲罰又要開始了嗎?他接著又要挨一次疼痛,一次死亡?

                  接下來要發生什么?他完全想不起來在太原城里,在這條小巷將會發生什么?這是他的記憶嗎?也許只是一次尋常的降妖,殺了一些死不足惜的凡人?可如果這是他的曾經,他一定能夠回憶起什么?哪怕幾個連不起來的片段,一點兒零星的記憶……可他絞盡腦汁地回想著,卻什么也沒有。仿佛記憶徹底地從他腦子里抽離了一般。

                  “這又是我殺人的地方?”

                  地魄站在不遠處,點了點頭。

                  “我根本什么都想不起來。”

                  “懲罰進行的時候,你的腦子里是不會有任何關于當時的記憶,只有當事情一步步地發展下去時,你才會一點點地記起來,就像那些死在你手上的人,不知道自己會在什么時候什么情景下被你殺死一樣。”

                  地魄的聲音平緩得如同風平浪靜的大海,令李太遠一下子爆炸了。一切都是面前的這名古怪的鬼仙,和不念搞的鬼!他決不能任人宰割!他要殺了他,然后沖出去!他握緊拳頭,轉身就向地魄沖去!誰知,周圍的幻境一晃,他仍然站在原本的位置,旁邊有一塊刻著“太原”的牌子。

                  地魄仍舊立在他身后的不遠處,看穿了他的心思:“李太遠,你別費勁了。你殺不了我,也逃不出十九層地獄。除了接受懲罰,你別無選擇。”

                  0

                  四十五、懲罰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