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冷戰破幕者>第一章 少見多怪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一章 少見多怪

                  小說:冷戰破幕者 作者:小菜一刀 更新時間:2018/9/2 20:44:46

                  1979年,冷戰最高峰時期。

                  順延著橫亙亞歐大陸的鐵幕向西看去,龐大的北方紅色帝國正如同一頭兇猛狂暴的北極熊睥睨世界之頂,強大的蘇聯紅軍勢力縱橫數千甚至數萬公里,陳兵百萬于共和國三北地帶,列陣精銳于西歐鐵幕防線,部署兵鋒于白令海峽直面阿拉斯加,駐扎艦隊于安南金蘭灣扼守亞洲,從亞洲至歐洲,從阿非利加至亞美利加,幾乎所有人都可以感受到北極熊的炙熱鼻息,威勢震懾于全球寰宇。

                  這一刻,北冰深洋中的紅色海狼與西伯利亞叢林中的核彈列車組成了懸掛于這個世界頭頂的共同噩夢。

                  同一年,旅行者二號跨越14億千米的遙遠距離,正式飛躍土星,這是跨越人類歷史上最為遙遠距離之一的璀璨風箏,在電磁波組成的虛擬飛線的控制下,旅行者二號利用土衛六的引力彈弓效應,加速飛向天王星和海王星,在它的視野里,地球已化成一顆小的看不見的光點,與宇宙中的萬千塵埃毫無區別。

                  在這粒宇宙的灰塵中,一場波瀾壯闊的變革正在徐徐推動自己那落筆千鈞的宏偉畫卷。

                  1979年,共和國與白頭鷹正式建交。

                  這一刻,安德烈耶維奇迎來了生平最后一次訪問中國的任務,在他的肩膀上,共和國、白頭鷹、北極熊這三大足以改變世界格局的重大力量共同懸掛著,任何一方的搖搖欲墜都代表著一絲新的可能與光芒。這些年來,他經歷過杜魯門主義,印巴戰爭,第二次中東戰爭、柏林危機、東方大陸發射人造衛星......無數朋友也是對手在他的面前一閃而過,有些刻下深邃的痕跡,有些則消逝淺薄的灰塵。

                  但在今天,安德烈耶維奇將最后一次看看這個曾經的同志。

                  圖154客機呼嘯著降落在沈陽空軍基地之上,安德烈耶維奇飲下最后一口杜松子酒,站起身來整理了一下衣著和發型,在兩名蘇聯上校軍官的陪同下踏出了機艙。

                  這是蘇聯代表團受邀來中國進行最后一次軍事交流訪談了,同樣級別的軍事交流只在19年前出現過一次,隨著北極熊與共和國之間的關系由無比熱切漸漸的變得僵化甚至冷固,這樣的軍事交流將越來越遙不可及。

                  機艙門剛一打開,一張臉出現在安德烈耶維奇的面前,給他留下了狐貍般狡猾的印象,其次便是從圓滑中透露著的堅韌,那親切的笑容仿佛在下一秒就會變成張開的血盆大口,兇悍無比。

                  安德烈耶維奇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嘴唇艱難的動了動,聲音冷冽的像是西伯利亞的寒風:“你好,我是安德烈耶維奇,蘇聯代表團負責人。”

                  對面,也就是那張笑臉的主人,楊天華一把攬過這位蘇聯高官,熱情無比的說:“老兄,我盼星星盼月亮,可算是把你給盼來了。”

                  安德烈耶維奇面部表情很僵硬,這就是傳說中的自來熟嗎?

                  楊天華則沒有任何的反應,熱情似火:“那咱們現在就步入正題,開始軍事交流吧。”

                  一名蘇聯上校冷哼一聲,不屑的開口:“中國少校,你們中國有句俗語,明人不說暗話。想必你們也清楚,我們雙方對對方的現役軍事裝備心知肚明,事實上,貴軍很多武器的技術都來自于我們的支持,比如說59式坦克和殲7戰斗機之類的主戰裝備。我們此次前來也只是為了履行最后一次象征程序罷了。”

                  這位上校重重的說:“至于兩國的軍事交流,我看就沒必要繼續了。”

                  楊天華笑了:“看來這位小哥還是個中國通嘛,沒事兒,咱們中國還有句俗語,叫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你們就當透透氣,來參觀參觀,看看我們會不會給你們留下一點新的印象。”

                  蘇聯上校看了一眼手表,冷冷的說:“我們只有十五分鐘的參觀時間。”

                  楊天華樂不可支:“好,就十五分鐘,包各位客官滿意!”

                  ......

                  十分鐘后。

                  “臥槽!這是什么坦克!”

                  這名蘇聯上校的傲慢風度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驚訝的叫喊。

                  楊天華看了一眼他所驚嘆的對象,然后輕描淡寫的說:“這是我軍現役的99A式主戰坦克。”

                  蘇聯陸軍上校的眼神被這輛坦克牢牢吸引了過去,鍥型炮塔的緊實厚重、粗壯而又修長的主炮管、棱角分明而又結構完美的車體曲線、一大堆根本看不懂的光電設備......天,這看上去簡直比蘇聯最先進的T72主戰坦克還要強大!

                  安德烈耶維奇的眉頭微微一蹙。

                  蘇聯陸軍上校無比焦急的追問:“它的主炮口徑多大?穿甲效果如何?越野速度多少?裝甲有多厚?續航力呢?車體有多重?”

                  還沒來得及回答,邊上的一名蘇聯空軍上校突然尖叫:“等等!你們怎么會有蘇27戰機?它可是我們蘇聯國土防空軍還在測試中的最新武器裝備,誰都沒出口,你么怎么會擁有它,這不科學!”

                  楊天華不以為然:“什么蘇27?這叫殲11,別亂說,我們可沒偷你們東西,可別亂冤枉人啊......”

                  蘇聯空軍上校不得不仔細觀察了一下這架戰機,嗯,幾乎一模一樣的中央升力體設計,土包子們想不出來的時代前沿的翼身融合技術,還有一般國家看都看不懂的雙發重型渦扇發動機,再加上機翼下掛載的修長空空導彈......

                  沒錯,這架戰機千真萬確就是還在廠房中等待試飛的T10,也正是即將服役的蘇27戰斗機!

                  見鬼了的這位蘇聯空軍上校撥浪鼓一樣搖頭:“不可能,這就是蘇27,你們的空軍序列才排到殲8,怎么可能突然出現一款戰機叫殲11,你們一定盜取了蘇聯的技術!”

                  楊天華還沒來得及反駁,邊上的那名蘇聯陸軍上校追問:“這個呢!這是什么坦克?為什么外形這么奇怪?”

                  楊天華匆匆掠了一眼:“少見多怪,那不是坦克,是04A式步戰車。對,你沒看錯,那就是一輛配備一門100毫米低壓滑膛炮和一挺30毫米機關炮和一挺7.62毫米口徑同軸機槍以及安裝反坦克導彈發射器的步兵戰車。”

                  蘇聯陸軍上校滿臉寫滿了不可置信。

                  前面的吉普車司機倒是忍俊不禁。

                  陸軍上校再次瞠目結舌:“楊!那是什么型號的直升機!串聯雙座設計,難道是攻擊直升機?等等!你們的軍隊怎么會擁有專用的對地攻擊直升機?這不可能!”

                  楊天華看都不用看了:“武直10,徘徊在樹梢高度的低空殺手,可掛載十六枚AKD10空射反坦克導彈發起攻擊,還配備一門23毫米機炮,一輪出擊就能點爆十六個裝甲目標,無堅不摧,比起你們的米24應該差不到哪里去吧。”

                  陸軍上校倒吸一口涼氣。

                  空軍上校指著遠處的一個影子說:“那個呢?那個又是什么戰機?為什么外形那么奇怪?”

                  楊天華匆匆掠了一眼,語氣仍然輕松:“那玩意兒啊,察打一體無人機,不好用,老是被信號干擾來干擾去,不過收拾游擊隊倒是一流,三架就能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監視一片地區。”

                  空軍上校的臉色就跟吃了二斤屎一樣的難看。

                  陸軍上校看到遠處一個模糊的影子,問:“那又是什么?”

                  楊天華看都不用看,說:“是我們陸軍最新列裝的遠程火箭炮啦,什么?你問我它的射程有多遠?不遠不遠,也就四百公里吧。”

                  陸軍上校咽下一口唾沫:“四百公里?你多說了一個零吧。”

                  楊天華翻了個白眼:“四百公里就是四百公里,我可不騙人。”

                  陸軍上校的心態簡直崩了:“射程可達四百公里的遠程火箭炮?你逗我呢!這可比我們裝備的飛毛腿彈道導彈射程都要遠了!”

                  楊天華聳了聳肩膀。

                  空軍上校又看到了遠處一個熟悉的機體,窮追不舍的問:“楊,那又是什么?”

                  楊天華:“那個啊,那是我們空軍最新列裝的空警2000預警機。”

                  空軍上校只覺得心里一顫,為什么這玩意兒和蘇聯國土防空軍剛剛設計的A50預警機長的那么像?問題是A50作為蘇聯承先圖126預警機的下一代空中鷹眼,去年才剛剛完成原型機生產和首飛,還要等上四五年的測試和調整才能進入空軍服役,怎么今年就到了中國人手上?這不科學!這非常不科學!

                  看著遠處各式各樣跨越了時代鴻溝的武器裝備,安德烈耶維奇皺著眉頭問:“楊,你們國家怎么會突然出現這么多先進的武器裝備?”

                  楊天華擺了擺手:“我說過,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嘛。”

                  安德烈耶維奇搖了搖頭:“這不可能,就算是一個國家突然間的技術集中爆發,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掌握如此驚人的前沿科技,這在人類歷史上簡直聞所未聞,就算二戰末期的德國,或者現在的美國也沒有這么精良的超前技術。”

                  楊天華笑嘻嘻的說:“嘿嘿,不巧的是,我們國家還真的就掌握了這些前沿科技。”

                  說完,楊天華吆喝了一聲:“老王,回機場吧,十五分鐘的參觀時間到了,別讓客人們等急了。”

                  蘇聯陸軍上校說:“不急不急!我們有的是時間!”

                  楊天華翻了個白眼:“切,你不急我們還急呢。”

                  蘇聯陸軍上校問:“你們有急事?”

                  楊天華理所應當的點點頭:“是啊,為了迎接你們,我連午飯還沒吃呢,讓我想想吃啥好呢......有了,豬肉燉粉條加北方大饅頭!怎么樣?三位想要品嘗一下中國菜嗎?”

                  蘇聯陸軍上校咬牙切齒。

                  老王應了一聲,很熟練的轉動方向盤,開向機場。

                  圖154客機再次騰空而起。

                  機艙內,安德烈耶維奇掏出一個紅面小本子,鄭重的在上面寫下一行行備注,并根據自己的記憶畫下一張張武器的大致形狀,在這個紅面小本子的推動下,蘇聯遠東軍區將迎來自成立以來最為沉重的一次情報檢查。

                  地面上,楊天華看著那團逐漸遠去的小黑點,拍拍手說:“這回咱們總算能嚇到那幫老毛子了吧。”

                  老王一個勁兒的點頭:“一定的,我看他們的眼珠子都快驚的掉出來了!”

                  ......

                  一年前。

                  在華北某處的軍事研討室內。

                  臉龐上布滿皺紋的參謀長正默默的注視著眼前遼闊的北方作戰地圖,眉宇間出現的是無邊的凝重。

                  良久,參謀長問:“如果北極熊以T72主戰坦克為急先鋒,已T64坦克為尖刀突擊力量,輔之以大量的T62和T55作為坦克集群形成鋼鐵洪流般的攻勢,每日可以推進一百五十公里,面對這種攻擊,我們有什么方法可以遏制?”

                  一側的空軍藍軍服說:“空軍可以出動強5進行對地打擊。”

                  參謀長:“但蘇軍的地面攻勢往往會輔之以強大的空中火力支援,大量的米24武裝直升機和蘇25蛙足攻擊機將會成為戰場上空密布的火力打擊節點,這些威脅又該如何遏制?”

                  空軍藍軍服微微有些汗顏:“我們......可以出動強5憑借低空高速擊落這些米24和蘇25。”

                  參謀長的問題變得更加嚴酷:“那么如果蘇軍在短時間內的攻勢受到阻礙,發射大量戰術型核彈道導彈執行手術刀式的精確核打擊呢?我們該如何反擊?或者說,我們有什么武器可以達到類似攻擊效果?”

                  空軍藍軍服的臉上出現一絲苦笑:“我們可以出動強5掛載狂飆一號發起低空核突襲來代替。”

                  研討室內的氣氛逐漸變得陰云滾滾。

                  參謀長說:“胡鬧!強5強5強5,難道你們空軍手中只有強5嗎?”

                  一聲陌生的詫異在門口響起:“不啊,我們部隊不是還有殲20、長劍10、東風21、武直10、99A、05榴、紅旗17這些高大上的玩意兒嗎?強5這種老掉牙的貨色不是都快退役了嗎?狂飆一號不是已經在博物館了嗎?”

                  空軍藍軍服下意識的皺了皺眉頭:“殲20?咱們空軍哪來的殲20,你說的這都什么有的沒的,我們空軍的殲9到現在都還沒成功達到設計指標呢.......等等,你是誰?你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楊天華一臉懵逼:“對哦,我為什么會在這里?”

                  兩名警衛兵聞聲沖了進來,兩支56式自動步槍黑洞洞的槍口瞬間鎖住了楊天華的腦袋,7.62毫米金屬彈丸隨時能以720m/s的初速射出,將這個不速之客的腦袋變成一個破碎的西瓜。

                  楊天華的冷汗唰的一聲流了下來,他感覺到槍膛中的應該、或者、也許、大概率、極有可能是實彈吧,沒錯,就是那種一槍就要人命的實彈!

                  兩名警衛兵無比專業的搜了一遍楊天華的身體,連他的內褲都沒放過,然后瞠目結舌的搜出了一大堆琳瑯滿目的東西:

                  突擊防彈背心、內襯隔熱防刺衫、戰術防日光、風、塵護目鏡、戰術聯合蛙人帆布背包、突擊性武裝帶、軍用保溫毛衣、戰術信息化輕型頭盔、拓展式戰術背心、移動式無線電、短脈沖群信息終端、頭戴式耳機、反監視接收器、9mm可選射擊模式戰術手槍、5.8毫米戰術突擊步槍,一個插滿實彈的彈匣、可選調整模式ACOG瞄準鏡、激光測距儀、定時爆破系統、遙控爆破系統、智能手雷、虎牙高級多用途匕首、雙用途消音器、四筒夜視儀、維生素、高能棒、壓縮餅干、軍用巧克力等等等等。

                  看著滿地不知道干什么用的寶貝,兩名警衛兵吞下一口唾沫,奶奶的,這些都是啥啊!他是來自由交易市場做買賣的嗎?

                  空軍藍軍服的臉上則浮現出一絲鋒銳,用仿佛能看穿靈魂的眼神緊緊盯著楊天華,利劍般射的楊天華渾身不自在。

                  良久,參謀長用久經風霜的語氣問:“你是誰?為什么會突然出現在這里?這些裝備是怎么回事?”

                  楊天華支支吾吾的說:“我......我是楊天華,中國人民解放軍一員。”

                  總參謀長說:“你是怎么進來的?”

                  楊天華只覺得面前的首長有些熟悉,但仍然是云里霧里的,不過氣勢卻有些逼人。

                  想了想,楊天華理直氣壯的說:“我怎么進來的?我當然是滲透摸進來的啊,你們門口的兩個崗哨都被我給黑了,我的部下正用激光指示器引導空中襲擊,我只是來通知你們一下演習的結果而已。”

                  說到這兒,楊天華好像想到了什么:“對了,二位首長,這次斬首計劃可得算我成功了啊。”

                  聽到空中襲擊,兩名警衛兵劍眉一皺,二話不說便子彈上膛,手指牢牢的搭在扳機上。

                  楊天華不禁打了個哆嗦,氣勢立刻下跌三百米,支支吾吾的說:“你們要干什么?演習失敗就要把友軍殺人滅口?這還有沒有天理了!這還有沒有王法了!你們還有沒有一點大將風度了!我要向導演部投訴你們!”

                  藍軍服皺著眉頭說:“演習?你是哪個部隊的?這附近根本沒有部隊在演習。”

                  楊天華笑了:“哈哈,首長,你可別輸不起就耍賴啊,我們的數字化戰場攝像系統可都拍下來了,這可是賴不掉的。”

                  藍軍服瞪了瞪眼睛,聲如洪鐘:“誰跟你耍賴了?這里是高級軍事重地,哪支部隊敢在這里進行演習怕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說,你到底是從哪里來的!”

                  楊天華咽下一口唾沫,小心翼翼的瞅了一眼藍軍服那肩膀上的一顆將星,問:“這里......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藍軍服低聲說:“小子,這里是總參謀部華北10339軍事研討室。”

                  楊天華只覺得靈魂深處被一道晴天霹靂給劈了。

                  “臥槽!滲透任務為什么目標定在總參謀部啊!”

                  參謀長和藍軍服則奇怪的互相對視一眼——這小子該不會是個傻子吧?

                  2

                  第一章 少見多怪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