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遠山>第一章 迷彩色的身影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一章 迷彩色的身影

                  小說:遠山 作者:再見蒲公英 更新時間:2018/8/30 16:03:45

                  從哪里開始寫呢?

                  2017年的12月底,我剛結束了一段時間的漂泊,回到這個位于中原腹地的小城市并且決定在這個城市暫時安定下來。在這之前,我接連換了幾個女朋友,也接連去了很多個地方。那些存在與我記憶深處的地方:西安,蘭州,拉薩,那曲,煙臺,青島,濟南,大理,昆明,亳州,焦作,鳳凰,福州等。有些是我們以前一起去過的,有些是我們一直想要去的結果沒有去成的。最終,我在這個城市安定下來。所謂的安定,其實就是我租了一個簡單的小房子。房子位于瀍河回族區的一個小巷子里,前面就是兩個大學和一個中學。

                  那時候的我不知道這是回族區,因為說真的,我在我租住的地方確實沒有看見過幾個回民。如果我早知道的話,無論說什么我都不會住在這里的。說不上是什么原因,就是單純的不想和不喜歡。當然現在的我已經知道了,不過知道以后我也懶得再去換了。

                  現在的我是一個懶散的人。

                  房子位于一樓,租住在一樓的好處就是我可以隨時出去而不用下樓。在沒有開始工作的那段日子里,我常常會一件襯衣一條軍褲的坐在大門口的臺階上喝啤酒,我還是習慣穿制服,這么多年了還改不掉。一月份的洛陽已經開始下雪了,不過我卻并不感覺到寒冷。這和我以前的經歷有關。在部隊的時候,我和我的兄弟們曾經在零下二三十度的深山老林里呆了半個多月,早就習慣寒冷了。甚至我現在還會在大冬天的早上,穿著八一褲衩和繡著閃電利劍標志的作訓短袖喊著口號頂著風雪跑步,一度被朋友和同事當成是腦子有病。

                  我買了一輛新車,沒事的時候我就在車里呆著或者是在院子里呆著,反正是盡量不在屋里呆著。因為屋子里很亂,到處堆積著各種各樣的書本,打包的衣服,破吉他,啤酒瓶等等很多東西。我一直沒有去收拾,也不想去整理,就那樣亂七八糟的堆著。

                  首先是因為懶,其次就是因為不敢。

                  因為每一次要去整理的時候,我就不可避免的會再看到那些東西。那個時候,往事就會一點點的在我的心頭浮現。我不知道對于一個二十多歲人快三十歲的人來說,逃避過去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但是我就是不想看見這些東西,或者說是不敢看見這些東西。

                  因為我害怕。

                  害怕回憶起那些青春時期的夢想。

                  那些關于青春,關于理想,關于未來,關于愛情,關于兄弟的夢想。

                  那些我記憶深處的青春夢想。

                  那些我難以忘卻的軍中記憶。

                  在我自己長達二十多年的記憶中,從我十八歲的記憶基本上是一片空白。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我清楚的記得我十八歲以前的所有事情,包括我從小學到高中的所有記憶。但是就是偏偏記不住自己十八歲以后的經歷。

                  我十八歲以后都干了些什么?

                  忘記啦。

                  只剩下一些記憶的殘片。

                  只有在我洗完澡后,看著鏡子中自己赤裸的身體和腿上的彈孔,還有我逐漸高高隆起的啤酒肚以及渾身上下松松垮垮的贅肉,我才會自嘲似的笑道:“看看你現在都他媽的變成了什么屌樣子,你以前在部隊的時候...”

                  然后我的耳邊就又傳來直升機螺旋槳的轟鳴,步槍清脆的點射,單兵電臺嘈雜的信號...

                  還有什么呢?

                  一個聲音在我的腦海中盤旋,我不敢再往下想了。

                  是真的不敢。

                  我的眼睛又開始濕潤了。

                  我光著身子靠著浴室的墻壁坐在地上,一根接一根的抽煙。

                  煙霧和水霧混雜在一起。

                  然后我就會哭,一個二十多歲快三十歲的大老爺們兒躲在浴室里哭的稀里嘩啦的,這實在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情。所以我就盡量不去想,不管是抽煙也好,喝酒也罷,就是不去想。

                  人為的。刻意去忘記。

                  外面飄著雪花,我躺在車里開著窗戶抽煙聽歌。我沒有開暖風,冷風夾雜著雪花往車里灌。幾個迷彩色的身影從我的車邊經過,我下意識的就猛地坐了起來開始盯著他們看。當過兵的或者是正在當著兵的看見軍裝總是格外的親切,也可以說是一種莫名的激動,然后很快我就失望了。

                  那是一群剛剛下班準備回去的農民工兄弟。我所在的城市也開始修地鐵了,到處可以見到這種身影。

                  不是他們。

                  我轉過頭,正要準備繼續躺下。

                  我的腦子里一下子就僵住了!這他媽的怎么可能?

                  我扔下手中的煙一下子就打開車門沖了出去,我快步的走過去。

                  我有許多還在部隊的哥們兒,他們經常會打電話給我,偶爾也會來我所在的地方出差,那時候他們會來看我。我們就會一起喝酒,我們從來不會談起過去。他們開始的時候會說起過去,說起過去我們在一起時候干過的那些鳥事,但是后來也就都不說了。我們在一起就是喝酒,紅的白的啤的,不管什么酒反正就是一杯接一杯的喝,直到喝的再也喝不下去了,他們就會回去。而我則從來不會去聯系他們,他們每次過來看我,看著他們身上的軍裝還有他們臉上那種久別重逢的欣喜,這總會讓我黯然傷神。

                  以前的我不是這樣的。

                  我打開車門,我看見一隊農民工的身影。我看見幾個漂亮的女孩子從他們的身邊清高的走過,看都沒看他們一眼;我看見一對小情侶站在公交車站的站臺上等車,女孩兒縮在男孩兒的羽絨服里取暖,臉上掛著甜蜜幸福的笑;我看見一個頭發花白的老大爺攙扶著一個同樣頭發花白的老奶奶顫顫巍巍的小心翼翼走在雪中;我看見一個年輕的母親牽著小女孩的手將一個小花傘撐在女孩的頭頂,自己的大半個身子卻被飄落的雪花覆蓋;我看見幾個酒足飯飽之后的男男女女說著笑著從馬路對面的火鍋店走出...

                  我還看見了什么?

                  農民工群體中一個孤獨的身影。

                  他穿著一身洗的有些發白的迷彩服,腳上是一雙已經磨破了的高腰迷彩鞋。和其他三五成群的農民工不同,他孤獨的走在風雪中。他們身上迷彩服的樣式也是不同的。農民工的迷彩服是夾克式的,而他身上穿的迷彩服則是風衣式,花色要比農民工的更深更大。他的腰里還扎著一根尼龍材質的塑膠扣綠色戰術腰帶,腰帶是綠色,腰帶扣是黑色。他的迷彩褲褲腳整齊的掖在破舊高腰迷彩靴的腰幫里...

                  他孤獨的走在風雪里,雪花在他的頭上堆成一片花白。

                  他挺直著脊梁,以一種標準的齊步走動作要領走在風雪里。

                  他的兩臂前后自然擺動,他向前擺臂的時候肘部微微彎曲略向里合,他的拇指根部與衣扣線對齊與下方衣扣同高,他的每一個步伐都保持在75厘米左右,他的行進速度不快也不慢......

                  我愣在了原地,一種莫名的情緒開始在我的心頭涌動,一種叫做眼淚的東西開始在我的眼眶中盤旋。我的眼睛一下子就濕潤了,我的喉頭開始蠕動,一個聲竭力嘶的嘶吼從我的喉嚨中發出,一個久違的口號從我的喉嚨中發出:

                  “忠于祖國,忠于人民,團結拼搏,獵人戰斗!”

                  風雪中的身影定住了,齊步走中一步一棟的分解動作一樣定住了。

                  周圍的人群在對著我指指點點。縮在男孩兒懷中等車的女孩兒好奇的探出頭看著我。年輕的母親趕忙抱起自己的孩子摟在懷中,頭發花白的老大爺也抓緊了老奶奶的手,從馬路對面火鍋店走出來的男男女女也停住了打開車門上車的動作...

                  所有的人都在看著我,他們都不明白我怎么突然之間就像發瘋了一樣。

                  我也不看他們,就看著那個迷彩的身影。

                  又是一聲嘶吼從我的喉嚨中發出:

                  “忠于祖國,忠于人民,團結拼搏,獵人戰斗!”

                  迷彩色的身影緩緩的收起了擺出去的胳膊,動作復位立定,然后緩緩的向后轉。

                  我又看見了他的臉。

                  一張黝黑消瘦的臉。

                  一張很普通的北方人的臉。

                  一張扔在人群中就不會被認出來的臉。

                  一張我記憶中永遠也不會忘記的臉。

                  一張孤獨的臉。

                  許多記憶一下子就從我的腦海中涌現。

                  “你們會替我擋子彈嗎?我會!如果在戰場上,只要你穿著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制服,我就會毫不猶豫的替你們去擋子彈!”

                  “檢查自己的武器裝備,注意聽我的口令。這是你們第一次參加實戰演習,誰他娘的要是敢在實戰演習中給老子掉鏈子,看老子回去怎么收拾你!”

                  “你這是在耗自己,你明白嗎!我沒有同意你就這樣活著!”

                  “這是一場演習,如果這是在戰場上,老子絕對會一槍斃了你!”

                  “你準備好了嗎?兔崽子,一會兒給我老子好好打,老子就指望著你這次給老子揚眉吐氣了!”

                  ...

                  我的聲音開始顫抖:“班長...”

                  那個迷彩色的身影沒有說話,就那樣靜靜的看著我。

                  我又喊了一聲班長。

                  那個迷彩色身影笑了:“你小子怎么現在跟個娘們兒似的,動不動就哭。”

                  我就趕忙去抹眼淚,眼淚越抹越多。

                  干脆我就不管了,我們就這樣站在風雪中,彼此這樣互相看著。

                  班長看著我的眼睛。

                  我也看著他的眼睛。

                  他這樣看著我,他看我的眼睛中帶有一種淡淡的哀傷。

                  我沖了過去,跑過去一把抱住他:“班長...”

                  我的眼淚滴在他的迷彩服肩膀上,一個已經沒有了陸軍上士軍銜的肩膀上。

                  他說過我是他帶過最好的一個兵,也是讓他最失望的一個兵。

                  他抱著我,然后慢慢的他也開始流淚了:“臭小子,老子以為你已經把老子給忘了...”

                  我們就這樣在風雪中抱著旁若無人的大哭。

                  雪花灑在我們的頭頂上,白色籠罩著安寧的世間。朦朧像介質一般充斥著人與人之間遙遠的溫度,而這種介入,卻又詭異般的拉近了某種距離。雪花紛亂柔美的點綴,奇異般的抹去了世間本就不該存在的污垢。

                  在這個城市的冬季,在第一場雪落下的時候,我和我的班長又再次重逢了。

                  在這一刻,我是一個被稱為自由職業者的靠著幾本爛小說混吃等死的網絡寫手。

                  而他,是一個農民工。

                  不過和別的農民工不同。他是一個無時無刻不在想念著他的部隊,想念著他的兵的農民工。

                  5

                  第一章 迷彩色的身影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