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帝國榮耀>第22章 軍隊統計 身世來源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22章 軍隊統計 身世來源

                  小說:帝國榮耀 作者:叫我壞人 更新時間:2018/11/4 17:08:52

                    “我不可能加入秦軍的!”那人話語頗為堅決。

                    “為何?”“因為我是唐人!!”

                    聽了這話,宇文瑅紀搖了搖頭,沒想到唐人的歸屬感這么強,就算到時候打下了唐地,恐怕要穩定民心都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吧。

                    心里想到此處,就知道估計以后的推進不好搞咯,好在現在唐軍這邊的城池不多,后方的部隊完全能防守,不需要把這里的主戰部隊調走。

                    “把他押下去!”兩個重步兵將姜季押了下去。

                    這邊河岸的戰斗唐軍五萬人敗了,他們損失了兩千陌刀步兵,一千多的臨時騎兵,還有被虎威軍屠殺的四千重步兵,以及這邊的萬多步兵。

                    唐軍的士氣真是低啊!這么多人原本在撐一會兒就能打退秦軍的,可惜了,他們的連敗導致士氣大大降低,在陌刀步兵失利的一剎那,唐軍的大部隊就崩潰了。

                    陌刀步兵的出現固然能給己方士兵以巨大的士氣加成,但當他敗了之后,士兵的士氣就會跌落到比之前的最低值還要低。

                    將這邊最后的俘虜押下去之后,秦軍大部隊也差不多渡過來了。

                    于是他們也統計了一下自己的損失,陷陣營只剩下三百多人,秦成與敵軍陌刀步兵統帥的戰斗過程中重傷,敵軍陌刀統帥戰死,同時繳獲陌刀兩千把。

                    虎威軍還有千人,重步兵還有千人不到,九百多號人。

                    而輕步兵四千損失了近千人,他們作為最后上場的部隊也就和敵軍一些步兵廝殺了一番,損失自然不大。

                    弓箭手在與唐軍水面部隊對射是損失了百來號人,總損失大概在四千左右。

                    一萬對五萬,損失不過半,嘖嘖,如果不是唐軍有陌刀步兵恐怕可以幾乎無傷吧。宇文瑅紀感嘆了一下。

                    后有詩人贊曰:“戰將宇文離大周,千里跋涉投秦公。智勇雙全南征唐,入秦以來三大功。”(一功破名關,二功峽谷戰,三功渡奎水)

                    戰斗結束得很快,總共也才剛到天明,敵軍其他地方的人估計才反應過來吧。

                    自大的五萬人啊,自信能擊破他們,竟然沒有通知其他的部隊。

                    戰斗一結束,無數的兵馬開始被運過來,并組建了一定的兵馬去防備敵人的援軍。

                    雖然沒有通知,但是動靜還是不小,其他地方的斥候應該能打探到這些情報。

                    雖然他們很有可能離開,但萬一呢?所以不能留給敵人機會。

                    謹慎無比的做法,步步為營的秦軍使得其他人無比煩惱。

                    至于唐軍五皇子早就把指揮權利交給了陶平,在陌刀步兵戰敗的消息傳來時,他整個人都是麻木的。

                    這兩千人有一千五百人是原本就有的,他來混功績唐皇又給了他五百人。

                    然后不容他多想,陶平就過來,帶著他跑路,留下了一些人殿后。

                    也管不著其他地方的守軍了,現在自己都撒開腳丫子跑路,還帶著一個皇子,他們死了就死了吧。

                    翌日,秦軍大部隊在敵軍守軍撤離后全面渡河,雖然唐軍有忠義之人沒走,帶著人反抗,但是翻不起什么浪花,就被迅速鎮壓了。

                    而遠在千里之外的大秦都城的王公大臣和皇帝都樂開花了,唐軍節節敗退,大秦軍隊不斷挺進,大片大片的土地落到了大秦手上。

                    于此同時,前方斥候來報,唐軍的五十萬人大營,打著五十萬人的旗號卻只有幾萬人,加上撤退回來的人總數也才十萬多。

                    宇文瑅紀還在疑惑唐軍為什么放個五十萬人的大寨在后方,現在一切都明白了。

                    翌日,秦軍一百八十萬人分了三十萬人由羅揚羅言兄弟為主將,大破唐軍的大營,唐軍近二十萬人戰死八萬多人,俘虜了有五萬人,其余的潰逃。

                    敵軍主帥五皇子斷了左臂,陶平被斬,陶顧和陶濤一死一傷,大唐陶家軍方勢力就此大大減弱。

                    宇文瑅紀卻沒有愉悅,站在自己營帳里,雙眼目視著大地圖,既然唐軍有四十萬人不在了,那么他們人呢?

                    宇文瑅紀不斷審視著地圖,是準備伏擊還是奇襲呢?等等!奇襲!!

                    宇文瑅紀想到這里,連忙看向唐軍已經被征服的地區,奎河大半截都在他們視野之下,但是萬一呢!!

                    “來人!命令兩百斥候去偵查奎河下游地區,如果北岸有大規模行軍痕跡,立馬來報!并且在命令五十人去探查奎河下游南岸,再派人通知北岸的各個城池注意好防守。”下達了一連串的軍令,宇文瑅紀方才稍稍安心,希望不會太遲吧。

                    宇文瑅紀走到座位旁邊,一下子就坐了下去,一身戎裝,雖然沒有盔甲,但是靈活性好。

                    伸手揉了揉太陽穴,宇文瑅紀長久沒有合眼,想到這里,就命令侍衛不準讓人進來。

                    躺在榻上,宇文瑅紀緩緩閉上了沉重的眼皮,大概小半個時辰不到,門口的侍衛和別人爭執起來,宇文瑅紀武者敏銳的五感使他醒來。

                    意識剛剛復蘇,宇文瑅紀不滿的睜開雙眼,立起身子,深邃的雙眼直直的盯著營帳口,聽這聲音,好像是雨凝那妮子吧。

                    “別吵吵了,讓不讓我休息了,忙里偷閑小憩一下都還不行了!”稍稍提高了一點音量,語氣中略帶憤懣。

                    “師兄,是我啊!”如同溪水清泉流過的聲音,那樣悅耳,心里的火氣也瞬間沒了。

                    “進來吧!”語氣里充滿了無奈與一絲寵溺。

                    “你這妮子,來了還不走了,真是的。”“師兄,人家又沒有家人了,不找你我找誰啊!”

                    聽了這話,宇文瑅紀識趣的沒說話,悅耳的聲音還沒有消散的時候,一道倩影便走了進來,手里端著一股大盤,里面乘著幾盤小菜,但又色香味俱全。

                    “這么大了,還這么賴著你師兄我。”知道這妮子是來送菜的,宇文瑅紀倒也沒驚訝,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咯咯咯,我這一輩子就賴定師兄你了!而且我也賴不了其他人啊!是吧!就是師兄你,弄清楚了你自己的身世了嗎?”

                    宇文瑅紀仔細看去,這妮子穿著一襲白色的羅裙,素潔的顏色更添一分出塵的氣質,一分清新脫俗的雅致,配上那絕美的容顏,如同仙女一般。

                    就是可惜了,有時候鬧騰騰的,但好在一般都不鬧,是個乖乖女。

                    宇文瑅紀聽到莫雨凝這話,好看的眉頭一皺,他對于自己的身世其實都不太清楚,唯一知道的就是他是大周祁陽人,當初師傅游歷的時候在破敗的祁陽村里找到了他,擊殺了十多個山賊,救下了他。

                    一片死寂的土地上還有的火焰燃燒,一片片的斷壁殘垣上布滿了鮮血。

                    對于當時的場景宇文瑅紀已經忘卻得差不多了,但是他知道,一個個清晰的背影在夕陽下奔走,手上帶著的不是孩童,而是一袋袋糧食和錢財。

                    偶爾一些一些父母抱著孩童離開,他的兄弟,是被帶走了的,他最后的玩伴。

                    宇文瑅紀記得,他還有一個姐姐,一個妹妹,兩個弟弟。

                    他們家的家境一般。

                    但是,他卻被留在了那里。

                    為什么是我!!

                    宇文瑅紀努力想從回憶中記憶起那些面孔,但是卻難以記起,每當快要看到時,腦袋就會疼痛無比。

                    還有自己的姓氏,當時自己的玉佩上只有兩字:瑅紀。

                    他師傅就給他取名:宇文瑅紀!

                    隨著他師傅的姓而來的,他不知道,父母是不愿意帶他走還是有困難,畢竟一家子人就他留著那里。

                    他寧愿相信是后者,因為他不愿意接受前面的解釋。

                    仔細回憶,宇文瑅紀依稀記得自己父母看了他一眼,雖然他自己也在不斷的找借口安慰自己,但他始終難以忘卻那個男人與他對視那一眼的決然。

                    縱使心中悲涼,但宇文瑅紀始終將其藏在自己的心中。

                    “師兄!師兄!你怎么了?!”莫雨凝小臉上寫滿了緊張,一雙水汪汪的眼里充斥著擔憂。

                    “沒事。”一改往常語言里的冷漠,雖然字少,卻語氣溫和。

                    “怎么了?這么緊張你師兄我啊!”宇文瑅紀看了看,壓住心里的悲哀,忍不住打趣了一句。

                    “嗯。”莫雨凝低著小腦袋,臉上掛起一絲紅暈,宇文瑅紀看了一眼,嘴角掛起一絲微笑。

                    “丫頭。”“干嘛?”莫雨凝抬起頭,絕美的容顏帶著疑惑的神情看著宇文瑅紀。

                    看著眼前的俏臉,宇文瑅紀的思緒也飄到了當初,五歲被師傅抓走,學武藝,習文字,六歲練戟學古經,七歲練槍學江湖武術,學戰陣,十五歲武藝大成至一流,后來與大唐交戰突破至超一流。

                    這妮子是在他十來歲的時候來的,一開始怯生生的,后來就黏人了。一家人被大唐迫害,在師傅下山去拜訪老友的路上遇見了她,應該是大唐的貴族,但是被大唐迫害,應該是大唐的政治斗爭。

                    大唐莫家!大唐在四五十年前興起的貴族,家族勢力涉及朝政和軍事,但是因為太過于正直,結怨太多。

                    那個時候就被多個世家聯合鏟除。莫雨凝就是莫家里面最小的一個。

                    無情的世道啊!

                    “雨凝,以后千萬別了解朝政!知道了嗎!”宇文瑅紀凝視著莫雨凝神采奕奕的美眸。

                    “師兄,你怎么了?怎么突然說這個啊?”“不要多問!記住了!”“嗯嗯,知道了!”

                    聽到回答,宇文瑅紀松了一口氣,他真的不希望這妮子知道朝政的黑暗,雖然女子對朝政不敢興趣,但萬一呢!而且她對自己的仇可是在乎得很呢!

                    “雨凝,你明日還是回鎮龍關吧。”宇文瑅紀走到桌子旁邊,坐著吃飯,突然蹦出一句話。

                    “師兄,你又怎么了?今天怎么這么奇怪啊!”莫雨凝原本在幫宇文瑅紀整理床鋪,聽到宇文瑅紀的話,手上動作一頓,但也就一秒多,然后迅速的疊著被子。

                    “我害怕。”宇文瑅紀說這話的聲音包含著落寞,莫雨凝回頭一看,宇文瑅紀原本高大的身影有著孤獨。

                    “你不知道,手上沾染了百萬人命的滋味。”宇文瑅紀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也會悲傷難過。

                    “每日活在陰影當中,我希望你永遠像現在這樣,不去沾染殺戮!不去知道爾虞我詐的陰謀,永遠的天真無邪!”

                    “師兄。”莫雨凝呢喃著。

                    “啪!”宇文瑅紀放下碗筷,走到莫雨凝身前,雙手握著她的細肩,凝視著她的雙眼。

                    “記住,永遠記住!千萬別去探尋你們家族滅亡的原因!”宇文瑅紀十分嚴肅。

                    “家仇我來幫你報,你千萬別去了解原因,我知道你這次來也想追查,但是答應我,別去!”要說莫雨凝沒有為家族報仇的心是不可能的,宇文瑅紀只能告誡她,阻止她。

                    莫雨凝此時再一次認識了她的師兄,他師兄背負的東西太多了。

                    她也是知道她師兄的身世的,當然,也只是宇文瑅紀自己也知道的,她師兄想探尋,但又要幫她報仇,師兄為了她,本就沉重的肩膀又重了一分了。

                    “雨凝知道了!”莫雨凝鄭重的點了點小腦袋。

                    莫雨凝要報仇就不得不去了解往事,他不愿意告訴莫雨凝當初的往事。

                    現在皆大歡喜。

                    “師兄這件事雨凝可以答應你,但是雨凝不可能離開你回鎮龍關的!家仇可以不報,但我絕對不能離開師兄!!”莫雨凝話語頗為堅決。

                    “行行行,只有你不去報仇什么都好說!”寵溺的語氣能讓外人大跌眼鏡。這殺神還有這一面啊?!

                    莫雨凝聽了,眼睛彎成一道好看的月牙,無不顯示著主人的高興。

                    事情解決了,宇文瑅紀回到座位上,夾了一口菜吃。

                    而一邊的莫雨凝則托著香腮,看著宇文瑅紀,宇文瑅紀被看得很是心慌。

                    回頭看了那妮子一眼,他又不是不知道那妮子的心意,只是自己師妹,宇文瑅紀莫名的心慌。

                    “行了,妮子,端走吧!”宇文瑅紀覺得氣氛有點不對勁,趕忙下了一個逐客令。

                    而莫雨凝聽了,大眼睛投出一道幽怨的目光,看得宇文瑅紀打了個冷顫。

                    莫雨凝心情是不錯的,師兄關心他她,肯幫她報仇雪恨,也不愿意她走上另一條道路。

                    只是那根木頭不解風情,好氣哦!

                    (感情戲真不會)

                    

                    

                    

                  1

                  第22章 軍隊統計 身世來源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