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拾焰年代——叛逆者>第二十一章·工程軍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二十一章·工程軍

                  小說:拾焰年代——叛逆者 作者:川南 更新時間:2018/11/14 12:20:06

                  揮手送走了最后一批學員和最后一位借調教官,靳天明疲憊地靠在自己吉普車的副駕駛位置上。他揉了揉因為連日來微笑過多而有些酸麻的臉頰,從車門的儲物槽里拿出一瓶礦泉水大口地喝著。

                  “下面去哪?長官。”戴著少尉軍銜的司機問道。

                  “回軍校吧,還有點收尾工作沒有做完,另外我還要拿些東西。”靳天明把喝了一半的塑料瓶丟到腳下,“一會別忘了提醒我把它拿下去。”

                  司機皺了皺眉,一般情況下長官們可不會在意這種細枝末節的東西,他們總是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思考和決斷。但作為一個職業軍人,少尉明白自己絕對沒有質疑長官的權利。他沒有再想礦泉水瓶的問題,只是小心地問正在捏鼻梁子的靳天明:“忙了一整天,人也都送完了,您不用先去吃晚飯嗎?”

                  “把那個拿過來,我隨便墊下肚子就行了。”靳天明指了指駕駛位擋風玻璃前放著的半塊壓縮餅干,“人是都送完了,可是我的工作,才剛開始呢。”

                  軍校大部分建筑的燈已經全熄,只有憲兵駐地的兩棟樓燈火通明,整座校園成了一只有著雪亮雙眼的黑色巨獸。黑暗的樓間甬道上,手電筒的光束掃來掃去,在巡邏憲兵雪白的盔頂反射,如永夜天幕中閃爍著稀疏的星辰。

                  靳天明在人去樓空的軍官辦公樓門口下了車,帶著那個還剩一半水的塑料瓶走進大門。他在正對著玻璃門的寬樓梯上慢慢挪了幾步,等外面的車燈轉離了這里之后又快步走下來,繞到樓梯的側面,把那附近的電燈開關向右轉了一百八十度。墻面上的一條幾乎不可見的短短裂痕迅速擴大,出現了一個密碼鍵盤。靳天明輸入一串密碼,又錄入了指紋和虹膜信息。

                  走廊深處的一間辦公室的門“咔噠”一聲開了鎖。靳天明趕過去確認了門牌上的“儲藏室”三個字才按動門把手,閃身進門。室內的光景和平時不太一樣,一邊靠墻的雜物架此時已經自動挪到了房間中部,露出了埋在墻中的機關。靳天明把右手無名指按在指紋識別窗,打開了嵌在墻里一個一米高的保險箱。他喝干了瓶中的礦泉水,拿出保險箱里的一個金屬手提箱打開,把防震海綿中的一個玻璃瓶拿出來,又把內容物全部傾倒進塑料瓶。以靳天明的性格,他最討厭最不屑的大概就是這種里三層外三層的奇技淫巧,但今天的流程他卻做得一絲不茍。他還原了手提箱的擺設,重新用九位機械密碼鎖把它鎖好,然后從保險箱里拖出一個18寸拉桿衣箱,檢查了一下里面的軍服,嘆了口氣,卻沒有換上它的意思。

                  一手拖著衣箱,一手提著手提箱,腋下夾著塑料瓶,靳天明重新站在了辦公樓門前。他放下箱子掏出手機:“我這邊已經結束了,把車開過來吧。另外通知憲兵連,今晚就撤。”

                  司機遵循靳天明的指令把車開到了一條連路燈都沒有的盤山公路上。此時已經超過晚上八點,山路黑暗,司機也不得不放慢了車速。直到周圍完全看不到其他車輛的時候,帶著一堆東西坐在后座的靳天明才悄悄打開密碼手提箱,開了一瓶新的礦泉水,往玻璃容器里倒了半瓶。把箱子恢復原狀,他才稍微松了口氣,掏出了衣箱中的制服。

                  司機的身體突然一震,吉普車“嘎吱”一聲停在原地,輪胎摩擦出一陣煙塵。漆黑一片的公路霎時亮如白晝,兩人的眼睛同時被對面三四輛車的遠光燈晃得暫時失明。“砰!”是霰彈槍對天空放的聲音。

                  “滾下來!馬上!”一聲呵斥之后又是一槍。

                  司機慢慢摸出腰間的手槍,猛然開門舉槍指向對面,但對面數槍齊發,衣衫不整的靳天明還沒來得及阻止,司機就在瞬間成了一具血泊中的尸體。靳天明感到喉嚨被什么東西噎住了,全身的肌肉也像被電擊過一樣緊繃和僵直。且不說他身上沒有帶武器,多年坐辦公室已經讓他面對危險時的警覺和冷靜被消磨得所剩無幾。車門被人拉開,兩個舉著沖鋒槍的蒙面人把還沒來得及穿上軍裝外套的靳天明拖了出來,槍口按著他的腦袋把他壓趴在地上。一根滾燙的SPAS-15霰彈槍槍管碰了碰靳天明的臉,灼傷了他的皮膚:“密碼是多少?”問話人的聲音低沉沙啞,甚至有些蒼老,無法分辨他是有意裝成這樣的還是本身就是一個上了歲數的人。

                  已經到了千鈞一發的時候,但靳天明的內心卻放松了,他玩的把戲最終還是起了作用。他裝出害怕的樣子用顫抖的聲音一個字一個字地把密碼告訴了這些氣勢洶洶的蒙面人,沒有多說一句廢話。

                  “確認了,東西沒錯。“另一個聲音報告。

                  “把尸體帶上,撤。”沙啞的聲音命令道,“看來工程軍的老爺們,都是些廢柴罷了,哼。”

                  隨著一聲嗤笑,霰彈槍槍管再一次碰了碰靳天明的臉。“你的合作救了你一命。”沙啞的聲音甩下最后一句話。

                  腦袋上槍口的威壓頃刻間全部撤走,靳天明靜靜趴在地上,等到彪悍的馬達聲和刺眼的燈光全部消失之后,他才慢慢撐起身體。吉普車后門儲物槽里兩個只有半瓶的礦泉水瓶完好無損,但靳天明卻開心不起來,他很心疼死去的少尉司機,然而這樣的代價,在你死我活的斗爭中比比皆是,像他這樣的凡人毫無挽回的能力。

                  靳天明轉到駕駛位,小心地避過地上的血水。他嘆了口氣,碰上車門,發動了汽車。從基層戰斗部隊一步步升上來的靳天明從來自詡為一個粗人,精密工巧的事做不來,阿諛奉承的事不愿做,就連帶兵也不想當一把手。他不再細想剛才的事情有沒有破綻,今后能不能抓到這些已經熟知工程軍這個絕密軍種信息的家伙,抑或是押送手提箱的消息究竟是怎么泄露的這種問題,只一心一意地開著車——只要把礦泉水瓶交到工程軍軍部,這事就算終了。

                  吉普車駛向山間的一片空地。靳天明把車停在空地中央,拍去胸前因為趴在地上而蹭到的塵土,穿好軍裝打上領帶,看上去總算不至于太狼狽。軍裝并非陸海空三軍軍服常見的翠綠、純白和深藍,而是既似黑鐵又如鵲尾的發灰的荒原藍。靳天明收好自己的陸軍軍裝放進汽車的后備箱,疲憊地靠在車上。不遠處的草叢里緩緩升起潛望鏡一樣的管狀掃描儀,紅色的激光掃過靳天明的臉、制服上的編碼和車牌號。地面像被玻璃刀切割開一樣出現了一圈凹槽,圓形平臺托著這一人一車下降到地底。

                  這是一座巨大的地下基地,雖已接近深夜但仍人來人往。基地的畫風和那些科幻電影里的設定并無兩樣,冷峻、壓抑、高效。靳天明雖然肩扛大校軍銜,但在這里完全享受不到在地上時眾星拱月般的待遇。他拎著礦泉水瓶下車,徑直朝辦公區的VIP會議室走去。他剛一走開,就有一組穿著城市迷彩作訓服的士兵帶著水槍和海綿開始清潔噴濺到車上的血跡,專業而機械,仿佛根本不在意可能有人受傷或死亡。

                  會議室里的光線很暗,投影儀開著,但播放的內容只是屏幕保護程序。正方形的桌旁坐著兩位看不清面孔的將軍。靳天明進屋摘下軍帽,把瓶子頓在桌上,腳跟一碰咬牙道:“Booster回收,請查驗。”

                  “嗯,你這個偷梁換柱的計策,使得的確聰明。如果要真讓憲兵連重兵押送,肯定得是大規模的流血沖突。”其中一位將軍伸手拿過瓶子,右肩上的三顆銀星反射著投影儀的光,晃了靳天明的眼。上將把自己茶杯里的水全部倒進桌子中間的花瓶,然后把礦泉水瓶里的東西倒進小小的茶杯,全然沒管從杯口溢出的液體光學迷彩。不管瓶子里放了什么,這種液體光學迷彩都能讓它們看起來與純凈的水無益。上將傾斜著杯子,用指尖拎著杯口對著投影儀的光仔細看液面上方露出的顆粒物。

                  “除了0616號學員在被淘汰之后因為車禍意外身亡,被新來的一個學員頂替了編號,其他的都是一人一號。剩下沒有植入的,都在這里了。”靳天明整理了一下情緒,他現在已經開始暗暗責怪軍部為什么沒有派人接應也沒有及時救援,“只是我的司機死了。而且工程軍和智兵Booster的事是怎么被泄露出去的我無法解釋。總之我們已經被圖謀不軌的人盯上了。”

                  “老靳,你先別急。”另一位將軍是個中將,他拿起遙控器指向投影屏,白光映照著他的眼鏡鏡片,“你看,這就是你說的圖謀不軌的人。”

                  “余豐年上將,薛昇中將,現在是鐘銳報告。我沒有權限進入會議室,所以只能以直播的方式進行報告。”低沉沙啞的聲音再次回蕩在靳天明的耳邊,他抬眼看投影屏,里面的男人穿著工程軍的城市迷彩,但仍斜背著霰彈槍。他的脖子上覆蓋著大片傷疤,痕跡蔓延至右側下頜,好像那里的皮膚曾經被扯下來過似的。佩戴著中校軍銜的他看上去只有二十幾歲,眉宇間英氣勃發,眼神卻肅殺兇狠。

                  “靳長官的司機并沒有受傷,那只是假血彈和麻醉彈造成的假象。我們拿到的手提箱,里面除了裝了純凈水的瓶子以外,沒有其他東西。完畢。”男人匯報完便切斷了通訊。

                  “這是對你的小小考驗,而你完美地通過了。之前我的確沒想到你如此粗中有細。”上將從杯中捏出一顆被稱作Booster的東西,托在指尖觀賞。半透明的細小顆粒有著秈稻瘦長的形狀,但比米粒還要小上一圈;它一端呈現出沉郁的鴉青色,另一端則是熾烈的橙色,中間有著平順的過渡,猶如收納著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本來它們應該被保存在生理鹽水中,并隱藏在液體光學迷彩的面紗之下,而現在它們既定的主人已經被踢出了這個名為“智兵計劃”的秘密項目,它們也將由提升人類智能的鑰匙轉變為密封在塑料袋中的標本。

                  “工程軍是新軍,從建立到現在只顧著研發和實驗,很多部門都不完善,需要人才。”薛昇把一對中將肩章推到靳天明面前,“以后工程軍雙將就要變三將了,你的司機既然已經進了基地,就也直接收編進工程軍了。”

                  靳天明見狀也毫不客氣,立馬拉出薛昇對面空椅子坐下:“只是……為什么是我?”

                  “因為我們需要一位核心人員負責軍校的事務,”余豐年把指尖上的顆粒小心地放回杯子,“以后軍校會變成常駐機構,學員的培訓也會變成一年一度。”

                  “第一屆學員好像并沒有什么反常的表現,”薛昇繼續操控投影儀,屏幕上的學員資料像幻燈片一樣一幀幀掠過,所有文件夾的封面都掛著代表安全的綠色標簽,“畢竟已經十年了,再嫩的技術,也能熬出頭來。我們需要做的,只不過是再接再厲而已。”

                  0

                  第二十一章·工程軍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