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特級絕密>第100章 眼皮底下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100章 眼皮底下

                  小說:特級絕密 作者:子藍之星 更新時間:2018/8/7 14:56:45

                  住持答道:

                  “老朽確實不知。原來的住持離開前曾吩咐,今后福安堂的一切就交由我們來打理,并要我們對待自己的家一樣地管好福安堂里的所有東西,可他們確確實實未說過藏有什么財寶啊?”

                  羅副官看了看這些可憐的僧人,只好無奈地揮揮手:

                  “算了,把人給放了。這些老不死的,殺了也不頂什么屁用。兄弟們,咱們走!”

                  為首的羅副官不得不帶著垂頭喪氣的眾士兵,灰溜溜地下山而去。

                  下山的路上,羅副官非常生氣地怪罪蒙面人道:

                  “你連情況都不摸清楚,害得我們大老遠地跑到這兒來受罪,現在無功而返,看你回去如何交待?”

                  蒙面人解釋道:

                  “羅副官,我說的是真的,那個密室弟兄們也都進去過了,只怪我們來得太遲了。要不是躲避追殺耽誤了時日,密室里的財寶是來不及轉移的。”

                  “那現在該怎么辦?這樣兩手空空地回去是交不了差的。”

                  羅副官邊走邊說。

                  蒙面人搖搖頭,也沒有法子可想。

                  走著走著,突然,蒙面人又停下腳步,警覺地對羅副官說:

                  “不好。梅花會的人既然能這么快地將財寶轉移,那他們一定有所防備,我們得趕快回去,要不然的話,我們這些弟兄的命可就要丟在這兒了!”

                  羅副官不以為然地笑道:

                  “怕什么?我們有這么多弟兄,手上的家伙也不是吃素的!”

                  蒙面人嚇唬道:

                  “你以為他們都是些什么人?他們可是梅花會,個個都是武功了得不要命的神槍手?他們四、五個人就敢跟一個連的正規軍打,我們現在只有一個班,還不夠人家塞牙縫呢!”

                  “果真這么厲害?你不是吹的吧?”

                  羅副官有點不相信。

                  蒙面人指指自己的臉,回答道:

                  “要不然,我干嘛要搞成這副模樣?就是生怕被他們的人認出來遭到追殺嘛!什么是梅花會?那是延續了上千年的天下第一大秘密組織,要不厲害的話,哪能延續到如今?”

                  羅副官聽得毛骨悚然起來,便自言自語地說道:

                  “如此厲害的梅花會,我們可得罪不起呀!”

                  接著,他趕忙招呼大家道:

                  “弟兄們,加快腳步快點走,要不然小命就沒啦!”

                  一時間里,整個隊伍就亂了。

                  八九個人自己嚇唬自己,一會兒怕這里有埋伏,一會兒又怕后面有追兵,都一溜煙地狼狽逃竄。

                  說實話,梅花會組織真的早有警覺。在通往福安堂的要道上,梅花會朱雀舵確實派了兩名行動隊員盯著這伙軍閥,并時刻關注著他們的動向。潛伏于路邊的兩名行動隊員,看著這支隊伍沒命的往回逃跑,都不知道發生了何事。

                  兩名行動隊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搖搖頭,一直到那伙人的背影消失在山灣中才站起來。

                  離上思縣城75公里的十萬大山山腳,有一個名叫野豬灣的山村,這個村僅有23戶人家,家家均靠種植水稻、玉米、番薯和南瓜等為生,村民很少外出,信息非常閉塞。自從這里來了一支30多人的軍閥隊伍后,村民們更加重了負擔,但他們面對槍口卻敢怒而不敢言。

                  這支軍閥隊伍的首領名叫范起銘,原來是大軍閥陳炯明部隊里的一名連長,后因參與叛亂被李立君將軍領導的革命軍所擊潰。倉惶逃竄中,他一路搜羅了一些殘兵敗將,躲藏到了深山之中,最后才選定在這個村里暫時落腳,以圖來日風平浪靜之后再投靠有勢力的大軍閥。

                  在營地的一個帳篷里,范起銘正怒氣沖沖地訓斥手下人。

                  “不是說一定能搞到寶藏嗎?現在無功而返不說,還白白地浪費了幾包炸藥,你作何解釋?”

                  那位挨罵的人垂頭喪氣地低頭不語,站在旁邊的羅副官用手捅了捅他的后腰,此人才抬起頭來辯解道:

                  “范長官,寶藏確實是藏在那個密室里,我估計是因為我那幾天躲避追殺的緣故才被梅花會的人轉移了,只要再給我機會,我一定能找出線索來。”

                  “找出線索來?你還能有辦法?”

                  范起銘瞥了他一眼,摘下軍帽扔到了面前的桌子上,不屑地追問。

                  “從福安堂換了僧人這件事來看,梅花會的人肯定是將原來的老僧人都撤走了,只要找到原來的僧人,就一定能得到寶藏轉移的線索。”

                  此陰險之人又另獻計策。

                  “好。那就按你說的去辦,只要能弄到寶藏,我們就能一解燃眉之急,還能招兵買馬壯大實力,到時,我一定給你記頭功。記住了,可別再讓我失望,否則,你在我這里也就再無立足之地了!”

                  范長官轉怒為喜地鼓勵,同時又給此人施加了壓力。

                  “謝范長官給我機會,這一次,我一定找出線索來!”

                  說著,這位挨罵之人退出了帳篷。

                  你道此屢遭他人挨罵的倒霉之人是誰?原來,此人并不是范起銘的手下,而是梅花會的敗類好咥儂孫光毅,也是之前帶一小隊軍閥隊伍出現在觀音堂的那位蒙面人。

                  自從好咥儂逃到北海后,原計劃是經由海路逃往北方投靠北洋政府,卻因身無分文努力了幾次均上不了船,只好另做打算。沒想到碰上了革命軍平叛,半路上遇到了范起銘的逃兵,慌亂中便跟隨范起銘的殘兵來到了這個小山村。

                  過了一段日子后,好咥儂看出自己在這支隊伍里根本不被人看重,甚至還被看作是累贅,絲毫無地位可言。為了爭得顏面,以便能在這支隊伍里暫時混下去,他只好忍痛割愛,將埋藏在心底里的秘密告訴給了領頭的范起銘,并自告奮勇地帶人去福安堂奪寶。

                  實際上,好咥儂是想借助這支隊伍獲取自己想要的份額,為下一步另找出路積累本錢。沒想到的是,寶藏早已被梅花會的人轉移,自己無功而返,還挨了一頓訓。但他仍然不甘心,這才再次獻計,以圖找到寶藏后挽回失去的顏面。

                  再說,好咥儂帶人到福安堂炸毀密室意欲奪寶的動靜鬧大后,惦記梅花會寶藏的就不僅僅是范起銘一伙人了,連窩在十萬大山老鷹巖洞里的土匪都騷動起來。

                  這伙土匪共有40多人,為首的人綽號叫“金羅漢”,其前身是軍閥隊伍里的一名排長,因交戰中頭頂處受過傷,傷愈后老長不了頭發而剃成光頭,綽號便由此而來。

                  這天,負責外出打探情報的兩名嘍啰突然趕回報告:

                  “大當家的,我們弄清楚了,福安堂的爆炸聲是一群‘丘八’干的,聽說是想找密室里的寶藏,沒想到寶藏被轉移了。”

                  金羅漢聽了,一陣歡喜道:

                  “很久沒聽到這樣的好消息了!這些年來,弟兄們都是小打小鬧,閑得也懶散了,這一次得干票大的,絕不能錯過這么好的機會!”

                  面對如此誘人的大肥肉,土匪頭子金剛想賭一賭,撈它一把。

                  手下人不放心地說道:

                  “聽說寶藏是梅花會的,就怕我們惹不起?”

                  金羅漢搔搔頭,也顯得為難的樣子。

                  一向不可一世的二當家“雷鐵拳”卻不以為然,他趁機慫恿道:

                  “管它是什么會的,反正我們也只是聽說有這么個組織,它的人遍布全國各地,暗中活動,不好惹,但我們卻沒有真正與他們交過手,說不定那也只是個傳說罷了!我看,弟兄們也不用怕,我們手里的家伙也不是吃素的,只要奪得寶藏,弟兄們就幾輩子都不用愁了!”

                  聽了二當家雷鐵拳的鼓動,金羅漢覺得說得在理,于是,他沒有多加考慮便決定采取行動。

                  “二當家說得極是。弟兄們,不用多想,這一次就由二當家帶你們去干它一票。緊要關頭,我會把弟兄們都拉出去接應你們的。

                  另外,二當家安排一下,多派兩名弟兄盯緊那伙‘丘八’,他們一有行動,我們馬上出發,跟在他們后面準備摘桃子。”

                  雷鐵拳豎起大拇指恭維道:

                  “大當家就是英明!有他們在前面引路,我們就省卻了諸多人力,還能趁機奪取寶藏。這一招‘高’,就是‘高’!”

                  二當家的恭維話,讓金羅漢聽了心里美滋滋的,并自鳴得意地哈哈大笑起來。圍在身邊的一群手下也都緊跟著一起發笑。

                  卻說,隱伏于福安堂要道路邊負責觀察不明勢力動向的兩名朱雀舵行動隊員,見一隊官兵從山上下來,沒過多久便開始沒命地狼狽逃竄,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對此甚是不解。等這些人都跑遠后,兩人才現身于路上,低頭嘀咕一陣后,他倆決定尾隨跟蹤而去,以便搞清這伙人的確切身份。

                  跟啊跟,兩人一直跟到野豬灣,遠遠地看見了小村莊這才停步不前。

                  “怎么辦?要不要繼續跟上去?”

                  年紀小得多的那人問。

                  年長的那人富有智謀,他將此小村莊的地形看過后,說道:

                  “我們不知村中的情況如何,若再繼續跟恐怕會被人發現。你看,我們就從這里上到山腰處,從上往下看,整個村莊就盡收眼底了。走,跟我來。”

                  2

                  第100章 眼皮底下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