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烽火綠林軍>第047章 憶昔日思念父親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047章 憶昔日思念父親

                  小說:烽火綠林軍 作者:郭正青 更新時間:2018/12/27 19:59:09

                     因為下雨,草房前的露天灶臺無法生火做飯,晚飯地點臨時改移到肖家灶房。飯菜和往日一樣,混合米干飯,豬肉燉粉條。郭忠買回來的那頭大豬肉還夠吃上好幾天的。鍋里有炒的,戰斗有打的,還有啥子可憂愁的?干飯手中端,菜盆已抄滿,大伙八個人一攤圍著菜盆吃起來。因為武工隊剛到就打了個大勝仗,肖耀祖覺得特別的高興,跑進屋搬來早已準備好的一大壇子燒酒,朝著大伙連聲說:"喝點酒,解解乏,都喝點,千萬麻客氣!"

                    此時,灶戶里,堂屋里,甚至連肖春梅放電報機的北廂房也坐滿了人。吃著可口的米飯,品嘗著大塊的豬肉,再整幾口燒酒,確實是種享受,疲憊的身子立馬恢復過來。于是,房間里的氣氛就活躍起來了。

                    差不多是飯吃一半的時候,有個戰士忽然說了句:"咦,只顧著自己吃香的喝辣的,怎么把老英雄忘記了呢?這個時候可不能少了他呀,打仗一人賽千軍,吃飯的時候不見影,要不得,要不得!"

                  趙鐵牛端著飯碗就蹲在郭文的身邊,邊吃著飯邊說:"爹只有一個,娘只有一人,我們是不是去找找他呀?都這個時候了,他肯定是餓了!"

                  郭文吃著飯滿不在乎地說:"沒事的,只管吃你們的飯,那不是你們操心的事,大活人一個,餓了找吃的,渴了找喝的,哪個不知道?這個我敢保證。"

                    趙鐵牛又說:"要是別人我就不多問了,到了吃飯點肯定會及時趕到,關鍵的他是時刻為軍隊作想的老英雄,我擔心他是為了給武工隊省口飯省菜……。"

                    郭文瞅瞅趙鐵牛,又說:"你說的不是沒有可能,但不是絕對為了省吃儉用才不來吃飯的,肯定有別的事情給耽誤了。這個我比你們清楚多了,畢竟是我的父親嗎,對不對?"

                    此刻,郭文又想起中午在草屋前發生的不愉快,當時自己確實持有反對意見,說話和行為都存在一定的問題,認為他已是五十歲的人,身體又一年不如一年,何必進軍營自找苦吃自尋煩惱呢?不論是打擊日本人還是跟國民政府作斗爭,想要取得完全的勝利,決不是某個人某個軍隊三朝五日就能辦到的事情。父親卻執意要去挺而走險,說是黨交給的任務非完成不可,一個要去一個不讓去,為此兩人大動干戈!十幾年的苦難日子里,他把兒女們養大成人,然后又送到革命的道路上,他自己呢?火暴的脾氣一點都沒有改,正應了那句話,江山好改,本性難移;還有一句叫做君子動口不動手,沒說到三言兩語他竟然掂棍子打人?

                  父親打兒子本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但你應該看看時候再動手,當著眾多的戰士面你竟然說打就打成啥樣子?當時自己確實感到羞愧難當無地自容,不住地在心里叫苦,老爹啊老爹,你為啥不給兒子一點點面子啊?他從一個戰士手中接過酒碗咕嚕咕嚕一氣喝完,見不少的戰士朝自己望著,他覺著有些奇怪,站起身說:"呃,你們老瞅著我做啥子?不該操心的你們就別操心,我的老爹我能不曉得?他肯定又把你們當成了自己的兒子,他少吃一塊大伙就可以多吃一點,再說他不喜歡吃大肥豬肉!"

                  其實,郭小寶吃著飯就一直悶悶不樂,本來父親沒來吃飯他心里就犯愁,當聽到大哥說父親不喜歡吃肥肉的時候,心中的苦惱立馬變成了火苗子,他呼地站起來大聲說:"你放屁!你曉得他不喜歡吃肥豬肉?你啥時候看見他不吃肥豬肉的?你把時間說出來?”

                  就這一句話,只是這一句,喧鬧房屋里立馬安靜下來,因為戰士們不知道發生什么事情,唰地一下目光盡都投向郭小寶,有的甚至停住吃飯吃菜,覺著有些納悶。短暫的幾天時間里,他們已經看出來,郭家父子不僅為人忠厚,英勇善戰,而且脾氣倔強,性子鋼烈,先是小將打敗長勝將軍趙鐵牛,再就是今晌午父親打兒子,當著那么多人的面追打兒子實屬少見。現在小家伙又滿是怒火出言不遜,到底是誰得罪了他?為啥事要得罪他?這其中肯定有故事。有兩個戰士干脆站了起來,他們想看個究竟弄個明白。

                  郭文也覺著有點突然,朝小寶看了看,心里話,壞了壞了,晌午惹到老犟精,晚上碰上小犟精,這日子還咋法過?他提醒弟弟說:"小寶啊,說話可要注意分寸,你現在已經是一名革命戰士,是戰士就必須遵守紀律,就必須受紀律的約束,你就這樣對你的哥哥你的領導說話的?都是革命同志,要注意團結。"

                  端著飯碗,郭小寶站起來,他說:"我就說了咋的了?你這是黑白顛倒混淆是非。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為了我們能吃頓飽飯,每逢吃飯的時候,爹總是偷偷地離開灶臺,裝著不餓的樣子躲得遠遠的,等到我們弟兄幾個吃罷了送碗從灶戶里出來,他才肯走進灶戶拿碗扚飯,他端著半冷不熱的剩飯坐在灶臺前,他邊吃邊流眼淚……你看見過他把鏟起來的胡鍋巴兌水喝的樣子嗎?你看見過他獨自一個人端著半碗冰冷的稀飯,悄悄的走到草房外邊,蹲在那大口地嚼著咽著,生怕兒子們會看到他那副遭孽的模樣。有好幾次,他餓昏在八畝地雪窩里,是肖伯伯把他背回家,半碗稀飯救活他的命……你還說他不吃肉,他有肉吃嗎?吃得到嗎?”

                  郭文說:"自己的爹自己曉得自己清楚,你啥時候見過他吃過肥豬肉了?反正我是沒見過。"

                  小寶眼里噙滿了淚水,說:"窮苦人家連飯都吃不飽哪還有錢割肉吃?去年過年的時候,爹拿著他擔挑賣菜掙來的幾塊錢,跑到集市上秤回兩斤肉,忙活著炒好了端到堂屋里。我跟三哥大口地吃著年夜飯,見爹只吃飯不吃肉,三哥連忙給爹往碗里奉一塊,當場被老爹拒絕,他把奉到碗里的那塊肉夾起來放到二哥碗里,他說該吃的我都吃過了,你們正長身體,應該多吃點。就在我給他奉一塊肥肉的時候,不小心把肉弄掉到地上,老爹彎腰撿起那塊肉。我說,爹啊,掉到灰窩里吃不成了。他用手擦了擦肉上面的灰渣子,拿到灶戶里洗了一下,來到堂屋問我吃不吃,我擺擺頭,他把那塊肉塞到自己嘴里,邊嚼著邊說,哎呀好香啦,豬肉確實是個好東西……那是我好幾年以來頭一次看見他吃肉,我跟三哥很快明白過來,他不是不喜歡吃豬肉,是想省著給自己的兒子們吃,你知道吧?

                  郭文有所感動,說:"會不會是他的肉量小還是別的原因?大塊的肥肉有不少的人確實吃不了。"

                  郭小寶抹去眼淚,說:"根本不是那回事。好些年以來,我看到老爹總喜歡把莊子里鄉親們丟棄的因生病死掉的豬娃狗子雞子和貓子之類的東西撿回家,去掉皮毛放到鍋里煮好拿起來炒炒吃。就是這些被別人拋棄的沒人吃的東西他還舍不得吃,和往常一樣非等我們挑瘦撿肥過后他才肯吃。那時候我就在想等到將來有錢了首先割幾斤豬肉回來,好好地讓爹吃一頓!"

                  小寶道出的全都是實際話,郭文想起沒離家出走時的確見過幾次老爹撿回別人丟弁的死豬死羊之類的場景,當時只以為他喜歡吃那些東西,卻不料他另有安排非要等兒子們吃過之后他才肯吃,即解饞又省糧何樂而不為?良苦用心用心良苦,艱苦的生活使得老爹也學會了算經濟賬。父親確實是一個愛子如命的人,可惜的是自己剛剛才發現,對父親的誤會已過去了好幾年。

                  聽著郭小寶的訴說,戰士們深有感觸深受啟發,他們立馬聯想起自己的父母,他們有許多的地方跟老英雄相似,寧肯自己不吃不喝餓肚子也要讓自己兒女吃好吃飽,天冷怕兒女凍著,天熱怕兒女曬著,頂在頭上怕飛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可憐天下父母心,天下的爹娘都一樣。

                  吃過晚飯,戰士們陸續回到槐樹林帳篷里睡覺。屋外仍舊飄淋著春風春雨。郭小寶提起放在門背后的那把步槍走出堂屋,穿過院子來到大門口,摸著黑冒著雨一路小跑的回到茅草房。他點著馬燈把燈掛到床頭墻上然后脫衣坐到床上。此時,他忽然覺著有些疲倦,受傷的左胳膊疼痛陣陣,就著燈光察看傷口拿起準備好的紗布纏上。因為他覺得是輕傷就沒把受傷的事告訴衛生員以及 自己的哥哥們,何必呢他認為不需要告訴他。

                  參軍這幾日因帳篷里擁擠他和倆個哥哥暫切住在家里。肖春梅和幾個衛生員也是因為無帳篷加上肖春梅還要守著收發報機而住到爹娘家,經商議免去她們站崗值勤的差事,這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摸著傷口,他想起了自己的父親,他自言自語地說:"爹現在在哪呢?"

                  這時候,門外傳來腳步聲和開門的響聲,很快郭列和郭恒提著槍走進來,把槍靠在床頭脫衣躺下,因為整日的勞累加上后半夜還要站崗值班,所以他們得早點睡免得到時候精神不振會誤事的。

                  郭小寶見倆哥哥已躺下,忙伸手擰滅馬燈。躺在黑漆漆的房屋里,本想好好的睡上一大覺解除渾身的疲乏和疼痛,但翻來復去折騰著就是睡不著,總跟缺少點什么似的。爹的身影老在眼前晃動,心里話他是不是已經進到城里?有沒有吃過晚飯?有沒有找到睡覺的地方?王縣長他們不會對他使詐吧?昨天晚上他還跟爹睡在這鋪床上,后半夜換崗時是老爹把他叫醒并且點著油燈給他照亮穿衣裳的,想不到他這樣快就離開了草房。參軍沒幾日站崗值勤也就沒得幾回,但每次都是老爹喚醒兄弟幾個,他要讓弟兄幾個準確無誤地起床準確無誤的到達值勤地點,同時他還要讓弟兄幾個踏踏實實地睡個安身覺。但今日不行,父親已離開這里離開草屋和他的兒子們,不再會象叫鳴雞似地及時叫醒他們,他們要早點睡不然的話到時候睡不醒就會耽誤站崗值班,弄不好會誤了大事。

                  無能怎樣的想睡還是睡不著,腦子里滿是老爹的影子,從小到大和爹在一塊的幕幕場景不住地在眼前晃動著,他干脆坐起身披上衣裳。就在他往起坐的時候,無意當中左手觸摸到枕頭邊一張紙條忙抽出來,他猜想著可能是老爹臨走時留下的信,起身點著馬燈,屋里亮堂起來,朝對面床上望望,他看到他的倆個哥哥不知啥時候已赤著上身坐在床頭朝自己看著,哎喲他們沒有睡,肯定跟自己一樣正念著老爹,干嘛不吭一聲?他展開信就著馬燈準備看時,倆哥哥不約而同的來到身邊,兄弟幾個合看一封信,小寶念出了聲:

                  兒子們,爹要離開你們一段時間,其原因你大哥會告訴你們的,臨走時你們清理戰場正忙著,沒能和你們打招呼只好以信告知,還請原諒!

                  現在,你們已經是一個革命戰士,要聽從隊伍的安排,不要跟領導和戰友爭嘴吵舌,要遵守紀律團結互愛,爭取做個好的戰士!爹娘不在身邊的時候,要學會自己照顧自己,兄弟間也要相互照應。夜里溫度低天氣寒,小寶老愛蹬被子,郭列郭恒要勤檢查,小心感冒。你們剛參軍,對軍營里的生活可能不太適應,對部隊紀律也不太熟悉,還指望郭文能多指點多培養。小寶十五歲生日也是三月二十八日,和你們結婚的日子是同一天,到時候放在一起過吧。未滿十五歲的小寶他還是個孩子,過早地離開了娘很遺憾,現在又離開爹,所以我想勞煩幾個當哥哥的幫我照顧著點,誰叫你們是一奶同胞呢。我相信經過一段時間的磨合他會適應隊伍生活的,畢竟他有那個基礎。

                  郭文和郭列的婚事我已托付給肖家辦理。王縣長給的獎金我已經送給了肖家,置辦婚事的剩余部分算是我們答謝肖家十幾年以來對我們的幫助。早些天給隊伍買豬買菜花去了十八塊銀元,剩下幾十塊銀元放在床低下瓦罐里,你們撇夠零用錢以后,把余下的交給春梅保管以備急用,那么多人要吃飯沒錢能行嗎?富日子當作窮日子過,平時你們要注意節省啊!

                  郭文,爹在這里慎重地向你說聲對不起,害得你在你的士兵面前丟了面子,請你不要怪罪你父親的獨斷專橫,爹的良苦用心你以后會明白的。父子間爭吵過惱怒過也很正常……王縣長他們還在外頭等著我,后會有期。

                  看著信不知不覺間兄弟幾個都流下眼淚。小寶從床上跳下來提起靠在床頭的步槍朝外走著說:"爹臨走的時候咋不給我們打聲招呼呢?不行實在睡不著,我現在就快馬加鞭去縣城找他。"

                  "別忙走小寶,你后半夜不站崗了?爹去縣城那是王縣長跟潘旅長特地過來請他去的有啥擔心的?再說了就憑父親的腦子還怕對付不了他們?"望著弟弟郭恒說。

                  "是的小寶,郭恒說的沒錯。爹去辦他想要辦的事不離開我們咋行呢?哪個想離開他離開自己的父親啦?回來睡覺等會還要去換崗值班。"說著話郭列回到自己的床上躺了下來。

                  "也不曉得你倆咋想的,王縣長跟潘旅長萬一是黃鼠狼給雞拜年呢?萬一爹出了意外那還了得?"郭小寶猶豫著回到自己的床前,坐了一會見倆哥哥沒說話他脫了衣服上了床,伸手熄滅了馬燈。

                  春雨絲絲依舊飄撒著,夜黑風寒伸手不見五指。莊子里偶爾響起一兩聲狗叫但很快又平靜下來。

                  7

                  第047章 憶昔日思念父親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