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歸路>那年那天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那年那天

                  小說:歸路 作者:文安邦 更新時間:2018/11/28 23:06:55

                  梁倩緩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從座位上起身,去拿了一份資料,又回到了座位上,看了一眼手表,鼻頭一酸,淚水又流了出來,那手表上赫然寫著時間,那年那天……

                  某地方大學校園內

                  梁倩坐在一輛自行車的后座,兩條白嫩如藕的纖纖玉枝摟在一個男孩的腰上,兩個人的臉上都滿是青春羞澀又滿是幸福的笑容。

                  男孩英俊瀟灑,女孩甜美動人,兩人在校園里緩緩飄過,同學們紛紛投來羨慕的目光。誰不想要這樣的青春,誰不想要這樣的愛情……

                  那一年,平平淡淡的一年,沒有任何的不同;那一月,還是一樣的初夏,知了已經開始蠢蠢欲動了;那一天,平淡無奇的一天。但是對于梁倩卻如同晴天霹靂……

                  “喂?壞家伙,怎么今天想起來給我打電話啦?”梁倩還是那樣的俏皮可愛。

                  “這不是生病了嗎,想看你能不能來看看我。”男孩的聲音還是那么磁性,帶著一點狡猾。

                  “啊!壞家伙,你竟然生病了?怎么回事啊?嚴不嚴重?你現在在在哪我馬上過去!”梁倩急了,一遍打電話一遍打開柜子找衣服。

                  “這不是思念成疾了嘛,我在咱們學院湖邊的亭子呢,趕快來吧,親一下。”男孩還是那么狡猾的說到。

                  “哼,你自己待著吧,我才不去呢,不理你了,誰要親你啊。”梁倩說罷便把電話掛斷了,臉上紅撲撲的開始挑衣服。

                  黃昏,一天最美的時光,梁倩騎著自行車緩緩而來,她把車停在路邊,走在石板路上,遠遠就聽見吉他的聲音,是男孩父親教他的第一首歌,也是他最愛的老歌《閃亮的日子》。

                  女孩輕輕地踏在石板路上,男孩背對著女孩,面向湖面,女孩靠近了孩,男孩還在輕輕地哼唱

                  “我來唱一首歌,古老的那首歌

                  我輕輕的唱,你慢慢地和

                  是否你還記得,過去的歲月

                  那充滿希望燦爛的歲月

                  你我為了理想,歷盡了艱苦

                  我們曾經哭泣,也曾共同歡笑

                  但愿你會記得,永遠的記著

                  我們曾經擁有,閃亮的日子……”

                  梁倩靜靜地站在一旁,男孩唱完了,閉上的雙眼緩緩睜開,眼中有那么一絲迷茫,但瞬間又堅定了起來。

                  “喲,我們的小韓同志今天這么有雅興在這彈琴唱歌呢。”梁倩笑了,還是那么甜甜的笑著,沒有一絲憂慮。

                  韓云沒說話,只是把琴放在一旁,拉著梁倩的手靠在自己的臉上,過了好一會兒才開口。

                  “還記得這兒嗎?”

                  “你不廢話嗎,這是咱們學校啊,怎么能不記得呢!”梁倩還是那么笑著,另一只手在韓云的腦袋上拍了一下,“你今天怎么啦。”

                  “前年年,我們兩人一起踏進校園開始了大學生活;去年今天,我們倆在這里開始了我們的愛情。”

                  “嘻嘻嘻,我還以為你不記得了呢壞家伙。”

                  “怎么會呢,還差三天我們剛好認識五年年零八個月。”韓云還是靠在梁倩的意志手上,閉著眼睛。

                  “壞家伙,你怎么了?你不會真生病了吧!你該不是得絕癥了吧!”梁倩兩個手我在一起,眼眶已經紅了。

                  “沒有,你想什么呢?我就是要去當兵了。”

                  “啊?你怎么突然想起來去當兵了?每年有那么多當兵的呢,不差你一個,再說了,你就不怕我跟別人跑啦!”梁倩突然跳到亭子中間看著韓云,臉上又掛起了笑容,還是那么俏皮。

                  “人武部那里已經把東西給我了。學校那里已經辦理完了。”韓云說得時候滿是歉意。

                  “韓云!”梁倩怒吼到。“今天你叫我來就是來告訴我結果的根本沒打算跟我商量的是嗎?”

                  韓云看著梁倩默不作聲。

                  “韓云!我之前怎么沒看出來你是這樣的人!”梁倩蹲在地上泣不成聲。

                  韓云沒有去拉梁倩,梁倩在抽泣著,不知過了多久,月亮已經爬了出來,赤紅的晚霞已經開始被黑夜吞噬。

                  “我們分手吧。”一直默不作聲的韓云突然突出一句話來。

                  梁倩沒有回答他,又開始抽泣了。

                  “這把吉他賠了我十年,就當是戀愛一周年紀念日和分手的禮物吧,我走了。”韓云說吧,起身離開。

                  梁倩站了起來,還在抽泣,看著韓云漸漸遠去的背影,卻不知這一去便是八年……

                  清晨的車站本是冷冷清清,今天卻格外熱鬧,車站的大門上拉著橫幅“歡送新兵入伍”

                  車已經到了,距離出發還有不到半個小時,親屬們和新兵們淚流滿面,一些母親早已哭的站都站不住了,全靠親人撐著,而韓云早早就坐在車上,他想著昨日和劉欣欣說的話

                  “欣欣,我走了,梁倩就拜托你了,秦梓芳人在國外,只能拜托你了。”

                  “你就真打算跟他分手了嗎,你當兵就當兵干嘛要分手啊!”劉欣欣很是不解。

                  “我不想辜負她,這個你轉交給她。”韓云說著,把自己脖子上一直以來帶的一個吊墜摘了下來,是一個5.8口徑的子彈,上面刻著‘梁倩’。

                  “梁倩一直想知道我帶的是什么,我從里來沒告訴過她。”

                  “我會轉交給她的,明天我就不去送你了,我要告訴梁倩你走的時間嗎?”

                  “我已經給她了。”韓云將面前酒杯里的就一飲而盡,“謝謝請客。”

                  “別這么說,你就要走了,下次回來就不知道是什么時候了,你回來前一定要給我們打電話發信息啊,一定要來找我們玩。”劉欣欣一臉認真地說到。

                  “好的,不過都多大的人了,還玩呢。”

                  “切~”

                  ……

                  響亮的哨聲突然響起,“所有新兵同志請馬上歸隊,請各位親屬離開隊伍,新兵同志們馬上就要等車了。”

                  下面的哭聲更加響“我的兒啊,你要好好的啊”

                  “兒啊,好好干,爸媽這邊不用操心”

                  “兒啊,記得打電話發信息啊,別讓媽惦念”

                  韓云又從車上下來了,帶隊的上尉,開始點名登車。

                  韓云一上車就坐在一個角落里,把窗簾給拉上了。

                  “嘟~”車喇叭一聲長鳴,緩緩的開動了。

                  遠處一個穿著粉紅色T恤淺藍牛仔褲的女孩跑了過來,她一眼就看見了這個拉著窗簾的窗戶,她跳起來拍打著車窗。

                  “韓云,韓云!”

                  “你把窗戶打開,我有東西給你!你打開啊!”

                  車內沒有反應,梁倩還在拍打……

                  汽車緩緩加速了,梁倩再也追不上去了,她腳下一個不小心摔倒在了地上,那潔白如藕的胳膊上擦出了點點血印。

                  她從兜中拿出那顆子彈,轉了一圈,在刻著梁倩名字的背后刻著‘韓云’。

                  “你真的不要我了嗎?”梁倩眼眶再次紅了,淚水滑了出來……

                  A國東海岸海軍基地,一大批貨物已經裝運完畢,Scott的小隊在主艦的艦橋上,此時已經是凌晨一點了。

                  “還有半個小時就要起航了,艾森的已經把任務布置過了,我想我就沒必要重申一遍了,我們這次的任務是‘度假’別那么緊張,讓海軍的人看我們笑話,說我們CAA也不過如此,竟然會這么緊張。所以,現在都去休息吧,老規矩,槍不離身!”

                  “Yes,sir!”三個人齊聲喊道。

                  “解散!”

                  說罷所有人都散去了,韓云自己一個人走到了艦首,掏出一包萬寶路,他一根一根不停地抽,船已經駛離了港口,一支不算龐大的艦隊出發了,韓云抽完第八根煙,沒有扔進海里,而是挽起了右臂上的衣服,在右臂上燙下了一個疤。

                  直到煙頭熄滅,韓云才把煙頭扔進大海,韓云擦掉上面的煙灰,旁邊還有七個煙疤,韓云苦笑著把衣服放了回去,起身回到自己的艙室。

                  韓云倒了一杯威士忌,坐在自己的床上一飲而盡,他拿出了一件T恤,上面有一塊迷彩補丁,韓云毫不客氣的給撕了下來,里面竟然是一個密封袋。韓云拿出袋子里的東西——是一張照片,是他和梁倩的合影,背景還是那個亭子,還是那一片湖……

                  “梁倩,你現在過得怎么樣了?你現在應該已經是一名出色的外科醫生了吧。”話還沒說完,門開了。

                  韓云眼疾手快的把照片和等東西塞到了鋪墊下,抬頭看見是Scott。

                  “Scott你怎么來了?”韓云有些納悶。

                  “怎么了,我怎么就不能來,我來關心一下我的戰友不行嗎?”Scott拿起桌子上的威士忌和空杯子自斟自飲了一杯。

                  “當然能,不過我好像沒什么事情吧?”韓云又給他倒上和他喝了一杯。

                  “我聽水兵說你在船頭待了很久,抽了很多煙,怎么回事?”

                  “沒有,想盧森了。”韓云說著從鋪蓋下拿出了一張照片,上面赫然是韓云和盧森的合照,背景是中東的茫茫荒漠。

                  “這樣啊,畢竟你們一起共事那么久,你們中國不是有句話叫‘有緣千里來相會’嗎,你們若是有緣一定會再見的。”Scott說著拿著照片正反看了看說。

                  “謝謝你Scott,我想自己靜一靜。”韓云又喝了一杯。

                  “嗯,有需要來找我。”

                  “放心吧頭,有需要絕對不讓你閑著。”韓云笑著說到。

                  Scott笑笑又跟韓云喝了一杯就走了。

                  韓云把東西都收拾好才拿出照片,又給縫了回去。拿出了一瓶二鍋頭大口的喝著,自己渾渾噩噩的睡了過去……

                  0

                  那年那天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