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玄幻>異世界筆記>第四十九章 上岸,步改騎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四十九章 上岸,步改騎

                  小說:異世界筆記 作者:王伯安 更新時間:2018/4/14 9:54:52

                  冬貢船隊離開了兩河城,沿著湛藍河順風順水一路而下,船隊航速頗快,頗有些“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的感覺,在航行了三天之后,比預定日期晚一天到達了改換陸路的地方——漢克帝國福安行省下轄的三巖鎮。

                  三巖鎮所在的福安行省已經是地處帝國腹地,其首府福安城也是帝國境內數得上號的大城,而眼前這個三巖鎮,由于地處北方湛藍河航線和通向帝都漢克城的大路的交匯點,也是十分的繁華,說是個鎮子,其實規模和繁華程度都遠超像莽林城這樣的邊陲小城。

                  冬貢的隊伍在這里棄船登岸,需要改換馬車,而由于船艙的空間有限,隨船只帶了邁清的座車和兩輛運貨的馬車,所以冬貢隊伍需要先在三巖鎮購買或者租賃足夠的馬車才能上路,好在三巖鎮作為交通要沖商業發達,要找到足夠的馬車并不難,至于補充糧食和各類物資更是不在話下。

                  按照原計劃,邁清是打算在這里休整四天再上路的,但由于路上因為剿滅死靈法師這件事情耽誤了行程,隊伍比預定時間晚一天到了三巖鎮,邁清只得把休整時間縮短一天,冬貢隊伍只有三天時間準備車馬和各種物資,好在消滅了死靈法師繳獲頗豐,一些需要時間去辦的事情完全可以砸錢解決,倒也節約了不少時間。

                  云山城的船隊在碼頭上花了半天時間卸下物資,又在三巖鎮采購了一些特產和貨物,就拔碇返航了,接下來的路程就需要王班他們開動十一路公交汽車用雙腳去丈量了,當然,以王班一個現代人的惰性,這幾百里的路程王班斷然是不會用自己的雙腿去走的——至少要弄匹好馬騎著才夠意思嘛!

                  于是,帶著類似于逛4S店的心態,王班吩咐林老爺子和方芳芳負責安排好驛館的下榻事宜后,就帶著邁令德、塔娜和張斌直奔三巖鎮的車馬市場。

                  三巖鎮的車馬市場也是個人來人往的熱鬧之所,一條街上有若干個造車作坊,前店后廠,既有已經做好的現車,也接受各種訂做訂單,而各種裝飾繁復玲瑯滿目的華麗馬車則是當地富人的最愛,至于拉車的馬匹則集中在街道最末尾的馬場銷售,只需要順著濃烈的馬糞味兒找過去就能看到,王班等人先在幾個大一些的馬車店訂好了馬車,約定好交貨時間付了訂金,這才直奔馬匹市場,想要挑出能符合王班訓練騎兵需要的馬匹。

                  但進了馬匹市場,王班卻徹底傻了眼,面對一排排馬廄和一個個拴馬樁上拴著的數不清的馬匹,王班是完全沒有頭緒。須知在古代,這相馬可是一門專業知識,掌握這個技能的在現代最不濟也相當于個博士學位,要不然你以為大名鼎鼎的伯樂是干嘛的?

                  “那個老張,你在部隊里呆過,你知道怎么挑馬么?”王班撓著腦袋小聲的問著身邊的張斌。

                  “快別逗了,人民解放軍的作戰序列里早都沒有騎兵了,我研究那東西干什么?”張斌鼻孔沖天的回復了王班。

                  “小邁,要不你挑挑看?”王班看向邁令德。

                  “那個……老師啊,我只會挑拉車用的馬啊,這拉車的馬要求是臀寬腿粗,耐力強又聽話,跟你要的那個什么‘戰馬’不是一個路數啊!”邁令德也皺著眉頭說道。

                  “得!”王班一搖腦袋,求人不如求己,看來這活兒也得我自己來,不過還好,反正騎兵目前也只是一個試驗性兵種,也不指望能短時間內沖鋒陷陣,就先隨便挑些看上去英俊威武的馬兒先湊合著吧。

                  王班打定了主意,就和邁令德、張斌交換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冬貢的隊伍總共需要二十多輛馬車,按一車二馬的標準配置,那也需要四十多匹馬,而王班手下現在女侍衛男侍衛加起來也就是三十多人,再算上王班張斌幾個人,四十匹馬倒是綽綽有余,再考慮到訓練中難免損傷,需要一些備用,三人一合計打算直接采購八十匹馬,至于馬的挑選么——就找那些長得帥氣高大的,反正拉車不是啥技術活,高大俊美的馬兒就算打仗不行騎著看上去也舒服不是?何況在這個看臉的時代,高大俊美的馬兒身高腿長,沖鋒起來帶勁兒的概率也大,就算沖陣硬撞也是塊頭大的占便宜不是?

                  眾人商議一定,就直接從附近的馬行里拽出來一個經紀人,把自己需要的馬匹的數量和要求跟經紀人說了,經紀人也是好久才能接到這么一個大單,自然不敢怠慢,笑瞇瞇的帶著王班等人開始選馬,很快選定了六十匹高頭大馬,王班付了訂金,約定明天一早把馬都送到驛館,就帶著其他人離開了車馬市場。

                  接下來王班應該為另一件事情頭疼了,就是馬鞍和馬鐙,由于這個世界很多人壓根就沒聽說過騎兵,就連北方荒原上那些特崗國騎兵也就是在馬背上綁一塊兒墊子就騎著到處亂跑了,所以王班不可能在繁華熱鬧的三巖鎮直接找到一家馬鞍店,想來想去王班只好走進一家規模頗大的皮具店,告訴老板來了一單大生意,讓他把鎮子上最好的木匠和皮匠都給找過來。

                  老板被王班的派頭嚇了一跳,兩腿帶風的跑出店,不一會兒就帶著幾個看上去年紀不小的人跑了回來,開始詢問這位看上去有錢有身份的顧主想要做什么生意。

                  王班再次撓著頭找店家要來一塊木板,拿起一旁的炭筆在上面畫了起來,一邊畫一邊通過塔娜的翻譯給幾個工匠解釋,當然,作為一個地球上的現代人,王班對缸內直噴渦輪增壓發動機的結構的熟悉程度遠勝于對馬鞍的熟悉,王班對馬鞍的了解僅限于各種影視作品以及前年去內蒙草原騎馬的一次近距離接觸而已,王班只好一半憑著記憶一半憑著想象給工匠們畫了個草圖,同時還畫上了馬鐙、轡頭這些馬匹裝具的圖,連說帶比劃的交代給了工匠們。

                  工匠們張著嘴滿臉茫然的聽王班講完,看著這個兩頭翹的玩意兒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然后其中一個膽子大點的湊過來問了一句:“不知貴客做這個東西是做什么用呢?”

                  “這個你不用管,我是用來當架子墊東西的你管得著么?”王班白了那名工匠一眼:“你只管照著圖樣做就好了。”王班此時還不知道,他將為自己的這句話后悔好久,畢竟你讓人家做一個從來沒見過的東西,還不讓人家知道用途,能做合適才算見了鬼了。

                  “那不知貴客要做多少個?”皮具店的店主又問到。

                  “先做五十套吧,你給報個價!”王班扔掉炭筆搓著手上沾著的黑炭說道。

                  店主和幾個工匠嘰哩哇啦的商議了一陣,店主走過來對王班行了一禮說道:“我們商議了一下,這個東西每套要三個銀幣。”

                  “哦,不是事兒!”王班從隨身的包里直接掏出六枚金幣甩給老板:“錢不少你的,但活兒得給我做漂亮了!”

                  和店老板約定好三天后交貨,就算安排完了完馬鞍和裝具的事情,一行人開始返回驛館,路上王班又和大家討論起騎兵的武器的問題,目前侍衛們裝備著一種三米的長矛,直接用來當騎槍用似乎問題不大,而侍衛們的盔甲因為當初考慮到穿著的便利性和動作的靈活性,恰好也能在馬上穿著,女侍衛們的手弩也短小輕便,用在馬上也沒有問題,盾牌的尺寸也還算過得去,唯有當時配置的短劍用于馬上劈砍似乎有點礙手,看來需要按照騎兵的戰法再為侍衛們制作一種適于劈砍的馬刀才好,不過目前僅僅是訓練和實驗階段,這個事情倒也不急,等后續到了大城,遇到靠譜的鍛造師傅再琢磨也行。

                  于是王班這個冒充的土豪在三巖鎮大把撒錢之后,就領著張斌等人吹著口哨回到了驛館。

                  王班對這個驛館也是滿意的不能再滿意了,三巖鎮雖然不是什么大城,但因為地處交通要道,每年會迎來送往不少的大官要員,所以驛館也就修的分外氣派,這驛館位于三巖鎮邊上,靠著河的一個小山坡上,占地足有百畝,由三個連在一起的單獨院落構成,每個院落都有一幢獨棟小樓和很多間廂房,并配有配套的馬廄、廚房等設施,面對這樣的超級聯排大別墅,王班當然是開心的不得了。

                  按照帝國的規定,每年夏貢冬貢,各公國的隊伍可以免費入住各地的驛館,而近期從湛藍河方向過來的冬貢隊伍也只有云山國一家(北方的特崗國并不臣服于漢克帝國,因此并不派出冬貢隊伍),所以偌大個驛館就全都歸云山國的冬貢隊伍支配了。邁清自然是帶著莊嘉住進了中間的最大的院子,邁令德則帶著一幫護衛雜役車夫住進了南邊的院子,而王班等一干穿越眾和侍衛們則住進了北邊院子,站在三樓的樓臺上觀賞著河景,王班真有一種就想住在這兒不走了的沖動。

                  “王胖子,再這么下去該請個廚子了啊!”方芳芳擦著手從樓梯旁走過來:“這每天給幾十口子弄吃食,能把我和雨涵累死。”

                  “不是還有李曉娜么?”王班撇撇嘴說道。

                  “嘿,別提她了,打從離開兩河城就恍恍惚惚的,上次愣把糖當成鹽放到了湯里,反正現在正經的事情都指不上她。”方芳芳抱怨著,走過來靠在欄桿上。

                  “那行,明早我去鎮里轉轉,要是有合適的廚子給你找一個,不過話說我還是愛吃你做的飯,嘿嘿……”王班換上一副賴皮的笑臉說道。

                  “走吧,也該下去吃飯了。”方芳芳聞言露出一個滿意的微笑,撐起身子向樓梯走去。

                  “嗯,我馬上下去!”王班把頭又轉向河邊,卻突然看見圍墻外的一顆大樹顫了一下。

                  “嗯?”王班揉了揉眼以為自己眼花了,定睛一看大樹又顫了一下,王班立刻轉身下樓,喊上塔娜和兩名侍衛打開門,悄悄的沿著圍墻向那棵樹的方向摸了過去。

                  “嘔嗚,嘔嗚!”還沒轉過墻角,就聽到野獸的叫聲,王班笑了笑收起了鳳求凰,從墻角走出去問道:“你們倆在這兒干啥呢?”

                  卻原來是那兩個巨靈猿正圍著那顆大樹不知道想干什么,見王班過來,朝樹冠上指了指,又指了指自己的大嘴。王班抬頭一看,只見大樹上因為季節的緣故雖然樹葉已經凋零,的樹枝上掛著不少甜瓜大小的青綠色果實,想來是巨靈猿想要摘果子吃。

                  “想吃那個果子是吧?你們是猿唉,爬上去摘不就得了?”王班嘻笑著,從弩袋里抽出手弩,掛上弦瞄準樹上,“噔!噔!”兩聲金屬顫音,兩枚果子應聲而落,噗通一聲掉在已經枯黃的草地上。兩只巨靈猿立刻兩眼放光的撲向那兩個果子,狼吞虎咽的把兩個果子吞下肚,然后嘴上掛滿汁液繼續看著樹上。

                  “那個……我這兒箭矢有限啊,你們自己想辦法吧!”王班搖搖頭收起了弩,兩只巨靈猿頓時露出一副失望的表情。

                  “那個誰,把你的獵弓給他們,反正獵弓的箭不是特制的,射完了也好找。”王班沖一名侍衛努努嘴,侍衛把自己的弓和隨身的箭袋摘下來遞給了那個叫悟空的巨靈猿。

                  “加油啊,我看好你們!”王班沖兩只巨靈猿擠擠眼,就帶著塔娜和侍衛回去吃飯了,留下兩個巨靈猿看著手里玩具一般的弓箭發呆。

                  “來來來開飯啦!”驛館的小院里已經擺上了五張大圓桌,每張桌子能坐九個人,一身家庭主婦打扮的寧雨涵正招呼著大家吃飯,看見王班進來,招呼王班落座,王班呵呵笑著看著農村婚宴流水席般的場面,找了個位置坐了,剛沒吃幾口,驛館大門被“咣”的一聲撞開了,眾人循聲看去,只見金剛和悟空各自抱著一大堆樹上的那種果子走了進來。

                  “吃,吃這個!”金剛在方芳芳的翻譯結界中說道。

                  “這是什么啊?”王班疑惑著走過去,拿過一個果子,用力掰開,里面是暗紅色的充滿汁液的果肉,散發出一股淡淡的清香,王班試著咬了一口,一股沁人心脾的香甜味道頓時直沖口腔。

                  “嗯嗯,不錯!”王班嘴里還含著果肉含糊說道,“給大家分了吧!”

                  于是金剛和悟空走過去,給每桌都放了幾個果子,然后拿著剩下的幾個跑到墻角啃起來。

                  “這個,叫甜絲果,在莽林里有不少這種果樹,但在漢克帝國這邊可不多見,不但味道極好,而且耐保存,有的時候莽林城船隊的水手就用它做糧食。”塔娜一邊吃一邊介紹著這種果子。

                  “哦,這樣啊。”王班踱到兩只狼吞虎咽的巨靈猿面前:“你們怎么這么快搞到這么多?”

                  “嗚嗚!”巨靈猿嘴里塞滿果肉沒法說話,只是指了指身邊的弓箭。

                  “你們射下來的?”王班瞪大了眼睛問道。

                  “嗚嗚!”兩只巨靈猿點了點頭。

                  “天才啊!”王班心中默默感嘆,普通人要掌握弓箭并射中一定距離外的目標,至少需要經年累月的訓練,但這倆看起來呆頭呆腦的家伙倒是無師自通,王班琢磨著回頭找人給這倆家伙各做一把長弓,以這倆哥們的臂力和準頭,那絕對是狙擊手的不二之選啊。兩只巨靈猿當然不知道王班正在琢磨他倆,只是吧唧吧唧吃得很香,王班也先把這個念頭壓在心里,踱回飯桌上繼續吃飯。

                  舒服的時光總是過得很快,轉眼間三天過去,王班和邁令德從鎮子上訂制的各種貨物紛紛到貨,冬貢的隊伍也即將再次啟程。

                  “你的馬鞍送來了,去看看吧!”張斌從外面跑進來,沖拿著個長木棍子和一截麻繩正在研究長弓的王班說道。

                  “哦哦。就來!”王班放下手里的東西跟著張斌跑了出來,只見驛館外面的空地上好不熱鬧,二十多輛馬車一字排開,幾十匹雄健的馬兒正在一旁啃著枯草,有的時不時抬頭嘶鳴一聲,以顯示自己旺盛的精力,而邁令德正帶著手下和車行及馬匹的老板作著交接。

                  “在那兒呢!”張斌指了指其中的一輛馬車,只見馬車上堆放著幾十套锃亮的嶄新鞍具。

                  “快快,把馬牽過來!你,去驛館里拿些墊子和褥子過來!”王班趕緊指揮著侍衛,侍衛們紛紛開始行動,不一會兒有人拿來了小褥子,有人牽過來幾匹馬,王班躊躇滿志的開始給馬匹套裝具。

                  “這馬鞍,怎么感覺怪怪的?”張斌一邊幫忙一邊說道,“這鞍子和馬背之間,不應該是這么大空隙吧?坐上去能穩當嗎?”

                  “唉呀,空隙大就多墊點東西嘛,那個誰,再拿個褥子過來。”王班假裝成很懂的樣子指揮著。在王班的指揮下,十幾匹馬被套好了鞍具,王班讓塔娜挑了十名身手最好的女侍衛,開始研究騎馬。

                  “王班的一小步,盤古大陸的一大步!”王班二兮兮的高叫一聲,在眾人關注的目光中率先踩鐙上馬,然后……連人帶鞍子狼狽的從馬上掉了下來,而其他幾名上馬的女侍衛,不是被馬從背上掀落,就是和王班一樣連人帶鞍掉下來,最后只有兩名女侍衛成功的坐在了馬背上。

                  “看看,還是有成功的吧?”王班一邊摘掉臉上的草葉子一邊說道。

                  “我看過了,你這批馬鞍有問題。”張斌走過來說道:“那幾個馬鞍太窄,夾著馬的后背,加上馬鞍太硬,人一坐上去馬就會疼,當然會把騎手掀下來,而這幾個下面的角度又太寬,捆得不緊的話就會左右打滑,很容易連人帶馬鞍掉下來。”

                  “靠,想不到一個破馬鞍還這么多講究!”王班揉著還有些發疼的屁股說道。

                  還好馬鞍不是同一家匠人做的,每個人對圖紙的理解都略有不同,所以歪打正著的竟然有那么一些馬鞍合用,最后經過試驗和清點,五十只馬鞍中只有十只勉強可以使用,其他的都是廢品,看著那堆只能看不能用的馬鞍,王班開始心疼自己的錢包。

                  0

                  第四十九章 上岸,步改騎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