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歷史架空>三國之辯王天下>第一零六章:五虎戰雄英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一零六章:五虎戰雄英

                  小說:三國之辯王天下 作者:情迷亂古 更新時間:2018/3/20 14:12:29

                  且說公孫瓚出營與對戰以后,孫堅領著韓當、黃蓋、程普三人在后面為公孫瓚壓陣。

                  這是虎軍關下最重要的一戰,成敗皆看此役。

                  公孫瓚手持長槍,身騎白馬,領著三千兵馬站定,揚言說道:

                  “淮南公孫伯珪在此,呂布可敢與我一較高下。”

                  呂布定神看去,只見此人雄偉不凡,虎步生風,但是他的心中,依然不屑一顧,側目說道:“若你能再年輕十歲,或許能在我的手下走過三個回合。如今看你的年歲,大概有三四十歲吧。

                  別看你表面上正處于壯年,但是你的體力、武力、臂力和速度,都在慢慢消退的時期。

                  沒想到諸侯之中,還有你這樣的人物,我也不傷你,你且自退下吧。”

                  公孫瓚不聽此話還好,一聽此話,心中的怒火上涌。

                  俗話說:人爭一口氣,佛爭一柱香。

                  作為武者,自然有他們武者的驕傲。

                  公孫瓚左手牽著韁繩,右手舉著長槍,雙腿猛的一夾馬腹,就向呂布殺去。

                  呂布左手牽著韁繩,調轉馬頭,避了過去。

                  公孫瓚真不愧是一代之名將,迅速的反應過來,調轉馬首,再次向呂布殺了過去,呂布右手舉著披天畫戟,壓下公孫瓚攻勢犀利的長槍,怒道:

                  “我敬你是個人物,切莫自誤,你非我之敵手,你暫且退去吧。”

                  公孫瓚豈會聽他的話,雙手握住槍柄,就要扭轉現在的劣勢。可呂布手中的大戟,雖屬十八般兵器之列,但也只能算是奇門兵刃,因為從古至今,用戟的人物極少,可每一個都是當世之雄英。

                  古有西楚霸王項羽,今有溫侯呂奉先也。

                  戟是一種我國獨有的古代兵器。實際上戟是戈和矛的合成體,它既有直刃又有橫刃,呈“十”字或“卜”字形,因此戟具有鉤、啄、刺、割等多種用途,其殺傷能力勝過戈和矛。是一種戈的柲頂有矛形尖刺裝置的兵器,少數是戈和刀的合體。

                  “十”字為滿月之戟,又號稱“披天畫戟”;“卜”字為半月戟,半月戟在重量和運用上較之于滿月之戟稍遜之,平衡度較之于滿月之戟也稍差。

                  那呂布手中的正是那披天畫戟,在鑄造的工藝和材料上,公孫瓚手中的長槍,已非其敵,武藝又不如呂布使的純熟。

                  呂布一翻手,用畫戟下的小戟勾住公孫瓚于中的長槍,隨手一蕩,公孫瓚手中長槍的槍頭便被折斷,公孫瓚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又因為是騎在馬上,沒有任何的支撐點,瞬間就馬失前蹄,向后栽去。

                  呂布馬快,縱馬越過公孫瓚的身邊,用畫戟在公孫瓚背后一托,一打,就將公孫瓚的頭盔打掉,右手一提,就將公孫瓚擲于馬下,頓時把他摔得七葷八素的,看不清方向。

                  片刻之后,公孫瓚反應過來,就要再打,突然覺得咽喉之處,冰寒一陣,仔細一看,正是那呂布用他手中的披天畫戟的戟尖頂在他的喉嚨之處。

                  因為呂布刺的急了些,公孫瓚的胡須便被削下一片來,咽喉之處,冒出一絲腥紅的血絲。

                  孔子著《孝經》云: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

                  公孫瓚丟須切膚,受此大恥,心神震蕩之機,不堪受辱,身體猛然前傾,一代名將,本不該就此而死,卻死在了這里,不免讓人唏虛不已。

                  在后方為公孫瓚壓陣的孫堅見到他身死,只覺得是自己沒有救援得當,才致公孫瓚身死道消,慚愧悲憤之下,就要拿著自己家傳的古錠刀,向呂布殺去。

                  站在孫堅身后的程普,見到呂布如此英勇,而孫堅現在又殺紅了眼,程普唯恐孫堅有失,就迅速走上前去,將他打暈,送回了聯軍駐地。

                  各路諸侯,今日見到呂布連殺數將,就連一代名將,“白馬將軍”公孫瓚也身死道消,只呂布一人之威,就嚇得他們紛紛膽寒。

                  呂布敬重公孫瓚算是一位英雄,就給他留了一個全尸,沒有斬下他的頭顱,并且讓人把他好生安葬。

                  待公孫瓚死后,天色已晚,兩方兵馬,暫時鳴金收兵,各自回去安營。

                  今日的呂布神威不僅嚇退了這些所謂的諸侯聯軍,也讓他的副將胡軫起了別的心思,如果呂布繼續如此神勇下去,那么打退這些反賊的功勞可就沒有他的份了。

                  起了別樣心思的胡軫,暗中叫來自己的心腹,吩咐如此如此。

                  第二天一大早,呂布又到兩軍陣前挑戰,各路諸侯都讓他給嚇怕了,怎敢去觸碰他的鋒芒?于是就掛起了免戰牌,等過一段時間再說。

                  劉辯看著這些各懷心事的諸侯,心中冷笑不已。在三天以后,劉辯點起自己的兵馬,領著趙云等五員猛將,在聯軍駐地之外另立營帳,顯然是不愿意跟這些為伍。

                  各路諸侯在知道了劉辯的舉動以后,他們本來對劉辯還算客氣的話,在這一刻,也對他起了惱怒之意,認為是劉辯瞧不起他們。

                  就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最先就忍耐不住的,便是江陰侯揚州牧袁術。

                  他領著自己的一對文武--閻象和紀靈,前來劉辯軍中挑釁。劉辯只當他是放屁,也不在理睬他。袁術越見劉辯不理他,就蹦噠的越歡,連與劉辯合軍一處的曹操等人都聽不下去了,更不要說劉辯麾下的這些人了。

                  劉辯看了看眾人的臉色之后,呵呵一笑,說道:“孤以前常聽人說這袁術是個人物,怎么現在如此不堪,就如同跳梁小丑一般。

                  哎呀呀,這只蒼蠅叫的孤頭都疼了,老典、仲康,你二人出去走一趟,將他們趕走吧。”

                  典韋、許褚二人領命而去,不一會兒,營帳之外就響起了袁術和閻象的慘叫聲,以及紀靈的叫罵聲,片刻之后,紀靈的慘叫之聲,也在營帳之外響了起來。

                  這紀靈也算是當代的名將了,竟然被劉辯的兩個親衛大將,給揍得抬不起頭來。

                  這位代王殿下麾下的人物,都是些什么人吶?在這一刻,曹操那本來平靜如水的心情,也微微的泛起了波瀾。

                  曹操對著劉辯說道:“殿下,這袁術好歹也是名門望族之后,你今日這般對待他,難道就不怕他的報復嗎?”

                  劉辯冷哼一聲,說道:“他不報復還好,如果要報復的話,我們走著瞧!孤是先皇遺孤,他袁術不過是我大漢朝廷的家臣而已,你見過哪個當主子的,會害怕自己受到奴才的報復的啊?”

                  曹操目光一閃,就告辭離去了,剛才劉辯的話,含沙射影的,把他也給說進去了。在這一刻,曹操的心里面,也有了不痛快的感覺,以及對劉辯的恐懼和忌憚之心。

                  且說今日袁術到劉辯軍中叫罵,連劉辯的影子都沒有見到,就被他的手下人給打了一頓,心中很是惱火,就一直想著要怎么找回場子。

                  第二天一大早,呂布又來挑戰,諸侯聯軍那里繼續高懸免戰牌。袁術看著這種情況,就哈哈大笑起來,指著劉辯那邊的人馬就說道:

                  “好一個代王殿下,我們這里就屬他的身份最尊貴的。他生于帝王家,而我們只是作為臣子,他都不著急,我們又那么急切干什么?

                  走走走,剛才我都沒有睡醒,我要再回去睡個回籠覺去。”

                  袁術的話還沒有說完,就從劉辯軍中沖出來的一個人,生的是黑臉,豹頭環眼,滿面鋼髯,氣若洪鐘,聲若奔雷。指著袁術和這些諸侯,罵道:

                  “燕人張翼德在此,我這就讓你們這些無膽鼠輩,瞧瞧我們的厲害。”

                  話未說完,張飛就調轉馬首,點起兵馬,向兩軍陣前的呂布殺去,到了兩軍陣前以后。張飛左手牽著韁繩,右手舉著“丈八蛇矛”,高喊道:

                  “三姓家奴呂布出來與我一戰;

                  三姓家奴呂布出來與我一戰;

                  三姓家奴呂布出來與我一戰。”

                  呂布被張飛罵的心中一怒,指著他就說道:“那黑廝,你在罵誰?”

                  張飛嘿嘿一笑,咧開他的大嘴,說道:“誰回我的話,我就罵誰?”

                  呂布也被張飛的話給氣樂了,哈哈大笑起來,說道:“就憑你這黑鬼,恐怕還不是我的對手,你還是趕緊去找幫手吧,不然的話,我讓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張飛罵道:“三姓家奴,看打。”

                  話不說完,張飛就舉著蛇矛就向著呂布殺了過去,呂布一時間沒有注意,就被張飛殺到了面前,慌忙之間,呂布舉起自己手中的披天畫戟就來抵擋。

                  戟、予相撞,呂布舉著披天畫戟的手,被震得微微酸疼起來,暗道一聲:“這黑鬼好大的力氣,看來今天,終于有人讓我能夠小心應對了,這黑鬼千萬不要跟昨天的那個人一樣,打不過就自殺,我最瞧不起這樣的人。”

                  一時間,一個人拿著丈八蛇矛,一個人拿著披天畫戟,在兩軍陣前,拼殺起來。

                  你來我往,一時間竟然殺的不相上下,瞬間就交手了十幾個回合。劉辯看的是心潮澎湃,就讓軍樂手擂起戰鼓,為張飛助威。

                  各路諸侯,聽到聲音以后,也紛紛出來觀戰,在看到前幾天出現在劉辯身后的那員黑鬼,正在跟呂布打的不相上下。

                  看著他們一個個的面紅耳赤,不知所以然,他們也沒有想到劉辯麾下的人馬居然如此雄壯,隨便出來一人,就有這樣的勇力和武藝。

                  看的他們在心潮澎湃之余,臉色也是變換不定。其中就要數袁紹、袁術這兩個堂兄弟了,一個個的目光寒冷,看著劉辯的眼神也更加的冰冷起來了。

                  一次打他們的臉,他們礙于身份,可以忍受下來,可是兩次這樣的情況發生,他們就不能夠忍受了,就暗中商量著,準備找個由頭,將劉辯這些人給趕走。

                  且不說他們的心思如何,那張飛跟呂布廝殺了半天,氣力就有些不濟事起來了。張飛握著丈八蛇矛的手,微微發麻。

                  劉辯與張飛并肩作戰多年,這一下子,就知道了張飛的情況,他轉身對著關羽說道:

                  “云長,這個時候,也不要講究什么武士的精神了,你也趕緊上去,給我把呂布快快拿下,方是上策。”

                  關羽聽言,雖然面色之上,還有那么一絲絲的猶豫,可等的他看到劉辯那堅定的眼神以后,也不由得心中一定,拿著自己手中的“青龍堰月刀”,騎著坐下的寶馬,緩緩的走向兩軍陣前。

                  各路諸侯看到這種情況以后,紛紛露出疑惑的眼神,看著關羽的樣子,好像是要上陣幫助張飛,可是他要走的很慢,都不知道這是什么情況,他們還以為這關羽是膽小怕事呢。

                  殊不知,關羽喜歡讀書,尤其是喜歡讀《春秋》。他曾經因為殺人,在大漢北方之地游歷,不知不覺的就研究出來了一套刀法,名曰“春秋三刀”。

                  第一刀被稱為聚勢刀,因為關羽的出身不好,他曾經是殺人犯,最忌諱的就是“來將通名”這一套。在這個亂世之中,作為武將,要么是出身名門,要么就是靠著自己武藝聞名天下,而像關羽這樣出身的武將,幾乎是沒有。

                  而后期,關羽又得到過赤兔馬,赤兔馬的腳力很快,在別人還沒有注意的時候,關羽就已經把對方給斬于馬下。

                  第二刀被稱為拖馬刀,在原有的歷史和演義的后期,關羽的名聲越來越大,他也就不屑用聚勢刀了。

                  直接變換刀法,在對陣之中,慢慢的積累自己的氣勢,再加上原先關羽在天下的名聲。

                  所以有很多人,被關羽的刀法和氣勢所壓倒,從而喪命在這一計的刀法之下。

                  第三招叫做拖刀計,就是如果有人能夠抵得過關羽施展的頭兩刀的話。關羽就會佯裝不敵,揚身握在馬背上,反轉刀鋒,將來人斬殺。

                  這是關羽的成名的武藝,劉辯知道,可是各路諸侯卻不知道,紛紛嘲笑關羽起來。

                  關羽走到兩軍陣前,他的氣勢已經聚集到了最頂點,反轉刀鋒,瞬間就向呂布斬去。

                  呂布正在跟張飛,殺的是難分難解,突然聽到有人在自己的身邊大喝一聲,冰冷的刀鋒已經向他殺來,呂布慌忙避過。

                  就對著關張二人說道:“你們還有沒有一點武將的精神?兩個人打一個,好說不好聽啊。”

                  張飛就對著他罵道:“三姓家奴,你投靠董卓那個逆賊,人人得而誅之,我們兄弟兩個殺了你,人家只會說我們殺的好。怎么會不好聽呢?”

                  呂布就指著張飛問道:“你這個黑面鬼,從剛開始,你就一直罵我是三姓家奴,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張飛咧開嘴哈哈一笑,說道:“呂布,我且問你,你是不是姓呂?你親爹是不是姓呂?你后來是不是又投靠了并州刺史丁原,認他做了義父,是也不是?

                  后來你利欲熏心,居然殺了你的義父丁原,轉身就投靠了董卓的麾下,投靠在董卓麾下以后,又把董卓叫做義父。你這不是三姓家奴是什么?”

                  呂布聽到這話,被氣得哇哇大叫,將披天畫戟掄了個渾圓,就朝著關張二人殺了過去。

                  那呂布也真是勇猛,和關張二人殺了這么半天,居然還不露敗像。

                  劉辯見到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就轉身對著趙云說道:“子龍,你也去吧。”

                  趙云領命,拿著自己手中的虎膽亮銀槍,沖了過去,高呼道:“呂布,我常山趙子龍在此!吃我一槍。”

                  各路諸侯看著劉辯手底下的人,一個個的就像不要臉似的,紛紛殺向呂布。

                  而在昨天親自看到公孫瓚死在自己面前的孫堅,在慚愧和悲憤之下,也拿著自己手中的古錠刀沖了上去。這一次程普他們幾個人沒有阻攔孫堅,因為這個時候他們也看清楚了眼前的形勢。

                  就算最后這幾個人,實在打不過呂布,但是場上這些人,最終也能夠安然退出。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袁術這個人也齊了心思,轉身對得自己的心腹愛將紀靈說道:

                  “紀靈,這么好的機會怎么可以放過,去,你也上去,給我去圍攻呂布。”

                  紀靈實在不愿意以多欺少,可是自己的主公已經下了命令,他又不敢不聽,只好拿著自己的兵器“三尖兩刃刀”,也沖得上去,去圍攻呂布。

                  呂布早就已經被關張二人,殺得他氣力殆盡,如今又見到三員氣勢不輸于他的武將,朝他殺了過來,呂布心中大驚,只好調轉赤兔馬準備離去。

                  身為諸侯聯軍盟主的袁紹,豈能放過這個占便宜的時機,招呼各路諸侯也再不去圍攻呂布,反而向呂布身后的虎牢關,跟著呂布的腳步一起打了過去。

                  0

                  第一零六章:五虎戰雄英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