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一個少校的運河夢>第六十章:冤家路窄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六十章:冤家路窄

                  小說:一個少校的運河夢 作者:金蟬 更新時間:2018/1/8 10:19:16

                  梁鑌鐵問:“看上了我的錢了,還是看上我的人啦?”

                  模特姑娘一下子不笑了說:“臭美,走吃飯去,我請客!”

                  梁鑌鐵原以為模特姑娘走了,卻沒想到等在這里還要請客,梁鑌鐵一下激動了,姑娘這是對他有意思哩,但轉念又一想,自己可別剃頭挑子一頭熱,如果真被這模特姑娘看上了自己哪里養得活,別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了,不自量力倒不如讓自己早早斷了這非份的妄想,所以就故意裝出大大咧咧的樣子說:“請客得有理由,不明不白的飯我不吃,難說不是鴻門宴!”

                  模特姑娘倒也痛快:“就鴻門宴了,敢去么?”

                  梁鑌鐵說:“不鴻門宴我還不去呢,走!”

                  模特姑娘很大方,挽著梁鑌鐵的胳膊,兩個人就走進了一家西餐廳,一服務生走過來問:“你們二位要的、點什么?”

                  梁鑌鐵看模特姑娘,模特姑娘說:“你是客人你點。”

                  梁鑌鐵也不客氣說:“來兩份牛排,全熟的那種,我可不愛吃那種半生不熟的牛排沒香味,再來兩杯紅酒,不一瓶紅酒。”

                  模特姑娘立刻叫了起來:“哇,你梁少校吃我大戶啊!”

                  梁鑌鐵說:“心疼了那我請你吧。”

                  模特姑娘笑了,說:“這還差不多,說實在的這么多年都是別人請我吃喝,從來我沒有請過什么人吃我的,今天想破破規矩,偏偏遇到你這樣一個不識趣的。”

                  梁鑌鐵說:“沒有尾巴偏偏充大尾巴狼,露餡了吧?”

                  模特姑娘笑了:“去你的吧,說誰那!”

                  梁鑌鐵好奇問:“今天為什么要請我吃飯?”

                  模特姑娘說:“不是你救了我么。”

                  模特姑娘這樣一說,梁鑌鐵一下就明白了說:“我還以為你看上我哪。”

                  模特姑娘說:“我可看不上你這個傻大彪子,就拿今天的事來說吧,那個老太太的兒子就是揪著你不放,非一口咬定老太太是你撞的,看你今天怎么脫身。”

                  梁鑌鐵說:“不要把所有的人都看的那么狹隘,老太太的兒子不是通情達理沒有人想象的那樣不講理,人家不是還了我墊付的錢,還要請我喝酒么?”

                  模特姑娘說:“這是因為我給你當了這個證明,如果沒有我當這個證明看你怎么能說的清楚。”

                  梁鑌鐵問:“說不清楚會出現一種什么情況?”

                  模特姑娘說:“說不清楚就會被追問,人不是你撞的怎么別人不管你管,你真的有那么好心么,你今天說什么也得給我解釋清楚,解釋不清楚人就是你撞的,老太太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看我怎么收拾你,我跟你沒完,別充什么好人了,趕快拿錢,先把老太太的押金住院費都給我拿上了,把你的身份證電話號碼都給我,快點!”

                  梁鑌鐵笑了,說:“那樣我還真解釋不清了,事實上這樣的情況還真沒出現,這說明啥,說明天底下還是明事理的人多,不要吧別人想象的太復雜了。”

                  模特姑娘說:“我不這樣看,你這一次沒有被咬,只能說你是運氣好而已。”

                  梁鑌鐵說:“我不怕被誤解,再遇到這樣的事情我還是會毫不猶豫去做的,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模特姑娘說:“你真該換換腦袋了。”

                  說話間牛排紅酒被端了上桌,兩個人開吃,模特姑娘吃西餐很上檔次,而且姿態優雅,梁鑌鐵從早晨到箱子才吃了這一頓飯真是餓壞了,風掃殘云,紅酒也像是被當成飲料喝下肚子,模特姑娘問:“你這是跟什么人搶吃么?”

                  梁鑌鐵說:“放心,我的吃完了也不會搶你那一份,這個吃飯么就是吃放,吃飽肚子就是完成了任務,沒那么多的講究,服務員結賬!”

                  一個服務生很快走過來問:“先生是現金還是涮卡?”

                  服務生說:“現金寶,一共一千三百九十二元。”

                  梁鑌鐵點出一千四百塊錢遞給服務生說:“不用找了。”

                  梁鑌鐵很大氣,模特姑娘有些汗顏,她的包包里總共找不出二百塊錢來,她說請梁鑌鐵吃飯盡多就是兩個漢堡包,一包炸薯條而已,模特姑娘說:“一頓飯吃了你兩個多月的工資,你之后的日子怎么過?”

                  梁鑌鐵說:“還做我的小保安,掙我六百塊錢的工資。你叫什么名字?”

                  模特姑娘喝著紅酒一驚,一下就被紅酒嗆著了,然后就不斷地咳嗽起來,梁鑌鐵說:“算了,看來姑娘的芳名是軍事秘密,我就不問了。”

                  模特姑娘說:“哪里是什么軍事秘密,小女子真得被嗆著了,我的名字叫楊歡歡,那么你叫什么名字呢?”

                  這個楊歡歡可能覺得自己的名字貢獻出來了,再不問對方的名字就好像吃了虧一樣,所以就立刻來了一個反問,反正知道一下對方的名字也不是什么壞事,梁鑌鐵就告訴他說:“梁鑌鐵!”

                  楊歡歡立刻就說:“這個名字好,老鐵,以后我們就是鐵哥們了。”

                  梁鑌鐵說:“行,沒問題。”

                  一頓飯楊歡歡吃了好長時間,慢嚼細研,梁鑌鐵忽然感覺這樣的女人有些累贅,但表情上并沒有表露出來,楊歡歡最后用餐巾紙沾沾自己的嘴巴說:“吃好了,酒醉飯飽。”

                  楊歡歡用餐巾紙沾沾嘴巴的時候,梁鑌鐵忽然明白為什么吃飯這樣慢,原來將食物和紅酒向嘴巴送的時候,處處還得小心別擦了她的口紅,眼下又正用小鏡子照著,補妝她的口紅。

                  梁鑌鐵覺得自己反正無所事事,也就耐心地等著,等到楊歡歡感覺補妝好了一聲:“老鐵,我們走吧。”

                  楊歡歡挎起了她包包,梁鑌鐵也就站了起來,楊歡歡就挎著梁鑌鐵的一條胳膊就向外走,一頓飯吃下來,他們真得就成了要好的鐵哥們,他們一起走出了西餐廳大門,大街上依然車水馬龍,人流熙熙攘攘的,楊歡歡問:“鐵哥們有對象沒?”

                  梁鑌鐵反問道:“怎么,想給我做對象?”

                  楊歡歡說:“想得美,我是替你著想。”

                  梁鑌鐵奇怪:“說出來我聽聽?”

                  楊歡歡說:“你想啊,你挎著一個美女大街上漫步,如果你對象恰好這個時候看到了,你不被揪掉了耳朵睡地板?”

                  梁鑌鐵說:“這個我倒是不怎么擔心。”

                  楊歡歡問:“為什么呢?你想說你不是妻管嚴?”

                  梁鑌鐵說:“不對,我是擔心真叫我老婆看到了會把你當小三給打了!”

                  梁鑌鐵這樣一說,楊歡歡不知不覺中就放開了挎住梁鑌鐵的一只胳膊,梁鑌鐵哈哈大笑說:“只是可惜我老婆至今在丈母娘家養著!”

                  楊歡歡推了梁鑌鐵一下說:“你壞,嚇了我一跳。”

                  忽然有一個人從后面沖了過來推了楊歡歡一把,楊歡歡三寸高的高跟鞋站不住,要不是被梁鑌鐵拉了一把肯定就會摔倒在地上,這個人的口氣很霸道罵:“眼睛瞎么,讓道讓道快讓道!”

                  楊歡歡被梁鑌鐵拉了一把后站住,揚手也就推了那個霸道人一把:“你眼睛才瞎了你,憑什么推老娘!”

                  那個很霸道的人沒想到會有人反抗一聲:“哎吆喝,臭娘們比老子還橫,你就是找打!”

                  這個人說著揮拳向楊歡歡頭打過來,梁鑌鐵把楊歡歡往一邊一拉,腳下只是那么輕輕地一勾,這個人就一跟頭跌下去,跌了一個狗搶屎,鼻血都被撞了出來,又有幾個人撲了上來,梁鑌鐵這才注意到原來是一個團伙,光天化日之下,但梁鑌鐵別沒有退卻也正好練練手,就一下一個將他們全都打翻在地上,梁鑌鐵將楊歡歡擋在自己的身后,出手的利落一起路人的一片叫好聲。

                  一個人走上來輕輕的拍著巴掌,說:“好,好,打得好,打得好!”

                  這個人一喊好所有的路人立刻就閉上了嘴,并迅速地散開,卻并不離去,而是遠遠地翹首以盼,在密切地關注這里的態勢。

                  梁鑌鐵這個時候也看出來了這個拍巴掌的人不是別人,他就是在那次高峰經濟論壇上找柴靜麻煩,想給柴靜難看的那個郝彪,郝彪沖梁鑌鐵一拱手說:“幸會幸會,真叫是千里有緣來相會!”

                  梁鑌鐵說:“不對,我們這叫冤家路窄!”

                  郝彪說:“梁少校何出此言?”

                  梁鑌鐵說:“別人不清楚你還不清楚?”

                  這個時候郝彪手下的那些打手立刻圍在他的周圍,說:“老大,我們揍他,他反正就是一個人!”

                  郝彪瞪了那個打手一眼:“粗魯,滾一邊去!”

                  那些打手立刻就散開,郝彪再向前走幾步,到了梁鑌鐵的眼前有一拱手說:“梁少校對不住了,我對手下的粗魯向你和這位小姐道歉!”

                  郝彪這樣說著還很有風度地對梁鑌鐵點了一下頭,又沖楊歡歡點了一下頭,楊歡歡這個時候已經完全沒有了脾氣,連聲說:“郝老板,你客氣了,我們沒什么,老鐵我們算了算了。”

                  郝彪在N市那可是一個風云人物,很少有人不認識他的,他的刁鉆辣手都是出了名的,郝彪有個奢好,本來車迎車送的生活,他卻喜歡喜歡帶著保鏢前護后擁的在大街上走一走,說是鍛煉身體,其實上就是抖抖他的威風!

                  0

                  第六十章:冤家路窄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