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大遼夕煙>第五十六章定鼎中亞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五十六章定鼎中亞

                  小說:大遼夕煙 作者:墨翰翁 更新時間:2018/4/17 19:45:11

                  話說耶律大石平定了西喀剌汗國,封鄔里郎為西喀剌汗國王,留下一萬人馬,就率遼軍返回巴拉沙袞城去了。床古兒又奏道:” 現在皇上開疆擴土,轄區不僅包括東喀剌汗國還包括西喀剌汗國,回紇國和舊遼屬白韃靼部等諸多國家,國都命名應更雄偉大氣才能鎮得住四方,巴拉沙袞這個名稱太小家子氣,不能彰顯大國風范,應該改個更恢宏的名稱。”

                  耶律大石道:“愛卿覺得改成什么名稱才好?“

                  床古兒道:”不如改成虎思斡兒朵大氣。“

                  耶律大石就下詔把巴拉沙袞城改名為”虎思斡兒朵”城。

                  耶律大石又對群臣道:“馬哈木逃往賽爾柱蘇丹向桑賈爾求救,桑賈爾是西部諸國的宗主,他不久必調集多國部隊前來討伐,我們還要做好打大仗的準備。”

                  于是遼國文臣積極籌備糧草和攻守戰具,武將抓緊訓練軍隊,準備迎戰多國部隊。

                  耶律大石又詔諭鄔里郎,要安撫人心,穩定國內秩序。提高警惕,防止內奸勾結桑賈爾,里應外合,推翻新政權。

                  鄔里郎是個粗中有細的人,看上去大大咧咧,什么也不在乎,其實十分有心計。他當了西喀剌汗國王,深感自己出身卑微,會遭到舊貴族的忌妒,他就仿照金國,把自己家族中的兄弟都安插到軍中,執掌兵權。他想到莫扎非在舊官員中很有威望,把他抬出來可以降住一大批官員。又考慮到莫扎非忠誠可靠,跟自己又有些交情,,便勸說莫扎非道:“耶律大石封我為王,遼人不干涉咱民族內部事務,還是咱們自己管理自己,你何必在這牢房受罪,出去我封你個團練使,還負責領兵保護都城,你的家人也不天天傷心啼哭了。”

                  莫扎非道:“國王對我信任,我當肝腦涂地以報君恩!”

                  鄔里郎就赦免了莫扎非。并封其為團練使。

                  再說馬哈木跑到了賽爾柱蘇丹向桑賈爾求救。他對桑賈爾道:“耶律大石乃一東方邪魔,窮兇惡極,燒殺槍掠。滅了回紇,又吞并東喀剌汗國,現在又興兵西來,侵占了西喀剌汗國,下一步就要進軍賽爾柱蘇丹!”

                  桑賈爾聞言大怒道:“耶律大石不過是殘遼余孽,逃亡西域,茍延殘喘之徒,竟敢如此猖厥,待我傳檄諸屬國,發兵征討,定要活捉耶律大石,斬首示眾,以安天下!”

                  桑賈爾是中亞諸國的宗主,他一聲令下,呼羅珊、古爾、哥疾寧、錫吉斯坦等地的王公紛紛率領部眾前來,云集在桑賈爾的旗下。從各地趕來的戰士有十萬之眾。

                  桑賈爾的王后名叫虂絲琦,很有智謀,并且武藝高強。她勸桑賈爾道:“當今大汗的心腹大患是花拉子模,大汗若率全國人馬遠征遼國,若花拉子模軍襲我后路,可就危險了。” ,

                  桑賈爾道:”我給你留下一萬人馬,若花剌子模軍來攻,你可率軍堅守城池,不要出戰,待我平定了遼國,再回來收拾他們。“

                  虂絲琦又道:“耶律大石以二百殘兵,能橫行西域,接連兼并數國,實是當今梟雄,必有異能。大汗不如與他講和。以免萬一戰敗被辱。”

                  桑賈爾道:“西喀剌汗是我屬國,被遼吞并,使我蒙受恥辱,再說其他屬國見我畏懼大遼,見死不救,誰還尊我為宗主?今耶律大石雖占據多國,但恩威未施,人心不服,一旦戰敗,就會眾叛親離,土崩瓦解。若不趁機討伐,延以時日,耶律大石站穩了腳根,那就更不好對付了。”

                  桑賈爾不聽皇后的勸阻,執意要討伐西遼。他把十萬人馬分成左中右三路大軍。自命大元帥,總領諸路大軍。中路軍五萬人馬,直屬大元帥指揮。又命王公布哈里為左路軍元帥,指揮左路軍兩萬人馬;命馬赫穆德為右路軍元帥,指揮右路軍三萬人馬。

                  左右兩路大元帥邀大元帥閱兵。桑拿賈爾在馬赫穆德和布哈里陪同下,騎馬到各營巡視,但見軍營連綿三十余里。馬似海波翻,兵如潮浪涌。刀槍寒光映日月,戰騎漫卷似云騰!

                  桑賈爾豪情滿懷,用寶劍指著東方道:“我十萬天兵一到,你耶律大石要是識時務,就伏地投降;若不識時務,管叫你灰飛煙滅!”

                  右路元帥馬赫德道:”耶律大石鼠流之輩,膽敢冒犯天威,惹宗主發雷霆之怒,寶劍落下,必使耶律大石身首異地!“

                  左路元帥布哈里道:“我軍可直接去攻打虎思斡兒朵,一舉把耶律大石生擒活捉,遼屬各部必不戰而降。”

                  其他王公都拍手稱贊道:“此乃斬首戰術,可以快速滅遼也!”

                  唯有馬哈木惦記著皇妃和公主,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坐臥不安。他向宗主請求道:“西卡拉汗離賽爾柱蘇丹最近,還是先發兵收復了西喀剌汗國,然后進軍虎思斡兒朵才對。”

                  桑賈爾道:“那樣叫蠶食戰略,耗日費時。我十萬大軍,日費百萬,利在速戰速決。還是直搗賊穴,捉了賊首,其余賊徒可兵不血刃,自來投降。”

                  桑賈爾想創造戰爭史上的奇跡,打一場閃電戰,讓大遼帝國在人間瞬間消失。令羅馬諸國和宋金各朝見識見識桑賈爾的手段。到時候他桑賈爾就不僅是眼下這幾個國家的宗主,而是要當世界所有國家的霸主!

                  1141年7月,回歷535年,桑賈爾統領著他的大軍,風煙滾滾,直取虎思斡兒朵。大軍渡過阿姆河,進入河中地區。早有攔子馬報與耶律大石。耶律大石招集群臣商議對策。

                  阿剌卜道:“桑賈爾攜十萬大軍來討,兵鋒正銳,我軍應避其鋒芒,深溝高壘,待其糧盡,自然退兵,我可隨后掩殺,可以制勝。“

                  胡鋼鐸道:“兵不在多,而在于精,桑賈爾雖有十萬人馬,但是多國臨時拼湊,互不協調,吾有精兵三萬就可擊敗他們!”

                  耶律大石道:“我們還沒與桑賈爾交過戰,對其用兵方略了解不多,不可請敵。待我先給他寫封信,試探一下他的功力。“

                  當下耶律大石就修書一封,派使臣送給桑賈爾,桑賈爾打開信菚一看,內容竟是耶律大石請求桑賈爾停止進攻,雙方以和平的方式解決存在的爭端。桑賈爾心想耶律大石聞聽我大軍壓境,果然害怕了。他得意的把書信讓各位王公傳看。右路元帥布哈里道:“我們升師動眾,跋涉數千里,眼看一舉將賊寇消滅,萬不能與賊和談,以免怠誤戰機!”

                  左元帥馬赫穆德道:“一日縱敵萬世之患,這次必要斬草除根,決不要中他緩兵之計!”

                  桑賈爾道:“二位元帥的意見和朕相同。眼看把狼打死,豈能再讓狼跑掉。”

                  于是桑賈爾給耶律大石寫了一封回書,又派一使臣送去。使臣來到虎思斡兒朵把桑賈爾的回書呈給耶律大石,耶律大石展開一看,見上面寫道:“本大汗奉天承命,攜十萬天兵,驍將千員,人人能手扼雄獅,武藝高強;弓箭手百步之內可射斷遼兵的胡須。本大汗仁慈為懷,念爾等無知,不忍傷爾等性命。你若明智,可在接到本大汗書后,限三日內率文武僚屬前來投降,可免一死,否則,天兵到日,玉石俱粉,勿謂言之不予也!“

                  耶律大石看了書信,不由啞然失笑,心想無禮則無謀,這桑賈爾竟然如此狂傲,必是輕浮之人。我可一舉破之!耶律大石又見那使臣也是心高氣傲,面露輕蔑之意。便問道:“你們的弓箭手果然能把胡須射斷嗎?”

                  那使臣想嚇倒耶律大石,迫使其投降。便吹噓道:“我軍人人都是神箭手,弓強箭利,射斷胡須不成問題!“

                  耶律大石就領人取來一枚鋼針,并拔下使臣的胡須,令其用針去刺胡須,看其能不能刺斷。結果那使臣刺了半天也沒刺斷胡須,急的面紅耳赤。遼將見那使臣急得頭上冒汗,忍不住哄堂大笑。

                  耶律大石正色說道:““既然你無法用針刺斷自己的胡須,那還胡說什么其他人可以用箭射斷胡須?告訴你們的蘇丹,我,耶律大石,契丹人的菊兒汗,將在戰場上恭候他的大駕光臨。”卡特萬草原

                  桑賈爾的使臣羞慚滿面的退了下去。耶律大石就率領三萬遼軍,前去迎戰桑賈爾的聯軍。 遼軍越過三十里長的達爾加姆峽谷, 耶律大石見這峽谷進出口狹窄,中間肚大,形似葫蘆,心生一計,又令胡鋼鐸率領一萬軍兵埋伏在進口兩側叢林中,等待敵兵完全進入峽谷,就封鎖住進口,不放敵兵退出峽谷。他見峽谷南邊是懸崖峭壁,敵人怎么也爬不上去;北邊是山坡,雖然陡峭,但人不騎馬,還能爬行上山,但見那山坡上野草枯黃,極易燃燒。就令一千人攜帶燃火之物埋伏于山坡上,待敵人都爬上山坡就放火箭放火燒山。又令斡里剌率領一萬遼軍埋伏在峽谷北側的山北叢林中。然后耶律大石親率兩萬遼軍列陣在峽谷出口之西的卡特萬草原上。等待西方聯軍到來。

                  再說桑賈爾左天住在馬兒罕城,染了風寒,身體發燒,今天不能隨軍前進,就留在馬兒罕城。由左右二位元帥統領大軍繼續進發。

                  布哈里率領兩萬人馬率先殺奔而來。他看見遼軍列成方陣。耶律大石跨棗紅馬,手提鋼刀立于門旗下。布哈爾令軍隊也列成陣勢,然后立于陣前,高聲叫道:“耶律大石鼠流之輩,被金軍打的無處藏身,卻來禍害西域。今日天軍如昆侖壓頂,你還不快快下馬投降,還等我取你首級不成?“

                  耶律大石哈哈大笑道:“本大汗自出師以來,戰無不勝,攻無不克,你西番狂徒,又來為我獻首祭刀呼!”說完把手中大刀一揮,遼軍就吶喊著沖了過來。兩軍頓時殺在一起。戰有半個時辰,耶律大石望見又有大批敵軍趕來,便令軍隊且戰且退,緩緩退入峽谷。布哈里見遼軍敗走,便揮師追趕,也隨后進入峽谷。后面左路元帥馬赫穆德又率領八萬聯軍全部進入峽谷。再后面是聯軍的運輸大隊,幾千只駱駝,幾萬匹馱騾,馱著糧食,戰具也浩浩蕩蕩的尾隨而來。埋伏在兩側叢林中的遼軍隨著一通鼔響,沖殺出來,截斷了去路,封鎖住谷口。這些運輸大隊都是民伕,毫無敵抗能力,都乖乖的做了俘虜。大批糧食,輜重,都落入遼軍手中。

                  剛進入峽谷 的聯軍士兵急向馬赫穆德稟告,谷口已被遼軍封鎖,后面的輜重盡被遼軍搶走。馬赫穆德聞報大驚,急令大軍停止前進,后隊作前隊,向峽谷的入口發起攻擊。這谷口處約有二里狹窄的通道,兩邊是懸崖,懸崖之上是樹林,遼軍約三千弓箭手埋伏于懸崖之上,看到聯軍又往回沖,一時亂箭齊發,沖進狹窄處的聯軍將士粉粉中箭落馬。有的戰馬中箭,亂蹦亂跳,聯軍自相踐踏,死者無數。有沖到谷口的聯軍士兵又被把守谷口的遼兵殺死。

                  再說布哈里領著兩萬聯軍追幾耶律大石,來到出口處,忽聽一聲鼔響,兩邊峭壁之上萬箭齊射,頓時把走在前邊的遼軍射得人仰馬翻。死傷慘重。布哈里令將士冒著箭雨往前沖殺,有憿興沖到谷口的,又遇上耶律大石指揮遼軍殺了回來。那些乖巧的士兵一看不是道,早早繳槍投降;那些頭腦反映慢的來不及繳槍,都做了刀下之鬼!

                  廝殺到天黑, 聯軍已損兵萬人,但始終沖不出谷口。夜色降臨,峽谷內更顯得漆黑一團,伸手不見五指。聯軍想趁著夜色掩護,偷偷摸出峽谷,誰知先頭部隊來到谷口,卻見古口壘起一座石墻,高有兩丈,聯軍沒有云梯,就選幾個善于攀

                  西吉斯坦貴族作戰英勇,桑賈爾的部隊在戰斗中受到擠壓,只能向前繼續挺進,進入耶律大上班石看中的那條達爾加姆峽谷。這時,西遼軍隊中的葛邏祿人發揮了重要的作用,桑賈爾的部隊有至少涉數千里,上萬人在這條小峽谷內被殺,桑,土崩瓦揮遼軍解,賈爾的爬的士兵沿著石壁往上爬。誰知還沒爬到壁頂,就聽一聲鑼響,石壁上燃著了成捆的柴草,滾落下來,兩邊峭壁上也把燃燒的柴草推下峽谷,頓時把個谷低変成了火海,進入谷口的士兵被燒死燒傷無數。聯軍又傷亡了大批將士,也不敢再沖擊谷口了。

                  聯軍在谷中困了三天,軍心大亂。布哈里對馬赫穆德道:“再困下去,士兵嘩變,我兩性命難保。我看北面山坡人可以爬上去,不如捨了戰馬,率領士兵爬過山去,逃個活命。“

                  馬赫穆德道:“事已至此,唯有這一條路可行了!“

                  于是馬赫穆德下令全軍捨去戰馬,爬行上山。那些被困了三天的士兵,正焦躁不安,聽到讓爬行上山的命令,都放了戰馬棄了盔甲,爭先恐后的往山上爬。這山坡時緩時陡,陡崖上石棱突兀,難以攀登,緩坡處雜木叢生。穴居在這里的狼蟲鹿麋忽見幾萬人密密麻麻,漫山遍野的往山上攀爬,如同螞蟻行雨一般,只嚇的到處狂奔。布哈里與馬赫穆德還有幾位王公,在衛士的推拉下,爬了半天才爬上山頂。喘息了一會,不敢停歇,便又往山下行走,這下山的路要平緩一些,但到處是齊腰深的雜草。正行間忽見山下四處起火,那漫山坡都是枯草,見火即燃,一霎時大火漫延上了山腰,整個山上煙焰漲天。大批將士在煙霧中亂撞,不辨東西南北,活活葬身火海!

                  這時衛士發現附近有一條流水溝,溝內只有亂石,沒有蒿草樹木,便攙扶著二位元帥和王公跳進山溝,沿著山溝走下山來。這時大批將士也都爭著擠進山溝,但山溝狹窄,人員擁擠,腳下又是亂石,跘倒摔傷者不計其數。

                  馬哈穆德和布哈里來到山下坐于石頭上喘息。忽聽一通鼔響,兩萬遼軍從左.右和前面三個方向鋪天蓋地的殺了過來。這時聯軍將士又饑又渴,疲勞不堪,還都帶著燒傷,哪里還能戰斗。粉粉把手中武器放下,匍匐在地向遼軍投降。馬哈穆德和幾位王公蹲于地上,不敢站立,等著遼軍收拾。唯有布哈里奮然起身,手握馬刀,厲聲說道:“我堂堂大國英杰,豈能投降東夷殘寇,今日要與敵血戰到底!“

                  他身后的十余個衛士也提起刀槍緊隨其后,一步步向遼軍逼進。這時胡鋼鐸率領遼軍馳到跟前,見數萬聯軍都已放下刀槍,準備投降。唯有布哈里和十個衛士,怒目圓睜,面對兩萬鐵騎全無懼色,擺出一決死戰的架勢。胡鋼鐸心里不由肅然起敬。他把手往后一揚,身后的將士都勒住了戰馬。胡鋼鐸用刀指著布哈里問道:“請問將軍是誰?你已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為何還不投降?”

                  布哈里鄙夷的笑道:“吾乃聯軍左元帥布哈里,今日中你輩奸計,幾萬將士被燒死,我恨不能食你之肉,飲你之血,要與你血戰到底,豈有投降之理?”

                  胡鋼鐸道:“你覺得你的反抗還有意義嗎?螻蟻尚且知道珍惜自己的生命,何況是人,為何白白葬送父母千辛萬苦送給你的生命呢?”

                  布哈里道:“我寧為玉碎不為瓦全,今日由死而已!”說完回身一刀,自刎而亡。他的十名衛士也同時揮刀自刎!

                  胡鋼鐸命令士兵,把他們的尸體掩埋了。又對幾位王公道:“你們不要害怕,大遼與你們休戚與共,只要你們歸順大遼,還可以永保富貴。”然后又讓遼兵牽來幾匹馬,讓王公們騎上,送往大營。

                  其余投降的聯軍將士,燒傷嚴重的讓其騎馬回馬爾罕城治療。沒受傷的全部編入遼軍隊伍中。

                  幾位王公戰戰競競來到遼軍大營,拜見耶律大石。耶律大石設宴款待。席間幾位王公都表示:"愿意世代臣服大遼,做大遼的屬國,年年納貢繳稅,提供兵源和戰馬,共同擁戴耶律大石為大汗。"

                  耶律大石安慰眾王公:“你們各回本土,依舊管理自己的國家。朝廷只派一名將軍率三千軍保護你們的安全。你等只要按規定繳納稅貢就行了。”

                  幾位王公謝了皇恩,就各自帶著三千遼軍回本國去了。

                  桑賈爾在馬爾罕城聽說聯軍已全軍覆沒,眾王公都投降了耶律大石,嚇的帶著幾百衛士連夜逃往賽爾柱蘇丹的都城呼羅珊去了。

                  再說桑賈爾的皇后虂絲琦在桑賈爾帶兵走后,就親理朝政,訪貧問苦,視察城防軍隊,軍民都很擁護。她耽心花拉子模軍隊趁桑賈爾不在京都,前來偷襲。又命駐城部隊,準備弓箭,炮石,加強防守。

                  原來花拉子模國的首領阿即思早就垂涎虂絲琦的美色,想把賽爾柱消滅,奪回虂絲琦做自己的皇妃。可是幾次出兵,都和賽賈爾打了個平手,阿即思也損兵折將。但他并不死心,一直等待機會,再對賽爾柱出兵。現在聽說桑賈爾率領精壯軍隊,去遠征遼國。他心中大喜,覺得這真是天賜良機。于是 阿即思立刻率領花拉子模軍偷偷繞過了布哈拉城,單刀直入殺奔呼羅珊而來。

                  虂絲琦聽說阿即思率軍來攻城,急令四門緊閉,拽起吊橋,嚴加防守。阿即思指揮大軍包圍了呼羅珊城。他騎著汗血馬,身后十員戰將簇擁著來到呼羅珊西門。看到虂絲琦一身戎裝,立于城頭,身姿颯爽,面如芙蓉,不由心動。他走近城樓,向璐絲琦招手示意,見虂絲琦也在看自己,便大聲說道:“虂絲琦,你若開城投降,我封你為皇后,咱倆喜結金蓮。永做夫妻!”虂絲琦見他當眾羞辱自己,氣得咬牙切齒。她藏身將士背后彎弓撘箭瞄準阿即思高舉著的巴掌,一箭射去,那箭正中阿即思的手心,穿透了手背,疼得阿即思一聲慘叫,差點掉下馬來。他掉轉馬頭就跑,后面的將士見國王受傷,都怕他掉下馬來,所以都保著他逃跑。這時虂絲琦率軍追來,花拉子模軍大敗。虂絲琦揮軍追擊三百里,放才收兵。阿即思手下將領見虂絲琦收了兵,才停下來休息,令軍醫給阿即思拔出箭頭,敷上金創藥。阿即思因流血過多,身體支持不住,已不能騎馬。將士就到民間找了一輛馬車讓阿即思躺在車上,隨敗兵撤退。路上又遭到布哈拉城總督派思的襲擊。花拉子模軍損失過半,逃了幾天總算回到了花拉子模國境。

                  再說鄔里郎被耶律大石封為西喀剌汗國國王。他為籠絡舊官僚,封莫扎非為準將。莫扎非假意感其恩德,說了些效忠國王的話。取得了鄔里郎的信任。莫扎非聽說西域諸國都聯合起來討伐遼國,心想遼國必敗。我何不聯系馬哈木,讓他帶塞爾柱人馬來攻打撒馬兒罕,我與他里應外合一舉可收復西卡剌汗國。我也為舊國王馬哈木立下大功。想到這里,他就修書一封,令心腹士兵揣了書信前往呼羅珊去聯系馬哈木。馬哈木接到莫扎非的書信一看信中寫道:“國王陛下,臣莫扎非受國王厚恩,城陷之時本欲殺身成仁,但覺得空留虛名不如留下有用之身,伺機報國。今臣騙得賊鄔里郎信任,用為準將。請國王借塞拉柱蘇丹之兵來攻城,臣率本部人馬為內應,可一舉消滅叛匪,光復故國也!”

                  馬哈木看了信心中大喜。便帶著書信來見皇后虂絲琦。向虂絲琦哭訴他的皇后被鄔里郎霸占,公主被逼自殺的經過,請求虂絲琦借給他五千人馬,去收復西卡拉汗國。虂絲琦聽了他的哭訴,很同情他的不幸遭遇,就撥給他五千人馬,讓他帶著去西喀攔汗國平叛。

                  馬哈木帶著五千塞爾柱蘇丹兵馬來到撒馬兒罕城。他令軍隊四面圍了城,指揮軍隊架起云梯攻城。莫扎非對他手下的百人長道:“塞爾柱大汗會集十萬大軍伐遼,不日遼國就要滅亡,鄔里郎臣服遼國,篡奪國王寶座,塞爾柱大汗率得勝之師歸來,就要鎮壓鄔里郎反賊。我們為他賣命,到頭來也是死路一條!咱們要是打開城們放塞爾柱軍入城,國王馬哈木進了城還要給我們論功行賞。你意下如何?”

                  那百人長道:“我與將軍不謀而合,今晚輪到我帶兵守城時我就打開城門,放塞爾柱軍進城。”

                  莫扎非就寫了一封信交給百人長,讓百人長夜間用箭射下城去。誰知那百人長是個牧羊娃出身,和鄔里郎同鄉,二人是從小的朋友,鄔里郎提拔他當了百人長。故意按排在莫扎非部下暗中監視莫扎非的。那百人長拿了書信就交給了鄔里郎。鄔里郎拆開信一看,是莫扎非半夜打開西門,舉火為號,約馬哈木里應外合偷襲城池的。鄔里郎就令百人長用箭把信射下城去。城下的士兵拾了書信交給馬哈木,馬哈木看了大喜,到了半夜就領三千人馬埋伏到西門外等候。

                  再說鄔里郎通知莫扎非來王府議事,莫扎非心中狐疑,但又不敢不來。他剛一踏進王府大門,幾個彪壯的士兵就把他按倒在地捆綁起來。不由分說押送進牢房內。鄔里郎就令千人長帶兩千軍埋伏在西門兩側民院中,等半夜聽到鑼響,就殺出來堵住西門不放馬哈木的軍隊逃跑。又令一千軍分別埋伏于大街兩旁的房屋上,準備好大捆柴草和引火之物,但等馬哈木率軍進了城,就把柴捆燃著,推下街道火燒敵軍,然后借著火光發箭射殺敵兵。鄔里郎領兩千軍埋伏在東門內,等馬哈木率軍走到十字路口,便攔頭截殺。

                  一切布署停當,但等馬哈木上鉤。到了半夜時分,馬哈木看到城門大開,城門洞里燃起一堆篝火,便一馬當先率軍沖進城門。他飛馬馳到十字路口,卻不見一人,正要沖進皇宮大門,忽聽一陣鑼響,街道兩旁無數燃著的柴捆從房頂滾了下來。頓時把街道變成了火海!接著兩旁屋頂上飛下無數支箭來,馬哈木肩膀中了一箭。這時馬哈木帶的兵在火海中亂竄,自相踐踏。忽然又聽一通鼔響,鄔里郎率兩親軍從東街殺來,正撞上馬哈木。鄔里郎手起一刀劈死馬哈木于馬下。剛進西門的塞爾柱士兵想返身逃跑,卻被千人長率兩千軍堵住了西門,逃不出去。都被殺死于城內。這一仗馬哈木率領的三千人馬被全部殲滅。城外的塞爾柱軍還有兩千人,聽見城里喊殺聲震天動地,想來增援馬哈木,卻被千人長率軍擊退。這些塞爾柱將士聽到城中殺聲慢慢消失,知道馬哈木率領的軍士已全被消滅,便連夜逃會塞爾柱去了。

                  塞爾柱的敗兵在逃跑的路上遇到從馬爾罕城逃回來的大汗桑賈爾,向桑賈爾訴說征討西喀剌汗國失敗的經過,桑賈爾聽了哀嘆道:“真是天亡我也!”

                  桑賈爾回到馬爾罕城,見到皇后,皇后見他衣衫不整,形容憔悴,愁眉苦臉的樣子,心里就明白八分,知道他是吃了敗仗,所以不敢多問,只是給他換了干凈的衣裳,泡上茶水,然后才溫存的問道:“大汗這幾天瘦了許多。”

                  桑賈爾滿面羞慚的道:“悔不聽皇后的勸告,以至慘敗!”

                  皇后道:“耶律大石是當世英雄,順之者昌,逆之者亡,俗話說識時務者為俊杰,大汗只有歸順大遼才能保住王位呀!”

                  桑賈爾道:“我是西域宗主,西域各國都臣服于我,想不到今日敗給耶律大石這個蠻子!要向他稱臣心實不甘。”

                  二人正在說話,忽有大臣稟告:“遼軍大隊人馬已殺奔馬爾罕城來了!”

                  桑賈爾急忙召集大臣商議對策。這些大臣聽說西域十萬人馬被遼軍一戰全部殲滅,個個膽寒,都勸桑賈爾進表稱臣,歸順大遼,以保王位。

                  桑賈爾沒有辦法只好派一大臣帶一千只羊和一千只牛出城犒勞遼軍,并奉上降表,表示愿意除去大汗稱號,退位為王公,臣服于大遼,尊耶律大石為大汗。

                  耶律大石準其投降,桑賈爾率領百官出城迎接大汗。在宮中大擺宴席為耶律大石和眾將接風。席間桑賈爾又對耶律大石道:“現在西域各國都臣服大汗,唯有花拉子模國國王阿即思鷹桀不遜,大汗若不征服他,久必為患。”

                  耶律大石立即派胡鋼鐸領兵兩萬前去征討花拉子模國。花拉子模國國王手被虂絲琦射傷,至今未瘉,躺在床上養傷,忽有大臣來報:“西遼大將胡鋼鐸率領兩萬遼軍來伐!”

                  阿思心想西遼大軍戰無不勝,攻無不克,西域各國聯軍十余萬人,不出一月被遼軍全部殲滅。我花拉子模國才有一萬人馬,和遼軍對抗豈不是自取滅亡?到時候自己做了俘虜,恐怕想保留王公的位子也難了。不如順應大勢,主動投降還可以保住王位。于是他也率領群臣,大開城門,出城迎接遼軍入城,并表示愿意投降,永做大遼的藩屬。

                  于是耶律大石冊封阿即思為花拉子模國王,只留一個遼將監國,并不干涉其國內事務。阿即思和他手下舊臣都感恩戴德,死心踏地的臣服大遼。

                  耶律大石收得勝之兵,回到虎思斡兒朵。論功行賞,封胡鋼鐸為平西候。封胡鋼鐸夫人玉仙為誥命夫人。胡鋼鐸回到家里和玉仙開懷痛飲,喝的酩酊大醉,倒頭睡去。朦朧中覺得有人在空中招喚,鋼鐸抬頭一望,見一老母鶴發童顏,立于云端。高聲叫道:“金貂銀貂,你倆罪孽已滿,快隨我回長白山修仙!”

                  鋼鐸忽然想到這不是白山老母嗎?這時他又憶起自己的前身曾是白山老母塌前的金貂。因與銀貂私通,被罰下凡界受難。今天白山老母是來帶自己和玉仙同回長白山去繼續修行的。鋼鐸和玉仙哪里肯走,一齊跪下哀求道:“我夫妻二人來到人間雖結為夫妻,可是從關東轉戰萬里,顛沛流離,今日才安頓下來,還沒過上一天平安生活,請老母再寬限一年,容我夫妻安享一段人間的甜蜜日子吧!”

                  白山老母哪里肯容,只把手中的白練往空中一拋,立刻化做一條銀鏈鎖住了鋼鐸和玉仙,然后銀鏈一抖,就見鋼鐸和玉仙變成金銀二貂,被收入白山老母的花籃只中,然后駕白云而去。

                  第二天家人發現鋼鐸和玉仙都在睡夢中去世。急報與耶律大石。耶律大石垂淚道:“胡將軍為重建大遼,多年不離鞍馬,立下赫赫戰功。今日江山初定,想不到他就離開了人世,蒼天何太虧待功臣也!”

                  耶律大石下詔,以王公禮儀葬胡鋼鐸夫婦于虎思斡兒朵東郊。并追封為安西王。

                  這時又有北地幾個部族來歸順西遼,西遼的疆域東至高昌,西抵里海,縱橫萬里,威震歐亞大陸。耶律大石以漢語為官方語言,漢文化得以在中亞傳播。以至于歐洲人都認為西遼是大唐帝國的延續。至今俄羅斯語中的中國還是喀剌契丹的意思。1143年,耶律大石病逝,享年五十七歲,廟號“德宗”。耶律為夫耶律大石在中華文明史上寫下光輝燦爛的一章。西遼帝國又延續八十八年,歷三世三帝二后。1218年西遼被蒙古國所滅。

                  0

                  第五十六章定鼎中亞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