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大國尊嚴系列之半島風云演義>第31回 班頭落發假扮僧人 母子成親俱得歸宿(4)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31回 班頭落發假扮僧人 母子成親俱得歸宿(4)

                  小說:大國尊嚴系列之半島風云演義 作者:野狼 更新時間:2017/11/15 9:44:25

                  最近韓永貞有點心緒不寧,以前她把所有的精力都傾注在兒子身上,雖然才三十多歲就守了十幾年的寡,但她的精神有所寄托,并不覺得日子難過。如今兒子有了自己的小家,她突然感覺心里空落落的,突然之間找不到了生活的意義。她開始有點嫉妒樸貞吉,因為樸貞吉跟高強在一起的時間,遠遠多于她跟高強在一起的時間,她甚至有一種樸貞吉把高強從她身邊奪走的感覺,以前那種急于給兒子成親、急于抱孫子的心情完全不見了。

                  現在有一種說法,父親養女兒要像養情人一樣,韓永貞絕對沒有意識到,她養兒子也像養情人一樣,但她絕對把自己的一切都放在了兒子身上,特別是在女兒離開以后,兒子便成了她的唯一。兒子是她的精神寄托,兒子是她未來的希望,白天她為兒子操勞,跟兒子聊天,晚上孤枕難眠時,她想到的是兒子,睡著后夢到的,還是她的兒子。如今兒子離開了她,是的,雖然在空間上,兒子跟她的距離并沒有變,但她的的確確感到兒子已經離開了她,同時帶走了她的一切。她的心被掏空了,只剩下一個軀殼。

                  以前韓永貞從來沒想過改嫁的問題,除了兒子的因素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她曾經有過一個非常出色的男人,曾經滄海難為水,天下的男人沒有她看得入眼的。在精神極度空虛之下,韓永貞想到了改嫁,也想起了樸貞吉的提議。韓永貞心里明白,如果她改嫁,樸康萬是她唯一的選擇。

                  對于樸康萬,韓永貞談不上有什么感情,有的只是感激。通過兩個月來的接觸,她發現樸康萬是個性情粗疏、脾氣直爽的人。他應該不是那種會討女人歡心、對女人細致周到的人,但他是個誠實可靠之人。嫁給這樣一個人,韓永貞既覺得安心,又有點遺憾。

                  按說一個三十多歲的寡婦,不應該有那么高的要求,嘴里吃著魚,手里還要抱著熊掌,能得其一就不錯了,可人的感情不能講因為所以,這樣想就是這樣想,達不到要求就會心有不足。再說了,誰讓人家是美女呢,美女有特權,想同時得到魚和熊掌,完全可以理解。

                  經過幾天的思考,高強終于下定決心、鼓足勇氣,來到韓永貞的房間,先閑聊了幾句,然后說:“娘,這些年您為了撫養兒子,一直一個人生活,把所有的心血都傾注在兒子身上。兒子過去不懂,現在才知道,女人一個人生活有多難。現在兒子已經大了,您也該考慮考慮自己的生活了。”

                  聽了這話,韓永貞感到幾分欣慰、幾分心酸,還有幾分羞澀,她以為自己無意中流露出了心事,被高強看了出來,趕緊掩飾道:“強兒,你不要亂講,娘可沒那種想法,這么多年,娘已經習慣了一個人過,娘喜歡這份寧靜。你要是有時間,多陪娘說說話,娘就心滿意足了。”

                  高強真誠地說:“娘,您可不能這么想,兒子是您最親的人,這沒錯,可兒子代替不了丈夫,就像娘是兒子最親的人,卻代替不了媳婦一樣。兒子當然會盡量多抽些時間陪您,可畢竟有很多事情等著兒子去做,貞吉也總是纏著兒子。白天兒子可以陪著您,晚上總得有個能說話的吧?娘,兒子求您了,您一定要考慮考慮這個問題。把您的生活安排妥當,兒子才能安心地做別的事情。”

                  聽高強的口氣,他并不知道自己想過改嫁的事,看來自己的心思并沒有留露出來,韓永貞放了心,沉吟道:“強兒,你能跟娘說這些話,娘知道你是對娘好。不過娘真的習慣了一個人生活,與其找個不對脾氣的人,還不如一個人過呢。”

                  從韓永貞的話里,高強聽出她不是不想嫁人,是怕找不到對脾氣的人,就說:“娘,只要您有心找,兒子幫您。其實,貞吉的父親就是個不錯的人,他性情直率,為人正直,待人熱情,我覺得他就不錯,您說呢?”

                  “是貞吉讓你來說的嗎?”韓永貞問。

                  “是。”高強老老實實地回答:“兒子從小就沒怎么見過父王,早習慣了咱們母子相依為命的生活,要不是貞吉提到這件事,兒子也想不到。貞吉還說,她父親喜歡您,只是不好意思說。娘,在男女之事上,兒子還不是很懂,兒子只是覺得,一個人要是喜歡你,他就會對你好,所以兒子相信,貞吉的父親會好好待您的。”

                  韓永貞心想:“強兒呀,你真的不是很懂,僅僅被人喜歡是不夠的。其實可能是我太理想化了,哪里就能再找到一個他呢?再說了,我已經不是十幾歲的少女了,應該現實一些了。”

                  高強試探道:“娘,您要是同意,我就讓貞吉去跟她父親說說。”

                  韓永貞沒說話,算是默認了,她心中涌出一股百感交集的情愫。

                  高強把這次談話的經過告訴了樸貞吉,樸貞吉很高興,馬上就去找樸康萬,邀功道:“爹,我給您辦了一件好事,您準備怎么獎賞我?”

                  樸康萬愣了一下,高興地問:“怎么,我有外孫子了嗎?”

                  樸貞吉的臉一下子紅起來,撒著嬌嗔怪道:“爹,看您急的,哪有那么快呀。”

                  “那還有什么好事?”樸康萬不解地問。

                  樸貞吉故作神秘地說:“爹,我問您個問題,您可得老老實實地回答,不許說瞎話。”

                  “你這孩子,都嫁人了還這么不懂規矩,有你這么跟爹說話的嗎?”樸康萬說的是訓斥的話,語氣卻透出無限慈祥。

                  樸貞吉“嘿嘿”一笑,接著做出一臉嚴肅的表情,問:“爹,您想我娘嗎?”

                  樸康萬的臉一下子陰沉下來,頓了一下才說:“當然想了。你娘嫁給我近二十年,身體一直不好,沒享什么福,年輕輕地就走了,我覺得很對不起她。”

                  樸康萬的妻子是在生樸貞吉時落下了病根兒,此后身體一直不好,再也沒生孩子。樸康萬并沒有把這段隱情告訴樸貞吉,怕她內疚。

                  “我也想我娘。”樸貞吉含著眼淚說。沉默了一會兒,樸貞吉接著說:“爹,我還有個想法,想讓您再給我找個娘。”

                  樸康萬心里“咯噔”一下子,鬧不清楚樸貞吉為什么突然這么說,盯著樸貞吉問:“貞吉,你已經出嫁了,自己都快當娘了,還會想要個娘嗎?你是在試探為父吧?”

                  “哎呀,不是,我怎么會閑著沒事試探您呢?”樸貞吉解釋說:“其實我不是想要個娘,我是這么想的,我這不是出嫁了嗎,以后會生孩子,我又得照顧高強又得照顧孩子,就顧不上您了,只好另外找個人照顧您,這樣我才能放心嘛。”

                  樸康萬放了心,笑道:“呵呵呵,你這個丫頭,嘴越來越甜了,說得好像你以前挺照顧老爹似的。我問你,你是給老爹做過一次飯,還是洗過一件衣服?”

                  “爹,您這理解可就不對了。”樸貞吉狡辯道:“照顧不只是做飯洗衣,那都是低層次的事,讓下人做就行了。我陪著爹聊天、打獵,哄爹開心,這才是高層次的照顧,您說對不對?”

                  “對、對、對,我的寶貝女兒說的話哪有不對的。”樸康萬搖頭嘆息道。

                  樸貞吉趁機說:“爹,那您就再找個人吧,陪您聊天,哄您開心。”

                  樸康萬搖搖頭:“說得輕松,哪那么容易找哇,一般的女人爹還看不上眼呢。”

                  “我知道。”樸貞吉說:“我娘長得那么漂亮,一般的女人您肯定看不上眼,不過眼前就有個現成的,一點都不比我娘差,其實比我娘還漂亮。爹,您知道我說的是誰吧?”

                  樸康萬又是擺手又是搖頭:“不行、不行,那可不行,使不得,使不得。”

                  樸貞吉愣住了,不解地問:“爹,您不喜歡我婆婆?”

                  樸康萬沒回答,樸貞吉狡黠地笑道:“爹,您騙不了我,我知道您喜歡我婆婆,您看她的眼神兒,跟高強看我的眼神兒一樣,以前我不懂,現在我知道,男人看自己喜歡的女人時就是那種眼神兒。”

                  樸康萬的臉紅了,囁嚅道:“不、不是,不是……不喜歡,是不、不合適。”

                  “怎么不合適呀?”樸貞吉叫起來:“說句公道話,我婆婆比我娘更年輕更漂亮,特別是那股說不出來的氣質,一看就讓人肅然起敬,怎么就配不上您呢?”

                  “不是,是我、不配……”樸康萬不好意思地說。第一眼看見韓永貞時,樸康萬就動了心,當時就想用個什么辦法把這位美少婦娶進家中。等韓永貞洗完臉,樸康萬看到她那明艷的容顏和高貴的氣質,突然之間產生了一種自慚形穢的感覺,再也不敢奢望娶韓永貞為妻。

                  原來是這樣,樸貞吉放了心,安慰道:“老爹,您用不著自卑,我婆婆已經同意嫁給您了。”

                  “真的!”樸康萬大叫一聲,把樸貞吉嚇了一跳。

                  樸貞吉埋怨道:“爹,您至于高興成這樣子嗎?”

                  “我、我、我當然高興。”樸康萬此時根本不像個父親,倒像個獲得心上人接納的初戀男孩兒。

                  樸貞吉笑了:“那就妥了,你們的親事就算定下來了,找個好日子我給你們辦喜事。不過爹,有件事我可得先提醒您,我婆婆一看就是大戶人家的小姐,我公公人家也是大官,您可不能像以前那樣粗粗拉拉的,心得細點,好好照顧人家,經常說些甜言蜜語。”

                  “哎呀,還這么麻煩呀?”樸康萬有點發怵。

                  “那當然了。”樸貞吉說:“誰讓人家是大美女呢,您當然得細心呵護了。養花兒能像種莊稼似的嗎?您要是在村里娶個大嬸兒,那就用不著這樣了。”

                  這話聽上去很有道理,樸康萬點點頭,又皺皺眉頭,為難地說:“我從來沒養過花,我不會呀,這可怎么辦?”

                  樸貞吉安慰道:“沒事,有我呢,我教您說甜言蜜語。另外,我經常跟我婆婆聊天,看到她有什么心事,我就告訴您,教您怎么哄她。”

                  樸康萬嚴肅地點點頭:“好的,寶貝女兒,爹以后就全指著你了。”

                  樸貞吉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高強,高強高興地告訴了韓永貞。韓永貞并沒有顯得高興,反而說:“強兒,有些話娘要先跟你岳父說清楚,他要是不愿意,這件事還不能成。”

                  欲知韓永貞有什么話要跟樸康萬說,且待下回分解。

                  0

                  第31回 班頭落發假扮僧人 母子成親俱得歸宿(4)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