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陸軍上校>第八章 絕殺(二)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八章 絕殺(二)

                  小說:陸軍上校 作者:何漢群 更新時間:2018/12/17 9:54:57

                  張紅旗想完這些,又把自己和李君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所有的細節仔細過了一遍,最后得到了一個結論:他和這位大自己兩歲半的排級干部之間,產生了一種朦朧的愛情。如果及時剎車,把握好今后相處的分寸,也許還有幾分希望最終修成正果。但是只要稍不謹慎、或發生任何插曲,都有可能永遠失去李君!或是被部隊開除,回去繼續餓肚子。想到這里,張紅旗的腦門上冒出一片冷汗,他趕緊起床用那條已經不再新的軍用毛巾,在自己的額頭上擦了又擦!他十分慶幸自己今天晚上沒有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否則很有可能會跌入那萬劫不復的深淵。

                  李君的父親是某師的老政委,她如果出點什么事,調個部隊就一了百了了,而自己呢?僅有一個當大隊黨支部書記的退伍軍人遠房叔叔幫助說話,一毛錢的用處都沒有。如果因為這事被部隊開除了,回去就連民兵也當不上了,今后就徹底完了。于是他下定決心,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忘了,一切從頭開始!想到這里他就趕緊躺下睡了,準備迎接明天和政治部籃球隊的決戰。誰知他躺下后怎么也睡不著,畢竟今晚是這個來自蘇北貧困地區的大男孩,第一次與年輕女性發生較為親密的接觸。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初戀嗎?張紅旗自己都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他伸出右手在自己的左手腕上狠狠地掐了掐,結果不僅痛,而且還留下了兩個指甲印,于是他相信這是真的了。但是他又繼續糾結在“我一個農村的窮小子、黑小子、丑小子;一個小當兵的,人家憑什么對我有意思”的強迫思維之中。

                  是啊!愛情,永遠是一道最難解析的迷!

                  初戀是甜蜜的,朦朧的初戀更是甜蜜。純樸的飽受苦痛的農家孩子張紅旗更覺得簡直是甜到了家。小黑子渴望幸福,渴望著幸福驀然到來的時候!即使他再不諳世事,也因為年輕男子的天性使然,他是能夠意識到那位漂亮文靜、文武兼備的女軍醫的舉動意味著什么的!那肯定是她內心逐步生長的一種特別的情愫。但是理智告訴張紅旗越是在這種時侯,越要謹慎從事,不得有半點閃失,否則不僅不能達到目的,而且一切都會前功盡棄,甚至退伍回家!那遠方地平線上剛剛現出的幸福曙光,就會徹底消失。現在我們的小黑子必須象一名駕馭小艇的舵手一樣,小心翼翼地把握好航向和速度,這樣才能不至于翻船,到達幸福的彼岸。

                  關關睢鳩,在河之州;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小黑子見到志同道合、年輕漂亮的女軍官十分動心非常正常。而李君作為一名高級軍干子女、軍司令部門診部的醫助、眾人追求矚目的對象,對他人冷若冰霜,對這位皮膚黝黑、個頭不高、表情木訥的農村兵卻十分熱情(許多人都看出來了),真的是讓人十分不解。

                  真正的十分投入的愛情,也許都是盲目的,說不出什么道道來的。即使人們去問李君,李君也只會回答三個字:不知道!

                  如果能說出來,那還叫愛情嗎?愛情就是完整地愛一個人,愛他的全部!甚至是缺點!

                  當事者的盲目,并不影響周邊人的理智。攔住李君的人原來是她的美麗的閨蜜——王凡凡。王凡凡早已看出李君的異常。首先她看到李君注視張紅旗的眼神不正常;然后她又看出李君愛和張紅旗接觸、聊天,而且平常話不多的李君這時話特別多。天哪!是不是我們的從未談過對象的君君姑娘墜入情網了!對這個其貌不揚的小黑子有意思啦!

                  李君和王凡凡是什么關系呢?她倆是一對鐵打的閨蜜,她們有一個共同的年輕女孩子專利般的愛好——逛街。而她們倆人逛街的時候,還有一個特別的地方,那就是喜歡穿一模一樣的衣服或是連衣裙。李君身高一米六五;王凡凡身高一米七零,李君穿鞋跟五公分高的高跟鞋;王凡凡穿平跟鞋,倆人身高幾乎是一樣的,倆人出現在街頭,立馬就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引起人們的注目率是百分之兩百。李王組合假裝沒有看到人們的注目,實際上倆人的心中非常享受被人們所注目的感覺。這也是女孩子們十分正常的一點虛榮心啊!也就是上街玩是假,找一點心理愉悅感受是真!或者是兩者皆而有之啊!

                  王凡凡看到李君的癡迷十分著急,她拉住李君壓低嗓門對李君說:張紅旗是普通戰士,只有一年的軍齡,家里面又是農村的。就算他有一些專長,還不知道他未來怎樣?李君,你昏了頭啦!

                  李君看到王凡凡在跟自己說話的時候壓低了嗓門,就明白了對方想給自己打馬虎眼。她徹底放下心來,告訴王凡凡:我也不知道怎么搞得,不知不覺地就這樣了!實際上我根本沒有仔細地考慮過是不是跟他好的問題。

                  直爽的王凡凡接著直爽地說:實話跟你說吧,我也是過來之人!我也是想都沒想就和人家抱了一下。王凡凡說到這里拼命地搖搖手解釋說:不過嘴都沒有親一下,更沒有其他的事。過了一段時間啊,和那個干部再見面的時候,兩個人都十分坦然,仿佛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李君聽到這里十分好奇地問王凡凡:他是誰啊?

                  王凡凡再壓低嗓門用輕得似乎蚊子叫一般地聲音說:就是那個爸爸是軍區大首長的那個人……

                  李君跳了起來,輕輕地鼓起掌來:恭喜!恭喜!凡凡小姐!有幾十個人夢寐以求想當他們家的媳婦哎!祝賀您光榮入圍!

                  王凡凡豪氣地說:我才不在乎他呢!我這不是一腳把他蹬了嘛!

                  李君抬起右手,和王凡凡在空中十分默契地擊掌:別看這些人趾高氣昂的,其實都是紙老虎。

                  王凡凡十分高興地又和李君在空中擊了一次掌,怪叫一聲:對啊!都是紙老虎!

                  這時已是晚上九點多鐘,初春的紫金山麓還是有些寒冷。三名巡邏的警衛連戰士背著槍邁著有節奏的步伐走了過去,他們用詫異的眼光看著這兩位興奮過度的女軍官,但是官大一級壓死人,這幾位戰士根本就不敢吭聲過問。最后一位帶隊的老班長斗膽問了一句:王參謀、李軍醫,這么晚了,在這里干啥呢?小心得感冒了,快回屋里去吧!女同志晚上在外面不安全。

                  王凡凡不軟不硬地回了人家一句:有你們保衛,我們能不安全嗎?

                  老班長知道這兩位女干部都惹不起,一聲沒吭帶著戰士們走了。

                  第二天下午,兩支男籃勁旅之間的決賽開始了,比賽進行得異常艱苦。政治部男籃的那位始終沒有見到留蘇教練的體院馬教練,指揮政治部男籃和司令部的男籃殺得天昏地暗。政治部的男籃經過馬教練的強化訓練,素質得到了極大的提高,司令部男籃一直被對方壓著打,最多的時候甚至落后十七八分。李君、王凡凡等女隊球員的嗓子都快喊啞了、手都快要拍爛了!在她們的鼓勵下,司令部男子籃球隊下半場快結束的時候,鄭寬在底線的左角投進了一個幾乎是零度角的中遠距離投籃,將與對方的差距趕到了只差一分。當政治部的男籃又攻到了己方的籃下時,司令部的中鋒大胡竭盡全身之力跳起將對方中鋒的籃下投籃死死地蓋住,球落了下來又被鄭寬拿住,一個長傳給了已過中場的小個張紅旗,時間還剩最后的4.5秒。張紅旗將球向前運了一步就立即跳起投籃,皮球匪夷所思地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如同一枚制控導彈般準確地飛進了籃筐,只聽“唰”地一聲,皮球空心入網落下。

                  全場沸騰了,人們沖向前去將張紅旗拋向空中!當他落下后又再次把他拋向空中!拋完了張紅旗又拋鄭寬!拋完了鄭寬還不罷休,又去拋周群!最后竟然發展到了去拋中鋒大胡。大胡那兩百多斤怎么能夠隨便拋呢?果真出事了!當大胡落下來的時候,一位年輕的球員支撐不住,被大胡龐大的身軀結結實實地砸趴下了、受了傷。真是樂極生悲啊!

                  女兵們的慶祝方式不一樣;女兵們捧著鮮花沖向了張紅旗,紛紛向他獻花!艷福不淺的張紅旗被簇擁在鮮花叢中。他居然也高興地忘乎所以!驕傲地向大家說:“我是一面永遠沖在最前面、永遠不倒的紅旗!”

                  第二天一早,張紅旗就給大嫂寄出了一封信,上面只有一行字:大嫂:我們又贏球了!

                  離張紅旗所在的六朝古都三百多公里的蘇北鄉下,略微長胖了一點的張紅旗大嫂喜不自禁地流著眼淚告訴鄉親們:我家紅旗出息了!

                  0

                  第八章 絕殺(二)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