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東方龍騰>22 是殺是留?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22 是殺是留?

                  小說:東方龍騰 作者:島主 更新時間:2017/7/16 20:16:04

                  22 是殺是留?

                  盛成和幕僚們見勢不妙,趕緊調轉馬頭跑路。可惜還是遲了,兵營里早有準備的狙擊弩槍手將他們一一射下了馬。

                  盛成下意識地伏在馬背上,同時勒住坐騎的韁繩,試圖調轉馬頭,射向他的弩箭擊中了馬兒的脖子上,馬兒受痛,嘶鳴著直立起來,將盛成掀翻馬下,沖上來的特務連戰士將他五花大綁,拖進了兵營。

                  看著兵營內外橫七豎八的武士尸體,盛成痛苦地閉上了雙眼。

                  自衛隊員們看到被捆成肉粽般的盛成,興奮得象孩子一樣亂跳亂叫。他們的喊叫聲很快引來藩府里奉公女子、石田城工地上的勞工們和兵營周圍的村民。

                  福江人不敢相信他們的眼睛,不可一世的武士們就這樣全部安安靜靜地橫尸在他們面前,再也不能禍害鄉民。就連福江藩藩主盛成也成了階下囚。

                  激動不已的嶋尾正雄振臂一呼:“新安王,萬歲!”

                  自衛隊隊員、勞工和三年奉公的姑娘們、聞訊趕來的福江百姓們,跟著一起大喊起來:“新安王,萬歲!”“新安王,萬歲!”

                  呼喊聲響徹了晚霞籠罩下的福江村。

                  此一戰,新安軍和福江各地自衛隊以傷亡不到兩百人的代價,消滅了四百余名強悍的武士。

                  “諸位,盛成和他的家眷們,如何處置為妙?”

                  當晚,汪鼎杰召集了新安軍和自衛隊主要軍官,總結戰斗和商議下一步的行動計劃。首要之務的是如何處置被生擒的盛成和他的家眷們。

                  “必須殺了盛成!這個惡貫滿盈的混蛋!”嶋尾正雄當即站了起來,咬牙切齒地說道。之前他就試圖砍掉盛成的腦袋,結果被特務連的戰士們攔住了,還鬧得有點不愉快。

                  “對,殺了他,他的家人也得死,斬草除根,否則后患無窮。”一些沖動的陸戰隊軍官們覺得這沒什么好商量的,宰了最省事。

                  “我不贊成殺掉盛成,留著他還有用。”老道的沈亦道知道正是汪鼎杰下的命令讓狙擊弩槍手手下留情,不要殺死盛成。此刻見汪鼎杰沉吟不語,果斷地站出來反對主張處死盛成,眾人頓時愕然。

                  “哦,”汪鼎杰眉毛一揚,贊許地看著沈亦道說,“亦道兄弟,說說你的理由吧。”

                  “首先,記得我們答應過玉之浦村的百姓們們,允許仍然效忠于幕府將軍和天皇,而盛成正是幕府在福江的正統代表。倘若殺掉盛成,對我們可能有兩個不利的后果。第一,我們失信于福江百姓,他們會把我們當做入侵的敵人。第二,這可能會迅速引來幕府大軍的討伐。一旦開戰,戰火必然會禍及福江百姓。這與我們當初效仿徽王汪直造福五島人民的承諾不符。而且,等到我們與幕府刀兵相見時,倘若讓福江百姓在幕府與新安軍做出選擇,福江百姓說不準還是選擇效忠幕府。那樣,我們就會陷于非常被動的境地。”

                  沈亦道的潛臺詞是:新安軍目前根本沒有和幕府全面開戰的實力,但是這些話不能明說,否則就是長別人志氣,滅自家威風。

                  “說得好!”汪鼎杰擊掌贊道,“盛成不但不能殺,我們還得好好地將他供著,讓他繼續做他的藩主,只不過福江藩的事情將來是由我們新安軍說了算。”

                  “正如同幕府將軍與倭國天皇,曹操與漢獻帝。”沈亦道附和道。

                  “新安王英明。”在座之人雖然都沒大有什么文化,家喻戶曉的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的故事還是知道一些,紛紛點贊。

                  “不,我不是幕府將軍,也不當曹操。”汪鼎杰站起身來,搖搖頭,緩緩說道,“我是徽王的后人,只想效仿先祖,造福五島百姓。我愿與盛成,乃至幕府和平相處。”

                  “新安王時時心系福江百姓福祉,實乃福江百姓之幸啊。”沈亦道發自肺腑地贊道。

                  “正雄君,拜托你去說服自衛隊的隊員們,為了和平,我們只能暫且饒過盛成,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哈伊。”嶋尾正雄悶悶不樂地答道。

                  “曉湖,你帶人去把盛成帶過來。我們來與他聊聊。”

                  陳曉湖來到關押的盛成屋子里,命令特務連戰士給盛成松了綁,押著他來到了汪鼎杰面前。

                  屋里此時只剩下汪鼎杰、朱躍峰、沈亦道、嶋尾正雄、翻譯趙云峰。汪鼎杰按照倭國人的習慣,盤腿端坐在正中,趙云峰站在他的身側,朱躍峰和沈亦道坐在汪鼎杰左右,嶋尾正雄坐在朱躍峰身畔。

                  “盛成大人,初次見面請多關照。”汪鼎杰揶揄地說道,趙云峰趕緊翻譯給了盛成。

                  盛成陰沉著臉,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言不發。

                  “盛成大人,我知道你很不高興。這怪不得別人,只能怪你自作孽不可活。我們原本居住在福江藩的一個荒島,只是為了方便與貴國商人平等通商,并沒有叨擾福江百姓。誰知大人您派兵殺死了我們的兄弟,毀了我們的山寨。逼得我們不得不起兵前來報仇雪恨啊。”

                  盛成聽了趙云峰的翻譯,氣得直翻白眼,真沒見過這樣不要臉的人。明明不請自來,占了福江藩的海島,說得好像島山島是個誰都能隨便進的菜市場。

                  不過,成王敗寇的道理他懂,氣歸氣,萬念俱灰之下,他也懶得去辯解。

                  “盛成大人,看來你很清楚自己罪孽深重,這就好。”汪鼎杰見盛成漲紅了臉不說話,繼續教訓道,“你派兵殘忍地殺了我們的人也就算了,沒想到你對福江的百姓也這么兇殘。搞什么三年奉公,平民百姓碰了武士的配刀都會被砍掉腦袋。你現在應該知道為何輸得這么慘了吧?虧你也學過漢學,民可載舟亦可覆舟的道理難道不懂嗎?你睜開眼睛看看吧,有多少福江百姓在幫助我們?還有多少福江百姓因為你們被打敗在額手相慶?”

                  起初,汪鼎杰每講一句,便停下來等趙云峰翻譯,等翻譯完了在繼續講,后來講著講著就忘了,一大段話脫口而出,里面還夾著一些典故和成語,趙云峰頓時傻了眼。

                  汪鼎杰側頭看了看,見趙云峰結結巴巴地一邊回想剛才的話一邊翻譯,這才意識到話說得太快了,趙云峰跟不上。

                  盛成聽得一愣一愣,這個海盜頭子說得沒錯啊。確實是五島家愧對福江的百姓啊。這么多年來,百姓的反抗層出不窮。現在來了個幫他們出頭的主,他們不去投靠才怪。盛成羞愧不已,恨不得現在就去剖腹。

                  “盛成大人,你知道你現在只想著早點去切腹,以挽回聲譽,不過,我希望你好好活著,換一種方式來挽回你罪孽深重的靈魂。”

                  盛成愣住了,慢慢地抬起頭來,難以置信地看著汪鼎杰。聽這個海盜頭子話里的意思,似乎無意殺他。而且,他還可以擔任福江藩的藩主。

                  “盛成大人,您沒有聽錯。今后您還是福江藩的藩主。只不過是,你的藩軍沒了,將來就由我們新安軍來保護您的安全。您剛才也看見了,您的子民們恨不得將您撕成碎片。當然,為了平息福江百姓的憤怒,我還建議您立即下令做兩件事情。第一、取消三年奉公制;第二、頒布武士廢刀令——解散福江藩藩軍,所有武士必須交出他們的佩刀。藩軍的職責交給各村自衛隊。當然,您的武士們也可以選擇加入自衛隊。”

                  “不過,武士們若想加入自衛隊,必須經過嚴格的審核,只有那些沒有傷害過平民、秉性善良、性格溫和武士才會得到允許。”

                  “當然,我也知道,出生高貴的武士們未必肯屈尊與平民百姓為伍吧?”汪鼎杰微微笑著說道,“不過,尊貴的盛成大人可以保留您的佩刀。就是不要用它來剖腹就是。”

                  盛成垂首坐在地上,被汪鼎杰說得臉上一陣紅一陣白。

                  “倘若盛成大人覺得愧對福江百姓,執意剖腹謝罪。那么請考慮下大人您的家眷和福江藩所有武士和他們家人的感受。”汪鼎杰突然臉色一變,厲聲說道。

                  “看樣子盛成大人累了,那么就請下午歇息吧。”汪鼎杰見盛成始終一言不發,也懶得與他廢話,示意陳曉湖帶人將他帶回牢房。

                  “各位,我認為幕府不可能放任福江藩不管,隨時可能派出大軍前來進剿,各位不可掉以輕心。”

                  “是!”

                  “躍峰啊,你務必立即征集福江百姓,在石田兵營的基礎上構筑石田城,萬一大批幕府大軍來襲,可以憑借此城墻御敵。”

                  “是!”

                  “曉湖,你還是幫助正雄組建各村自衛隊,幫助他們快速形成一定的戰斗力。”

                  “是!”

                  “亦道兄弟,你的任務最重。”汪鼎杰看著沈亦道,語重心長地說道,“首先,你得密切關注幕府的動向,防止他們派出大軍渡海前來進攻;其次,繼續與倭國西南沿海諸藩開展貿易;再次,還得繼續從浙江沿海招兵買馬,加強我們的力量。”

                  “屬下義不容辭!”見汪鼎杰這么器重他,沈亦道激動地站了起來,挺起胸脯大聲答道。

                  “好!各位趕緊分頭去部署吧。”

                  “是!”

                  2

                  22 是殺是留?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