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歷史架空>宋周定鼎>第九章出兵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九章出兵

                  小說:宋周定鼎 作者:妙筆書丹青 更新時間:2017/6/24 18:28:03

                  元月之前李岱第一次來延州的時候,李岱就來蘆子關這里視察過,那個時候這里還十分破敗,城墻都是豁口,連城門也沒有,就是一個大門洞敞開著。他當時安排人進行休整,并且要求隨時在當地有一營兵駐防。現在蘆子關已經休整完畢,恢復了雄關的威勢,此時駐防在當地的就是彰武軍后團左營五百人。

                  這次李岱再次前來蘆子關并不是來考察關防情況的,跟著他的也不僅僅是自己的親衛部隊,身后還跟著整整三千新彰武軍的兵,這些士兵隸屬于彰武軍左、右、中三個團,都是按照南山軍的軍事體系整編訓練過的,他們這次隨李岱出兵,按照計劃并不會在蘆子關停留,而是將北上直抵寧朔縣城,同綏州出兵的西北聯軍南北合擊,在寧朔縣附近集合,奪取寧朔縣城之后再相機而動,尋找攻擊夏州的機會。

                  由于元月的時候寧州張建武兵敗包山,現在是折從阮為主將在統兵剿滅野雞族和殺牛族的叛亂,寧州已經沒有力量來幫助折從阮了。現在官軍新敗,各個部落士氣大振,慶州北面和鹽州南面已經一片混亂,官府完全失去了對這些地區的有效管理。但是這種局面對西北軍這個小聯盟而言那是有利的,畢竟南面統帥大軍的折從阮是自己人,這樣南山軍南面在軍事安全上就變得沒有一點問題了,而最近這一段北面的契丹和東面的北漢也都沒什么動靜,這個時間也不是普通地北方勢力愿意出兵的時間,所以西北聯軍就可以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定難軍拓跋氏身上。

                  經過這么長時間的內部斗爭,拓跋氏現在已經幾乎把原來的黨項八部勢力全部吞并干凈了,要么聯姻,要么攻滅屠盡,可以說所有要害部門和要害的位置的人幾乎全都姓拓拔,或者是拓跋氏的親戚。拓拔肇殷終于完全做到了令行禁止,雖然人口和戰士因為缺糧,在這個寒冬之后減少了整整三成,但是整個定難軍的凝聚力卻更強了。

                  因為前世的記憶,李岱始終把這定難軍視作心腹大患,元月互相拜會的時候,他同府州和麟州舉行三家首腦會談已經取得了一致意見,一定要進一步削弱甚至消滅定難軍。

                  這次的行動就是針對定難軍的一系列行動的開端,寧朔縣雖然不大,但是地處銀綏交界處,位置十分重要,西北聯軍得到此地,以此為基地就可以隨時威脅北面一百里外的統萬城,在北面都是平原,這里進可攻退可守,是一個非常關鍵的戰略節點。

                  眼下是二月時分,天氣仍然十分寒冷,今年的定難軍忙于內斗,對外顯得十分安靜,銀州會戰造成了黨項八部差不多四千人的傷亡,這個傷亡人數確實對他們算是傷筋動骨了。再加上這個冬天,南山軍練兵的區域已經從南山城西面的草原戈壁,變成了銀州城西面到統萬城之間的這方圓一百八十里范圍的草原,整個冬天定難軍勢力范圍內的牧民們都在被動挨打,拓拔肇殷在統萬城里過得肯定很不好受。

                  既然你沒有回復元氣那就再繼續削弱你,所謂趁你病要你命,李岱總覺得拓拔肇殷這樣的人,忍氣吞聲一冬天絕對不好好兆頭,所以一定要先行下手,再給定難軍一下狠的。

                  此時的王得弟作為彰武軍前團團正就跟在李岱身后,作為一個三年前還吃不飽飯的流民,現在能夠做到統帥千人的校尉團正這樣高的位置,王得弟自己也很是難以相信。

                  現在也是個中高級軍官了,王得弟本來寫信給家里,希望老婆帶著孩子來延州住,結果被老婆干凈利落地拒絕了,南山城交通便利又繁華,延州哪里有南山城舒服?再說最關鍵的是孩子上學咋辦?延州的南山學堂分院那教育水平能和南山城的本部比嗎?

                  王得弟的老婆現在自己也識字了,還升任了工坊的什么組長,不再是原來對王得弟唯唯諾諾地那個鄉下婆娘了,此時也是正有事業心的時候,他們工坊最近用新技術把羊毛織毛線做成毛衣毛褲,又貼身又暖和,外面再穿上棉衣,那是一點風都不漏,現在賣的好著呢,這毛衣毛褲唯一的缺點就是貼身穿有點扎,不過里面再貼身穿了棉麻的里襯就好了。將軍李岱還親自設計了這襯衣,管這襯褲叫做秋褲,現在大家跟著“秋褲秋褲”的都叫開了,儼然成了西北的時尚,婆娘們見面的時候都會驕傲地問一聲:“今天你穿秋褲了嗎?”不穿都不好意思出門見人的。

                  王得弟的秋褲是自己婆娘親手做的,貼身又保暖,穿起來舒服著呢!他隨手拍拍鐵甲,似乎能夠感受到鐵甲下面毛衣和秋褲的彈性似得。除了老婆自己能夠賺錢之后,在家里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大的毛病之外,一切都很美好。

                  最近南山軍系統內的兵已經全部配備了鐵質兜鍪,而新的鐵甲也已經配齊了南山軍嫡系部隊南山旅幾個團的步營,現在延州旅的步營正在加緊換裝,目前也已經裝備了三成鐵甲,至于騎兵,統萬城里面繳獲的騎兵甲裝備南山軍騎兵也勉強夠用,暫時就先這么湊合著,所有的騎兵的新鐵甲估計還要等好久了,王得弟作為前團的團正當然也有一副好的鐵甲,不但有胸甲還有肩甲和護膊,看起來很威風。

                  雖然還是二月,雖然已經不像三九天那種讓人伸不出手似得酷寒,但是還是挺冷的,冰涼的鐵甲磨著王得弟的脖子讓他有點不舒服,剛學會騎馬的他坐馬上也有點歪歪扭扭的。他扭了扭脖子,就見李岱在向他招手,急忙催馬到跟前,擊胸行禮道:“將軍有什么吩咐?”

                  李岱笑道:“得弟你也出息了,現在是團正校尉,當官的感覺怎么樣?”

                  王得弟嘿嘿笑了兩聲,一咧嘴道:“感覺沒啥不同的,就是薪俸漲了些,出門也一樣在軍營里廝混,在家里還是我兒子最大,婆娘還是那么兇。”

                  李岱哈哈大笑說道:“你婆娘在衣坊那邊管事,現在是不大不小的領導,下面也管上百號人,自然有官威了,你這人恐怕以后就是個怕老婆的。”

                  王得弟道:“咱們南山軍不興打女人的,俺婆娘嘴快,俺吵架總吵不贏她。”

                  李岱搖頭道:“這個恐怕你嘴巴再厲害也未必吵得贏。”

                  說了會閑話,他斂住笑容道:“這次北上一路地形都很復雜,你的前團本地人不少,哨探的任務你來負責,我中軍的偵騎也都配合你。”

                  王得弟連忙斂容在馬上又擊胸行了一禮,應聲安排去了。

                  李岱一邊騎馬緩行一面琢磨著昨天李奎一的報告,這三個多月,延州的地面已經十分安靖,延州雖然是個大州,畢竟地處西北,又被定難軍連年劫掠,高門大戶也不算多,有頭有臉的整個加起來就那是三五十家,現在有八家被“馬賊”屠滅的,還有三家“通匪的”,都是高紹基出面帶人動的手。這次李岱過來又做好人,安撫了一下其余各家。這樣連打帶拉已經徹底把他們壓服了,所以現在土地清點工作已經很順利地做完了,一共清點出土地總數是一百八十多萬畝,比原來的數目多出一倍還不只。李岱對此并不奇怪,后世的延安市的耕地面積是五千多萬畝,養活了好幾百萬人。現在只有這么一點耕地,還是因為水利設施不行,再加上周圍的樹木還比較多,看來農業還是大有可為,至少生態環境方面的壓力不大。

                  有了準確的土地數目,就可以按時收稅,在南山軍的體系里,沒有任何人可以享受免稅的優待,哪怕烈士家屬也要繳稅,只不過他們繳稅之后政府會按照具體人員另行再發補貼和撫恤,但是按照規矩繳稅誰也逃不脫。

                  一路想著心事,行軍的事情都交給下面的人去處理,現在南山軍的體系越來越正規,各個位置都有專門的人來負責,主帥就不再需要事事過問,只要負責做好軍事決策就行。

                  延州城到蘆子關一百二十里,蘆子關到寧朔縣也是一百二十里,但是這出了關隘的道路就比延州境內的道路差了太多了。延州一馬平川,南山軍過來又把官道全部維修過,南山軍政府甚至計劃把四輪馬車的主要生產基地設到這里來,主要就是因為這里的地理環境太好了,比銀綏和南山城那種山地不同,這里都是平原,有了四輪馬車那運力會以十倍的速度增長。現在南山軍內部都知道李岱的口號:“要想富先修路!”

                  所以南山軍的治下道路都是很順暢,養護得很好。因為交通好,,軍用輜重全部用四輪大車運輸,大軍從延州城到蘆子關僅僅用了一天就到了。但是出了蘆子關就到處是崎嶇的山路,當天大軍只走了三十多里,就因為后續的輜重大車跟不上而停了下來。事情的變化明顯超出了預期,延州旅的軍官團沒有很好的做出這方面的考慮。李岱對此很不高興,把楊隆義鄭敏中和三個團正參軍都叫了過去,訓了一通,然后連夜開會商議對策。并且連夜派人回延州送信。

                  2

                  第九章出兵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