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懸疑>廢城霧繞>61 這就是愛情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61 這就是愛情

                  小說:廢城霧繞 作者:吾歌 更新時間:2017/4/2 8:41:39

                  三天后,孟慶國被無罪釋放了,事情的發展和他預想的一樣,瘋豹在指認交易人的時候,一眼就把戴了面具的剛子給認了出來,當得知此人并非孟慶國的時候,瘋豹更是破口大罵,掙脫了警察就要沖上去,結果挨了一頓結結實實的胖揍才算老實。

                  這也多虧孟慶國漂白得早,幾年前就開始把一些非法的買賣收縮整合,或是干脆砍掉,然后又以個人和公司的名義捐助福利院,資助貧困學生,更是連續兩年獲得北滄十大民營企業家的稱號,這才讓周啟明敢拿他錢財,替他消災,也不至于招來太多北滄老百姓詬病。

                  案情上報到市局,馬東海臉上也露出了久違的笑容,瘋豹早就是市局重點照顧的對象,可苦于始終沒有確鑿的證據,一直拿他也沒辦法,如今被周啟明繩之以法,馬大炮感覺連日來的郁悶也稍微輕松了一些。

                  當晚,孟慶國在某高檔酒店包廂里,和自己手下幾名得力干將把酒言歡,席間,只有朱永一個人面色陰沉,自顧自低頭喝酒,這個人平日里也基本如此,不茍言笑,孟慶國和手下也沒有太過在意,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回到自己給情人買下的一套公寓,孟慶國洗了個澡,正準備去臥室投入溫柔鄉好好放松一下的時候,放在茶幾上的手機忽然響了。

                  來電是個陌生號碼,孟慶國猶豫了一下,還是按下了接聽鍵。

                  “孟老板,這一招偷梁換柱,暗渡陳倉干得漂亮啊。”

                  電話里傳來一個蒼老但底氣十足的聲音。

                  “你是誰?!這句話是什么意思?”孟慶國的面色一沉,冷冷問道。

                  “鄙人姓付,至于我說這些話是什么意思,我想孟老板比我更清楚吧?”

                  “我不認識什么姓付的,更不明白你說這些話的意思!”

                  “孟老板,你不認識我沒關系,我認識你就行了,不單認識你,我已經關注你很久了。”

                  “你到底是誰?!”孟慶國惡狠狠的問道。

                  “我姓付,家中兄弟姐妹排行老七,孟老板,深夜冒昧打來電話,我是想問你一件事,最近是否遇到了鬼魅妖邪之困擾啊?”

                  孟慶國聞言,額頭瞬間就沁出了冷汗!“難道是你……?!”

                  “哈哈哈,孟老板說笑了,凡夫俗子如何能左右鬼神之事啊?”付老七干笑了幾聲,輕描淡寫的說道。

                  孟慶國之前遇到的一些事,手下幾個心腹,包括韓振軍,秦凱都知道,此刻他并不想追究對方如何知道了這件事,而是想起幾次遭遇,至今仍心有余悸,渾身汗毛直豎,可這個付老七給自己打電話是什么意圖?難道是江湖術士,來坑蒙拐騙的?

                  “姓付的,我不管你怎么知道的這件事,但如果這與你有關,只要在北滄地面上,就算掘地三尺,我也會把你找出來!如果和你沒關系,那就奉勸你,最好不要招惹我!”

                  “哈哈哈哈!”付老七又是一陣干笑,孟慶國撕破了臉皮,他的言語也就不再客氣了。

                  “孟老大,不虧是一方梟雄啊,不過付某卻不懼怕這些,你在北滄能量很大不假,可我也沒放在眼里,今天我只想問你一件事,你可曾見過一個黑鳳凰的圖案?是不是感覺似曾相識啊?”

                  孟慶國又是一愣,黑鳳凰他怎能不記得,在香格里拉客房浴室鏡子里,自己那張詭異的臉上,還有電梯里莫名其妙出現的那張紙,都有黑鳳凰的圖案,要說似曾相識,孟慶國倒是想不起以前在哪里見過。

                  他不是沒有懷疑過,這件事是有人故意陰他,尤其電梯里那件事,耍些手段是可以做到的,可浴室鏡子的人臉卻無論如何也想不通,那根本不是人力能夠控制的。

                  “姓付的!黑鳳凰我見過又怎樣?沒見過又怎樣?!”

                  “這只黑鳳凰關乎一個天大的秘密,如果有人曾經給你看過,而且還說了些什么的話,希望你能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告訴我!”

                  “哼!”孟慶國冷冷哼了一聲,“我孟慶國的脾氣你應該知道!沒有人威脅得了我!”

                  “孟老大果然是條漢子,好,那咱們來日方長,相信用不了太久,我們就會見面的!”付老七冷笑著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孟慶國拿著手機,呆坐在客廳良久,對臥室里的溫香軟玉此刻也絲毫提不起興趣了。

                  除了自己的幾次遭遇,他還知道黑鳳凰圖案出現在劉建邦的妹妹,劉雅婷的后腰上,但他無法確定這是不是和自己看到的有關聯,尤其劉雅婷被人勒死在浴缸中,后腰上的紋身更是被人整塊皮肉挖掉,想想就讓人不寒而栗!

                  蘇凡恢復的很快,已經可以下地行動了,有了嫣兒的陪護,住院的日子也不是那么無聊,可自從知道嫣兒是韓振軍的女兒,自卑和自知之明讓蘇凡自然而然的產生了一種距離感,從可愛的鄰家女孩一夜間轉變為豪門千金小姐,嫣兒還是那個灑脫的女漢子,還是那個不修邊幅的鋼牙妹,卻再也無法是那個無話不談的好哥們兒了。

                  “蘇凡,怎么感覺你這幾天怪怪的?”嫣兒何等的精明,蘇凡的變化根本逃不出她的眼睛,此刻她一邊削著蘋果皮,一邊聽似漫不經心的問道。

                  “怪?我怎么沒感覺啊?”蘇凡也知道嫣兒說的是什么,卻無法坦誠自己的想法。

                  “還不承認?你當我傻啊?”嫣兒不滿的揮舞著小拳頭,“是不是知道我姓韓,感覺有距離感了?”

                  蘇凡沒點頭,也沒搖頭,等于默認了嫣兒的說法。

                  “哎……早知道一開始和你挑明身份就好了,可我告訴你,我還是我,永遠都這樣,還是你的好哥們兒!”

                  蘇凡苦笑著搖搖頭,話雖這么說,可他在韓振軍的眼神中卻看懂了一切,尤其得知嫣兒最近住在自己家里的時候,話雖然還沒明說,可表情分明是想讓自己離嫣兒遠點兒。

                  從小被奶奶養大,母親改嫁,父親坐牢,蘇凡是胡同里長大的野孩子,看慣了人間冷暖,世態炎涼,他并不記恨韓振軍,因為他能夠清醒的看到自己和嫣兒的差距,名牌大學畢業,帽子眼鏡下隱藏著驚為天人的容貌,更有著豪門的出身背景,無論哪一條拿出來,蘇凡都無法再有非分之想。

                  “你這是什么意思?”嫣兒一看蘇凡的表情,立刻就有些生氣了,把手里的蘋果和水果刀往桌子上一丟,過來就擰住了蘇凡的耳朵。

                  “哎!哎!疼!疼啊!”蘇凡的表情立刻就扭曲起來,連忙去捂耳朵,結果卻一下摸到了嫣兒的小手。

                  蘇凡的動作有些大,牽動了腹部的傷口,傳來絲絲疼痛,不由得就緊緊抓住了嫣兒的手。

                  嫣兒的臉突然一紅,慢慢就放開了蘇凡的耳朵,可也沒有把手抽開,就這么任蘇凡抓著。

                  蘇凡一開始還沒有意識到這微妙的變化,等腹部的疼痛漸漸消失,這才反應過來,嫣兒的手如同一塊溫熱,柔軟的羊脂白玉,抓在手里的觸感十分美妙。

                  相識這么久,兩個人不是第一次有身體上的接觸,可以前都是無意中碰到或是形勢所迫,這還是頭一次真正的觸碰,而且時間這么長久。

                  蘇凡不由得閉上了眼睛,感覺自己的心如同一片荒蕪的戈壁,被一場突如其來的甘霖澆灌,一絲絲情愫如同亂發般瘋長,原本蒼涼的灰色立刻變成一片綠意盎然,生機勃勃的世界,被陽光暖洋洋的照耀著,空氣里傳來陣陣野花的芬芳,他徹底陶醉了。

                  嫣兒的臉已經紅得如同自己沒削完的蘋果,羞怯的扭到一邊,像做錯了事的小女孩,根本不敢看蘇凡,任他握著自己的手,從開始的用力捏,到后來不知不覺變得輕柔,仿佛珍寶一樣被他捧在手里。

                  皮膚的接觸,仿佛產生了絲絲電流,嫣兒感覺自己頭皮都有些麻了,身體也不由得微微開始顫抖,她不是第一次和男孩子如此親密,和曲飛比這更親昵的舉動也曾有過,可嫣兒卻頭一次有這樣的感覺。

                  她曾經說過,真正的愛情都是一見鐘情,日子久了那只能算親情,再也摩擦不出愛的火花了,倒不是嫣兒有多少感情經歷,畢竟是女孩子,言情小說還是看過的,她也忘記是在哪一本書上看到過,感覺很有道理,就記了下來,可現在這是怎么回事?

                  其實,這就是愛情,只是蘇凡和嫣兒兩人,一個是不敢面對,因為那遙遠的距離感,一個是不敢相信,因為芳心已亂!

                  病房里的時間和空間仿佛同時凝固了,兩個人似乎變成了兩座雕像,一動不動,只有那握在一起的手把彼此獨立的他們聯系在一起。

                  如果這一幕被攝影師,畫家,或者雕塑家看到,一定會創作出一幅能感動無數男男女女的作品,名字就叫做,這就是愛情。

                  不知過了多久,清脆的短息提示音把兩個人同時從夢幻中驚醒,嫣兒連忙抽回了手,想嬌嗔幾句,撅了撅嘴,根本不知道該說什么,只好一屁股坐回椅子上,背對著蘇凡,繼續削蘋果,胸口卻快速的起伏著,仿佛藏了一只活潑的小鹿。

                  蘇凡撓撓腦袋,嘿嘿的干笑了兩聲,然后又突然覺得不對,把手湊在鼻子下狠狠的嗅著,一股淡淡的香味夾雜著自己手指上的焦油味,著實令他又陶醉了一會兒。

                  “你在干嘛?”削好了蘋果的嫣兒一轉身,就看到了蘇凡的豬哥樣兒,立刻明白了他在干什么,臉又是一紅,抬手就把蘋果塞進了蘇凡的嘴里。

                  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嫣兒拿過蘇凡的手機,點開了短信,可剛看了兩眼,眉頭不由得就皺起來。

                  3

                  61 這就是愛情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