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左手戰魂>第九十八章 草原的悲傷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九十八章 草原的悲傷

                  小說:左手戰魂 作者:端木淳熙 更新時間:2016/6/29 18:31:53

                  天終于大亮,街道上熙攘的人群多了起來,昨夜發生了什么他們都知道,但卻都不敢多說。

                  因為他們還不知道新主人的脾氣。

                  淳希醒來已經是中午,“哥,我睡著了,你還好吧!”

                  “放心,天亮后突然發現對方有一個狙擊手還在活動,我就去追了。”

                  “女的吧。”

                  “你怎么知道。”

                  兩人大笑。

                  天亮,無名發現大局已定,就去英子那里休息了一下,或許也只有英子家的房頂他才能睡得安穩。

                  無名并沒有打算驚擾英子的生活,可他的心里還總有那一絲倩影的存在。

                  至于毒龍淳希并沒有把他怎么樣,只是有必要讓他為以前犯下的罪行贖罪。

                  整個阿城的資產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流逝著,只是流逝的方向只有一個,那就是盛城。

                  兩個資本家正在瘋狂的斂財,他們甚至去堵截那些以前服從毒龍的財團,一時間兩人變得有點兇神惡煞。

                  這兩個資本家不是別人,正是魏晨和鄭彬。

                  龍珠送回去后,兩人并沒有著急回去,用鄭彬的話就是我虧大了我要賺回來,要不然我沒臉見江東父老。

                  魏晨自然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燈,也就留了下來。

                  “阿城給你兩施展夠不夠?”

                  “你什么意思,我兩給你留下當牛做馬,我們堂堂兩大財團家主……”

                  淳希打斷了鄭彬,“我八,你們二。”

                  “好,我們留下,”兩人回答的異常干脆,甚至異口同聲。

                  “既然留下,你們就要先去完成一件事。”

                  “什么事?”兩人隱隱覺得這件事不怎么簡單。

                  “改變產業結構,不能依著這些盜獵者生存,下一步我就要主動打擊盜獵者了,”淳希看著辛巴說道。

                  辛巴仿佛聽懂了淳希說的話,走過去用腦袋在淳希身上蹭了蹭。

                  兩人一陣頭大,淳希直接扔過來一個超級高難度的事情,這里的產業鏈一直延續了成百甚至上千年,想要改變談何容易。

                  “行了,瞧你倆那樣子,產品我已經幫你們弄好了,你們只要推廣銷售就好了。”

                  光頭狼以前有一個手下叫顏玉,是一位國學和玉器大師,在淳希的多次邀請下,顏大師留了下來。

                  當然顏大師不僅只對玉器感興趣,在非洲這么多年他對鉆石的研究也是透徹的很。

                  通過淳希的形容,顏玉覺得那個火山群噴發的地方很有可能帶出高品質的鉆石原石,他覺得這將是阿城經濟結構改變的一個重要機會。

                  阿城后續的事情很快處理完,淳希和無名帶著辛巴再次去了一次那片活火山口,果真找到了幾塊高品質的鉆石原石。

                  銷售這些根本就不用淳希他們操心,整個阿城終于在鉆石的暴利刺激下,漸漸運轉開來。

                  很快阿城就出臺了很多政策,其中就有禁止偷獵者進入這一條。

                  本來應該能震驚四野的一個政策,在各方尤其是左手的促進下顯得不那么突兀。

                  拿到阿城控制權以后,淳希積極推進民生經濟改革,當然這并不是他的功勞這些都要歸功于毒龍的智囊,智囊的真名叫哈里,他一直希望毒龍能走向這條路。

                  可是毒龍在利益面前越走越偏,直至走向滅亡,本來智囊還保留著一些迂腐的忠誠,可是五位白衣大將的輪番轟炸下,他的那顆忠心被轟成了渣。

                  近來五位大將很忙,他們每天去各地演講,籠絡和收復人心,他們想要將阿城變成下一個盛城。

                  淳希可管不了這些,近來有一幫異常囂張的盜獵者在草原中肆虐,他必須要打掉這幫家伙。

                  死士小隊兩個,辛巴作為先遣部隊去定位,定位成功后兩人帶著小隊迅速前進。

                  “大哥,阿城聽說正在禁止盜獵,我們現在在人家的地頭上會不會有危險啊。”

                  “笑話,阿城自古以來就是我們的天下,他想改就改,他以為他是誰啊?”說話的人看著就是一種兇神惡煞的樣子,看來死在他手里的動物不在少數。

                  這個盜獵團伙總共二十七人,隸屬于某黑幫團伙,他們這次出動主要是為了他們的老大準備生日禮物。

                  淳希不斷靠近,“哥能不能聽出來他們說的什么。”

                  無名搖頭,他必須經過一段時間的磨合和接觸才能判斷他們每一句語言的意思,人和動物語言的區別就在于人的更復雜一些。

                  “不對。”淳希看了看說。

                  “怎么了?”

                  “人數不對,請報上說,人數在二十五人以上,現在只有十三個人。”

                  “咱們的情報不會有誤,那就只有一種情況,他們分開了。”

                  就在昨天二十七人圍殲了十只野狼,這十四人正是回去送狼皮的。

                  “對了,他們肯定是將戰利品送回補給站,先打掉他們的補給站,辛巴,追。”

                  淳希快速應對,在這個時候無名不管錯對都不會質疑,他只管保證淳希的安全就好了。

                  辛巴不僅速度很快而且干勁很足,而打擊盜獵者這件事淳希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辛巴。

                  辛巴是草原給他的禮物,他要學會報答。

                  果不其然,五十公里外他們有一個補給站。

                  淳希沒有客氣,起手就給他端了,一舉繳獲大量的獸皮。

                  當然從這些獸皮可以看出,這個盜獵小隊也是有著不俗的實力的。淳希廢了一番手腳,將他們綁在這里,接受草原的懲罰。

                  做完這些,淳希長舒一口氣,五十公里的跋涉還是很累人的。

                  就在這時候,辛巴發出一陣不安的吼叫,無名警覺,看向淳希。

                  “什么情況,草原可能出事了。”

                  辛巴的父親,獒王大人,自從辛巴走后,他就離開自己的領地,四處奔走,期間多次和盜獵者激戰,守護著這片大草原,因此他在草原上有一個威武的名字幽靈獒王。

                  這次他走過這片領域無意中嗅到辛巴的味道,本已經離去的他又折返回來,希望能見辛巴一面。

                  折返途中,它嗅到一陣很濃的血腥味,其中夾雜著一些火藥味,一時間怒火心生。

                  憤懣的獒王大人,急速向血腥傳來的方向奔去,他希望能阻止這一場災難。

                  一路上荊草密布,他知道自己走進了非洲獅的領地,有人讓非洲獅喋血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獒王放緩腳步,慢慢逼近,這時他看見十三個人看著非洲獅的洞穴傻笑,而一只非洲雄獅正倒在背后的血泊中。

                  獒王明白發生了什么。

                  淳希他們追著拿著狼皮的十四人離開正是中了這幫家伙的計謀,他們此行的目的就是洞里的這三只非洲獅幼崽。

                  為這次行動他們煞費苦心,精密設計,表面上二十七人實際上動用的人數甚至超過兩百七十人。

                  當然左手正是在他們的計劃當中。

                  “給總部發消息,說我們已經得手,讓他們快速給我們組織撤退的路線。”那個大哥模樣的人呢說話。

                  獒王后退兩步,眼里噴出怒火,雄獅的命運應該是雄霸草原,決不能淪為他們的玩物。

                  帶著東方圣獸的雄渾,獒王沖了上去。

                  一個起跳血盆大口撕開了一個盜獵者的咽喉。

                  然后再借力前頂,又一個盜獵者后腰一聲脆響癱了下去。

                  這時小隊隊長反應過來,機槍一陣掃射,獒王全都靈巧的躲開,只是這個過程中,其他幾人也都反應過來。

                  一時間槍聲四起,獒王中彈了。

                  可是這些上并沒有讓他停下,一個換彈夾的家伙中招了,獒王憋足了勁沖將過去,沒有任何反抗的機會,那個家伙沒了氣息。

                  小隊隊長震驚,一只雄獅幾乎沒讓他有任何損失,可這只藏獒竟有如此戰力。

                  這個小隊每位隊員都經歷過多次生死的考驗,可是像這次這樣的情景他們還是第一次遇見。

                  他們試圖拉開距離,不斷用子彈封鎖獒王的突擊線路,可是他們低估了獒王的靈活性,獒王盯著一個高個的隊員發起沖擊,這次沖擊讓他身中兩彈。

                  這個高個的隊員看向獒王血色的眼睛時,亂了心神,就在獒王起跳前撲的瞬間他將隊友拉到自己身前。

                  這個和他生死相伴的隊友血灑草原,接著獒王空中一個高難度橫移躲開了另一個隊員的槍口。

                  這個高個隊員也倒在了自己人的槍下。

                  獒王借用這個機會穿過他們的防守陣地,沖到非洲獅的洞口。

                  兩分鐘不到盜獵小隊損失了五位隊員,還算鎮定的小隊隊長看向獒王,獒王身上被鮮血染紅,有幾個彈孔還在淌血。

                  他快速后撤拉開距離。

                  他不再讓小隊成員隨意開槍,因為他們的彈藥不足了,帶著幼崽離開草原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立刻呼叫總部請求支援。”

                  獒王蹲在洞口并沒有追出去,他找到一個掩體,蹲在那里,鮮血順著地面不停的淌著。

                  獒王舔了舔傷口,靜靜的守在那里。

                  這一生它征戰無數,今天可能是它最后一戰,可惜的是他不能再見一次辛巴,可是他不后悔,因為他的天職就是守護。

                  一個小時以后,一個小隊隊員試探著向洞口走去,走到了一個可以開槍的視角,當他看見萎靡的獒王時,又大著膽往前走了幾步。

                  0

                  第九十八章 草原的悲傷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