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左手戰魂>第九十章 龍獒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九十章 龍獒

                  小說:左手戰魂 作者:端木淳熙 更新時間:2016/6/25 18:38:45

                  淳希慢慢閉上雙眼,他知道自己已經沒有能力阻止這些事情的發生了。

                  看著淳希閉上眼睛,無名才表現的有些慌亂,因為辛巴不見了。

                  “辛巴,辛巴,”無名去外面輕聲的叫了幾聲,不見動靜。

                  昨天夜里,辛巴輕輕的舔干凈淳希嘴上的血跡,離開了駐地。

                  無名看了淳希一眼,辛巴絕不可能平白無故的走掉,別人不知道辛巴是什么但他心里很清楚,辛巴的離開并不是它覺得淳希沒有希望,反而恰恰說明淳希有救了。

                  無名一陣狂喜,他現在只要保證淳希一直活著就好了。

                  這座即將成為死城的城市仿佛瞬間活了過來,其實人最怕的不是死亡而是活著但看不到希望。

                  辛巴是六百年前僅存的靈獸,他的靈智可謂是空前絕后。

                  跟著淳希這段時間它也成年了,昨夜當它嗅到無名的鮮血時,深藏在腦海里的一些記憶就開始復蘇了,這些記憶都是在它幼年的時候老龍獒灌輸給它的。

                  也許老龍獒很早就預見了這一幕。

                  辛巴復蘇的正是一些關于大陸上秘辛的記憶。

                  在極熱之地會生出一種石花,它能治淳希的病,而且效果奇佳。

                  這種石花經過地下幾千年甚至上萬年高壓高溫而鍛造出的一種可溶性物質,只有在火山噴發后遇到陰冷空氣才會瞬間裂變產生,而且好多只是曇花一現就被高溫溶解。

                  艱難留下的見了水也會變質,所以最佳的采摘時間就是火山剛剛噴發,空氣異常干燥的時候,沖上去摘走那些沒有被融的,然后想辦法隔絕空氣保存起來。

                  烈日下龍獒掛在脖子上的碧玉醉酒時不時的會碰到腿,每次雖不是很疼,但時間久了,慢慢就有了血印子。

                  漸漸的血印子越來越深,前腿的皮開始拉開口子,鮮血滲了出來,血滲的越來越多,這時龍獒會停下來舔舔傷口。

                  它現在要去的地方正是淳希他們一開始見過的火山群,要到那里絕不是一天兩天的事。

                  駐地淳希開始咳嗽,每次淳希開始咳的時候,無名就后解開自己胳膊上的紗布,讓血滴進他的嘴里。

                  淳希的意識漸漸沒有了,他下意識的吞咽著。

                  那姑娘一直守在身邊,要是沒有她,他們兩個可能也堅持不了多久,因為無名也開始不動了。

                  他從一開始的兩天喂一次,到現在的一天兩次,每天看著落下的夕陽,他都在想明天還能不能堅持住。

                  辛巴爬過大山越過河流,期間碰到過兩個不長眼的家伙,他沒有留情直接撕了個粉碎。

                  山越來越高,爬起來有些吃力,它的前腿開始會有蒼蠅停留,停下來舔的時間越來越長。

                  終于爬上一座長滿野草的山,如果記得沒錯,離目的地應該沒有多遠了。

                  但是它也知道這里停著一個棘手的家伙,從血統上來說它要低賤很多,可是因為這個家伙的天生殘疾讓它變的異常兇猛。

                  本來它是可以繞過去的,繞過去也只是需要一天左右的時間而已,可是它會嗎?

                  答案是肯定的,先不說這一天對它來說有多么重要,關鍵是它和淳希是一個脾氣,它有它的驕傲。

                  辛巴幾個跳躍跳上山頭,定目遠望,不出所料,它果然在哪里。

                  它是一只純種獅獒,天生右眼殘缺,根本不能精準判斷獵物遠近的它,從小就被同類排擠,成年后他就離開同類,奔上這自由的原野。

                  這只獅獒比辛巴年長兩年,因為異常兇殘所以經過這里的獵物幾乎都沒有逃過他的追殺,獵物的滋養讓他變的異常壯碩。

                  伏在地上的獅獒就像一座小山,反觀辛巴甚至沒有它的一半。

                  辛巴立定看著眼前的龐然大物,它的眼神很冷,冷的好像要冰凍,大家伙抬起壯碩的腦袋,齜牙發出警告。

                  辛巴甚至沒有和它進行溝通,瞬間發動攻擊,兵貴神速,它沒有時間耗在這里,它必須果斷。

                  獅獒雖然壯碩但卻不笨重,這可能也是他在這片原野上生存的法寶,用壯碩掩飾靈活,好一個扮豬吃老虎。

                  辛巴早有準備,它知道這片原野上的任何物種都有它生存的法寶,一擊未成,它并不惱怒,在落下觸地的瞬間成功借力,又是一擊。

                  此時獅獒也沒有閑著,靈活轉身躲過它真沖面門的一擊。突然俯下身子,就在辛巴借力的時候撲了出去,兩虎相遇必有一傷。

                  可是辛巴竟硬生生的停下自己這借力的一擊,獅獒被騙了,辛巴并沒有打算和他硬拼,硬拼的話他可能不是對手。

                  獅獒被虛晃一下,一時沒有著力點摔了下去,它扭動身軀多次調整在空中的姿勢。

                  這次辛巴可沒有再給它借力反擊的機會,在它還沒有落地的時候,辛巴一下撲到了它寬大的后背上,沒有客氣直接血口一嘶,鮮血一下濺了出來。

                  還沒有完,趁著下落之勢,辛巴揚起它的利爪重重的拍了下去。

                  這些動作都發生在電光石火間。

                  轟然落地,獅獒掙脫辛巴的控制,不顧后脖子的疼痛,拼命向它撲去,辛巴體力沒有完全恢復,跟它纏斗在一起。

                  這時候他的小身板就有點吃虧了,不光身形,他腿上的舊傷一下就流出鮮血,這時山坡上的血腥氣異常濃重。

                  獅獒的進攻很兇猛,辛巴也使出拼命的勁頭,可是高手過招勝負往往就在一念之間,辛巴剛才那一下就咬斷了獅獒的一條靜脈,后面動的越厲害,血流的越多。

                  慢慢的獅獒沒了體力,停了下來。

                  辛巴在旁邊蹲了下來,看著這只草原霸主沒了氣息。

                  看著躺在地上的獅獒,辛巴露出了濃濃的悲意,它必須要補充體力,可是獒是不吃同類的,哪怕是戰死的獅獒也是有尊嚴的。

                  但是如果它不吃,后面它就不能再堅持下去了,辛巴的眼里的悲傷更濃,它冷冷的看了看遠方,仰天長嘯。

                  狠狠的拋開獅獒的胸膛,食下還有余溫的內臟。

                  狼吞虎咽的吃完,它再次仰天長嘯久久不息,風吹干了它流出的淚水。

                  掛上碧玉醉酒甚至沒有再舔腿上的傷,就奔向遠方的炙熱。

                  給它的時間真的不多,來已經用了很長時間了,可還是要回去的。

                  淳希已經好久沒有睜開眼睛了,他甚至連咳嗽都沒有太大力氣,每天放血的無名也變得異常消瘦,疫區并沒有太多有營養的東西讓他補充。

                  現在支撐兩人的就只剩意志。

                  空氣越來越灼熱,辛巴知道目的地就要到了,它加快了腳步。

                  這片活火山噴發沒有一點規律,有時候好幾個月沒動靜,有時候一連噴發好幾天。

                  辛巴需要的是他們一連噴發好幾天,因為只有那樣才會有稍微多點的石花。

                  離火山越來越近,辛巴找了一個稍遠稍高的凸起站定遠眺。

                  地上巖漿四溢,有幾個火山口還是不是冒出濃煙,這說明它來的正是時候,現在只要等到一個井噴就可以了。

                  一般井噴都能帶出一定量的石花,之所以沒有石花傳世,一個是它容易變質不易保存,另一個就是幾乎沒有人能穿過巖漿采到石花。

                  辛巴站在那里,不斷丈量著地上每一寸能行走的地方。

                  它感覺到距離還不夠,趁著沒有井噴,它需要靠近一些,它小心翼翼的靠近,身上的毛在炙熱的空氣中開始有些焦糊。

                  不斷靠近火山,溫度越來越高,身上皮毛的焦糊它好像并不在意。

                  突然山崩地裂,一波井噴開始了。

                  它輕易咬斷固定碧玉醉酒的皮條,左前腿勾起將碧玉醉酒緊緊的貼在胸口下面,很快做完這些。

                  它三腿著地,突然加速,溫度瞬間升高,加上奔跑帶起的勁風,它身上的毛一下就著火了,火焰竄了很高,這時天上的火山灰落了下來將它淹沒在無盡的灰燼里。

                  沒等塵埃落盡,一個完全不能判斷是什么的東西從灰燼里奔了出來。

                  不知是疼痛還是別的什么,那個東西用三條腿不停奔騰著,直到遇到一片濕地。

                  就在這時候他慢慢放下那條左前腿,小心翼翼的將一個盒子放下,不錯,跑出來的就是辛巴,它放下的正是碧玉醉酒。

                  碧玉醉酒是上部推拉式的,密閉性異常的好,而這一點就不得不佩服我國古代工匠的智慧了。

                  它艱難的避開放在地上碧玉醉酒,看了看確認沒有問題后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竄進濕地。

                  良久之后才將頭從里面伸出來。

                  過了會等到全身的燒痛感退去,它才從濕地里出來。

                  從淤泥里出來,他沒有著急抖動,它需要淤泥在身上結出泥伽,好護它再行萬里。

                  其實他的身上除了觸地的三條腿其他地方并沒有受傷。

                  燃起的大火正是它故意為之,它的毛發很厚,劇烈的高溫讓鬃毛融化,火山灰撲滅大火形成一層隔熱護甲,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才能在那炙熱的條件下活著回來。

                  它用受傷的右腿夾住碧玉醉酒護在胸前,用唯一沒有被灼傷的左腿作為自己身體的支撐點。

                  1

                  第九十章 龍獒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