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赤血軍魂>第十五章 實彈射擊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十五章 實彈射擊

                  小說:赤血軍魂 作者:歸無所從 更新時間:2018/11/24 17:25:36

                  “啊!?水!。。。”

                  參考新兵們有的扶著雙膝,有的兩手掐著腰在那里喘著粗氣,聽到考官班長的話后眼睛都齊刷刷的看著張一。

                  張一猛地想起來剛才跑步的時候喝了一半,不知如何是好!

                  “你哪個班的?班長是誰?”考官變得更加嚴肅。

                  部隊是特別反感偷奸耍滑的,對于考官這種老士官來說更是要講究一個規矩,俗話說無規矩不成方圓。

                  “報告!我叫張一!我是新訓三中隊五班的!”張一被考官呵斥的有些緊張。

                  這時候排長跟童雷班長聞聲趕了過來。

                  “考官你好!我是他的新訓班長!”

                  童雷班長與考官敬了個禮。

                  “這是你班的兵是吧!你就這么教他的?考核作弊,掛半壺水?!”考官開始質問童雷班長,語氣緩和了一些。

                  這個考官肩上抗的是一粗一細兩個拐,也就是三期士官,論兵齡比童雷的一期士官要老,童雷的態度也沒敢怠慢。

                  急忙把張一叫到了一邊,剩下排長跟三期老炮在那里閑聊。

                  “怎么的排長同志?又過來護犢子來了?”三期老炮調侃著排長。

                  “你小子!是不是找抽?多一條拐了厲害了是不?”排長沖三期老炮瞪著眼珠子。

                  一旁的新兵們看愣了以為兩人要打架,實際上兩人是在開玩笑。

                  三期老炮是特勤中隊的代理班長,在排長沒有提干的時候是排長手底下的兵,他們只相差一屆,平日里的關系就跟親兄弟似的。

                  “你怎么回事?水壺里的水早上起床不就讓你們灌滿了嗎?水呢?!讓你喝了!?”童雷怒氣哼哼。

                  張一呆呆的看著童雷班長,默默的點了點頭。

                  “什么意思?真讓你喝了?!”

                  張一又點了點頭。

                  “我不是現告訴你們那都是考核要檢查的嘛!你說喝就給喝了?!”童雷聽說張一把水喝了更是火冒三丈,急的要用腳踢張一。

                  張一見勢趕緊解釋道。

                  “班長你聽我解釋啊!我一開始跑著跑著岔氣了,越跑越難受,越跑離隊伍越遠,心想這下壞了估計怎么著也合格不了了,當時又渴的難受,我也忘記你說的話了,直接就把水喝了!”

                  童雷聽后收回了想要踢向張一的腳。

                  “你啊!”

                  童雷無奈的瞪著張一。

                  “哎!李班長!有沒有好苗子,我領走!”三期老炮笑呵呵的問排長。

                  “你小子!挖墻腳挖到我這來了是嗎!?好苗子我還留著了!”

                  “嘿!你看看你!你去了一中隊就把老單位給忘了吧!那你當初把我騙到特勤你不提這事呢!”三期老炮仍舊是笑呵呵的。

                  “哈哈哈!你想要好苗子也得好苗子愿意去才行啊,你們那個老古板今年把挖人這個工作交給你了?!”

                  “林隊上個月休假了,指導員在單位了,算上我三個排長一個去培訓了,一個在山下看家了,剩下我這么一個代理的支隊還讓來考核,我不挖還誰挖啊!這段時間可給我倆累壞了!”

                  三期老炮無奈的跟排長倒著苦水。

                  這時候童雷領著張一過來了。

                  “排長!”

                  “怎么回事啊!怎么作弊了呢?水讓你喝了小張?”

                  “對!”童雷班長回答說。

                  “什么?還敢頂嘴?!”排長當時火就上來了,提起腳來要踢童雷。

                  只見童雷像張一一樣,急忙解釋,又讓排長收起了腿。

                  張一看見這個場面,想笑又不敢笑,憋得臉通紅。

                  其實童雷想踢張一,跟排長想踢童雷都只是象征性的像是開玩笑,并不會真的踢那一腳。

                  三期老炮聽了事情的原委也是微微一笑。

                  “行了排長!既然是這樣的話我也就不追究了,不過這個新兵,現在你雖然跑了第三名,成績是優秀,但是錯誤你是犯了,我就給你寫個及格!你看行嗎排長!”三期老炮問排長。

                  “你看著辦!別為難!”排長故意做出一副生氣的樣子,而三期老炮也是給了排長一個面子。

                  三公里越野是考完了,但是張一從離排尾那么遠的距離一口氣從排尾追到了排頭的場景卻給三期老跑留下了一個很深的印象,其實要追究張一“作弊”不是目的,而是看到了張一的身體素質。

                  “你叫什么來著!”三期老炮問張一。

                  “報告班長!我叫張一!”張一面對著嚴肅的三期老炮還是有點緊張。

                  “行!那就先這樣吧!排長,我過去了!”三期老炮沖排長跟童雷敬了個禮便走了。

                  張一灰溜溜的回到了隊列。

                  “怎么回事啊!?”李曉飛小聲的問張一。

                  “哎!別提了,可尷尬死我了。”張一一臉無奈。

                  新訓考核如期進行著,第二天的考核項目是射擊,考完射擊完所有新兵就可以如期下連了。

                  第二天一大早,部隊就集合在了打靶場附近,新訓三中隊十二個新訓班整齊的列隊在打靶場后側,正面就是一座規模更像一座小山的土包,靶山根下立著二十個半身靶,離隊伍較近的位置規矩的擺放著二十個棉墊,棉墊前方分別擺放著二十部八一式步槍。

                  槍距離半身靶的距離是一百米,雖然距離不算遠,但是對于第一次開槍的新兵來講,難度還是比較大的。

                  作訓參謀帶隊給新兵們復習講解射擊動作要領以及注意事項,作訓參謀講的很認真,但是新兵們的心早已經飛到了靶場的上空,各班長無數次的提醒戰士認真聽講。

                  講解結束了,戰士們開始排隊接受考核,每一波考核二十個新兵,有專門負責發彈袋的士官,有專門負責發彈夾的,為了防止發生意外還有醫療衛生隊的醫務人員坐在一邊待命。

                  槍支一側是一名手持指揮旗的士官,二十個半身靶下方是一個靶壕,里面有二十個老兵班長充當報靶員,也就是匯報成績,他們并不會從坑里跳出來告訴你打了多少環,而是用對講機來喊話提醒參考人員考核成績。

                  射擊場上有射擊紀律,更是各班長無數次強調的東西,所以場上的氣氛特別的安靜,東北的氣溫非常低,整個操場上都是皚皚白雪,等待考核的戰士們站在操場上都被凍的瑟瑟發抖。

                  “靶壕注意靶壕注意!地面準備射擊,是否準備完畢!”手持指揮旗的士官拿著對講機對靶壕里的報靶員喊。

                  “靶壕準備完畢!可以實施射擊!”靶壕的對講機傳來了回復。

                  指揮旗的士官拿出信號彈沖著天空射出了七八十度的弧線后,揮旗吹哨示意戰士們開始射擊。

                  戰士們以單手持槍臥倒的姿勢倒在了事先準備好鋪在地上的棉墊上,左手向前順勢伸出,左腿呈弓步,順勢臥倒端起槍,從彈袋中抽出已經上過子彈的彈夾,將彈夾裝完之后形成預備射擊的據槍姿勢。

                  指揮員見所有戰士都已經上彈夾,于是吹哨示意允許射擊。

                  只聽二十個射擊位置都是‘咔吃咔吃’的子彈上膛聲音,那聲音特別清脆,讓人終生難忘。

                  考核的新兵都緊張的不得了,生怕打不中,所以都小心翼翼的瞄著不敢輕易開槍。

                  “bang!”不知是哪個新兵率先開了第一槍,于是新兵們接二連三的都開了第一槍,因為前三槍是試發彈,一是用來試發射讓戰士們在正式射擊考核的時候有一個正常的成績,二是為了防止戰士們第一次實彈射擊容易緊張影像射擊效果。所以大家相對來講還是比較放松的,三槍試發打完報靶員報靶才是他們最緊張的時候。

                  指揮員吹響哨音,射擊停止。

                  “靶壕注意靶壕注意!射擊完畢請報靶!”指揮員用對講機沖靶壕喊。

                  “靶壕收到靶壕收到!一號靶27環,二號靶28環,三號靶23環。。。二十號靶25環,報靶完畢!”靶壕里面的報靶員用對講機報著成績,這邊考核的戰士們緊張的不得了,壓力還是比較大的。

                  “聽口令!驗槍!”

                  指揮員下達驗槍口令后,二十個新兵按照動作要領起立驗槍,又是一頓‘咔吃卡尺’的聲音,依然是那么的清脆。

                  驗槍結束后戰士們呈弓步將槍放回原位等待下一波考核戰士過來,緊接著二十個考核新兵向一側排頭集合入列。

                  打完靶之后的戰士都是有喜有憂,有的面部表情特別緊張,好像剛經歷了一個艱苦的磨難唉聲嘆氣,有的戰士則是放松冷靜,對于接下來的五發考核彈信心百倍的樣子。

                  接下來換另一波二十個新兵繼續進行三發試發彈的考核,整個上午就這么在乒乒乓乓的射擊聲中過去了。

                  這時候李曉飛射擊完事歸隊,李曉飛顯得比較輕松,他打了29環,差一環滿分成績比較不錯。

                  “怎么樣哥們!?緊張不,看得我有點害怕啊!”張一優點緊張。

                  “沒什么可怕的,剛開始我也有點害怕,但是開完第一槍之后就好多了,別怕!按班長的動作要領來就行!”

                  “這萬一要打不好我不廢了!?三公里越野已經犯錯了,這個再打不好班長不得罵死我?”張一心里犯著嘀咕。

                  “靶壕注意靶壕注意!請報靶!”

                  “一號靶23環,二號靶26環。。。10號靶,11號靶。。。12號靶。。。”

                  張一趴在棉墊上等待著報靶員喊出自己12號的成績,雖說是寒冷的冬天還是在東北,但是張一緊張的手心里全是汗。

                  “12號靶19環!”

                  當聽到報靶員從對講機里喊出的聲音后張一的內心是崩潰的,后方聽到成績的童雷也是大吃一驚,基本上每個戰士都能保持在25環左右,可張一的成績顯然太差了,這下一步五發考核彈成績也不會理想到哪去,童雷越想越生氣。

                  突然對講機里傳來聲音。

                  “稍等一下!12號靶成績好像有問題!”

                  張一聽到這個更害怕了,咽了口吐沫心想:“不會吧!不是連19環都不到吧!班長會不會殺了我!”

                  同時張一的成績也引起了站在后方監考的三期老炮注意。

                  0

                  第十五章 實彈射擊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