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軍事科幻>青山處處埋忠骨>第三十五章 許家村的陷落(四)
                  背景顏色:
                  字體大小: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三十五章 許家村的陷落(四)

                  小說:青山處處埋忠骨 作者:蘇禾 更新時間:2014/12/27 10:36:02

                  第三十五章 許家村的陷落(四)

                  望遠鏡里的戰況慘不忍睹,陣地上滿是黃色的日軍陣亡士兵的殘肢斷臂,可是舉著望遠鏡不斷調節倍數的松田鳴和跳了跳眼皮,沒有一絲反應,面色如常冷峻嚴肅。雖然已經有幾個中隊長一再向自己稟報說是支那守軍反抗激烈,部隊傷亡慘重,不過他仍舊充耳不聞,他以為支那人越是反抗激烈越說明他們因為實力薄弱而心虛害怕,說明他們已經是強弩之末,在死之前做著最后的掙扎而已。

                  “中佐閣下,我的第一中隊已經傷亡近半了···快撐不住”。第一中隊中隊長滿臉著急地向松田請求,請求他下令暫時停止攻勢,現在擔任攻擊任務的日軍第一中隊全線遭到了守軍的壓制,傷亡慘重,正被死死困在第三道防線的陣地上,不少與主力部隊失散的士兵已經陷入了支那守軍的團團包圍,正在被守軍的狙擊手和手榴彈逐個干掉。

                  “不,我們撐不住,支那人也撐不住了···”松田就是不愿下令退步,他堅信大日本皇軍士兵的戰斗意志是信念是世界上最強烈的,一個中隊的皇軍士兵能憑借這樣的斗志戰勝一個團的支那人,更何況情報里面顯示當面的支那守軍只有一個營,也就是四百人不到的隊伍,還是分布在前后五條防御線上,可想而知堅守在這三道防線上的守軍會有多少人。

                  “中佐閣下···”第一中隊中隊長急了,幾乎是帶著哭腔地喊了出來。松田越聽越惱,正準備翻身抽他幾個耳光的時候。前方的陣地上響起了一陣喊殺之聲,伴著潮水般席卷而來的氣勢,只見從戰壕里和暗堡后面突然殺出一片手舉著大砍刀的灰色人潮。

                  “大隊長閣下,支那人發動了反擊!”前面觀測位置上的觀察兵急忙沖松田鳴和等人急喊道。

                  “納尼?”指揮所里的人臉上都掛著難以相信的神色,他們不敢相信就區區一個營左右的守軍還敢在火力絕對弱勢的情況下發動反擊。松田趕到觀測臺前,舉起胸前的望遠鏡一看,只見漫山遍野的支那軍隊,灰藍色的人潮鋪天蓋地而來,每個支那之兵手上都舉著一把錚亮的大砍刀,人人高喊著口號,氣勢滔天,左中右三處陣地皆是發動了對攻擊部隊的反擊,這陣勢看著松田等人不禁大駭。

                  “快命令第一中隊撤退!撤退!”

                  松田急令旗語兵傳令,可是還沒等旗語打完,那邊的中國軍隊就跟沖鋒的日軍攪在了一起,說來也奇怪,那些被守軍火力壓制的日軍也是窩著一肚子火,沒沖出幾步就被中國人的機槍步槍撂倒了一半,何時也沒見過中國軍隊擁有這么強大的阻擊火力。還沒等他們明白怎么回事的時候,陣地前的支那人又是一片號聲,守軍沖殺了出來,人人高舉大刀,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氣勢上隱隱將他們壓制住了。可沖鋒的日軍也不是什么弱茬,一見著支那人如此兇狠,從小熏陶著他們的武士道和戰斗軍人精神一下子又重新復活了過來,人人嚎叫著退光了槍膛內的子彈,按上刺刀迎著反擊的隊伍沖了上去。頓時兩波人馬就攪合在了一起,灰藍色的浪潮和黃色的浪潮一下子攪在了一起,金屬碰撞聲,喊殺聲,奇怪的哀嚎咒罵聲,還有鮮血噴涌和骨肉斷裂的恐怖聲音都回蕩傳遞在這方寸大小的陣地前方,久久不散,此起彼伏。

                  “哈~~”

                  “老子也要剁幾個小谷子的腦袋過過癮!”李榮根一聽這沖鋒的號角,一時間接近半老的身子跟邊上的青壯漢子一樣也是熱血上沖,抄起大刀就跟著大部隊沖下了陣地,原本安排下來堅守暗堡的大個子個二順也是腦袋一熱,熱血沸騰地跟著大家伙就是沖殺了下去。大個子大刀一把,不忘照顧一把二順,甩給他一把配套步槍的刺刀,這種步槍刺刀他們這些老兵是不屑使用的,只是現在手中沒有二順趁手的大刀,只得勉強用刺刀撐場面,大家都是心有默契地相視一眼,都要適當地掩護著這個身后的小伙子,畢竟人家還只是個孩子娃娃。

                  “殺!”李榮根的一班,十余人,新兵跑得不必老兵慢,狠狠就是沖到了部隊的前頭,李榮根跳躍而起,帶頭一刀劈了出去,以一個日軍軍曹的腦袋拉開了這場血腥白刃戰的序幕。

                  日軍仰視仰攻,國軍俯視俯沖之下占盡了地利之便,再加上氣勢之勝,起初的一陣橫沖直闖就把日軍沖鋒的隊伍死死逼退了回去,不少囂張的日軍軍曹等士官老兵都是在一個照面斃命在了中國守軍的大刀之下,這樣蓄勢待發地一記猛斬也都是以前部隊大刀隊里面日夜操練的路數,在沖鋒時借助俯沖和前沖的力道,在接敵的一剎那不要顧忌日軍前突的刺刀,跳起來就是一記揮砍,從上向下,斜著砍下去,一般情況下的日軍都會連腦袋帶槍被整整齊齊地一刀切下來,這樣得戰術招式屢試不爽,日軍短時間內還找不到應對的辦法,只能把老道的軍曹老兵安排在沖鋒肉搏的前列,憑借他們的肉搏戰斗經驗盡可能減少損失。只是,中國守軍中能使出這一招的都是有多少功夫底數的老兵,不是一般日本老兵能夠比擬得了的高手。

                  而李榮根就是這樣高手中的一員,他一把大刀在手中使得神出鬼沒,就在日軍漸漸抵擋住了國軍沖鋒攻勢的,開始慢慢發力反擊的時候,他一人帶刀殺入敵群,銀光陣陣,寒芒縱橫,人刀如旋風一般切入敵群,招數狠辣又充滿力道的攻擊之下,不少日軍的士兵都被他砍死砍傷,一班的戰士見班長居然是這么一副拼命樣子都是吼叫著從后面猛沖上來;而附近的友鄰部隊也瞅見居然這么一個年過半百的老兵還有這般能耐也是心底一激,豁出性命不要,跟小鬼拼命了去。

                  “拼了啊弟兄們···連長說了每個人要弄死十個小鬼子才夠數!”李榮根揮刀逼退圍上來的日軍,一戰老臉沾滿了污血,表情幾乎扭曲地十分可怖。

                  “十個!”

                  “十個!”

                  邊上的士兵們舉刀附和,人人都是滿身沾血,分不清這是敵人的還是自己的,也不得身上撕裂傷口的疼痛,天地間之間似乎就只有血色這一種顏色似得。

                  “休斯給給!”

                  此時面對中國軍隊咄咄氣勢,日軍指揮官居然也是驚而不懼,日本武士道就是這么一種遇強而強,寧愿玉碎而不會瓦全的韌性。敵人愈加的強大自己就會變得更加勇敢無畏。在指揮官重新組織之下,一些被單獨圍困的日軍小隊紛紛沖殺了出來,和主力會合在了一處。方井兵健不算是個逞兇斗狠的人,可是如今見支那人居然如此強橫,內心除了暗暗幾分驚嘆之外,更多的是不服和狂傲,自己居然也不招呼身后的小隊士兵們,自己愣著一頭勁沖殺了出去,一個人高舉的武士刀接連砍刀了幾個國軍新兵之后,以一個人的本事撕開了包圍圈,受到長官親身鼓舞的日軍士兵一個個也是狂傲地咆哮著,如同野獸一般復活了過來,人人奮勇,端舉著刺刀跟著指揮官的步伐向前猛沖,猛地,居然把守軍的沖鋒給硬抗了回去,與中央的中隊主力會合在了一起。

                  “殺光支那人!”此時方井已是殺紅了眼,他怒瞪著自己面前幾個愣愣發憷的國軍新兵,不住地發出怪吼,就在他準備再度向國軍發動‘萬歲沖殺’(日軍內部一種英雄主義行為,多是一個人的沖殺和搏殺,主要是為了塑造軍中崇拜的英雄形象)的時候,后面的長官發來的暫時撤退的命令。方井哪顧得上這些,很是愣著腦袋要上,最后硬是在激戰中被幾個身邊的士兵給架了回去···為了掩護他的撤退和萬歲沖殺,這個可憐的小隊就多了幾人倒在了國軍將士的大刀之下。

                  是役,激戰中的日軍不慌不亂地撤了下來,最后臨時清點人數,負責主攻的第一中隊戰損率高達八成,幾乎是整個中隊都喪失了戰斗力,剩下來的四十幾個人都是多半帶傷,尤其是方井兵健的小隊傷亡尤其慘重,由于小隊指揮官的‘異常驍勇’帶領小隊殘余的幾十人主動攻擊支那反擊部隊,遲滯了其行動速度,而致使本部五十余人只剩下包括方井在內的八人···第一中隊暫時退卻休整,可是倔強的方井還是堅持留了下來,作為一名隨行士兵加入到了第二次攻擊的準備行動中。

                  “混蛋!松田這個蠢豬!”很快的前線的戰情通報被送到了柳川的案桌前,此時柳川聯隊的主力已經達到的許家村的外圍,前方激戰的槍炮聲已經能夠傳到耳邊。原本以為前線戰斗會是順風順水朝皇軍這邊一邊倒的柳川不曾料想,給他送上來的不是豐碩的戰果而是血淋淋的傷亡統計:一天的攻擊,只突破了支那守軍兩道防線,而剩下阻擋他們腳步的還有足足三道,而就是突破這兩道防線也叫他們付出了兩百多人的傷亡,幾乎是報銷了一惡搞中隊,這樣的傷亡比例是在驚人。不是情報里說防守許家村只有支那人一個營嘛?怎么可能會給皇軍帶來這樣的傷亡。

                  “八嘎八嘎,蠢貨!”柳川氣得直拍桌子,他即刻下令把松田鳴和召回到了聯隊的指揮部里。

                  此時的聯隊指揮部里,氣氛異常詭異,柳川靜二正瀏覽這松田鳴和遞交上來的作戰統計,沒人敢說話,這氣氛幾乎快要令人窒息一般。

                  “松田君··”柳川淡淡說道,并沒有發火。

                  “嗨!”

                  “已經一天了,為何你的部隊還沒能擊破支那軍隊?”柳川說的不急不躁,沒有流露出一絲憤怒,而就是這樣的平靜之下更是讓在場的幾個佐級軍官心中發虛,這樣平靜之下爆發出來的必定是聯隊長官的雷霆大怒。松田鳴和低著頭不敢正臉看這聯隊長,此時他的額頭和臉頰已滿是冷汗,“聯隊長閣下,我的···我的部隊遭到支那人的頑強阻擊,而且他們似乎早有準備,設置了五道防線,相互聯通能夠及時增援,并且部隊的火力也有了一定的····”

                  “那有多頑強?”柳川打斷了他沒完沒了地辯解,冷冷問道。

                  “這···這股支那軍隊··戰斗意志很強大,一個營都敢發動反擊···致使我軍猝不及防···”松田戰戰兢兢地辯解著。

                  “哈哈,是你們猝不及防,還是根本無力設防啊?”伴著一陣嘲笑奚落,眾人眼光瞄去,只見一個個頭不高,皮膚黝黑厚實的中年男子正露出一副不屑鄙夷地神色盯著松田鳴和。

                  “三島君,請不不要詆毀我的士兵!”

                  松田一見是第三大隊的大隊長三島淳就覺得心里堵得慌,十分不悅地回頭說道,“我們士兵浴血奮戰,同支那人白刃血戰的時候,你和你的部隊又不知道在做什么?”

                  “什么?!”一見這個敗軍之將居然還敢辯駁頂嘴,三島微感錯愕,心中大是不悅正要上來與其辯論之時,卻被聯隊參謀長小島和攔住了下來,好言相勸之后請兩人各自回到隊列中。“哼,若是換了我們第三大隊,保證半天之內攻克許家村!”三島還是以一種咄咄逼人的態勢瞪了松田一眼,故意扯著嗓子大聲說著。

                  “住嘴!”就在現場的幾個軍官準備展開斗嘴大戰的時候,靜坐的柳川終于按捺不住了,猛地一跺手中的武士刀,示意眾人噤聲。

                  “我命令,明天的主攻由三島大隊擔任!”

                  “嗨!”三島眼前一亮,趾高氣揚地站到前面領命。

                  “松田君的第一大隊負責從左翼迂回過許家村!”

                  “···嗨!”雖然擔任了輔助攻擊的任務,但是總比撤退接受休整要好的多。松田看了柳川靜二一眼,這名聯隊長的臉上陰晴不定的飄忽著詭異的微笑,令他不由的打了一個寒戰。

                  “第二大隊為預備支援,待命!”

                  “嗨···”

                  “同時,調整炮兵部署,將旅團和師團配屬的炮兵各自向前推移一百米,瞄準許家村后翼的第五道防線!“

                  “嗨!”領命的炮兵大隊的渡邊中佐。

                  眾將領命,指揮部內只剩下柳川和參謀長小島二人還在不斷謀劃著明日的戰斗。

                  3

                  第三十五章 許家村的陷落(四) 的全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

                                  <menuitem id="ptvdz"></menuitem>